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夏晨露)《初初见你》小说(在线阅读)

2021-04-19 10:39 · 新商盟

第五章 别委屈自己,爸心疼

夏晨露从昏迷中醒来,已经是深夜。身下是被鲜血染红的地板。她虚脱颤抖的撑起身子。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是医院来的电话,急忙接听,是工作人员的声音。

“夏小姐吗?你父亲的药费已经欠了50万了,再补不上欠费我们就要停药了。”

夏晨露急的语无伦次:“求求你们,不要停,我这就赶过去缴费。”夏晨露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和无力,挣扎着站起身来,捡起从莫峻年那里“赚来”的钱,虽然远远不够,先顶上急用再说。

她跌跌撞撞的赶到重症监护室,救治父亲药液和仪器已经停掉了。

夏晨露肝胆俱裂,她哭叫着冲出去抓住护士的手:“求求你们,不要停药,我会把钱补上的。”

护士为难的说:“夏小姐这是医院的规定,我也做不了主,你还是赶快把费用交上吧。”

“求求你!先救救我爸!”夏晨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滑跪在地上。这个世间,她就剩下唯一的一个亲人,她不能让疼她爱她的父亲离开她。

“夏小姐,你快起来。”一个温和的男声传来。夏晨露抬起挂满泪痕的脸,一看是父亲的主治医师温文尔雅的方冬阳。

“方医生,求你救救我爸。”夏晨露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紧紧抓住方冬阳不放。

“你别急”方冬阳一边大步朝监护室走去,一边吩咐护士赶快准备输液。

护士面露难色:“可是她欠费了,医院不许……”

“有问题我来负责。”方冬阳打断护士的话,背影已经冲进了房间。不一会,父亲的呼吸器又正常了起来。挂上最后一瓶液体,夏晨露的心才落下来一点。

方冬阳看着她红肿着双眼,单薄的身影弱不禁风。虽然看起来很憔悴,但是仍然遮盖不住她的美。那种与生俱来的融入气质的美,就像清晨晶莹剔透的露珠,闪着清亮的光芒,楚楚可怜,令人忍不住想怜惜。看着她的身影,他忽然觉得心里有一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

夏晨露抬起头来正好对视上方冬阳凝视的目光,他不禁有些窘迫。她向方冬阳微微笑了笑:“方医生谢谢你帮我。我一定会把医药费尽快补上的。”看着他还没有动,她略微尴尬的补了一句:“我想和爸爸呆一会。”

方冬阳回了一个笑容:“好的,有什么需要和困难告诉我。”

夏晨露报以一个温暖的笑容:“方医生,你真好。”方冬阳愣了一下,脸微微一红,走出了监控室:“有事叫我。”

夏晨露呆呆看着父亲。曾经为她挡风遮雨的高大身躯变得如此的瘦削干枯。他的脸苍白透明,绵延的皱纹处有一处伤痕,那是为了救调皮捣蛋的她,被玻璃划破的。

她握起他瘦骨嶙峋的手,眼睛又湿润了。这副手掌曾经那么宽厚,握着她的小手呵护她关怀她。

她是一个没有母亲的孩子,母亲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只记得父亲是自己的大山。有他在就特别的安全。

突然父亲的手动了一下,他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

夏晨露惊喜的扑上,抱住他叫着:“爸!你终于醒了。”

“露露”父亲艰难的发出声音:“你受苦了。”

夏晨露的眼泪哗啦一下全部涌了出来,父亲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父亲握着夏晨露的手紧了一些,他浑浊的目光看着夏晨露:“露露,是我害苦了你。你从小没有妈妈,我就想让你像别人一样有个妈妈,给你找了继母来照顾你,没想到却害惨了你。”

夏晨露流着泪摇头:“爸,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你一定会好的,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父亲轻轻的摇着头:“露露,别再委屈自己了。爸心疼。”

他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又陷入了昏迷。

夏晨露趴在床边哭湿一大块。

第六章 他累了,不想见你

方冬阳给夏晨露包扎了一下头上的伤口,发现她见了红,就找人帮她做了一下检查。所幸孩子还好,就是要注意保胎。

夏晨露出了医院,走回了她和莫峻年的家。她开了半天都打不开,只好敲门。

张妈过来开门,看到是她,神色有些不对劲。夏晨露刚要上楼,张妈拦住了她:“太太,要不你再去逛逛街。”

夏晨露对张妈所说言辞感觉到很奇怪:“我很累了,身体不舒服,想休息一下。这是我家我不能进去吗?”

张妈拦在门口,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她就是不让开。

忽然一声若有似无的女人的声音从楼上的卧室传了出来。

夏晨露怔住了。她使劲推开张妈,向楼上跑了过去。男人和女人交织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走到自己卧室门前的时候,她已经能够很清楚的分辨出这是什么情况下才会发出的声音。

她颤抖着手,打开房门。床上那对男女分明是她的老公莫峻年和继妹夏晨晨。

夏晨晨发现了夏晨露,她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她,叫声变得更大了。她媚眼如丝的抱着莫峻年,一边大声叫着:“老公,我爱你。”

夏晨露一下关上门,心痛的几乎泣血。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即使当初迫不得已要嫁给莫庆国,她的心里也只有他。现在虽然他一直恨她,但是当她真正看到这一幕,她的心还是像被针扎了一样。

这是他们的家,他竟然带了别的女人在他们的婚床。夏晨露失魂落魄的走下楼。张妈瞥了她一眼:“叫你别上去的。”

夏晨露心如刀割的发了半天呆,突然想起她要跟莫峻年借钱救父亲。她站起身来,又向楼上跑去,却看到夏晨晨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睡衣走了下来。她嘴角挂着笑,往楼梯口一站把路堵住。

夏晨露沉下脸,冷冷的看着她:“让开,峻年呢?”

夏晨晨故意把领口拉低,摸着胸口的吻痕,懒洋洋的回答:“我们刚才太恩爱,他累了正在休息,不想见你。”

“我不信,你让开,我要见他。”夏晨露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夏晨晨,可是她身体太虚,又失了不少血,夏晨晨在那****本是纹丝不动。

夏晨晨弯下腰,眯着眼看着她:“你是想跟峻年借钱救那个老不死的是吗?”

夏晨露看着眼前这个白眼狼,气的胸脯上下起伏:“夏晨晨,你还有良心吗?虽然你不是爸亲生的,但是爸对你就像亲闺女一样,你怎么能对他见死不救。”

“你放屁!”夏晨晨翻了个白眼:“那个老不死的一直都偏心你。我巴不得他早点去死。”

跟畜生讲人话是听不懂的。夏晨露干脆对着楼上喊:“峻年!”

“叫你喊。”夏晨晨的眼里闪过阴狠的光芒,她抬起脚朝着夏晨露的小腹狠狠的踹了过去,

夏晨露还没有防备过来,就狠狠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沉闷的响声后,夏晨露趴在了地上

相关文章:

黑人和中国女人,扶着自己红紫狰狞的硬物

和同事母亲发生过关系|今晚老师随便你怎么弄

体育生精牛肖旭徐枫|手指慢慢推入冰块

黑肉捧好大好长好硬好爽|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极品女房东

好酸好涨慢一点_硕大紫色青筋环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