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热门《最强瞳术》完整版&全集阅读【周子辰】

2021-04-26 10:22 · 新商盟

第1章 被砸了

  某孤儿院。

“院长奶奶,丫丫的手术费还差多少?”

“还差三十多万呢。这还多亏医院给免了一半的费用,可院里能卖的都已经卖了,实在拿不出更多了。你说咋办啊小辰,丫丫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再不手术眼睛恐怕就要失明了,要是真瞎了,丫丫这辈子就完了……”

院长奶奶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但此时无助的却像个孩子一样。

“三十万……”

周子辰只觉头大的不行,但看到院长奶奶焦急的样子,他连忙将银行卡从钱包里取了出来,塞到了院长奶奶的手里,“院长奶奶,这卡里面有五万多块,您先拿着,剩下的钱您也别着急,我去想法子解决……”

像院里的小朋友一样,他也是一个孤儿,是院长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养大的,此时院长奶奶求助他了,自然不能干看着。

“可那是三十万啊,也太多了,你上哪儿弄去……”

“总会有法子的,院长奶奶,您就别担心了,您还不知道我吗,打小鬼主意多,不就是三十万吗,我肯定能给您搞回来……”

好言安慰了一阵院长奶奶,周子辰这才从房子里出来。

走到院子时,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左手对着天空摊开,她透过指缝朝天空望去。

她的眼睛是睁着的,但眼神却没有焦距。

这个小女孩就是院长奶奶口中的丫丫,三岁那年派出所给送过来的,说是实在找不到小女孩的父母,小女孩也是一问三不知,只好给孤儿院送过来了。

小丫头很安静,打来到孤儿院后就没哭没闹过,周子辰很喜欢这个安静的小丫头,这几年来院里看孩子们的时候,没少陪着她玩。

看着小丫头无神的眼睛,周子辰心头很沉重,如院长奶奶所说,小丫头再不手术,恐怕就要失明了。

“可我去哪弄三十万啊……”

压力山大!

虽然他在院长奶奶面前保证要把钱筹到,但他实在不知道去哪弄那钱。

他只是一个打零工的,好的时候一个月能上万,但正常情况下,一个月也就是五六千,三十万,这个数字实在太大了,在他眼里,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触不可及。

周子辰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从孤儿院里走出来的。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骑着摩托行在街道上,满眼的茫然……

“危险!”

“快躲开!”

迷迷瞪瞪中,他好似听到了来自路人的惊呼。

哗啦一声!

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周子辰只觉脑袋一痛,人车直接倒在地上,被砸晕了过去。

当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被送进了医院,躺在一张病床上,而在病床一侧,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身上穿着家政工作服,满脸担忧的在病房里直打转。

“你家政公司的?”

周子辰用手摸了摸脑袋被砸中的地方,起了一个大包,稍稍一碰就很疼。

听到他的声音,那中年妇女一愣,随之满脸惊喜的冲到病床前,慌乱问道:“大兄弟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这不废话吗,脑袋上顶着那么一大包,能舒服吗我。”

周子辰坐起来,捂着脑袋上的包,没好气道:“你们公司没培训过啊,不知道在楼上不能往下边儿扔东西啊?”

那妇女慌乱摆手,“我没扔东西,是那块玻璃自己掉下去的,我擦完那扇窗户,刚打开玻璃就自己掉下去了,真不是我扔下去的……”

看她的表情就能知道,没说谎。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周子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心里直骂娘,走在大街都能被东西砸中,真特么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死了。

指了指妇女手中的片子,问道:“医生咋说的?”

那妇女连忙将片子递给周子辰,“医生说脑皮层软组织受损,没啥大事,正常情况下休息几天就能好。”

“那就好。”

周子辰心里一阵庆幸,幸好玻璃是平拍在脑袋上的,要是立着怼在脑袋上,估计小命直接就完蛋了。

将片子还给中年妇女,“以后干活的时候小心点,这幸好我没啥事,不然你这辈子就完了,赚点钱都不够你赔的。对了,我摩托呢?”

“就在你被砸的那地方了,我让旁边超市的老板帮忙看着呢……”

“行了,我知道了。”

说着话,他下了病床。

“大兄弟,你干嘛去?医生说你得在医院呆两天,万一有啥情况也好能及时处理……”

“这不是没事吗,还住哪门子的院,就这样吧,你该干嘛干嘛去,我还有事,走了……”

不顾中年妇女的阻拦,周子辰直接出了医院,中年妇女还想给他买点补品啥的以表心意,但也被周子辰拒绝了,都是在外面挣辛苦钱的,都不容易,反正自己也没啥事,没必要纠缠。

在中年妇女的道谢中,周子辰捂着脑袋,出了医院。

“老板,车我骑走了啊!”

