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路迢迢:首席男神宠不停》(全文免费阅读)

2021-04-29 09:43 · 新商盟

第9章 时过境迁

邢钊眉间的寒意一闪而逝,好像从未认识过眼前这个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一般。

“我都知道了。”

“什么?”季幼晴脸上的笑意逐渐的皲裂。

“昨晚那个宴会我也在,你跟聂修文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邢钊视线往下短暂的定格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一字一顿说道。

“我成全你们,你好自为之。”

“阿钊,”季幼晴忙出声制止了男人的脚步:“我跟他已经过去了。”

她上前拉着他的手:“你该知道除了我没有人能配得上你,不管是家室还是学历。”

邢昭凝眸看着她:“季幼晴,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

他薄唇轻勾露出一丝冷笑。

季幼晴脸色一白,“我以为你对我至少还是有感情的。”

“时过境迁了。”男人留下一句话便举步离开。

“我不会放弃的!”

季幼晴看着他欣长的背影,语气坚决。

许久,直到会客厅仅剩下她一个人,她收起脸上悲戚的情绪,拨通了电话:

“按计划进行。”

时雨一连闲了好几天,直到她以为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她在微博看到了一个爆炸性新闻。

“E.S首席设计师邢钊近日将与本市季氏集团千金季幼晴订婚。”

她微微皱眉。

“这不像他会做的事情啊……”

时雨一边用力的吸着珍珠奶茶,一边摇头感叹。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真爱?”

不行,这么精彩的画面她必须要拿到现场独家照啊,万一将来邢钊“杀她灭口”,她还有个证据!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订婚那天。

时雨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抱着相机,明目张胆的走进宴会厅。

她刚一走进去就不禁感叹,钱果然是个好东西啊!

能容纳百人的“牡丹厅”人来人往,到处是穿着制服的服务生穿梭在西装革履的人群中,头顶尽是灯笼大小的水晶灯,通往台上的位置的铺着红地毯,上面铺满了白玫瑰。

女主人则是一身白色鱼尾露肩礼服,妆容精致,仪容得体。

时雨暗叹,怪不得一个两个的对她青睐有加!

不过,她抬手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邢钊怎么还没出现?

难道?!她脑海中精光一闪,莫不成他是被逼婚的不成?!

一想到此处,时雨就兴奋不已,她眼神紧跟着季幼晴,见她低头跟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便往后台的地方走去。

她忙跟上去,谁知她刚她走到转角就碰到了当事人。

“你鬼鬼祟祟的在这做什么?”

邢钊本身心情就不好,若不是父母相逼他不会出现在这里,他没想到季幼晴胆大到竟然背着他发了订婚请柬。

时雨忙拉着他的手将他带到一个无人的休息室。

邢钊冷眼扫了她一眼:“你是不是闲的发慌?”

时雨围着他转了一圈,眼神中的戏谑不言而喻:“没想到堂堂的E.S总裁也会有今天啊!”

邢钊嘴角抽了抽。

“那要多亏了你。”

“客气客气。”

时雨不自觉应承:“哎,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是你让我去查她的啊,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再说,你现在不是挺自得其乐的吗?”

她抱着胳膊笑得开心。

难得啊,也能看到他有苦说不出的时候。

“哼,”邢钊冷哼一声:“我是受人胁迫的人?”

他冷冷勾唇:“不过倒要多谢你给我那些证据。”

“咔嚓。”

休息室的门猛地被推开,时雨忙拉下帽檐,可惜已经来不及,她看着门口一脸苍白的季幼晴,暗叫不好。

她一个“贫民”可招惹不起季家啊!

季幼晴看着拼命掩饰的女人,眼神中的寒光一闪而逝:“小姐,真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

时雨尴尬的放下手,走到她跟前:“季小姐,你听我说……”

“啪!”

季幼晴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时雨怔楞在原地,腮边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提醒她,这不是梦。

她怎么也没想到季幼晴会不顾世家千金的礼仪对她动手。

邢钊微微皱眉,不自觉走到时雨跟前:“你够了。”

季幼晴收回视线,满目悲伤的看着他:“阿钊,你宁愿相信一个不相干的人话,都不愿意娶我?”

