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初见你夏晨露顾峻年》完整版&(全文阅读TXT)

2021-04-17 14:18 · 新商盟

第九章 你早就该滚出这里了

夏晨晨靠在他的怀里,像一只惊慌的小鹿,她的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去年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不该爱你,是我对不起姐姐,所以她才会打我的肚子。我知道这都是因为她太爱你了,接受不了我怀孕的事实。”

莫峻年紧张的抚上夏晨晨的肚子:“她竟然打你的肚子?”

夏晨晨委屈的摇摇头,靠在莫峻年怀里嘤嘤啜泣。

莫峻年朝着夏晨露咆哮起来:“夏晨露,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疯子!晨晨在我面前从来只说你的好,而你却这么狠毒的对待她。她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我真正爱的人是她。是我的情不自禁才让她怀孕的。”

屋内的争吵声惊动了外面的人,方冬阳冲了进来。

他看到滚到地上的夏晨露,一把抱起她。

夏晨露嘴角流着鲜血,面颊高高肿起。她手脚冰凉,浑身颤抖不已。

方冬阳看著她的样子,心疼的无以复加。他愤怒的朝着眼前的男女嘶吼:“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休息。任何人也不能在这里无理取闹。再不走,我要叫保安了。”

莫峻年冷哼了一声:“我也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了。夏晨露今天我是来通知你离婚的。”说着他把离婚协议书使劲砸向夏晨露:“我的律师马上会来处理这件事,夏晨露你最好赶快签字。” 说完他看向夏晨晨,眼神立刻变得温柔起来,他轻轻抱起她:“晨晨,你没事吧?我立刻叫私人医生来给你检查。”

转眼间,他大步迈开长腿,离开了病房。方冬阳把夏晨露放在床上。她呆呆的靠在床边,没有任何表情,像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

他忍不住紧紧搂住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过了很久,夏晨露似乎才有了知觉。她用微弱的声音说:“方医生,我想出院。”

不顾方冬阳的阻拦,夏晨露还是偷偷的离开了院,她欠方医生的太多,父亲一直是他全力以赴在抢救,连同巨额的医药费也是他帮忙垫付的。而父亲治疗费每天都在增加,像滚雪团一样的层层压来,她不能一直靠着方冬阳。

继母和夏晨晨欠父亲的,她一定要夺回来。

她匆匆赶回旧宅,大门紧闭,家门已经换了新锁,这是她和父亲的家,如今却被这对恶毒的母女霸占。

她使劲按压着门铃,拼命拍打着大门。

过了好久,大门突然打开,一桶污水迎面泼了过来。

夏晨露的继母李娟横眉竖目的站在门口,一对倒吊的三角眼,显得尤其凶狠尖酸。

她双手叉腰,一脸的刻薄,冲着夏晨露喊道:“你这个丧门星跑回来做什么?”

夏晨露抹了一把脸上的脏水,冷冷的说:“这本就是我的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李娟哈哈大笑起来,嘲讽的看着她:“你的家?开什么国际玩笑。现在,这房子还有你那个死鬼爸爸的公司全在我的名下,你早就该滚出这里了。 有脸回来,还不快死远一点。”

第十章 我没有偷

“这是爸爸费尽一生心血打拼来的家业,凭什么全都成了你们的?”

夏晨露怒火焚身,一改平日的忍让和柔弱,冲上前去撕住继母的衣服,还没来及靠近她,李娟身后一个满脸横肉的彪悍男人一脚踢了上来,正中夏晨露的胸口,她啊的一声被踢出了好远,躺在地上半天都动不了。

这个男人是李娟的姘头。

“臭女人,看我不打死你。”彪悍男人还想冲上去一顿暴揍,李娟急忙拉住他:“看她一动不动,会不会是死了?晦气,赶快把她拖远一点,别让她死在我们家门口。”

夏晨露被男人拎起来,扔在路边的树丛。

好半天,她才喘过气来,她觉得堵得慌,胸口很疼,轻轻咳了一下,咳出一口血来。

她的脸苍白如纸,摇摇晃晃的爬起身来,扶着树大口的喘着粗气,眼泪汹涌的流了出来:“爸,我太没用了,没有钱给你治病,还让你的家业也被人抢走。”

她蹒跚的在大街上走着,漫无目的。

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去莫峻年那里吗?

他已经彻底的厌恶了她,再说夏晨晨那幅丑恶的嘴脸更让她恶心。方医生更是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她无助而彷徨的坐在街灯下,胸口的钝疼让她呼吸困难,极度的虚脱。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一整天滴水未进了。

她舔了舔干裂的唇,走进街边的一家超市。

病还没有好,加上严重的贫血,她感到一阵阵的头昏眼花。

她扶着货架,重重的喘息,脚下渐渐地失去了力气,一个没站稳,身子朝一边歪去,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了,旁边一个女人扶住了她。

夏晨露费力的睁大眼睛向她看去,刚要道谢,那个女孩却问:“你是不是叫夏晨露?”

夏晨露仔细地看了看女人,她不认识。

夏晨露点点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女孩的脸色冷峻了下来,怪异地笑了笑。

她没有回答,只是一下松开了扶着夏晨露的手。夏晨露一下子趴到了地上。

女孩拍了拍她的肩膀:“夏晨露,我记住你了。”

夏晨露一头雾水,还要问些什么,女孩却转身走了。

奇怪的女人!

夏晨露已经没有力气多想,她饿得两眼发黑,急需补充能量。她不能倒下去,爸爸还在等着她。

随手选了些食品,付款时,突然想起自己身无分文。

她苦笑一下,怪自己都糊涂了。她放下商品,晃晃悠悠的向外走去。

夏晨露啊夏晨露,你怎么落魄到这一步?

刚走要走出去,超市监测器突然刺耳地报起警来。

店员一下子从后面冲上来抓住他,指着她,大声的嚷嚷起来:“小姐,等一下你的怀里是什么?可以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吗?”

夏晨露莫名而无措地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事。

店员强制拉开她的手,检测器在她的口袋处鸣叫起来。

店员伸进她的口袋中一掏,竟然掏出一条金灿灿的项链。

店员目光里顿时充满了鄙夷和厌弃:“这是我们金店专区的珠宝首饰,这位小姐,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相关文章:

小受被两攻双龙到哭:攻虐受用刑受崩溃

坏蛋讨厌快点干人家要吗/我想听你叫喘

儿子吃爸爸的几吧_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上面吃奶下面湿;抬起她的右腿靠在腰间

和前男友旅游一起睡|硕大 花壶深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