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成婚:秦少宠妻上瘾》结局阅读【赵知静】

2021-04-19 13:00 · 新商盟

第9章 豪门深似海

赵知静非常有礼貌的叫了声:“大嫂!”

方美冬微微一笑,回应着:“好漂亮的小姑娘呀,还非常有礼貌,怀虎好福气!”

“那可不是,好在咱们老爷子下手快,如此乖顺懂事的好儿媳妇,要是再过一两年恐怕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呀!”孙雨梅一边笑着,一边拉着赵知静就要朝着沙发的方向去。

可是赵知静却是不着痕迹地轻轻松松就直接绕开了孙雨梅的手。

在对方那充满诧异的目光下,赵知静有些抱歉地笑了笑说道:“梅姨,你们在前面先走,我们在后面跟着。”

双手紧握秦怀虎的轮椅,她双手使劲的推着秦怀虎向前行了一小步,这时,孙雨梅和方美冬两人才想到原来秦家虎少也在旁边!

“哈哈哈,我就说吧,怀虎真是好福气呀。”方美冬见状也只好向前大跨一步,伸出手拉着孙雨梅先走一步,还不忘回头笑着说道:“以后我们都可以放心啦,怀虎啊,以后有人疼了呀。”

赵知静稳稳地推着秦怀虎朝着沙发的方向逐渐靠近,她看不见他现在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她在心里面想像,或许他此时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非常的冷淡,根本都看不到什么悲喜,今天在这个豪宅里,不管是谁都能无视他的存在,但是她是绝对不能的。

她今天在这里出现,可全都是因为他呀。

要是没秦家的虎少,这少奶奶又从何而来?

“你想要喝点什么吗?”赵知静看见女佣给她送上香醇的奶茶,她伸手取出秦怀虎的纸笔递进他掌心里,柔柔地问了一句。

看见这一幕,孙雨梅和方美冬都不由得微微楞了一下,此刻刚缩回手的女佣脸上也露出了尴尬之色。

在这座宅子里,也并非他们有意不为秦怀虎倒茶,自从秦怀虎发生那场车祸之后,他绝不碰家里的茶水,每天所需要的都是交代给张风勇或者张柏然亲自买回来给他。

就因为此时,老爷子也发过很多次火,两人还大闹过好几次,骂他说:“难道我会下毒残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吗?”

可是这个秦怀虎的脾气又十分的古怪,不管老爷子怎么说,他还是那么的冷淡,仍然是我行我素,从来都不理会。

时间一长啦,家里也没有人会为秦怀虎准备茶水了。

方美冬心想,这赵知静作为秦家新媳妇,恐怕对这里以前发生的事情还不清楚,出于好心刚准备说秦怀虎在家里从来都不喝的,以免被新媳妇误会,以为用热脸贴了秦怀虎的冷屁股。

然,就在方美冬要开口说话时,却看见秦怀虎那放在手心里钢笔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在那张空白的纸上写下了两个字:你的。

抛开秦家女人们脸上的吃惊不谈,表现最为平静的便是赵知静了。

她看着那张纸,暗自思忖着:秦怀虎写下的是两个字,要是他也想喝跟她一样的奶茶,那么肯定就会写“奶茶”,可是他写的却是“你的”,那么就表示,他要的是她现在的这杯。

一样是奶茶,他却如此执念。

赵知静在脑海里想了下,又联想到刚才没有人给秦怀虎准备茶水,内心不由得一惊:难道秦怀虎过去有什么事情而产生了很深的阴影,所以从此以后绝不用秦家的茶水就成了他的规矩?

她双手端起自己的杯子,轻轻地递到他手里的时候,为之前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地说着:“对不起,之前我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坏了你的规矩,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

孙雨梅与方美冬一听到这话又是一惊!

真是没想到今日秦怀虎居然为赵知静写了两个字,相对于过去他从来都是只写一个字,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如今,赵知静竟然就通过那两个字,就可以读懂秦怀虎在家里从来不喝茶水的规矩,这个丫头,简直聪颖的令人发指!

“你们再重新为赵小姐上一杯。”方美冬唯有笑着对女佣开口,佯装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孙雨梅却是端起红茶垂眸尝了一口,隐匿住眼底的锋芒。

本以为赵知静这丫头不过十八岁,正是天真幼稚的时候,让她嫁给秦怀虎,纵然赵家也是有些实力,可残废配幼稚根本不足以掀起什么风浪。

但是现在,若是老爷子知道赵家小姐原来是这样聪慧过人,这事情只怕会变得很有意思。

就在这时,电梯门被打开,秦广生在三个儿子的簇拥下缓步而出。

他瞥了眼沙发前坐着的陌生却又漂亮的小姑娘,笑意渐深:“哈哈哈,原来是知静来了!”