回到被砸的地方,检查了一下摩托,发现没坏,就多了几道擦痕,周子辰也没在意,和旁边超市的老板打了声招呼,就要骑走,结果这时候有个中年人凑了过来。

“兄弟,拉活儿不?”

“拉啊,去哪儿?”

周子辰平常没活儿的时候,就是开着摩托到处拉活儿,有生意上门,自然不会拒绝。

“杨茂古玩市场,多少?”

“二十五。”

“行。”

中年人直接坐在了他后面。

周子辰立马骑着摩托,载着顾客朝杨茂古玩市场行去。

因为想多拉几单生意,他比平时开的快了不少,正常二十分钟的路程,他十三分钟就跑到了。

“小伙子,你这速度有点快啊!”

那中年人从摩托上下来的时候,脸都有点白,但还是很痛快的掏了车费,而后进了古玩市场.

而不想跑空车回的周子辰,干脆将摩托停在马路一旁,蹲在一个在市场门口摆摊的老家伙身旁,没事找话。

“老师傅,我来这边好几趟都看到你在这儿摆摊,咋不去里面呢?我看那些顾客很少有人从外面买东西。”

“里面摊位要花钱啊,在这摆摊不花钱……”

“难怪,您这儿有真货吗?”

杨茂古玩市场他以前送乘客的时候来过几次,听说过这边的情况,大部分都是假货,想在这里捡漏,非得有一双好眼力才行。

至于外面的这些摊位,据说少有真品出现,十买十假。

“会说话不你!什么叫有真货吗?!我这些宝贝都是我千辛万苦从乡下收上来的,都是真品!滚蛋!别在我这碍眼……”

老师傅直接急了。

“是是是,您这都是真品还不行吗。您看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大火气,我不就是说了句玩笑话吗,至于吗你……”

周子辰连忙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才平息了老师傅的怒火。

而后,他从摊位上拿起一件仿古的笔筒,漫不经心的打量。

对于古玩,周子辰还是懂一些的,在去年孤儿院看大门的李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他每次回孤儿院都会陪着李爷爷聊会天儿,李爷爷是个古董迷,没少给他讲古董知识,虽然他对此类东西不咋感兴趣,但耳熏目染之下还是懂了不少,只是没实践过而已。

可不曾想,随着他集中注意力,眼前突然出现了诡异的情况!

只见,笔筒上面的画片突然在他的眼中急速放大,就好像在拿放大镜看一样,很快就在他的眼中就出现了一张斑驳的画面,有大量的水泡密密麻麻的排列,而在水泡中有不少铜锈色的斑状物出现……

曾经,他逛古玩论坛的时候,看到过很多类似的景象图片,那些图片是瓷器在显微镜下的显示状况。据说有不少人拿这种方式进行鉴定,判断古玩的真伪,还真让不少古玩爱好者少上了不少当。

“什么情况?”

周子辰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下一刻,眼中再次出现了之前的诡异状况!

周子辰一个哆嗦,手中笔筒都差点让他给扔出去,“不是错觉!竟然是真的!可人的眼睛怎么可能像显微镜一样呢?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表情里尽是不能置信,还没有任何人的眼睛能达到显微镜的效果!

想到之前自己被砸了一下……

“难道眼睛被砸开窍了?”

这种情况,在世上不是没有,国内还有一个被车撞的,突然生出了一种看文字就能知道是多少笔画的诡异情况……

“不会是真的吧……”

周子辰有点傻眼,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也发生了这种情况!

紧接着,他兴奋起来。

李爷爷曾和他说过,古玩圈里有一眼见金,一眼见血的说法,有很多人因为捡漏一夜暴富,也有很多人一夜清贫如洗,这足以说明,古玩圈儿是靠眼力吃饭的行业。

可他不一样啊,眼睛异变了,根本不怕看走眼啊!

“妈蛋的,这事故来的真是时候!丫丫的手术费不用愁了!”

第2章 对赌

  一时间,周子辰兴致突起,翻来覆去的观察手上的这件笔筒。

这个笔筒十五公分高,直径八公分左右,釉体呈白色,表面上只画着一颗松树,很简单的造型,底部款识为:大清雍正年制。

如果单肉眼看起来,釉光深沉,还真有点像古旧的老物件,但在周子辰眼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不论是足底还是表面缝隙中,都有拿弱酸性化学物品处理过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还有化学残留物,做旧的痕迹太明显了。

他用鼻子闻了闻,果然嗅到了一股化学物品的味道。

“噗嗤!”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转身望去,却见几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当中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孩,指了指周子辰,告诫那些同伙,“我和你们说,你们鉴宝的时候千万不要用这种手段,实在太LOW逼了。”

有同伙问他:“做旧不都是用化学物品吗,嗅气味应该算是正确的鉴宝方式啊?”

