《天才儿子蠢妈咪》主角许清芷御言琛全本大结局阅读

2021-04-29 13:48 · 新商盟

第9章 被关了整整一晚上

起初许清芷只以为是自己失误,结果开了半天,都还是一个结果。

几分钟后,她观察着钥匙和锁孔,这才发现,公寓的门锁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新的。

可是,她并没有新的钥匙。

许清芷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也只有她的室友丽萨了。

丽萨估摸在上班,她拿出电话拨过去,却等了半天都没人接听。眼下夜深人静,附近也没有什么锁匠,许清芷站在混沌的夜色中,浑身发冷得厉害。

就是因为太冷了,她只能倚靠着走廊的角落坐了下来,接着将身上单薄的衣料裹得更紧了一点。

夜总会都是凌晨下班,估计过不了多久,丽萨就回来了……

许清芷迷迷糊糊地想着,大概是因为熬了一天一夜太过疲惫,困意如潮水般涌上了脑腔,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当她惊醒时,耳边响起的是一声饱含嘲讽和幸灾乐祸的惊呼:

“玫瑰?你怎么蹲在门口睡着了?”

她抬起沉重的眼皮,果然是丽萨。

她正要开口,就见女人如梦初醒般拍了拍脑袋:“哎呀,都是我不好,前天不在,我怕坏人进来,就找人换了锁,结果忘记把新钥匙给你了。”

“你知道的,我记性向来不好,你也不会怪我,对不对?”

丽萨边说着,边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全然没有之前在夜总会的猖狂傲慢。

“再有下次,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许清芷淡淡地看了一眼,冷冷道。她本就聪慧,又怎么想不通这个女人必然是故意的。但是眼下,她头重脚轻,浑身都透着疲乏,自然没有力气去找丽萨较劲。于是冷冷地抢过了女人手里的钥匙,开了门,自顾自地走进了卧室。

全然不管身后丽萨在原地气得跳脚。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许清芷一进门,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当她醒来时,浑身上下烫的狠,宛若体内有团火焰燃烧。

看来是在外面呆了一夜,导致发烧了。

许清芷想着,她想要爬起,脑袋里却如同爆炸一般。

而就在这时,手机传来了来电铃声。

来电人是夜总会的管事李妈妈,许清芷自然不敢懈怠,立即点下了通话键。

“喂?玫瑰,你现在在哪里?”李妈妈急促地开口道,“这都到上班时间了,你怎么还没过来?有客人指名要找你呢,你赶紧过来工作!”

许清芷沙哑开口:“我知道了,我立刻过去。”

她挂了电话,就简单洗漱一番,换了身衣服出了门。走在外头时,脑里的刺痛更为明显,就连脚步都格外虚浮。

可是现在的她,有什么资格可以罢工?

为了晨晨的医药费,她不能放下任何一次工作。

许清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夜总会的,只是她前脚刚到,后脚李妈妈就火燎急燎地冲了过来:“玫瑰啊,你总算来了,赶紧去包厢,客人都快等急了!”

“上次你得罪了客人,这次可要好好补偿他们,听到没有?不要再闹什么脾气了!”

什么?

许清芷听得一头雾水,只能被李妈妈推搡着进了一个包厢。

只是在跨入门的一瞬间,她本就惨白的面色,顿时变得更为雪白。

包厢内灯光流离而昏暗,却依旧能看清在场几人的面容。

在看到那张脸的第一眼,许清芷下意识就要转身走人,结果她的肩头刚侧过,一声阴冷的男声就在身后响起:“站住。”

她转过头,就是御言琛冷漠的脸:“你们夜总会的工作人员,就是这个素质?”

许清芷的拳头下意识握紧。

前两天发生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她无法忘记,当初的御言琛是怎么耍自己、羞辱自己,让许小晨差点失去了治疗的机会!

