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世倾城:王妃绝宠》全文免费阅读

2021-04-22 12:57 · 新商盟

第7章:配不上

无双大惊,“什么时候的事?”

“晌午就走呢,这会儿怕是到了人家府上了。”

晌午!就在她求连晟的时候,秋容就已经被人赎身呢?

可是,为什么这么匆忙,竟连见她一面都不肯?

“秋容真是有福气……”

众人皆是羡慕之色,无双却彷徨不已,她该替秋容高兴的,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难过,为什么要走呢,都没有告诉她?

秋容是不是还在为酒楼的事生气?

无双失魂落魄的回了后院,青黛仍在不听劝的开窗看梅花。

“娘,秋容走了。”

“娘已经知道了。”青黛回身,将无双轻轻搂在怀里,安慰道,“走了也好,好事儿,你哭什么?”

“为什么你们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无双觉得委屈极了,扑在娘的怀里哽咽道,“她一定还在生我的气,要不然怎么临走都不肯见我一面,娘……”

“没有没有……”青黛哄着,将她扶到床上坐着,“秋容没有生气,临走前她来找过我,说是害怕和你分离,才不敢见你。瞧,她还留了封信给你。”

“信?”无双诧异的抬头,接过青黛递来的信,是秋容的笔迹:

“无双,我走了,请原谅我不辞而别。实在不忍和你分别,我想,或许不见更好。就当我没有离开,就当我们还在一起。

你常说幸福靠自己把握,那么这一次,但愿我是把握住了。也希望若他日还能再见,你能理解我此刻的决定。最后,也希望,你能够幸福。

我最好的姐妹,珍重。

秋容”

她走了,走了……

无双失落的放下信,心底虽难过得要命,却又替秋容开心。

是的,有人在她接客前为她赎身,这确实是件值得宽慰高兴的事儿。

然而,只要一回想七年的点点滴滴,一想到往后再也没有秋容,心还是会生生扯得疼。

青黛坐在旁边,温柔的搂着无双,“该庆幸不是么,尽管出身青楼,但终究是个干净的身子,夫家也不会薄待她的。”

“那人是谁?”无双仰头问,“是谁给秋容赎身的?”

“听说姓章。”

“张公子?”无双大感意外,“怎么是他,他可不是什么好人。真是的,我都和秋容说了张公子不好,她怎么还……”

“章公子再怎么不好,也比这里的恩客好吧!”

无双哑口无言,娘是对的。再怎么不好,也比这里的恩客强百倍,可她仍旧替秋容惋惜,也不由地想起了那只“蟑螂”,不知道他叫什么,现在又在哪里?

面具和银子都没有还他,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当面道谢。

尽管,一想到那只臭蟑螂、冷冰块,她还是会不爽,会郁闷。

“双儿,那天是你替秋容约见章公子的?”这些天,她们两个为此闹矛盾,青黛自是知道了些。

“嗯,我还和他吵了一架呢。只是奇怪,他分明讨厌得很,为什么还是替秋容赎身呢?”

青黛眉眼中闪过一丝疼惜,几不可闻的叹息,“你恐为她人做了嫁衣啊。”

“娘,你嘀咕什么呢?”无双未听清。

“傻孩子。”青黛搂着她,话锋一转,“你呢,打算怎么办?”

“什么?”

“秋容都嫁人了,你是不是也该……”

无双窘迫不已,“娘,我还小呢!”

“不小了,娘当年接客的时候还不满十三岁呢。”青黛说着,不喜不悲,“双儿,现在没了秋容,三娘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你身上了,恐怕是等不到你十五呢。”

三娘是这天香楼的主人,无双不以为意,“怎么会,你们不是好姐妹的吗,她以前还说对我可以多宽限两年呢。”

“呵,再好的姐妹也敌不过利益的趋势。以前她还指望秋容,现在……”青黛悲悯的看着无双,“或许是我错了,当初自个回天香楼也就算了,不该也把你带入这里。”

“娘……”无双将她抱得更紧,“双儿只知道没有娘,我早就死了。没有命,还谈什么其他?”

“双儿,既然连晟愿意给你赎身,你趁早走吧,别多等这一年了。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明天会怎样,趁他现在有这个心,你快点走。”

无双摇了摇头,“我不要连晟赎身了。”

“为什么?难道他反悔呢?”