眼镜男没好气道:“能嗅出化学气味的物件即使用眼都能看出是假的来,用鼻子嗅不是多此一举吗。我和你们说,真正高超的做旧物件,一般都会用手段将化学气味去掉,到时你怎么弄?

只有掌握文物本身的知识才是最好的鉴宝手段。你们千万不要像这个傻逼似的,拿鼻子去嗅化学气味,不然会让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菜鸟,会死命的坑你……”

他看向周子辰的眼神,满是鄙夷。

周子辰瞪眼看向他:“怎么说话呢你!你特么才傻逼呢!”

“难道不是吗?”

眼镜男嗤笑:“啥都不知道还想出来捡漏,你当捡大白菜呢,”拍拍周子辰的肩膀,“初学者,我身为一个过来人,告诫你一句,这圈子可不是那么好混的,还是多学两年再出来混吧,现在的你,还差远了……”

周子辰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一被人“为人师者”的教训,心里的火气腾的就蹿了起来,很想动手揍这货,但看到跟着眼镜男一块来的几个年轻人都朝自己看来,怕吃亏没敢动手,但又忍不了这口气,拿眼瞥向他,切道:“搞的你好像多懂似的。”

眼睛男淡淡一笑:“说不上很懂,但玩过几年,干嘛的还是知道的。”

他话说的很谦虚,但脸上的自信劲儿掩都掩不住。

周子辰撇嘴:“这年头只懂得纸上谈兵的人太多了,说的时候头头是道,但遇到真事就成狗屎了。看你年纪不大,口气却大的不行,小心风大别闪着舌头……”

眼镜男明显是那种点火就着的人,眼见周子辰拿话挤兑他,顿时上了火气,“说什么呢你!老子玩古玩好几年了,岂能是那种纸上谈兵的蠢货?!“

周子辰切道:“说大话谁不会啊,我还说我是古玩圈的泰山北斗呢,谁信啊!”

眼镜男更气了,“敢不敢打个赌,谁特么输了谁就是孙子,敢不敢!”

周子辰就等这茬呢,眼睛一挑:“怎么个赌法?”

眼镜男指着外面的摊位:“每人买一件,卖给商店,谁卖的价格高,谁获胜!”

“行啊,就怕你到时输了不认帐!”周子辰不屑道。

“谁特么不认账出门就被车撞死!”

眼镜男狠狠瞪了周子辰一眼,“你特么就等着当孙子吧!”

说完,他就走向远处,挑东西去了。

周子辰撇嘴,也朝远处走去,附近的摊位都知道这俩人打赌了,挑中东西的时候,势必会猛抬价,生意没法做,只能去远处。

和眼睛男不一样,眼睛男挑东西是一件件翻的,而周子辰则是用眼扫的,如同显微镜一般,在每一件物品上扫过,视线所过之处,所有古玩的表面都呈现出了坑坑洼洼的状况,锈蚀,裂缝,画工线条,水泡等景象逐一在眼中闪过。

毫不疑问,他挑东西的速度更快,就在眼睛男刚刚查看完一个摊位三分之一的时候,周子辰就已经扫视完了好几个摊位,但由于没见到真品,一直在往远处走。

见他这么草率,眼睛男冷笑连连,觉得自己赢定了。

突然,周子辰在一个摊位前面停了下来,蹲下身子,将一个瓷盆拿到了手中。

这个瓷盆是青花的,直径能有三十公分大,高十五公分左右,有两公分宽的边沿,边沿与内壁都画着密密麻麻的缠枝莲图案,底部是下榻的平面,中间画有两片花瓣,花瓣四周是缠枝莲,整体画工粗糙,很随意。

周子辰发动异变的双眼,看起来很光滑的表面在他眼中立刻变的坑坑洼洼起来,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些部分的白釉已经脱落,露出了底层的胎体,有大量的杂质,看起来极为粗糙。

而未曾脱落釉体的地方有大量的水泡,很不规则的分布在表面上,有些水泡已经起了颜色变化,有些发黄。

古瓷器表面上的水泡,时间越长,颜色就会越深,甚至会出现残破,这是公认的鉴宝手段之一。

周子辰并没有从这些水泡上发现使用化学物品做旧作假的痕迹,可以断定,此盆是个真品!

“看水泡情况,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但怎么没有底款呢?”

