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月千澜小说)全文阅读【在线】

2021-04-17 14:15 · 新商盟

第5章 破局1

翠湖眼睛红肿,不可置信的看着月千澜,她哽咽哭泣,激动地哭笑道:“小姐,你……你竟然第一次相信我说的了?以前她们故意在背后欺负你,让你受伤,都是她们使得阴谋诡计。这一次,她们更是大胆,居然想要害死你……”

月千澜替翠湖擦了眼泪,她眸光微眯,冷声嗤笑道:“不……她们不想让我死,她们只是想让我心死而已。翠湖,关于月樱推我下水的事情,你先不要告诉旁人,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我需要你替我送一封信出去。”

翠湖有些怔愣,瞧着小姐眸底那一闪而过的冷光,她愣愣的看着月千澜:“小姐,你变了……”

“脑子摔了一下,看清楚了很多事。翠湖时间紧急,你赶紧按我说的办,速速出府送信……”月千澜走到书桌前,摊开纸,提笔写了一封信。

信封封好,她递给翠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质上乘的玉佩。

“这块玉佩还有这封信,一起送过去,你速去速回……”

翠湖连忙接了信和玉佩,小姐真的变了,做事果断,丝毫不拖泥带水。

而且,她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场,只需要一个眼神,便令人心生敬畏。

这样的变化,令她欣喜。

她非常激动的点头:“嗯,小姐放心,奴婢一定送到,只是不知,这封信送到哪里?”

月千澜靠近翠湖耳畔,低声耳语了几句,翠湖眸光一亮,眸底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她连连点头。

翠湖将信和玉佩,揣进了怀里,偷偷摸摸的出了门。

月千澜坐在床榻,凝着铜镜里的自家,轻声一笑:“月樱,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你喜欢太子殿下,怪不得你会恨我入骨。你既然喜欢太子殿下,我又怎么好辜负你这一片深情厚谊呢。”

咚咚,门外有人敲门。

一个端着药碗的老嬷嬷,未等月千澜吩咐,便已经率先推门而入。

“大小姐,听翠湖说你已经醒了,这是二夫人让大夫为你熬制的汤药,既然醒了,赶紧把这药喝了吧?”

月千澜凝眸看了眼老嬷嬷手中的汤碗,碗里黑漆漆的,散发着浓重的药味。

这碗药,她前世记得很清楚,她喝了这碗药,结果这一天夜里,她便高热不退,险些丢了命,最重要的是,额头的那道不大的伤口,居然发炎流脓。

后来,伤口是好了,可惜却留了一道疤。

这碗药,不是救命而是索命的。

“大胆奴才,我没让你进屋,你倒擅作主张进屋了?你到底还把我这个嫡小姐放在眼里没有?”月千澜微微挑眉,抬手狠狠的甩了老嬷嬷一巴掌。

老嬷嬷被月千澜这一巴掌扇倒在地,手上的药汤洒了她的手臂,她顿时疼的嚎叫起来:“哎呦,我的胳膊啊……”

里面的动静,惊扰了外面的人,恰巧这时,沈二夫人和月樱再次过来看望月千澜。

沈二夫人在大丫鬟岚裴的搀扶下,顶着一头的珠翠金凤簪风姿犹存的疾步而来。

“哎呦,澜儿啊,你终于醒了?你可担心死二娘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我已经让大夫看过了,说你没什么大碍,只是额头蹭破了点皮,抹点药膏就行了,不会留下疤的。

赵嬷嬷这是怎么了,怎么倒在地上,汤勺都洒在了自己的身上?我不是让你端给大小姐喝吗?你是怎么办事的?”沈二夫人关切完月千澜,一转眼看见赵嬷嬷倒在地上哀嚎喊疼,她沉了沉脸色,冷斥道。

赵嬷嬷有些怨怼的瞥了眼月千澜,她苦着一张脸跪在地上抹眼泪:“夫人啊,我好心给大小姐送汤药来,结果大小姐她不分青红皂白,便给老奴一耳光,老奴兢兢业业伺候老爷夫人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此大辱,夫人你可一定要帮老奴讨回公道啊。”

沈氏脸色沉了沉,带上了一丝严厉,看向月千澜:“澜儿这是怎么回事?赵嬷嬷招惹你了,你居然不顾及我的脸面,给她难堪?你不是在打赵嬷嬷,你是在打我的脸。

澜儿,你母亲病弱被送佛寺静修,我操持丞相府这么多年,我可曾有一丝一毫慢待了你这个嫡小姐?我掏心掏肺的待你好,你就是这样回报给我的?”

