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儿子蠢妈咪》—(许清芷御言琛)—全文阅读

2021-04-28 14:18 · 新商盟

第5章 让你羞辱个够

“我拒绝!”

女人的唇中徐徐吐出了字眼,她的双眸死死地盯着御言琛,似要用目光,将这个犹如恶魔的男人狠狠贯穿。

即便许家早已没了,她也是曾经闻名全城的许家大小姐!

她又怎么可能,会向这个男人低头?!

听到女人的话后,御言琛眼底一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说了,我只是一个陪酒的,这些事情,我做不到。”许清芷冷冷道,“如果对我的态度不满意,我这就离开,让上层给各位老板换人。”

见御言琛眉尾一挑,许清芷率先冷笑出声:“还是说,在座的几位堂堂大老板,想要威胁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

这话说得其余几人面面相觑。

他们不是没听说过“冷玫瑰”清高的名头,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真的那么不负盛名!

连御言琛的话都敢反驳?!

一瞬间,他们都怀疑,她到底知不知道御言琛是谁了。那可是站在华夏金融链顶端,跺一跺脚,整个城市都能震三下的人物啊!

空气似乎骤然凝固起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堪称冰冷的气势从御言琛的周身流露而出。

“威胁?”就在他们心惊肉跳的时候,御言琛终于开口了,“像你这种为了利益能付出一切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被我威胁?”

许清芷的心一顿。

“你不脱,是吗?”御言琛冷笑出声,只见他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卡压在了桌子上。

“这里面,有十万。”

男人高傲而又轻蔑地扬起了下颚。

“只要你脱了,这些钱,都是你的。”

男人所说的每一个字缓缓落下,仿佛化为了千万根针,刺入了许清芷挺直的脊背。

十、十万?!

一时间,似有薄雾裹上了许清芷的眸子。

只要有了这十万块,许小晨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就不用担心会被医院赶出来了……

可是……

许清芷的眼里盛着浓郁的痛苦。

那是御言琛啊!让你憎恨的御言琛!

这个男人羞辱着你,可你却想要对他低头?

许清芷,你不能这么做!可是,为了晨晨,为了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子……

许清芷沉重地闭上了眼睛,许久后才缓缓睁开。她的眼里似有了尘埃,混沌得厉害。她看着坐在真皮沙发上、高高在上的男人,苍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御言琛,你就这么想羞辱我吗?”

“既然这样……”

她深吸一口气,纤细的手抬起,落在了领口处,接着猛地扯开!

“我就如你所愿!”

女人的声音骤然拔高,她的手指狠狠拉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了白皙的天鹅颈和深邃的沟壑。连衣裙缓缓从身上脱落,没了衣料遮掩的身躯,在众目睽睽下,暴露出了曼妙的曲线。

除了过于出尘的脸蛋,许清芷的身体也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她的皮肤本就白皙,像是毫无杂质的白玉。身上仅剩的蕾丝内衣不仅没有挡住女人的风采,反而显得她更为娇媚。

前凸后翘,长腿笔直,身体的每一根线条都恰当好处,纤细的腰肢宛如水蛇,盈盈一握。

随着衣衫落到脚边的瞬间,周围响起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御先生满意现在看到的吗?”许清芷一副没有察觉到那些目光的样子,她敛起眼睛,声音清冷,“还是说,御先生觉得,这样子还不足以拿到那十万块钱?”

“那么……”

许清芷的手顺着曲线滑上,够到了后背的内衣扣子上。

御言琛,你不就是想羞辱我吗?那么这次,我就让你羞辱个够!

既然你骂我下贱,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下贱!

“如果我全部都脱了,御先生,你是不是就觉得满意了?”

许清芷的话落下,她的手指一动,眼见就要将内衣扣子解开。也就是这时,沙发上的男人忽然站了起来!

砰!

一声重响响起,原本站立于原地的女人猛地摔倒在了地上。她的后脑勺狠狠撞上了桌角,剧烈的疼痛让她头晕眼花!

而御言琛满是愤怒的脸,也在她的眼底飞快放大!

“许清芷,五年不见,你还真是越来越下贱了!”