他心里有点疑惑。

这时,耳边响起了摊主的问话声,“小伙子,看中这个瓷盆了?要不要,要的话给你便宜些。”

“便宜是多少?我可告诉你,这玩意我懂,你也别往高处要了,直接说个实在价吧……”

最终,这个青花瓷盆周子辰以一百块买了下来。

而后抱着瓷盆在外面的摊位上又逛了逛,结果又发现了两件真品,但都不咋地,都有些残,就没有再出手,而后回到了老师傅的那个摊位。

眼镜男已经等在那里了,手里拿着一个五彩小碗,看了一眼周子辰手上拎的瓷盆,一副仿品的样子,顿时不屑冷笑:“你输定了!”

周子辰反击:“是骡子是马,早晚见真章,小子,你就等着当孙子吧!”

两个人同时冷哼一声,朝市场里走去。

眼睛男的那些同伙连忙跟上。

市场里店面很多,两人找了一家专门做瓷器生意的店面走了进去。

还不等服务人员说什么,眼镜男就已经把他手上的五彩小碗放在了柜台上,“你们师傅在么,看看我这款清晚五彩梅纹瓷碗值什么价。”

店里的服务人员立马知道他是来卖东西的了,“稍等。”

不多时,一个七十来岁的老者跟在服务人员后面从二层走了下来,应该就是这个店的鉴宝师傅,看了眼柜台上的五彩小碗,也不上手,直接说道:“开门清晚,民窑,三千。”

眼睛男明显对这个价格还算满意,点了点头,看向周子辰,讥笑道:“还不把你的青花大盆拿出来让老师傅掌掌眼。”

周子辰将青花瓷盆放在了柜台上。

老者不愧是鉴宝师傅,眼力就是强,连三十秒都不到就给出了鉴定结果:“明末,外销瓷,私窑,四千。”

“啥?明末?”

眼镜男一双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蹦出来。

他不能相信道:“老师傅,真是明末的?您老没看走眼吧?”

老者的脸当时就黑了,不悦道:“老汉我在这一行混迹四十多年,还从来没走眼过,如果你不相信老汉的眼力,大可以去其他店里再去瞧瞧!”

眼镜男神色阴晴不定。

其实他已经相信了老者的判断,只是他实在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初学者的家伙。

便在这时,就听周子辰嘲讽的声音响起:“孙子,叫声爷爷来听听。”

唰!

眼镜男脸瞬间黑了,一副吃了屎的模样,别提多难看了……

“去你妈的!”

他转身就出了商店,走的异常干脆!

周子辰当即就骂出了声来:“孙贼,你特么不认账是不,你他娘的就等着出门被车撞死吧你!”

眼镜男的那几个同伙面露尴尬,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个犹豫了一阵,伸手朝柜台上的五彩小碗抓去。

周子辰一巴掌将那小子的爪子给拍了回去,“滚!输不起还想拿东西,还要不要点逼脸了!”

那小子怒目而视,刚要说些什么,就听眼镜男离老远大喊:“那碗不要了,便宜那孙子了,我们走!”

那几个同伙只好灰溜溜的出了店面,朝眼睛男追去。

“孙贼!一路好走!爷爷就不送你了!记得走路看着点,尽量往车上怼……”

周子辰又骂了一阵,这才平了心中的那口恶气,但很快高兴起来,白得了一个五彩小碗,三千多块钱呢,都快赶上他一个月的收入了。

这时,柜台里的老者问道:“这俩瓷器你卖不卖?”

“卖啊。”

周子辰当然不会留着,他又不搞收藏。

“那好,小李,给这位小兄弟结账……”

老者招呼了一声店里的服务人员,便去了二层,而那个李姓员工立马开始跟周子辰进行交易。

等周子辰从瓷器店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出了七千块的红票子。

他乐的嘴巴都快咧到了耳根子,别提多高兴了。

七千多块,这要是放在以前,都快赶上他两个月的收入了,可这才花了多长时间?

并且,这还是仅仅淘了件很普通的瓷器,要是淘到件好东西,那岂不……

“难怪李爷爷总说这一行是见金见血的行业,让我千万不要触碰,估计他曾经见多了这个行业的失败者,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竟然拥有了普通人难以拥有的神奇眼睛,别人怕看走眼,我却根本不用怕!“

周子辰握拳于胸前,心中振奋道:”这一行的浑水,我趟定了!”

相关文章:

甜h养成王爷/再快一点_我还要

黄瓜和胡萝卜哪个营养更好.象拔蚌可以塞到下面吗

求求你放开我撕裂哭_黄到下面淌水的文章

男生能感觉到紧或不紧吗@温柔的野兽by寒冰木加

变身调教性转h文_啊快点用力一点里面痒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