“你跟聂修文我是亲耳听到的。”

邢钊语气近乎冷漠:“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取消订婚,要么,换个新郎。”

时雨这才回过神,她没想到他会这么不留情面。

季幼晴不可置信的后退半步,知道他这般已经无可挽回,可是她是季幼晴啊,是季氏的千金,她生来高贵,绝不低头!

“我不。”

她冷冷的看着眼前气势冷硬的男人,眼神最后的抵抗:“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收场,难不成你还能娶了她这个无名小卒不成!”

邢钊眉心轻蹙,转身看着身后一直“龟缩”着的女人,半晌声音虚无缥缈的传来,却震撼了在场的两人:“这也是个好主意。”

时雨不可置信的抬起头,腮边还带着微红指痕,“邢,邢钊,你开玩笑的吧!”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吗?”

邢钊上下扫视了她一眼,眼中尽是嫌弃,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后,丢下一句。

“给你一个小时准备。”

身后的季幼晴看着两人你来我往,丝毫不将她放在眼底,愤恨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时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蜂拥而至的化妆师制住了动作。

她不甘心的的挣扎:“邢钊,你放过我吧,我们说好卖艺不卖身的啊!”

在场的人顿时停住了动作,邢钊嘴角抽了抽:“五百万。”

“不干!”时雨毫不犹豫拒绝。

“五百万,外加你母亲所有的医药费。”

“成交!”

时雨放弃抵抗,整了整身上皱巴巴的帽衫,率先往更衣室走。

“快跟上我!”

第10章 邢太太的身份很好使

时雨看着镜子里一身华服的自己,犹如身在梦中。

她暗自懊悔,怎么就这么贱卖了自己!

邢钊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镜子前一身淡蓝色露背婚纱的女人,她本就生的白,现下裸露在外的肌肤映衬着白色的灯光,更加光洁柔腻。

时雨听到动静,转过身,一双杏眸满是嗔怒,绯红的菱唇轻启:

“我觉得亏了。”

邢钊走上牵起她的手放进臂弯。

“没得商量。”

时雨有些不甘心,攥着他的衣袖恳求。

“反正我还没收钱呢,不作数的!”

邢钊额角青筋迭起,眼神扫过她:“你怕得罪季家就不怕得罪我?”

时雨迎着他冰冷的眼神,不自觉抖了抖:“那你跟季家哪个厉害?”

邢钊牵着她的手,脚步不停:“在这座城市,邢太太的身份比季家大小姐的名号好使。”

时雨微微一愣,而后犹如满血复活般:“走吧,亲爱的,一起奔向我们未来的幸福生活!”

…………

两人走进会客厅,时雨看着头顶的水晶灯,紧张的攥紧了手心。

邢钊好似察觉她的不安,握住她的手安抚:

“刚才的事情不会再有。”

时雨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刚才季幼晴扇她耳光的事情。

她心头不自觉涌起一丝暖流:“你不会吹牛逼吧。”

邢钊嘴角抽了抽。

婚礼进行曲响起,两人缓步走进来。

聂真真原本见季幼晴了铁青着脸坐在角落,整理好妆容好时刻准备好做替补,谁知却见邢钊牵着一个陌生的女人进来,顿时变了脸色。

在场的人见新娘换了人,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季家的人见自家女儿铁青着脸,多多少少明白了什么。季老爷子顿时勃然大怒,“邢钊,你这是什么意思!”

时雨看着一脸威严的中年男人,大抵是久经商场,声音不怒自威,她不禁有些腿软,忍不住靠近身旁的男人。

“阿钊,这到底怎么回事?”

比起季老爷子的怒不可及,邢董事长气势虽然平和了很多,可是眉间却难掩对时雨的不满:

“这位小姐是谁?”