御言琛怒声出口,接着回头狠狠地瞪了眼在场的人:“都给我滚出去!”

众人浑身一颤,哪敢有半点停留,本来因为美色鼓起的小帐篷也纷纷塌了,一个个忙不迭地跑出了门外。

只是,他们就算想破头脑,也没想出,为什么御言琛会忽然这么愤怒。

难不成,那个女人,有什么特殊的来历?

人们都离开了,本就宽阔的包厢顿时变得更加空荡。御言琛的双眉蹙得更紧,他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发丝,将人往墙上狠狠撞去。

“许清芷,五年过去,你还真是超过了我的想象。看来,你这种女人,为了钱,是什么都愿意做啊!”

“是啊。”疼痛让许清芷快要睁不开眼,可她还是冷笑道,“在你眼里,我不就是这种女人吗?”

为了爱情,可以加害别人。

为了金钱,可以丢掉尊严。

御言琛,既然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那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御言琛的眼里怒火更甚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来五年的牢狱之灾非但没让你长记性,反而越来越厚颜无耻了。”

当看到许清芷在众人面前,好不知羞耻地脱掉衣服时,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女人,怎么能下贱到这个地步!

“要是你的父亲活着,我倒是想让那个男人看看,她的亲生女儿,究竟是怎么样的货色!”

御言琛道。

“曾经的许家千金,堕落成了陪睡的玩物,许清芷,你还真是厉害啊。”

“闭嘴!”许清芷怒吼出声,“御言琛,你有什么资格提起我的父亲?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别忘了,当初把我送进监狱的是谁!害我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人,到底是谁!”

“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

“罪有应得?好一个罪有应得啊!”许清芷咧开了嘴,笑得凄惨而又美丽,“如果真的有罪有应得这个东西,那你御言琛早就该下十八层地狱了!”

一巴掌落在了许清芷的脸上,也让一切彻底静止。

许清芷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她一头秀发散乱,盖在大半的脸上,却依然遮不住脸庞的浮肿。

御言琛站了起来,他目光冰冷地看着地上的女人,像是看着一个死物:

“许清芷,就算过去五年了,你还是恶心得令人作呕。”

偌大的包厢内只有男人的这句话响彻,御言琛再也不稀罕给这个女人半点眼神,他恶狠狠地开口:“给我滚!”

而他没有看到,许清芷用双臂撑着身躯,地上残留的玻璃碎片刮花了她细腻的掌心。

空气里,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道。

恶心?

好笑,真是太好笑了!

御言琛,给我带来所有灾难的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凭什么?!

第6章 这就是你的价值

许清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她像是破碎的娃娃般被扔出包厢,浑身上下都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五年前,那个男人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五年后,依旧如此。

许清芷莫名轻笑一声,她正准备爬起,就在这时,一声骄纵的女声从头顶传来:

“哟,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冷玫瑰吗?”

说话的是个浓妆淡抹、烫着大波浪的性感女人,紧身衣将胸前的二两肉紧紧勒住,看上去格外热辣。

只见这个叫做丽萨的女人红唇勾起,满是幸灾乐祸:“不是都说我们冷玫瑰最讨客人喜欢了吗?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被赶出来了?”

见许清芷不啃声,她顿时更加狂妄了。

“看来是被我说中了?要是让别人看到,夜总会大名鼎鼎的冷玫瑰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也不知道你怎么和以前一样嚣张。”

“啧啧,真不知道主管看上你哪点了……”

“你说够了?”

许清芷倏然出声,冰冷的语调让女人的话语戛然而止。

她缓缓从地上爬起,之前脱了衣服,身上只有一件简单的外套,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衣料下惹人艳羡的曲线。

她细长的眼眸眯起,明明衣不蔽体,落魄至极,可偏偏,那高冷倨傲的模样不由让人为之一颤。

那倨傲的姿态,宛若出身豪门的贵族千金。

“有这个时间在这里碎嘴,不如赶紧工作。”许清芷淡淡道,“如果我没记错,你这两个月掉了不少绩点,已经惹主管不满了。”

“你!”

丽萨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错愕飞快散去,独留下一片怨恨。

她刚才,竟然被这个女人吓住了!