“抱歉。”她强忍着,才不至于让嗓音里的怨恨流泻而出,“我应该走错了,我这就给几位先生替换新的小姐过来。”

“不用了。”御言琛开口道,他的眸色幽深,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我点的就是你。”

许清芷的瞳孔猛地一缩。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她的心间。

这个男人,又想做什么?!

他就这么恨自己吗?以至于,就算五年过去,也不肯放过自己?

一股怨念在许清芷的心头绽放,倏然,女人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那弧度妖娆而又妩媚,却又似乎夹杂着淡淡的嘲讽。

“御先生,当初可是您亲口将我赶走,记上黑名单。现在又想让我回来,恐怕有些不符合规矩吧?”

她迈开猫步,脚下的高跟在平滑的地面上敲出清脆的轻响。

短短几米的间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短,许清芷竟是走到了御言琛的面前,她看着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优雅地弯下了身子,嘴唇凑近。

两人的面庞贴近,似乎下一秒就能吻上去。

“况且,我的身价,可没那么便宜。”

女人甜美的气息萦绕于鼻尖,不同于其他女人浓郁的香水味道,她的香气很淡,如同兰花,清新却又让人难以忽视,甚至心旷神怡。

就连御言琛,也愣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是觉得,许清芷和记忆里不一样了。

只是很快,这道杂念就在他的脑海里迅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厌恶和痛恨。

许清芷啊许清芷,五年过去,你的手段果然长进了!

原本以为御言琛会一气之下赶走自己,却没想到男人半天没个反应。许清芷的心头一空,紧接着她的手腕被一只手狠狠握住,巨大的力道让她吃痛一声,接着整个人都被拽到了桌前。

她惊呼出声:“你做什么!”

下一秒,她就看到一杯杯伏特加以一字在眼前排开,酒瓶里晶莹的酒液在流光下折射出异样的光芒。

“许清芷,我给你两个选择。”

御言琛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喝完这排伏特加,我就给你十万。”

“至于第二条。”

男人的尾音上扬,带着无法忽视的讽刺。

“讨好我。”

第10章 不要命,要十万

许清芷的瞳孔一缩。

“用尽你所有的手段,在所有人面前讨好我,只要你的做到了,你想要的,什么都会有。”御言琛居高临下道,“包括那笔钱。”

“我想,这种事情,对于一个陪酒来说,并不难吧?”

见许清芷不动,御言琛继续开口:“如果你不做选择,那我想,这种没有职业素质的人,也不用在这里待下去了。”

“你!”

许清芷瞪大眼睛,看向面前犹如帝王的男人。

是啊,这样的御言琛,尊贵,高傲,动动手指就可以让她彻底滚出夜总会。

“我凭什么相信你。”半晌,她冷笑一声。

还没等她的话音落下,就见御言琛挥了挥手,一个保镖从黑暗中走出,将一个金属箱子丢在了地上。许清芷颤抖着手指打开,箱子里,一排排红色的纸钞刺痛了她的眼睛。

就算不数,她都能看出,这里面至少有十万块钱。

“现在够了吗?”御言琛讽刺地看了她一眼,“难道你还需要我帮你做出选择?”

要么拿钱,要么滚。

许清芷的手指紧了紧,若是几年前,面对这样的羞辱,她会毫无顾忌地将钱砸在这个男人的脸上。

而如今,她只能默不作声地关上箱子,抬眸看向面对的人:“我知道了。”

谁能想到,曾经的许家大小姐,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看了看桌上的伏特加,又看了看御言琛。眸子依旧很淡,嘴角却露出了一道职业化的笑容:“御先生,我选什么,你不是很清楚了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女人再一次靠近,扭着腰肢,每一步都带着风情万种。只是这样的美丽,落在御言琛眼里,只有无尽的排斥。

而几天前,女人被拖出门时,那绝望美艳的脸庞依旧浮现于脑海之中。

那个时候,御言琛真的快以为,她是有所需求。

就像五年前一样,那撕心裂肺的毒誓,让他的心,在一瞬间,似乎被什么东西贯穿了。

可是如今,他看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女人,那股异样的情绪彻底支离破碎。

御言琛,你在胡思乱想什么?这个女人你难道还不了解吗?她就是个不择手段、水性杨花的毒妇!

