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倾城:王妃绝宠》完整版 &全文阅读

2021-04-20 09:28 · 新商盟

第1章:引子

梁国,永安三十年。

“快跑、快跑,阿九,快点”

“小主子,快点、快点”

秋风凛凛,夹杂着哥哥和奶娘焦急的催促声,仿若无形的刀,一下一下割在我尚且稚嫩的脸上,好疼、好冷。

“阿九、快点、跑快点”

哥哥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着这句话,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心中已然随着他紧绷的脸而紧张起来。

“哥哥,鞋、鞋……”我一不小心跑脱了绣鞋,可是哥哥丝毫不理会,更不许我回头去捡,就这么和奶娘拖拽着我一路狂奔。

“哥……哥哥……”

我稚嫩的童音在风中支离破碎,脚下传来阵阵刺痛,可是却由不得我喊疼喊累。

眼前风景飞速更替,我满心后悔,早知道出来玩这么辛苦,就不该死缠着哥哥和奶娘,更不该瞒着娘。不知道回去会不会挨打,一想起娘板起脸的样子,不由得心头一紧,“哥哥,我怕……”

“别怕,哥哥会保护阿九的,阿九别怕!”他倏地抱起我躲进路边的大石后。

“哥……”我一张嘴就被奶娘捂住,她的手很凉,脸上没有以往柔和的笑,此刻全被惊慌占满。

哥哥紧紧地抱着我,那颗砰砰乱跳的心和他的呼吸一样急促,尽管他极力冲我微笑,试图安抚我。可是,我仍是清清楚楚的明白,他在害怕,他抱着我的手一直在颤抖!

“噔噔、噔噔”

耳畔突然变得嘈杂,有马蹄跑过的声音。哥哥捂着我的眼,可是透过指缝我还是看见了。

前方,一群蒙面人勒马回顾,狰狞的目光似在搜寻着什么。马嘶嘶鸣叫着,蹄子焦躁地刨着地面,扬起混沌尘土……

“怎么不见呢?”

有人嘀咕了一声,领头的蒙面人立即下令,“搜!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能跑多远?给我搜,挖地三尺也要搜出来!今日若杀不了她,我们回去都得死!”

一听“死”字,我的脑袋顿时就有些蒙。看着前方灌木丛中的身影,以及那晃来晃去的锋利大刀,我终于知道怕了,双手死死地抓着哥哥的衣角。

刺客!

我知道,这就是娘说的刺客。她还说,“阿九,我们身份特殊,太多人想我们死了。你要听话,不要到处乱跑,也不要乱说话,小心不要惹恼了谁……”

我每次都不等娘说完,就骄傲的说,“我有哥哥,我有叔叔,他们会保护我的!”

可是,每次这样说,娘只会哭,亦不再多说什么。

“阿九!”哥哥轻喊了一声,将我拉回现实中,我抬眼看着他,只见他从脖子上取下平安符给我带上,低声说,“阿九,待会跟着奶娘跑,别怕疼别怕累,你一直最勇敢坚强不是?”

我重重点了点头,从小到大只要是哥哥的话,我都听。可是,哥哥不和我们一起跑吗?我想问,奈何被奶娘捂着嘴,只听哥哥对奶娘说,“他们肯定是冲我来的,待会……”

“千万使不得!您要是有事,奴婢万死难辞其咎!”奶娘话还没说完,哥哥就跑了出去。

“你们这些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敢刺杀我,来呀!”哥哥站在路中,掏出随身的小匕首叫器了几声,见蒙面人扭头看他,立即撒腿便跑。

哥哥!

我惊恐的想叫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别追他!”

伴随这声命令,我身后传来巨响,掩体的石头竟被刀劈开,只见那领头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眼中凶光乍现,“跑啊,继续跑啊!”

奶娘有些蒙,我挣脱她的手,瞪着领头人道,“你们这些放肆的东西,敢对我无礼,知不知道我是……”

“你是谁呀?”领头人一脸玩味的看着我,突然伸手摸我的脸,啧啧道,“这小脸跟花儿似的,才七岁真是可惜!”