什么豪门?什么千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错觉?

不就是一个夜总会的女人吗?和自己半斤八两的货色,惺惺作态假清高,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有什么资格对自己指手画脚!

然而许清芷并不理会她的心思,自顾自地转过身,去更衣室换了身新衣服。

丽萨是这家夜总会的老员工,因为自己的人气太高,所以对自己很是嫉妒眼红,三天两头都要针对一番。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倒是自己被客人赶出来了这件事更加令她头疼。也不知道会不会惹主管不满,今晚的工资还能不能结算……

就在许清芷思绪杂乱之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点开屏幕,竟然是夏医生。

要知道,夏医生是许小晨的主治医生,现在突然打给自己,难不成……是许小晨出事了?

想到这里,许清芷顿时一慌,连忙接通了电话:“喂?”

果不其然,夏明宣温润而又急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清芷,你现在在哪里?”

“小晨病情发作了!你赶紧来医院一趟!”

什么?

许清芷的心脏似乎在一刹那停止跳动:“怎么可能?!”

“现在已经送到急救室了,需要立刻进行急救手术。”夏明宣说道,“还有,医院发下通牒,让你立刻交钱……”

“我、我知道了。”她的指尖发冷,“夏医生,请你立即帮小晨做手术,钱我会尽快送来!”

电话终于挂断,许清芷的双腿一软,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软软地跌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

明明她离开前,小晨的状态还很好……

许清芷咬紧牙关,她伸手扶着墙,才得以将身子站直。

现在,最重要的是去医院,给孩子交手术费!

可偏偏,现在的她,别说手术费了,恐怕连平时的医药费都难以拿出!

除非……

忽然,一道灵光在许清芷的脑海里闪过,她顾不得其他,仓促地冲出了更衣间,不顾众人的阻拦,跑向了一个熟悉的包厢!

砰!

包厢的门被狠狠撞开,房间内,原本热闹的人们一同停下了动作,齐齐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女人。

当看看清女人的面容后,静默的人们止不住议论纷纷起来。

“这个女人怎么回来了?御先生不是才将她赶出去吗?”

“不会是想傍大款想疯了吧?”

“长的是挺好看的,可惜眼光太差,偏偏看上了御言琛!”

要知道,御言琛是谁?

整个京城无人不知的狠角色,谁都知道,御言琛深爱着一个女人,而几年前,为了那个女人,他甚至亲手将自己的妻子送入监狱中!

果不其然,看到许清芷,御言琛的眉头狠狠皱起,男人俊美的脸上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厌恶:“谁让你滚回来的?”

那宛若看待杀父仇人的目光,让许清芷的心脏一紧!

这个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

五年前,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看她的!

“我来要钱。”许清芷抿了抿唇,故作淡然道,“御先生,之前您说了,只要我按照你说的做,我就能得到十万。”

“想必,以御先生的身份,也做不出言而不信的事情吧?”

只要拿到那十万,晨晨的手术费就有着落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

男人的话语让许清芷摇了摇头:“御先生请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要得到我应得的东西而已。”

“应得的?”御言琛的话语骤然一冷,他的眼底似乎跳跃着怒火,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一个出卖肉体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向我要东西?”

许清芷一愣:“你什么意思?”

“许清芷,这么多年过去,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御言琛冷笑一声。

曾经,这个女人为了地位,害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现在,为了区区十万块钱,竟然能做出这么下贱的事情!

“许清芷,你想要钱,是吗?”

御言琛倏然站了起来,他迈开长腿,走到了女人的面前。

两人有明显的身高差,许清芷必须仰着头,才得以与他对视。

“可惜,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你能价值十万元。”

众目睽睽之下,男声响起,一张百元大钞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脸上,接着飘落在了地上。

御言琛的皮鞋傲慢地踩上了那张一百元,这个男人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居高临下的样子,口中的话音如刀子一般锋利。

“在我的眼里,这就是你的价值。”

相关文章:

够浪熟妇让你爽,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

含着肉核吸允_怪物的粗大触手h女

饱满鼓胀的囊袋拍打:车开起来总感觉不舒服

公息乱大全小说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超品小神农

双手抓紧床单|私欲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