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速推+《最强瞳术》周子辰小说已完结~

2021-04-28 12:18 · 新商盟

第2章 对赌

  一时间,周子辰兴致突起,翻来覆去的观察手上的这件笔筒。

这个笔筒十五公分高,直径八公分左右,釉体呈白色,表面上只画着一颗松树,很简单的造型,底部款识为:大清雍正年制。

如果单肉眼看起来,釉光深沉,还真有点像古旧的老物件,但在周子辰眼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不论是足底还是表面缝隙中,都有拿弱酸性化学物品处理过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还有化学残留物,做旧的痕迹太明显了。

他用鼻子闻了闻,果然嗅到了一股化学物品的味道。

“噗嗤!”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转身望去,却见几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当中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孩,指了指周子辰,告诫那些同伙,“我和你们说,你们鉴宝的时候千万不要用这种手段,实在太LOW逼了。”

有同伙问他:“做旧不都是用化学物品吗,嗅气味应该算是正确的鉴宝方式啊?”

眼镜男没好气道:“能嗅出化学气味的物件即使用眼都能看出是假的来,用鼻子嗅不是多此一举吗。我和你们说,真正高超的做旧物件,一般都会用手段将化学气味去掉,到时你怎么弄?

只有掌握文物本身的知识才是最好的鉴宝手段。你们千万不要像这个傻逼似的,拿鼻子去嗅化学气味,不然会让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菜鸟,会死命的坑你……”

他看向周子辰的眼神,满是鄙夷。

周子辰瞪眼看向他:“怎么说话呢你!你特么才傻逼呢!”

“难道不是吗?”

眼镜男嗤笑:“啥都不知道还想出来捡漏,你当捡大白菜呢,”拍拍周子辰的肩膀,“初学者,我身为一个过来人,告诫你一句,这圈子可不是那么好混的,还是多学两年再出来混吧,现在的你,还差远了……”

周子辰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一被人“为人师者”的教训,心里的火气腾的就蹿了起来,很想动手揍这货,但看到跟着眼镜男一块来的几个年轻人都朝自己看来,怕吃亏没敢动手,但又忍不了这口气,拿眼瞥向他,切道:“搞的你好像多懂似的。”

眼睛男淡淡一笑:“说不上很懂,但玩过几年,干嘛的还是知道的。”

他话说的很谦虚,但脸上的自信劲儿掩都掩不住。

周子辰撇嘴:“这年头只懂得纸上谈兵的人太多了,说的时候头头是道,但遇到真事就成狗屎了。看你年纪不大,口气却大的不行,小心风大别闪着舌头……”

眼镜男明显是那种点火就着的人,眼见周子辰拿话挤兑他,顿时上了火气,“说什么呢你!老子玩古玩好几年了,岂能是那种纸上谈兵的蠢货?!“

周子辰切道:“说大话谁不会啊,我还说我是古玩圈的泰山北斗呢,谁信啊!”

眼镜男更气了,“敢不敢打个赌,谁特么输了谁就是孙子,敢不敢!”

周子辰就等这茬呢,眼睛一挑:“怎么个赌法?”

眼镜男指着外面的摊位:“每人买一件,卖给商店,谁卖的价格高,谁获胜!”

“行啊,就怕你到时输了不认帐!”周子辰不屑道。

“谁特么不认账出门就被车撞死!”

眼镜男狠狠瞪了周子辰一眼,“你特么就等着当孙子吧!”

说完,他就走向远处,挑东西去了。

周子辰撇嘴,也朝远处走去,附近的摊位都知道这俩人打赌了,挑中东西的时候,势必会猛抬价,生意没法做,只能去远处。

和眼睛男不一样,眼睛男挑东西是一件件翻的,而周子辰则是用眼扫的,如同显微镜一般,在每一件物品上扫过,视线所过之处,所有古玩的表面都呈现出了坑坑洼洼的状况,锈蚀,裂缝,画工线条,水泡等景象逐一在眼中闪过。

毫不疑问,他挑东西的速度更快,就在眼睛男刚刚查看完一个摊位三分之一的时候,周子辰就已经扫视完了好几个摊位,但由于没见到真品,一直在往远处走。

见他这么草率,眼睛男冷笑连连,觉得自己赢定了。

突然,周子辰在一个摊位前面停了下来,蹲下身子,将一个瓷盆拿到了手中。

这个瓷盆是青花的,直径能有三十公分大,高十五公分左右,有两公分宽的边沿,边沿与内壁都画着密密麻麻的缠枝莲图案,底部是下榻的平面,中间画有两片花瓣,花瓣四周是缠枝莲,整体画工粗糙,很随意。

周子辰发动异变的双眼,看起来很光滑的表面在他眼中立刻变的坑坑洼洼起来,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些部分的白釉已经脱落,露出了底层的胎体,有大量的杂质,看起来极为粗糙。

而未曾脱落釉体的地方有大量的水泡,很不规则的分布在表面上,有些水泡已经起了颜色变化,有些发黄。

古瓷器表面上的水泡,时间越长,颜色就会越深,甚至会出现残破,这是公认的鉴宝手段之一。

周子辰并没有从这些水泡上发现使用化学物品做旧作假的痕迹,可以断定,此盆是个真品!