“没有没有,是我,我不想离开娘了。赎身去了外面,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还不如留在这里陪您,是不是?”她讨巧的说着。

“你怎么会是一个人,连晟赎你,自然是要娶你啊。”

“娘,你怎么也糊涂呢?他们那样的家庭,怎会容得下我?”

青黛表情一僵,无双暖暖的笑着,却是如此凄凉,“我也不喜欢他的家庭,森严冰冷得让人喘不过气。”

“双儿……”

青黛既心疼又愧疚,如果不是她,或许无双也不会长在这种地方。

无双没有一丝犹豫,尽管她也厌倦这里,曾渴望离开这里,可是,她还是不能接受连晟赎身。

她不能自私的为了自己自由,而将他逼入官场。

那里的尔虞我诈,他曾如此不屑甚至鄙夷,她又怎么忍心让单纯的他挣扎在那样的环境里。

她不能,不能!

青黛问了她几次,无双都是摇头,她终是无奈叹息,“双儿,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怎样一个好儿郎?这天香楼有多少人羡慕你、嫉妒你,可惜你却……”

“娘,就因为他好,所以我才必须得错过。”

配不上,三个字,太沉重了。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那样好的男子,该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姑娘,而不是个青楼女子。

否则,一辈子都将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里,那些嘲讽讥笑会伴随他一生。

她不忍,不忍这么对他。

天香楼依旧歌舞升平,秋容渐渐被人们遗忘,而无双对她的思念却在与日俱增。

没有她,后院的日子显得如此单调。该庆幸身边还有个连晟,否则,她真会觉得生活了无生趣。

但最近连晟也不能常来了,他外公是有名的教书先生,家教甚严,这会儿将连晟禁足,听闻是要整顿家风。

呵,无双苦笑,单和连晟做朋友都不许,若真动了心思想嫁他,岂不是自取其辱不自量力?

独自坐在院子里,耳旁是悦耳的琵琶声。无双知道,是娘在宴请沐青云。

第8章:离开天香楼

沐青云是渝州知县,为人清廉,深受百姓爱戴。但美中不足的是,他涉足风月场所,虽然不频繁,但一月总有那么一两次。

其实,沐青云是冲娘来的,每次也就只为喝茶听曲。

娘说,沐青云懂她。所以这些年,即使退隐了,他依旧是她唯一的座上宾。

他们管这叫知己,可是无双却不这么认为。她知道沐青云喜欢娘,很多年了,一直在等。只要娘点头,花轿立马过门。不是妾室,而是堂堂的知县夫人。

只可惜,相识恨晚,他在等娘,而娘却倾尽一生在等另一个人。

屋内的琵琶声突然停了,传来低低的谈话声,娘似乎很急,伴随着难忍的咳嗽声。

无双不想偷听,自顾自的在院中采着野花,过了好一会儿,身后传来娘的喊声,“双儿”

她闻声回头,只见沐青云和青黛站在暮色里,郎才女貌本是好般配的一对,可惜……

“沐叔叔。”无双甜甜的喊了一声,站到娘的身边。

沐青云温和一笑,无双笑盈盈的将一朵娇艳的粉花别在娘的发间,却听她艰涩道,“双儿,做沐叔叔的女儿好不好?”

无双惊喜不已,“娘,您要嫁给沐叔叔啦?”

望着女儿期盼的目光,青黛只能摇头,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青黛,希望你再考虑考虑,这里也绝非你的久待之所,何不和孩子一起离开?”沐青云再度规劝。

“不必了,从来没有像此刻想得这么清楚明白。如果你为难的话,就当我没说过。”青黛冷脸说着,牵无双回屋。

无双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只是身后传来了沐青云的笑声,很是苍凉:“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又何苦这样说。罢了罢了,你也勉强不了你,不想走就不走吧,我明天来接无双。”

“接我?”无双大惊,回头时沐青云已然离去,而娘亦是一脸木然。她满心困惑的问,“娘,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接我,接我去哪里?”

“砰”

无双的话还没问完,青黛却如折断羽翼的鸟儿颓然倒地。

“娘、娘……您怎么了,娘……”

耳旁是无双急切的喊声,她却无力回应,脑中回荡的全是沐青云无论何时及时倾家荡产也要赎她离开的话。想赎一个人的身,不是件难事,只要有钱就行。可是,如果没有心,倾家荡产也是无济于事。

她不想走,他一直是知道的,为何还要一问再问?