邢钊微微躬身,语气带着时雨难得听到的恭敬:

“季小姐早已心有所属,邢钊不愿意做恶人,时雨与我早已相识,今天的事情我考虑很久,请两位长辈海涵。”

时雨忙乖巧的低下头。

季幼晴眼神中闪过一丝受伤,她起身,语气好似带着报复一般:

“是,他说的对,我喜欢的从来都是聂修文!”

季老爷子脸色一阵难看,眼神中的怒意不言而喻:“既然如此,季某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邢董,以后两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

说完便带着季幼晴转身离开。

邢老爷子眉头紧蹙,静静的看着邢钊:“你想好了?”

“是。”

邢钊语气坚决,惹得身旁的时雨侧目。

“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既然如此,你跟时小姐好自为之。”

邢老爷子深深的看了一眼时雨,起身走出了会场。

一旁的聂真真听的真切,眼神闪过一丝恶毒的光。

邢钊牵着时雨不如台上,好在司仪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虽然临场换新娘是他主持婚礼遇到的头一遭,倒也主持的有模有样。

时雨看着手上鸽子蛋大的钻戒,有些怔忪,她杵了杵一旁的板着脸的男人:“这个是真的给我的吧?”

“不是,记得还回来。”

邢钊毫不犹豫的打破她心里的算盘。

“这样啊……”

时雨满脸惋惜的看着手指上的戒指:“你看啊,这个尺寸跟我手指很合啊,我觉得我要不就一直戴着,也符合我的身份嘛!”

“你可以戴着,但是别让我知道你拿它去卖了换钱。”

邢钊猛地靠近,眉宇间带着威胁。

时雨头皮一麻,这个男人是她肚子里蛔虫吗!

不远处的内的聂真真看着亲密如斯的两人,脸色愈发阴沉。

她端着酒杯,嘴角带着僵硬的笑意上前:“邢钊哥,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两人同时回过身,时雨一看来人便知道来者不善。

邢钊微微蹙眉:“我太太,时雨。”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聂真真嫉妒的差点当场撕破了脸皮。

时雨看着她嘴角僵硬的不能再难看的笑意,不由的暗叹,这个男人到底是招惹了多少狂蜂浪蝶啊!

“不知道时小姐是哪家的千金,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啊?”

时雨嘴角抽了抽,她替她堪忧的情商默哀,比起季幼晴的段位,眼前的这位“吃相”要难看的多啊!

“亲爱的,你还没给我介绍呢?这位是?”

时雨故作天真的挽着邢钊的胳膊。

邢钊冷冷说道:“聂氏的千金,聂修文的妹妹。”

“哦……就是季小姐的心上人的妹妹啊。”

时雨“恍然大悟”道。

聂真真脸上的笑意彻底绷不住,她为他费尽心思,到头来只换来他口中某人的妹妹这个称呼?!

“是啊,”她咬牙切齿道:“我们这样的门第,选择另一半都是门当户对,真不知道时小姐有什么过人之处,引得邢钊哥哥不惜得罪两家世交。”

时雨眼眸微眯,静静的看着她。

邢钊眉心轻蹙:“邢太太这个身份我想比任何一家世家千金的名号都要亮堂。”

言下之意不管时雨出身世家还是无名小卒,只要她是邢太太,任何人都越不过她去。

聂真真脸色一阵难看,眼圈一红。

“邢钊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对时小姐感兴趣而已,我是好意……”

时雨看着她眼眶照中堪堪要掉的眼泪,暗自感叹自己功夫不够!

这一个两个眼泪疙瘩跟不要钱似的。

不过,她看了看身侧不为所动的男人,她就算来这套,这个傲娇的男人也会丝毫不为所动,甚至会把自己一脚踹翻。

相关文章:

[玄幻奇幻] 问鼎星河小说 [已完结]

少妇口述出轨经历,白天在单位和老板做了

军人晚上都很猛吗_大学就被男朋友天天做

已完结《宠婚撩人老公坏死了》--全文在线阅读

被迫娶了非洲酋长的姑娘_渣攻怀孕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