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辰小说全章,周子辰《最强瞳术》完整阅读

2021-04-28 13:15 · 新商盟

第7章 投机的奸商

蹲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也就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

手里拿着一长条形木盒。

她身材偏瘦,上身穿着一件松垮的米色线衫,露出的芊芊细手如同象牙一般莹润,与微黄的木盒交相呼应,给人一种很协调的美感。

她的皮肤很白,脸很小,是那种很典型的瓜子脸,眉毛很弯,柳叶弯眉说的就是她的这种眉毛,眼睛也是很典型却很好看的那种杏仁眼,眼睫毛很长,鼻子挺翘,粉嘟嘟的娇唇晶莹剔透,整体面容看起来很精致,比电视上的大部分明星还要漂亮。

不过,因为之前被撞倒了脑袋,小姑娘手捂着额头,表情有点小痛苦,给人一种楚楚可怜,却很可爱的感觉。

周子辰连忙问道:“没事吧你?”

“没事。”

小姑娘揉了几下额头,将地上的书捡了起来,对周子辰笑道:“你去忙你的吧,我真没事……”

人家都这么说了,周子辰也不好再说啥,又说了几句抱歉的话,这才走向里面去挑书。

古玩类书籍并不多,图书馆只允许每次最多借三本,周子辰挑了很久才挑完,一本国家文物馆出版的国宝图鉴,一本马朝阳书写的中国古瓷大全,一本李正堂书写的名家字画鉴赏。

周子辰拿着三本书,正要离开,结果发现自己先前撞到的那个小姑娘正坐在一个四周无人的地方看书,连忙走了过去。

“美女,如果你感觉不舒服就和我说啊,不行咱就去医院查查……”

“不用了,不碍事的……”

小姑娘抬起头,见他手里拿着的三本书都是古玩书籍,好奇问道:“你对古玩有兴趣?”

“还行。”

“那你懂鉴定吗?”

小姑娘一下子来了精神。

“懂一点,咋?你有东西要鉴定啊?”

“是啊,我这正愁真假呢,”

小姑娘将她的那个条形木盒打开,从中取出一卷画,“你帮我看看这幅画,我刚买回来的,店家说这是张大千仿石涛的作品,不过张大千与石涛的山水画太像了,连专家都会打眼,我怕是石涛的,所以我打算对比一下,要是石涛的,这幅画就白买了……”

张大千的作品?

周子辰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张大千的作品价格极高,这幅画岂不是天价买来的?

看看这小姑娘的打扮,穿的并不算好,也就是几百块的衣服,她哪来的那么多钱买这么贵重的物品?

“张大千的作品?真的假的?我能看看吗?”

突然,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却见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这男子身材高大,衣着不凡,留着偏短的精英头型,看起来很简练,目光中充满了成熟睿智的气息。

“当然可以。”

小姑娘笑着应了一声,将画徐徐展开。

这是一副很典型的山水画,艺术感扑面而来,两尺长,一尺宽,画卷整体发黄,看起来很旧,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很明显的老化现象,上面还印有好几个闲章,应该是各个藏家印上去的。

中年男子低头,一阵细细打量。

周子辰也同样看去,可他从未接触过字画,哪怕他凭借异变的双眼能断出大概年代,但也断不出是谁画的作品……

而就在这时,他发现女孩身前摆着一本国画作品集,页面显示的正是张大千的作品。

他不动声色的将那本画册拿到身前,好奇问道:“你是想通过对照这上面的图片来判断真假?”

“是啊。”

“这倒是个法子……”

周子辰嘴上与小姑娘聊着,眼睛却极快的在图片上扫过。

异变的双眼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观察力,虽然他以前没有学过绘画,但很快便在张大千的作品中寻到了一些绘画方式的脉络,一连看了十几副张大千的山水画后,终于抓住了张大千绘画的用笔特点。

而后,他望向桌子上的那幅画,结果发现,这幅画中的用笔特点与张大千的用笔特点很像,只有稍许区别,很难断出真假。

随后,他又翻动作品集,找到石涛的作品,看了十几幅后,再一次朝那幅画看去,结果发现,这副画中的用笔特点与石涛作画的用笔特点几乎出自一个模子……

很显然,这幅画根本就不是张大千的作品,而是石涛的!