我恼羞成怒抓起地上的沙石,朝他的眼睛砸去。他没料我敢这样,又痛又恼的捂着眼睛。

“阿九快跑!”

哥哥去而复返,大声疾呼,奶娘这才反应过来,抱起我一个劲的往前跑。

我被她竖抱着,看着领头人追向我们,而另一群人却拦住了哥哥,我大喊,“快跑、快跑……”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中掌倒地,我什么忙都帮不上。

“哥哥、哥哥……”

我在奶娘怀中挣扎大叫,丝毫没注意领头人已然逼近,“砰”的一声,马蹄踏中奶娘的后背。她猛地往前一扑,我下意识的回头,惊见后背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小主子!”

奶娘惊呼一声,却并没有松开我,反而将我抱得更紧。顷刻间,我们就如同那折断翅膀的飞鸟一般,急速下坠。

那一日,火红的晚霞铺满整个天空,可是我的人生,再也不会有这样绚烂的颜色。

阿九、阿九……

或许此生,再无阿九!

第2章:认错人

永安三十七年,春。

佛偈有云: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对此,无双一直是深信不疑的,认为只要掌控住自己的心,不爱任何人,亦不会步娘的后尘。可是,她终究还是错了,只因遇见了他,从此身不由己、心不由己。

那年女儿节,渝州城破例燃起了烟花,火树银花、绚烂至极。无双欢欣雀跃,却无法与众狂欢,只因此时此刻她正要替人相亲。

说相亲或许有些不妥,但姐妹秋容和张公子确实是相亲所识,今晚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秋容年长无双一岁,不几日就要年满十五了。这及笄本是好事一桩,偏偏她身在青楼,这好事就成了祸事,及笄之日就是她破瓜接客之时。故此,这些日子来,秋容连相了七八场亲,只为寻一个良人愿赎她娶她。而这张公子,就是她相亲时一见倾心的对象。

“一见倾心……”

无双站在酒楼前踌躇不前,若非秋容临时有事,也不会万般无奈让她顶替。可是,平日再怎么胡闹,这代人约会还是头一遭,不免有些紧张。

“姑娘、姑娘……”

耳旁传来店小二的催促声,无双这才意识到自己站在门口,挡了人家的生意,不由得歉意一笑,抬步走了进去。

时候尚早,店内没什么人,无双一眼就瞧见那靠窗而坐的玄衣男子,不禁稳了稳脸上的玄鸟面具,袅袅走了过去,“秋容来晚了,还请公子勿怪。”

男子自饮自酌,视她如空气。

秋容说张公子着玄衣临窗而坐,没错啊。怎么是这么个没礼貌的家伙?

“张公子……”

无双又喊了一声,男子依旧对她不理不睬。她也懒得再见礼了,不等他相邀,自顾坐了下来。

因女儿节有戴面具的风俗,所以无双也不担心被揭穿,只是她很好奇,对面男子戴的面具到底是老虎还是狮子?

许是她探究的目光太过放肆,男子“啪”的搁下酒杯,抬眸直视她。

无双一惊,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就这么和他对视着。生平所见之人,大多笑脸迎人,可是他不同,他的冷从骨子里透出来,一直蔓延到眸子里。

不得不承认,他的眼睛很美,清澈宁静犹如深冬的湖水。可是,那仿若结冰的凌厉目光却似乎在透露着心灵深处的寂落与孤单。

只是一眼,无双竟晃不过神。直到男子绕开眼继续喝酒,她才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居然滚烫。

“那个……”她尴尬的开口,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得起身替他斟酒,嘴里委屈道,“秋容虽然来晚了,你也不必冷着张脸吧!”

男子不语,也不接她递来的酒杯。

无双真是受够了,若非秋容终身幸福在他身上,她还真不想理这冰块。也不知道秋容看中他哪一点,还说张公子温文尔雅,就是这样子?天啦!她什么眼光?!