“看水泡情况,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但怎么没有底款呢?”

他心里有点疑惑。

这时,耳边响起了摊主的问话声,“小伙子,看中这个瓷盆了?要不要,要的话给你便宜些。”

“便宜是多少?我可告诉你,这玩意我懂,你也别往高处要了,直接说个实在价吧……”

最终,这个青花瓷盆周子辰以一百块买了下来。

而后抱着瓷盆在外面的摊位上又逛了逛,结果又发现了两件真品,但都不咋地,都有些残,就没有再出手,而后回到了老师傅的那个摊位。

眼镜男已经等在那里了,手里拿着一个五彩小碗,看了一眼周子辰手上拎的瓷盆,一副仿品的样子,顿时不屑冷笑:“你输定了!”

周子辰反击:“是骡子是马,早晚见真章,小子,你就等着当孙子吧!”

两个人同时冷哼一声,朝市场里走去。

眼睛男的那些同伙连忙跟上。

市场里店面很多,两人找了一家专门做瓷器生意的店面走了进去。

还不等服务人员说什么,眼镜男就已经把他手上的五彩小碗放在了柜台上,“你们师傅在么,看看我这款清晚五彩梅纹瓷碗值什么价。”

店里的服务人员立马知道他是来卖东西的了,“稍等。”

不多时,一个七十来岁的老者跟在服务人员后面从二层走了下来,应该就是这个店的鉴宝师傅,看了眼柜台上的五彩小碗,也不上手,直接说道:“开门清晚,民窑,三千。”

眼睛男明显对这个价格还算满意,点了点头,看向周子辰,讥笑道:“还不把你的青花大盆拿出来让老师傅掌掌眼。”

周子辰将青花瓷盆放在了柜台上。

老者不愧是鉴宝师傅,眼力就是强,连三十秒都不到就给出了鉴定结果:“明末,外销瓷,私窑,四千。”

“啥?明末?”

眼镜男一双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蹦出来。

他不能相信道:“老师傅,真是明末的?您老没看走眼吧?”

老者的脸当时就黑了,不悦道:“老汉我在这一行混迹四十多年,还从来没走眼过,如果你不相信老汉的眼力,大可以去其他店里再去瞧瞧!”

眼镜男神色阴晴不定。

其实他已经相信了老者的判断,只是他实在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初学者的家伙。

便在这时,就听周子辰嘲讽的声音响起:“孙子,叫声爷爷来听听。”

唰!

眼镜男脸瞬间黑了,一副吃了屎的模样,别提多难看了……

“去你妈的!”

他转身就出了商店,走的异常干脆!

周子辰当即就骂出了声来:“孙贼,你特么不认账是不,你他娘的就等着出门被车撞死吧你!”

眼镜男的那几个同伙面露尴尬,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个犹豫了一阵,伸手朝柜台上的五彩小碗抓去。

周子辰一巴掌将那小子的爪子给拍了回去,“滚!输不起还想拿东西,还要不要点逼脸了!”

那小子怒目而视,刚要说些什么,就听眼镜男离老远大喊:“那碗不要了,便宜那孙子了,我们走!”

那几个同伙只好灰溜溜的出了店面,朝眼睛男追去。

“孙贼!一路好走!爷爷就不送你了!记得走路看着点,尽量往车上怼……”

周子辰又骂了一阵,这才平了心中的那口恶气,但很快高兴起来,白得了一个五彩小碗,三千多块钱呢,都快赶上他一个月的收入了。

这时,柜台里的老者问道:“这俩瓷器你卖不卖?”

“卖啊。”

周子辰当然不会留着,他又不搞收藏。

“那好,小李,给这位小兄弟结账……”

老者招呼了一声店里的服务人员,便去了二层,而那个李姓员工立马开始跟周子辰进行交易。

等周子辰从瓷器店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出了七千块的红票子。

他乐的嘴巴都快咧到了耳根子,别提多高兴了。

七千多块,这要是放在以前,都快赶上他两个月的收入了,可这才花了多长时间?