夜深了,屋内烛光摇曳,映衬着青黛的脸愈加惨白。

大夫已经来过了,说是痼疾,若静心调理,不受刺激,或许还有大好的一天。若总是这般不爱惜自己,恐怕……恐怕没几年光景了。

虽说这些说,无双不是第一次听,但还是吓得六神无主。

“双儿……”

出神之际,青黛已经醒了,无双忙道,“您别乱动,先躺好,我去把药端进来。”

“双儿,先别去,娘有话跟你说。”

无双顺从的坐在床边,青黛拉着她的手,柔声道,“你不可能永远待在天香楼的,既然要走何不趁早?我和你沐叔叔说了,让他赎你去他府上做个丫头。为奴为婢也好过现在,他却说要收你做义女。”她顿了顿,无比感慨,“这辈子,我欠他的实在太多太多……”

“那娘呢?”

青黛苦笑,“我当然还是留在这里呀。”

“既然娘不走,那我也不走。”

“我是一辈子都会留在天香楼的人。”

无双脱口而出,“那我也一辈子……”

“胡说!”青黛突然打断她的话,“我一辈子是为了我最爱的男人,你呢,你为了谁?我吗,我又不是你亲娘!”

一时气急,竟咳出了血,无双欲扶她,却被她推开,“娘为你操碎了心,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什么时候才能不拖累我?”

拖累……

无双一下子就僵在那里,面对青黛少有的怒火,不知所措。

见无双吓得小脸惨白,青黛终究还是不忍,轻咳的说,“娘好不容易开了这个口,沐老爷也答应了,你是想让一切努力白费,还是想让我一辈子都活得不安心?”

“我知道娘是为了我好,可是……”

“天香楼是什么地方,你不是不知道,哪能容你一直这么玩下去?你在,我一直要担心你会不会被人欺负了,若离开这儿,或许就不操心,病反而好得更快。再说,还有三娘啊,这么多年的姐妹,没有人比她对我更好。”青黛打消无双的顾虑,语重心长道,“沐老爷是个好人,不会薄待你的,对他,娘是放心的。”

“娘何不彻底放下过去,和他走。这么好的人,若错过,你以后……”

“不是心底想要的,再好,也没有用。”

“那个人到底是谁?”那个让你心心念念一辈子的男人,到底是谁?

青黛失笑的摇了摇头,“去把药端进来吧,明天你安心的去吧,娘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恩。”

无双将门外煎好的药端了进来,试温度的时候,尝了一小口,好苦!

她莫名想起三娘曾说的话:青黛这辈子,苦就苦在用情太深!

翌日。

傍晚时分,一切赎身手续办妥,沐青云如约而至。

青黛撑着病体亲自送无双出门,嘴里依旧不放心的叮咛着,“去了沐府要听沐叔叔的话,不可由着性子胡来。”

无双安静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娘是为了她好,可是、可是……

青黛走到沐青云面前,一双美眸里充满感激,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一句“谢谢”,太轻太轻了,更何况,他们之间,本就不需要这个。

“珍重。”还是沐青云先开口。

青黛笑了笑,“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说着,将无双往前轻轻一推,“你们走吧,我看着你们走。”

“娘!”

无双想说留下,却又怕青黛生气,只得拉着她的手不松。

“走吧!”她挣脱无双的手,始终淡笑着,“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无双,走吧!”沐青云牵过无双的手,尽管有挣扎,但她最后还是和他一起走了。

无双一直回头看着青黛,暮色里,她一袭淡绿长裙,就像树梢的嫩芽一般,清新又预示着希望。

她给无双生路,可是,她自己的呢?

青黛虚弱的站在院中,微笑的冲他们招手,距离渐渐模糊了彼此的身影。直到最后,再也看不见了,她才敢任泪水肆虐。

心再次被撕裂了一般,那个上天恩赐的女儿,终究还是不属于她了。

天香楼渐渐远去,无双回眸已经看不见了,心底满是失落。

“无双,你有个世上最好的娘亲。”沐青云如是说。

相关文章:

新书《我愿意陪你平淡流年》小说全集阅读

被小孩们当玩具的妻子,竹马家教边上课边h

【兵王小说】兵锋天下小说在线大结局/兵锋天下TXT

爷爷别停/继续,女性下方位置示意图

70岁夫妻生活多久一次@全宿舍就一个受顾霄txt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