这时,中年男子也鉴赏完了,他一脸羡慕道:“恭喜你了小姑娘,这幅画你捡着了!虽然这幅画不是张大千的作品,也不是石涛的,但也不差,是吴昌硕仿的,绝对的好东西!你哪买来的?”

周子辰一愣,吴昌硕的?不可能啊!明明是石涛的真迹啊!

吴昌硕,民国知名画家,尤擅花卉,其作画笔风朴拙天然,随心所欲,与石涛笔墨恣肆,意境苍莽的风格极为相似,模仿石涛的山水画,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与张大千的仿石涛山水可以说是不分上下,不少专家都打了眼,分辨不出二人的笔迹。

不过,他画的价值远不如张大千的高。

周子辰不相信的翻动作品集,从中找出吴昌硕仿石涛的山水作品,观察了一番后,又看了几眼桌子上的画,发现画的意境虽像,但画法上还是有些区别的,甚至不如张大千仿的像,因此,这幅画绝不可能是吴昌硕仿的!

而小姑娘听到男子的话,当时就傻了眼,“啊?吴昌硕仿的?”

“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太高兴啊……”

中年男子笑道:“虽然这幅画不是张大千仿的,但吴昌硕的也不差啊,据我估算,这幅画最低也能值150万!怎么?你花的钱很多?赔了?”

小姑娘摇头:“赔不赔到无所谓,关键是我爷爷只喜欢张大千的作品……你真的没看差?这幅画真的不是张大千仿的?”

“你咋不相信呢!”

中年男子不高兴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工牌,丢在桌子上,上面写着瑞和古玩拍卖行首席拍卖师——余万真。

他道:“不是我和你吹,我干古玩这一行已经十年了,过手的古董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任何古董到了我手上都能看出真假,绝对错不了,这幅画绝对是吴昌硕的仿品……”

见他是专业人士,小姑娘顿时信了,一拍脑门,“完蛋!白买了。”

余万真笑着安慰:“不至于,吴昌硕的作品一点也不差,收藏价值极高,但凡爱好字画的就没有不喜欢的,你爷爷肯定也会喜欢的。”

小姑娘摇头,“当初我哥哥给我爷爷买了一副唐寅的画,结果他都连看都没看,吴昌硕的,他老人家肯定更看不上……”她小嘴一撇,差点哭出来,“怎么弄一幅张大千的作品这么难啊,我还想给我爷爷当寿礼呢。”

余万真目光闪动,“你爷爷挺挑啊!要不这样吧,这幅画我挺喜欢的,你把这副画转给我吧,然后你再去市场上去找找张大千的画?”

“嗯?不对!”

周子辰本能的感觉不对劲,当即瞄了他一眼,刚好发现了他眼底深处的那一丝窃喜,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

他当时就想通了一个问题,“原来他不是想搭讪啊……”

他之前见这货这么好心帮忙鉴定,还以为这货是见小姑娘长的漂亮过来搭讪呢,此时才明白过来,这哪是搭讪啊,分明是看上了这副画,想趁机捞取外快!

想到这里,他不由想起了上午小李和自己说过的话,“这年头,能捡大漏的全都是靠眼力上的不对等得手的。”

此时细细想来,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如果不是恰巧自己的眼睛异变,如果不是恰巧小姑娘身前摆放着各代画家的作品集,还真的有可能让这货捡个大漏!

小姑娘没有看出他的不安居心,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不过你给的价太低了我可不卖,这幅画我可是花了三百六十多万才买下来的。”

“三百六十万?”

余万真苦笑,“这个价我真给不了,去年吴昌硕的一副山水画是历史记录中卖出的最高一副,但价格也不过三百万,你这幅画比那副画小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我最多能出两百万……”

“两百万?”