并且,这还是仅仅淘了件很普通的瓷器,要是淘到件好东西,那岂不……

“难怪李爷爷总说这一行是见金见血的行业,让我千万不要触碰,估计他曾经见多了这个行业的失败者,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竟然拥有了普通人难以拥有的神奇眼睛,别人怕看走眼,我却根本不用怕!“

周子辰握拳于胸前,心中振奋道:”这一行的浑水,我趟定了!”

第3章 大打出手

  带着极大的信心,周子辰出了市场,正准备找银行将钱存到卡上,突然,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魏老师。

周子辰连忙接通:“魏老师您好。”

“您好周先生,王小涛在学校出了点事儿,麻烦您来学校一趟……”

王小涛是孤儿院的孩子,今年十二岁,在余华中学读初一,因为院长奶奶岁数大了,来回走动不方便,一般学校里有事开家长会啥的都是由他去的。

余华中学是一所私立学校,初高中连读,每年都有学生考入名牌大学,教学质量格外优秀。

这所学校实行的是自主招生的模式,选择对象不是学习成绩特别优异的学生就是家庭条件非常好的,王小涛就属于那种学习成绩特别好的,不但不用交学费,每次考核在年级前十时学校还会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

在周子辰的眼里,王小涛性格老实,从不调皮捣蛋,一直是个特懂事的孩子,因此对他一直很放心,从不担心他会发生什么事,可此时……

“出什么事儿了?”

还不等魏老师说完,周子辰就急急问道。

魏老师:“王小涛和同学打架了,情节挺严重的……“

周子辰一下子紧张起来,“王小涛有没有事儿?”

魏老师:“他没啥事……”

周子辰立马松了一口气,心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魏老师:“不过对方家长现在不同意调解,麻烦您过来一趟和那边的家长说说……”

“好好好,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后,周子辰立马骑着摩托,飞驰电掣一般,急速朝余华中学赶去。

余华中学。

校长办公室内。

“陈先生,您消消气,消消气,那么大的火气干嘛,别气坏了身子……”

余华中学的校长姓董,看起来有四十来岁,平时对老师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此时,却卑躬屈膝的就像是个孙子,一个劲的和坐在本该属于他位置上的中年男子客气的说好话。

那中年男子五短三粗,身材微胖,脖子上带着大金链子,手腕上带着一款名牌高档手表,手指头上还带着好几个明晃晃的宽版金戒指,典型的暴发户模样。

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董校长,我花钱让孩子过来是受教育的,不是来挨打的,你也别跟我废话了,赶紧将那个小崽子给我开除,不然这事没完!“

中年男子身旁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姿色不错,此时正在给身旁的儿子用湿巾擦脸,听到丈夫的话,顿时大嗓门喊道:“必须没完!我家一年给你们学校十万的赞助费,你们学校就是这样对待我家孩子的?

余华中学虽然是所好学校,但比余华中学更好的学校不是没有,他们肯定很欢迎我儿子过去上学,董校长你啥也别说了,必须要将那个小崽子开除,不然我家儿子就不在你们学校上了……”

她的潜台词很明显,你不把王小涛开除,我家每年十万块的赞助费可就没了。

“这、这、这……”董校长一阵为难。

“有什么好为难的,刚才听你说,那个小崽子是个孤儿院的,你就算把那小崽子给开除了,孤儿院又能拿你怎么样?多大点事啊,有什么好犹豫的?”

中年男子不耐烦的站起,“我告诉你老董,我陈大贵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一天天也忙着呢,可没那么大耐心跟你在这耗着,你就说行不行吧,不行我马上走人……”

他说话毫不客气,语气咄咄逼人,这是在逼迫董校长做决定。

“这、这、这……”

董校长又犹豫一阵,想到自己的腰包,突然叹了口气,点头道,“好吧……”

在道德与金钱面前,他最终选择了金钱。

“这就对了吗!”

陈大贵拍拍董校长的肩膀,一阵爽快的大笑。

而此时,正老老实实的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的王小涛,听着里面的对话,急得都流出了泪来。

就在此时,魏老师带着周子辰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王小涛看到周子辰的第一眼就忍不住了,小嘴一撇,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周子辰连忙跑上前去,将他拥在怀里,“没事没事,我这不来了吗,哭啥……因为啥打架?“

王小涛哭声道:“陈兵兵骂我是没爸没妈的野孩子,我都和他说了好几遍别骂了,可他还骂我,我就忍不住动手打他了……”

“原来因为这事儿啊……”

周子辰很能理解王小涛被人骂野孩子的心情,毕竟他也是孤儿,小时候上学也没少因为这个事和别的同学打架。

“没事,打了就打了,以后谁要是再骂你是野孩子,你继续揍他,只要别把人打坏了就行,明白不?”