“秋容来晚了,先自罚一杯!”无双豁出去了,赌气的收回酒杯一饮而尽。常听秋容说酒香,轮到自己喝竟辣得喉咙生疼,忙想倒茶结果桌上都是酒。

“辣、辣……咳咳……”

她手足无措,却瞧见对面男子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玩味的勾起薄薄嘴角,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无双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忍着疼辣也不喊了,就这么如石人一般盯着他。

他不是目光犀利吗?那她也不示弱,眼神杀不死他,也瞪死他!

可是,男子全然无视,扭头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游人。那灯火阑珊之景,让人冰冷的心也想热起来。

“喂!”无双忍无可忍,拍桌而起。

因动静太大,客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来。可是唯独她面前的男子,依旧是一脸欠揍的看着窗外。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

无双扯住他的胳膊,怒气腾腾的质问,“你这算什么意思,约了人家却不言不语,很得意是不是?你别以为秋容喜欢你,我就要……”

“就要怎样?”

他猝不及防的开口,声音犹如裂帛般冷冽清硬,就如他的目光一样,冻得无双生生说不出话来。

气氛有些凝结,无双嘴硬的嘀咕一声,“原来不是哑巴……”

男子几不可闻的哼了一声,微微侧目,眯起眼盯着胳膊上多出的苍白小手,嘴唇轻抿,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嗖”的一下,无双猛地缩回手,生怕再迟一刻,会被他盯出洞来。更重要的是,他那陡然逼近的迫人寒气,太让她不安了,感觉要将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男子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嫌脏似的,拍了拍被无双抓过的衣袖。

无双简直无语到了极点,但又不能有负秋容所托,不得不忍下不满,继续娇柔以对,“难道张公子忘记我呢?不日前我们还在这里相谈甚欢,怎么今日就翻脸不认人了呢?你仔细看看,我是秋容啊!”

无双大大方方的站在他对面,除了那张脸,她身高、发髻、穿着、纨扇和秋容是一模一样,她自信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然而,他看都不看一眼,就开口唤,“店小二!”

再次听他的声音,忽觉中气十足,很是悦耳。

可是,无双还未及称赞,就听他满是戏谑的问小二,“这里到底是酒肆,还是雀园?怎么有只麻雀叽叽喳喳,就念是没人管呢?”

“麻雀?你说谁是麻雀呢!”无双愤然而起,却见他气定神闲,恍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竟急着对号入座。

“这……这……”小二不安的瞅着无双,那玄鸟面具可是骄傲的凤凰,怎么被说成麻雀?

“赶出去!”

男子薄唇轻启,语调不急不重,却让人不敢抗拒。仿若他生来就是发号施令的主,这一干人等只能服从。

小二卑躬屈膝,扭头小声对无双说,“姑娘,今日客满,您还是……”

“给我闭嘴!”

无双低吼一声,小二立即住了嘴。只见她双手撑在桌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玄衣男子,气急败坏道,“说我是麻雀?好呀,麻雀就麻雀,总比某些人好。什么张公子啊,我看就是只蟑螂,还是只又臭又烂的死蟑螂!哼,你是冰块吗,这么冷着脸就不怕冻死自己?呵,别以为瞪两眼我就怕你呢?爱怎么瞪就怎么瞪吧,本姑娘还不伺候了,告辞!”

无双成功惹得他双眸含怒,却不给他发泄的机会,转身溜之大吉。

可是出门跑得太急,和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她还没站稳,就听那人几分惊喜唤,“秋容姑娘!”

无双诧异的抬头,“你是?”

“我是张卿啊!”他掀掉自己的山羊面具,露出一张略显文弱的脸。

“张卿……张公子?!”

无双震惊的看着他,又不由得回头看了看刚才临窗而坐的玄衣男子,顿时风中凌乱。

天啦,糗大了,相亲认错人……

相关文章: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快穿系统做肉肉任务肉多文

男朋友的睾丸很大一坨,塌腰耸臀 戒尺

一个女生被三个男孩的,主人享用跪下

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图】比较刺激的h文公共场合

吃饭时女儿爬桌下含|为什么女朋友下边越做越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