赵知静跟着孙雨梅她们站起身来,礼貌地投以微笑:“伯父好!几位哥哥好!”

不过转瞬,她已将面前的四个男人打量了一番——

秦广生穿着枣红色的真丝短袖衬衣,下身是黑色长裤跟黑色皮鞋,皮肤微白,不到五十岁却精神饱满,想来身体一直保养的不错。

只是,四十多岁就被家人统称为老爷子,可见秦广生平时待人严苛的程度与威严程度了。

左边跟随他的应该是宁少秦怀宁,三十出头的样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白衬衣加咖啡色长裤,与方美冬的端庄稳重很是相配。

右边的该是雨少秦怀雨,与宁少皆是原配夫人所出,二人容貌也最为相似,据说他只比宁少小一岁,都是秦广生十几岁的时候就荒诞地播种后留下的子嗣,也因为如此,秦广生与原配结婚甚早。老二穿着随意,灰色T恤加牛仔裤,他去年刚刚离婚,却至今都还没有孩子。

忽然从侧面蹦出来、一下子跳到她面前肆无忌惮地打量她的这位,应该是勇少秦怀勇了。

他穿着有些骚包的亮紫色衬衣,布料材质上还带着繁杂妖娆的暗纹,袖口与领口的扣子都是带钻的,灯光下晃得她不大睁得开眼。

他一双桃花眼生的比宁少雨少都漂亮,却怎么都让赵知静对他好感不起来,只觉得他像一只花蝴蝶。

综合对比,赵知静的眼神又在秦怀虎身上扫了一下。

秦怀虎坐在冷冰冰的轮椅上,他穿着同样透着冰冷气息的黑色衬衣、黑色裤子、黑色皮鞋,表情也冷冰冰的脸上,浓墨般精致的黑发,如黛般黑色的眉峰,黑曜石般的大眼。全身上下,除了他裸露在外的脸跟双手白皙的比女人还要漂亮之外,他什么都是黑色的,还都是那种极为纯净的黑色。

不知为何,赵知静却觉得,他的黑色透着淡淡的温暖,比眼前这些男人都要纯粹干净!

外面传闻虎少的母亲是秦广生一生中最爱的女子,从秦怀虎远胜于其他兄弟的容貌上来看,赵知静也不难猜测出他母亲当年是一位怎样风华绝代的人物。

只不过太可惜了,那样的美女却嫁给了秦广生。

如此好的儿子也被秦广生给照顾成了个残废,这也太可惜啦。

“赵小姐,你太客气了,直接叫我勇哥就好。”勇少的双眼紧紧地盯着赵知静身上看,还朝她伸出手去。

说真的,他也混迹花场很多年,还确实没遇到过像她这种不加任何修饰还美的透着仙气的女孩

第10章 坐山观虎斗

秦怀勇这般殷勤,大家全都已经看出来啦,他那臭毛病又犯了。

孙雨梅想要上前提醒他,却被秦广生一下子给抱进了怀里。

抬眸一瞥,她一下子就明白了秦广生那眼神里面的意思:就是想要看看赵知静这丫头到底会怎么处理此事。

宁少满脸笑容的来到了妻子方美冬身边,静静地看这场好戏。

雨少也双眼紧紧的看着这一幕,他还真没料到,这赵家小姐居然长得这么漂亮,年龄还这么小。

如此年轻貌美的姑娘就该小心的捧在手心里细心的呵护,没想到最后却嫁给了秦怀虎这个残废,真是可惜呀!

赵知静似乎并未看到面前那只手,直接就后退了一步,又一下子就绕到秦怀虎的轮椅背后,那双手很自然轻轻地就放在了秦怀虎双肩上,满脸笑容道:“我跟我家这位一起叫你三哥的好,免得到时你的干姐姐干妹妹都纷纷跑过来找我麻烦,那我可受不了!”

那纤细的小手搭上来的瞬间,秦怀虎的身子显然僵了一下。

当听到“我家这位”时,他的身子才稍微放松了下来。

他利用余光,瞄了瞄肩上的那双小手,秦怀虎的脸上仍然是没有一丝的表情,好像是已经同意了这丫头对自己所做的事情。

而秦广生的内心却是五味杂陈,一直以来,除了张风勇和张柏然这两兄弟外,秦怀虎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他,就算他这个老子想和他握握手都没门。而秦怀虎现在跟赵知静相处的还不错,这倒是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噗!

”宁少听到这话后,当场就笑出声来,甚至还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看来老三的风流韵事知名度还蛮高的,就连还在上学的赵小姐都清清楚楚的。”

“瞎说!”