沈氏这一番指责,直接将月千澜往忘恩负义里贬低。

好似,她宽容大度,一视同仁,月千澜这个嫡小姐却不领受她的恩情,任性胡闹,给她难堪。

如果这件事,传到了丞相月晟丰的耳中,月晟丰一定会不会饶过月千澜。

月千澜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她抿唇淡淡一笑:“二娘说什么呢?你可不能听这个老奴胡说,我刚刚醒来,眼前一片模糊,还未开口喊人进来伺候。结果赵嬷嬷不请自入,端着一碗汤药便往我这边扑。

她穿的黑漆漆的,身材又臃肿不堪,远看就像一个球一样。我视线模糊一时没看清,我以为是一个巨大的耗子溜了进来,我害怕的不得了,抬手便扇了她一巴掌。打完之后,我才发现她不是耗子,而是赵嬷嬷。

二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么多年我依附于你,事事都听你的,我怎么可能故意针对你手下人,给你难堪呢,你实在是误会我了。”

赵嬷嬷气得浑身发抖,耗子?大小姐这是明里暗里的骂她不是人吗?

她脸色青白交加,颤抖着手指着月千澜。

“大小姐你……骂我耗子?二夫人,大小姐她明明是故意的,她在撒谎。”

月千澜佯装晕眩,摇摇晃晃的跌坐在床榻,她的手掌撑着额头,低声呻吟了一声:“哎呦,二娘我头晕,头也疼。我认错了,如果赵嬷嬷还是不依不饶,我看,你干脆派人去喊父亲过来,让他判断一下这件事的对错吧。我这好端端的落水,也得好好查一查……”

沈氏眸光一闪,随即勾唇笑道:“应该是一场误会,赵嬷嬷没什么事,你先退下吧。伺候主子,你也是不当心,不经澜儿允许,你怎么能擅作主张闯进来呢。赶紧收拾了碎片,退下去……”

第6章 破局2

赵嬷嬷有苦难言,欲言又止,手臂上被汤药烫的火烧一般痛,她却不敢忤逆沈氏,只得低头应了一声。

刚要弯身去捡那碎片,月千澜却立即阻止了:“赵嬷嬷,我刚刚眼花了,我没看清楚,把你错认为了一只耗子了。这地上的碎片,你别捡了,待会我自己处理,就当是我向你赔罪。”

赵嬷嬷脸色难看极了,她瞪了眼月千澜,眼神锐利的犹如刀子一般。

月千澜作势起身,要蹲下身去捡碎片,可惜她刚刚动了动身体,又软倒在了床榻上。

“二娘,我头疼,捡碎片的事情放一放,我们先问问到底是谁推我下水这件事吧?关乎到我性命,我一定得亲自过问……”

沈氏瞥了眼一直沉默的月樱一眼,眸底的暗示,不言而喻。

月樱战战兢兢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向月千澜走近了几步,咬着唇瓣怯弱的看着她:“大姐,是我不对,我没想到,我身边居然会有如此心思歹毒的人,你落水,其实是我身边的奴婢下的手,我真的没想到,她会那么大胆。都是妹妹不好,差点害死了姐姐,大姐你千万不要生我的气,你要是觉得愤怒,你要打要骂,我都悉听尊便。”

月樱一边说,一边拿着帕子抹着眼泪,神情楚楚可怜,好似受伤落水的人是她,月千澜还没责问她一句,她自己倒哭得可怜。

沈二夫人抿唇笑着,接过话茬道:“澜儿啊,樱儿她快愧疚死了,一直向我哭诉忏悔呢。说起来,是她身边的贱婢犯错,和她没多大的关系,你就别怪你三妹了,好不好?”