小姑娘想了想,点头道:“好吧,两百万就两百万吧,反正我拿着也没用……”

说着,她就要将画卷起来,与男子进行交易。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伸出来,按在了画上。

是周子辰的手。

“慢着!”

周子辰淡笑着望向中年男子,“这幅画我两百五十万买了。”

余万真脸当即沉了下去,“你说什么?”

周子辰笑容不改,“我说这幅画我两百五十万买了,你耳朵聋了吗?”

余万真脸色更难看了,“你什么意思?这幅画可是我先看中的。”

周子辰笑道:“这不还没交易吗,没交易就不是你的,我自然有权购买。”

余万真眼睛眯了一下,“我出两百六十万!”

他的目光深处尽是威胁,好似再说,小崽子,你最好不要坏我好事,不然我让你后悔!

可周子辰却浑不在意,“我出两百七十万!”

余万真恼怒非常,眼中冒出火气,叫道:“你疯啦!吴昌硕的这副山水作品根本就不值两百七十万!我是因为太喜欢他的作品了才想买到,你这么害我,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周子辰却不以为然,淡淡说道:“吴昌硕的作品确实不值这个价,但石涛呢?”

唰!

余万真脸当即就变了,“你什么意思?”

第8章 你安的什么心

  “就字面上的意思。”

周子辰淡淡笑道:“石涛做为明末清初的知名画家,他的画价值可不低,去年他的一副作品可是拍出了一千万的高价,这幅画虽然比那副画小了一半,但五百万还是可以拍到的,哪怕是卖给私人,四百万也不是不可以,你才出两百万,糊弄鬼呢?”

余万真的眼中闪过明显的慌乱,但他到底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很快就稳住了心神,“我咋听的莫名其妙呢,我现在要购买的是吴昌硕的作品,你和我说石涛的作品干嘛?”

他“嘲笑”道:“你脑袋没毛病吧?“

“唉……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啊……”

周子辰叹气,“非要我挑明?行,那我就挑明说。是,从技术上来说,吴昌硕与张大千仿石涛的山水画几乎可以乱真,就是连一些专家都看不出来。但乱真就是乱真,永远成不了真的!”

他指了指画中一处山体,“石涛作山,其好用重笔,形如斧劈,以营造山体的苍茫险峻,远近布局合理,空间感塑造的极好,而张大千好用中笔,下笔略轻,山体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俊秀险要,空间感偏弱。

至于吴昌硕……他画山,虽然也是好用重笔,但下笔拙朴,更重韵味,从这处山体的笔法上来看,更偏向石涛。

由此可见,此画根本就不是吴昌硕仿的,而是石涛本人所画!“

余万真吃了一惊,他在古玩拍卖行接触古玩字画十余年,才勉强将字画鉴定之法吃透,没曾想,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鉴别字画的水平竟然一点都不比自己差!

“他才多大!打娘胎里就开始学习了吗?”

他看向周子辰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但很快稳住心神,嘴硬道:“不可能!我接触古玩字十余年,绝不可能看错!”

“还不认账!”

周子辰赫然用手指向画中老化的地方,“既然你接触字画那么长时间了,那你对纸张的研究肯定很深喽。那你倒是说说,这老化的地方为什么这么严重?

老化之色都透过纸张了,这可不是短短百余年就能达到的,从老化结构上来看,至少三百年以上才能达到这种程度,而吴昌硕的画,至今才不过一百五十年……难不成这幅画是他穿越到三百年前画的?”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余万真的脸上就变了,满脸的慌乱,“你、你、你……”

“你什么你!”

周子辰喝道:“刚才还问我是安的什么心,我现在倒要问问你,明明是石涛的作品,你却偏偏给说是吴昌硕的,请问,你又安的是什么心!”

“嗯?”