就在御言琛即将开口,想让她滚蛋时,却见女人倏然停下了脚步,接着蓦然转身。

她竟然冲到了玻璃桌前,拿起一杯伏特加,送到唇边一饮而尽!

喝完一杯后,她甚至将空荡荡的杯子倒了过来,对着御言琛轻蔑一笑。

这一刻,她似乎看到了男人眼底里一闪而过的错愕。

御言琛,你真以为你能羞辱我吗?!

想让她服输,不可能!

许清芷的动作很快,一杯落肚,就有新的一杯接了上去。转眼之间,她就将桌上的酒清了大半。

伏特加是出了名的烈酒,酒劲很大,转眼之间,女人苍白的脸上就布满了艳丽的殷红。

头越来越疼,身体越来越热,到后面,许清芷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吞下那一杯杯酒的。她的意识早就模糊,只能机械化地做着动作,将伏特加吞入肚里。

最后一杯伏特加终于喝完,许清芷的手一松,任由杯子摔落在地上。她转向御言琛,笑容狰狞却又美丽:“御先生,是我赢了。”

她的话音艰难出口,甚至连男人的表情都来不及看,双腿一软,直接向地上倒去。

她早已到了极限。

然而迎接她的不是冰凉坚硬的地板,而是一片异样的温暖。

熟悉的气息萦绕于鼻尖,在浓郁的酒气中异常的清晰。

恍惚中,似乎有人抱住了她。

是谁呢?会是御言琛吗?

许清芷迷迷糊糊地想着,她的眼前已经一片花白,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是很快,残存的理智让她苦笑出声。

怎么可能是他呢?这个男人,恐怕恨不得自己死了吧……

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愈发愈为模糊,身体也逐渐褪去了最后几丝力气。她咬紧牙关,凭着直觉抓住了一片单薄的衣料。

“钱……御言琛,十……十万块钱……”

女人原本殷红的唇色逐渐化为了一片青紫,她似乎神志不清了,唯有嘴唇缓缓蠕动,不断呢喃着什么:

“御言琛……你答应我了的……”

……

许清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来的。

头痛欲裂,浑身上下如同被车轮狠狠碾过,腹部更是宛若被一团火烧灼过。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也不是夜总会奢靡的建筑,而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和空气中无法挥去的医药水味道。

看来自己是被送到医院了。

许清芷松了口气,她正想爬起,却在看到床边人的时候,动作猛地顿住。

“醒了?”御言琛站在床侧,正眸光冰冷地看着她。那难以捉摸的目光,扫过身躯,似乎带着审视的味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许清芷的脸顿时冷了下来,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里?

总不能是他将自己送到医院的吧?

“许清芷,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

男人的话语让她冷笑出声:“救命恩人?御言琛,你可别忘了,我躺在这里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御言琛,你还真会给自己戴高帽子!”

“你!”御言琛怒气出声,却被女人不耐烦地打断了:“行了,我也不想和你争论,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到了,钱呢?”

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唯恐御言琛又耍自己一次。

“你的脑子里就只有那十万块钱?!”

御言琛的声音里怒意更重了。

他还记得,将许清芷送到医院后,医生给出的诊断:发烧加上酒精中毒。他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早就发烧了!

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却还硬撑着喝下那么多伏特加,这个女人是不要命了吗?!

就连御言琛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心里会蓄起那么多怒气。他的手一伸,一把扣住了许清芷的下颚,迫使她看着自己:“许清芷,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那十万块钱?!”

相关文章:

技师除了舌漫和指划还有啥_穿书军婚之拯救男配

陌陌上的50岁女人*我和60岁的她

《首席萌宝:爹地总裁有点酷》&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奉献50位良家真实露脸,呜咽挣扎大床反绑贯穿

《盛世邪医混都市》全文+完整版小说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