月千澜冷眸凝着这两人一唱一和,以前她还挺蠢,傻傻的被她们玩弄与鼓掌之中,她们说什么,她都信。

也难怪,刚刚她醒来,她们连避讳都不避讳,只是站在屏风外,窃窃私语。

她月千澜在她们的眼中,应该是一个蠢到不能再蠢的蠢猪。

如今想来,她或许是被自己给蠢死的,那么明显的演戏,她怎么当初就察觉不出来?还掏心掏肺的把她们当作亲人,事事都依赖着她们。

真是瞎了狗眼了,被猪油蒙心了。

如今再见昔日的仇人,她满心的恨意滔滔,快要将她淹没了。

但她,必须得压抑住那汹涌的恨意,一点点的慢慢整死她们。

既然她们喜欢演戏,那她月千澜只能戏精上身,陪她们唱大戏了。

月千澜唇角微勾,淡淡一笑道:“瞧三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知道人还以为是我在欺负你呢,我自从醒来,可一句话都没说呢。好话歹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二夫人没料到月千澜会这么说,咄咄逼人的语气,更是让她眉头微蹙。

月樱眸光一转,脸色一白,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大姐,如果你有什么怨言,你就尽管惩罚我吧,我甘愿领受。”

月千澜微微挑眉,抿唇笑了:“好啊,既然三妹恩怨分明,那我就不客气了。正好,这碎片也需要捡起,三妹如果要赎罪,那便蹲下来,用手捡起那碎片吧。记住了,不许用任何的工具协助。”

沈二夫人皱眉,刚要开口,月千澜便回头看向沈二夫人,抿唇笑道:“二娘不会偏心于三妹,便连三妹向我赔礼道歉,也要说成是我故意借机刁难她吧?”

沈二夫人顿时哑口无言,她睁着眼睛,看着月千澜。

突然觉得,怎么这一眨眼之间,这个丫头,一觉醒了,犹如变了一个人似的。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带了咄咄逼人的味道,以前,她可从来都是听她这个二娘的。

沈二夫人压下狐疑,勾了勾唇角:“澜儿,你说什么呢,二娘怎么会偏心你三妹,我向来赏罚分明的……不过……”

“那就好,我素来都知道二娘赏罚分明的。”月千澜立即打断了沈二夫人的话,随即她眸底划过一丝冷光,瞥向月樱:“三妹妹别耽搁了,快点捡吧,也好让我看看三妹妹的诚意。”

月樱眼睛微红,手指搅着帕子,有些无措的望向了沈二夫人。

门口还守着几个丫鬟呢,如果她今天屈膝替月千澜捡碎片,那么以后,她还有什么颜面在丞相府维持三小姐的架子。

偏偏,沈二夫人被月千澜堵得哑口无言,不能出言相帮,否则只要她插话一句,月千澜一定会给她冠上偏袒庶女的名声。

一旦这样的名声传出府去,她多年来维持的公正无私的名誉,将会毁于一旦。

所以,月樱和她沈氏的名誉相比,沈氏选择了后者。

月千澜抚着额头,瞥着脸色难看的月樱,声音带了一丝冷意:“怎么,三妹妹是不想认错,也不想向我赎罪了?原来,刚刚三妹妹的那一番声情并茂的忏悔,是向我做戏呢?”

沈氏瞥了眼月樱背后的赵嬷嬷一眼,扬了扬下颌,赵嬷嬷跟随沈氏多年,自然心领神会她的意思。

赵嬷嬷伸手狠狠的推了月樱一把,月樱的脚步踉跄往前扑,狠狠的扑到了月千澜的脚边。

月千澜吓了一大跳,连忙说道:“三妹妹,我只是让你捡碎片罢了,你用不着向我行那么大的礼,我可受不起三妹妹的大礼。”

月樱咬牙低垂了眸眼,忍住满腔的怒火,娇弱的说道:“大姐姐你受得起,比起你额头的那道伤疤,小妹我受得起。”

月樱跪在地上,咬牙忍着眼前的屈辱,忍着眼眶里的热泪,伸着纤细白嫩的手指一点点的捡起那碎片。

月千澜眸底冷光一闪,薄唇微勾,双脚下了地。

“三妹妹仔细你的手啊,千万要小心些……”

月千澜的脚,不小心的踩了月樱的手一下:“哎呦,三妹妹对不起,我想要下床帮你,结果没有留意,居然踩到了你的手。”

月千澜一边说,一边脚下用了力道,顿时耳边传来咯吱咯吱骨头碎裂的声音。“啊……”月樱便惊叫一声,碎片割破了她的纤纤手指,殷红的血液滴落在了雪白的碎片上

相关文章:

把她放在马背的玉势上,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逆天神医

我被外国黑人3p过程_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被同事弄了好多水出来|捡漏

触手怪体内产卵漫画 动漫美女触手产卵漫画

一个吃我奶一个吃我b&特黄极国产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