秦怀勇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还十分委屈地看着赵知静:“赵小姐,其实事情不是那样的,他们全都是瞎说的,你还小,容易听信外界传闻。其实我还是非常专一的,时间长了,等你了解我啦,就会明白的。”

秦怀勇嘴上一边说着,心里面还在幻想着:要是像她这样貌美如花的姑娘可以嫁给自己,那她以后远离灯红酒绿也是可以的。

“三哥你也不用跟我说这么多,我只是你的弟妹而已。只要三哥心里面的那个人相信你就行。再说,我对其他男人的事情不感兴趣,也没有感兴趣的必要。”

赵知静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些不耐烦啦。

她原本是想要客客气气、佯装开玩笑般化解掉的,没想到这个秦怀勇却得寸进尺,大庭广众下是想调戏勾引她吗?

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像这样的花花公公,她永远都瞧不上!

“好了,要是再胡闹,就给我滚出去!”秦广生终于发话了。

秦怀勇听到这话后,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微微一笑,在孙雨梅的搀扶下朝着沙发走去尔后坐下。

其他的人也跟着落座。

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赵知静此时身上穿的那一袭水蓝色的长裙,秦广生笑意更深:“难道这就是你们海里花纺织新出的料子吗?”

话音刚落下,除了秦怀虎,其余的人的眼光全都盯着赵知静的长裙细细打量了起来。

那长裙料子的质地应该是介于真丝与雪纺之间,却比真丝轻薄透气,比雪纺更软,见她站起站落的几次里,裙身未见任何褶皱,倒是极为顺滑。

一室光华下,水蓝色底料上似是有手工绣成的暗纹,还不止一种暗纹,而是随着光芒的折射从不同角度看,各有不同的景致。

如何能用极轻的丝,织成这样的料子,还绣成这样的纹路,兼具真丝与雪纺的所有优点,便是海里花纺织名下的一项独有的专利。

这样的工艺步骤必然繁琐,一段料子的价格自然也比别的昂贵,再制成一件成衣,造价更是不菲。

秦广生不愧是老商人了,商人重利。

与新儿媳妇第一次见面,紧接着开口的话就已经这样直白地朝着利益的方向进发了。

赵知静瞥了眼身上的裙子,扬唇一笑:“嗯,是海里花的工厂刚出的缎子,我妈妈按照我的尺寸让厂里的老师傅给我新做的。”

秦广生又追问了一句:“要织成这种缎子,这种丝在养蚕的过程中可有什么讲究没?”

赵知静笑意更深,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道:“我倒是没在意过这些,我对家里的生意从来不感兴趣的。回头有时间,伯父倒是可以跟我爸爸好好详谈。”

秦广生暂时忍下好奇,缓缓点了点头。

二少秦怀雨则是诧异至极,忍不住开口道:“赵家就你一个独生女,这么大的产业将来自然要你来继承,你不学怎么行?”

赵知静无所谓地耸耸肩:“我真的对这个不感兴趣。”

秦怀雨默了默,又微笑着对她道:“那你大学念的是什么?是在N大吗?”

赵知静的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没念N大,我念的是医科大学。”

勇少秦怀勇又激动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赵知静:“原来是女医生吗?好神圣的专业!对了,我这两天心口疼得厉害,也没时间去医院看看,要不赵小姐就拿我做实习,帮我看看?”

谁都没想到,赵知静显得有些尴尬地轻轻咳了一声,笑嘻嘻的说道:“不管三哥得了什么病,我都没办法呀。毕竟,我在医科大学主修的是法医病理学,就是尸检。”

全场:“……”

孙雨梅一下子就被吓得睁大了眼珠,不敢置信地盯着赵知静:“你、你一个小姑娘学法医?!”

赵知静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就闭嘴了。

心里面在想着,你看吧,现在自己所学的的专业已经受到歧视啦。

为了最后能挽回那一丝形象,她思忖着,在大家的沉默声中再次开口说道:“不过,我并非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法医学上的,我还有其他选修专业,等到时候毕业就可以直接拿到双学位。”

秦怀雨有些尴尬轻轻一笑,就在前几秒他还在心里策划着跟秦怀虎抢媳妇的想法,如今一听说这,他就打了退堂鼓啦,可以想想,万一这小姑娘一下子心血来潮,晚上趁着睡觉的时候拿着手术刀直接在你身上就比划几下,告诉你想感受下人体解剖的快感,这个画面一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当听到她还有报别的专业,他心里面有一丁点小窃喜,便大胆的追问着:“到底还有什么专业呀?”

赵知静很真诚地笑了:“犯罪心理学!”

全场:“……”

相关文章:

太爽了使劲插太舒服了(明月几时有)打开双腿让老男人

女朋友瘦小做起来什么感觉&校花把腿张开给男桶视频

精编版~《首席缠婚:爹地,妈咪是我的》小说原文在线、、

没有主人命令不许排泄:那啥男生疼是为什么

上新小说《强势锁婚:毒舌总裁强宠妻》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