直到这时,小姑娘才反应过来周子辰为什么要和余万真针锋相对,她之前还以为吴昌硕的作品真值那么多钱,周子辰也确实想要,所以才抬价,弄了半天,这哪是想要啊,分明是在指余万真想要借着自己对字画认知不深,故意蒙骗自己,从而借机捡漏!

她顿时怒目瞪向余万真:“你个骗子!”

“你、我、你……”

余万真一副被揭穿真面目的样子,慌乱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特么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

脸色难堪的他,撂下一句狠话,扭头就走。

那身影,像极了一条狗……

狼狈极了!

“切!”

周子辰对他威胁浑不在意,用手在小姑娘眼前挥了挥,“别瞪了,再瞪就成斗鸡眼了。”

“怎么还有这种人啊!太恶心了!”小姑娘恨恨道。

周子辰却不以为然,淡淡道:“这世上投机取巧的人多了,很正常,谁让你自己不懂还那么相信人呢。以后多长点心眼,这世上虽然没有那么多坏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多戒备下没什么坏处。”

小姑娘顿时戒备道:“那你是坏人还是好人?”

“我……”

周子辰拿眼瞪她,“我是坏人!”

扑哧!

小姑娘笑了,“好啦好啦,和你开玩笑的啦!”

她笑起来连眼都看不清了,只剩下了一条缝,弯弯的,像极了月牙儿,可爱极了。

周子辰不禁一呆,心说真漂亮,谁要是娶到她当老婆,肯定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画已经给你鉴出来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啦……”

小涛还在家呢,下午就要去学校上学,得赶紧回去做饭,周子辰将手头的书拢好,打了声招呼,就要离开图书馆。

“哎哎哎,你别走啊!”

小姑娘飞快的将画收起,从后面追了上来。

“不走干嘛,你打算请我吃饭啊?”

“好啊!”

“抱歉,我没时间!”

“哎呀!别走这么快吗,咱俩好好聊聊吗……”

“我和你没什么可聊的。”

“可你刚刚撞到我了。”

“但我已经给你道过歉了,还帮你鉴定了一幅画,再怎么算咱俩也算扯平了。”

“哎呀,你可是男人耶,不要这么小气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周子辰停下,认真的看向她,他很肯定,这小丫头片子肯定是有事儿求自己。

果不其然!

“那个、那个……”

小姑娘扭捏着身子,不好意思道:“我看你对字画挺懂的,你能不能陪我再去一趟古玩市场,帮我看一副张大千的作品啊?”

周子辰诧异,“你手上的这副石涛山水画,比张大千仿的还要值钱呢,不挺好的吗。”

小姑娘委屈道:“可我爷爷不喜欢啊,你就帮帮我吧,我已经找了很久了都没找到,要是爷爷的寿礼上我拿不出来,其他人会笑话我说话不算数的……”

周子辰本想直接拒绝的,但看这孩子小脸表情实在可怜,心里一软,“好吧,我帮你寻一副,不过现在没时间,我还要忙其他事儿,等我忙完联系你。”

“忙完是啥时候?”

“今天下午。”

“好!”

小姑娘痛快答应,飞快的掏出手机,点开微信,调出了二维码,“快快快!加好友!”

周子辰无奈,只好加她为好友。

她的网名是“娇小妹不要当公主”,头像是一个动漫里的,长相很古灵精怪的可爱女生。

等通过好友验证后,小姑娘立马给周子辰发了一连串的【刀子滴血】的表情,“记得给我打电话哟!”

倒着走了几步,向周子辰挥了挥手,转身快步跑走,留下一路银铃般的笑声。

周子辰摇头苦笑,“这小丫头……”

心里却有一丝甜甜的味道泛起,好似春天到了……

相关文章:

很污能让你下面湿文字,市书记风流又粗又大

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岳你夹得好紧好爽&厂花的贴身高手

餐桌下的小嘴|绳子上打结让受跨上去走

小蜜被检查身体|最粗的玉势推入

学长,你的好大我含不住了_灌挣扎小腹鼓起塞子堵住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