小时候,他每次因为这种事和别的同学打完架,院长奶奶都是这么教育他的,如今,他把当初院长奶奶和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王小涛。

王小涛点头,但仍哭的厉害。

“好了好了,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好哭的……”

周子辰笑着拉开王小涛抹泪的胳膊,欲要帮他擦,却不曾想,发现王小涛的脸上竟然有着鲜红的巴掌印,小脸都被抽肿了。

小孩子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打架的时候也不会拿巴掌抽脸,可见……

“谁打的?!”

周子辰脸当时就**!

王小涛哭道:“我和陈兵兵的爸爸妈妈讲道理,他们不听……”

“我操他妈!”

周子辰火起,直接冲进了办公室,魏老师拉都拉不住。

“就你两个狗日的打我家孩子?!草你妈的,小孩子打架竟然大人跟着动手,还要不要点脸了!动我家孩子,老子弄死你们!!!”

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陈兵兵旁边的父母,眼里一下子就冒出了火来,二话不说,上去就干,连三秒都没到就将陈兵兵的父母干翻在地,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两人哇哇直叫唤。

陈兵兵被吓哭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董校长也被吓懵了,他没想到周子辰脾气这么火爆,连忙跟着后面冲进来的魏老师一块儿,将好不容易才将周子辰拉到一旁。

董校长气道:“你怎么动手打人呢!难怪王小涛也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原来问题出在你这块了,有你这样的家长,孩子要是能好的了才邪了!我告诉你,你家王小涛这样的学生我们学校要不起,你马上带着他离开,我们学校不欢迎你这样的家长和学生……”

“你什么意思?”周子辰怔住。

董校长瞪眼道:“我说你家王小涛被我们学校开除了!听明白了没!开除了!”

“我去你妈的!”

周子辰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打人是不对,但骂人就对了?你的公平呢?!是不是看我家小涛是孤儿院的,没人没钱没背景,你特么就故意打压啊!操你妈的,你特么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

愤怒的他对着三人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董校长和陈兵兵父母气的头都快炸了,但打不过他,果断报了警,陈大贵更是扬言要将周子辰送进监狱,让他在局子里蹲上几年。

但警方调查之后,发现是因为小孩子打架引起的冲突,于是充当和事佬,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这样的结果,三方都不满意。

出了派出所后,董校长冷冷盯了周子辰一眼,“狗东西,你特么就等着后悔吧!”

魏老师猜到他的打算,连忙劝道:“董校长,王小涛岁数还小,不上学哪行,开除处分就不要以书面形式放入学籍档案了,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只要开除处分不以书面形式发布,王小涛还能有找到其他学校继续上学的可能,但要是以书面形式发布,王小涛日后很难再找到学校上学。

王小涛是她班上最好的学生,她本来是想劝董校长不要开除王小涛的,但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不好再劝,只好退而求其次。

董校长恨恨道:“我已经给过机会了,但奈何有人给脸不要脸……”

魏老师连忙看向周子辰,“周先生,赶紧给董校长赔礼道歉,小涛才十二岁,学习成绩那么好,可不能白瞎了好脑子,要是他的档案里放入了开除处分,他就不好再找其他学校了……”

周子辰却毫不在意,“魏老师,这事您就不用管了。”

他看向董校长,冷笑道:“你特么仅管弄,我看咱俩谁后悔!“

“就你?”

董校长满脸不屑,丝毫不在意他的威胁。

他并不认为一个孤儿院出来的穷逼能有啥作为。

旁边,陈大贵冷着脸,放狠话道:“穷逼,你给我等着,以后别犯我手里,不然有你后悔的,我们走!”拉着妻儿离开了派出所。

董校长连忙跟上。

魏老师还想再劝,连忙追上去。

唯有王小涛和周子辰未动。

王小涛满脸担心的问:“哥哥,我是不是不能回学校上学了啊?”

周子辰摸摸他的小脑袋,“别担心,过几天你就能回去继续上学。”

他心里早已经想好了对策。

相关文章:

我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头,他一晚日了我八回

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同学把我带到房里强吻胸

据外媒报道:警方在美国一所高中开枪打死了一名持枪学生

天财神豪小说免费完结篇/天财神豪TXT全文

海能达,海能达对讲机官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