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架空)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在线阅读全文》

2021-04-17 13:53 · 新商盟

第7章 破局3

月千澜挪开脚,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她连忙蹲下身,捂住了那只流血的手指:“哎呦,三妹妹哟,我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赶紧回去包扎伤口吧,早知道我就不该让你捡碎片了,你快点去擦药膏,否则耽误了,可能会留疤的。”

月樱疼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她抬头,怨恨的瞪了眼月千澜。

月千澜抿唇轻笑,特别无辜的眨眼看着月樱:“三妹妹,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你的丫鬟推我落水,我不计前嫌,给你赎罪的机会。你也心甘情愿认错,我不小心踩了你的手,也不是故意的,所以我落水,你流血,我们之间两清了好不好?”

月樱咬牙,明明气急,却为了大局,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愤怒,僵硬着嘴角,对着月千澜淡淡一笑。

“大姐,我没有怪你,原本就该是我的错……”

月千澜:“哦,那就好,你赶紧回去包扎一下伤口吧,否则难保不会留疤,以后你弹琴什么的,手上留了一个疤,总归不好看。”

月樱眸光一颤,有些慌乱的捂着流血不止的手指,求救般看向沈氏:“二娘,我……我的手流血了,我怕会留疤,我先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沈氏冷了眉眼,冷声道:“现在还不行,处理了你大姐落水一事,你再回去。”

月千澜担忧的看着月樱:“三妹,你这手耽搁的时间长了,恐怕会留疤。”

月樱带着哭腔,看向沈氏:“二娘……”

沈氏不理会月樱,冷了脸色,若有所思的瞥了眼月千澜,月千澜对上她的视线,对着她盈盈一笑。

沈氏移开目光,低声命令外面的人:“将那个推大小姐落水的贱婢带上来……”

沈氏一声令下,门外几个奴仆架着一个伤痕累累,满身血迹的丫鬟进了屋子。

丫鬟被推倒在地,咳了一口血。

月樱吓得脸色惨白,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丫鬟低声求饶:“求求二夫人饶了奴婢吧,我……我真不是故意推大小姐落水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氏冷笑一声,走到丫鬟身边,抬脚又狠狠的踹了那丫鬟的心窝:“大胆奴才,死到临头还要狡辩吗?说,到底是谁派人来取大小姐命的,如果你能如实招来,说不定我还能饶你不死。可你若是执迷不悟,那便休怪我不念旧情了。

翠玲,你可要想想清楚啊,你自己不惜命,你的家人可还会遭此连累的啊。”

翠玲立即跪地磕头,原本还有所挣扎,现如今,她怕累及家人立马便招了。

“二夫人,奴婢招了,我招,还希望你能放我家人一马。没错,大小姐是被我推落水中的,并不是三小姐指使我做的,而是另外有人买通我,让我下此毒手的。这一切,跟其他人无关,都是奴婢一人的罪过,还请二夫人惩罚我一人,不要牵连其他无辜的人。”

沈氏扬眉,抿唇一笑,看向了月千澜。

“澜儿,你看这事真的和樱儿无关,你们姐妹千万别为了这件事产生隔阂啊。我再审问一下这丫头,看看究竟是谁指使她这么做的?”

月千澜抿唇淡淡一笑,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蒙蔽她双眼而演得一出戏。

她就静静的看着,看着这场戏该到底怎么落幕。

“二姨娘看着办吧,我相信你。”

沈氏眯眼笑了,这才对嘛,这才是她熟悉的傻白甜月千澜啊。

沈氏彻底放下心中的狐疑,转身再次看向翠玲。

“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翠玲眸光闪烁,眸底更是带着惧怕的光芒,她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一枚香囊,颤颤巍巍的递给了沈氏。

“二夫人,我也不知道背后之人是谁,但是那人找到我办事,给了我这个香囊。他们让我事成后,把这个香囊丢在府外作信号。我还没来得及丢,便被人抓住了,二夫人,我真的不知道背后之人是谁啊。”

沈氏接过香囊,看着香囊不俗的材质,还有那巧夺天工的绣技,特别是香囊用的布料是皇家才能用的明黄色。

所以,她的手,不由微微一抖,只觉得这香囊重如千金。

她眸光微闪,瞥了眼月樱。

月樱立即低声叫了一声:“这……这个香囊,我见过……”

月千澜唇角勾笑,微微挑眉问:“哦,三妹在哪里见过啊?”

月樱用帕子裹住了流血的手指,满面惶恐的看了眼月千澜,又看向沈氏。

“二姨娘,你先遣散这些人出去,这件事牵扯极大,更是牵连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我们需得谨慎。”

沈氏也满脸惶恐,大手一挥,将所有人赶了出去。

屋内,只留下月千澜,月樱,沈氏三人。

月千澜微微挑眉,演技拙劣,漏洞百出,不合常理,所以前世,她真的是被自己蠢死的。

她居然,完全相信她们的话,并且深信不疑。

月千澜只觉得脑仁疼,前世,她的脑子一定是被门夹了。

沈氏抓住月樱的手,紧张的问道:“这香囊究竟是谁的?你在哪里见过?”

月樱诚惶诚恐,吓得小声哭了起来:“二娘,我怕……这香囊的主人,他是……他是太子殿下啊。我……我曾在慧颖公主寿诞上,见过太子殿下佩戴这个香囊啊……”

沈氏一惊,倒吸一口冷气,连忙看向月千澜。

“澜儿啊,我这可怜的大丫头,你究竟是怎么得罪了太子殿下,他怎么会对你下此毒手啊?”

月千澜不语,眯眸浅笑。

她的眸光,瞥了眼门口处,房门悄无声息的开了一条缝,然后她看见,一条犹如鬼魅般的身影闪进了屋内。

她眸光流转,一抹冷光划过眼底,随即她勾唇看向仍然在演戏,演得不亦乐乎的沈氏。

“二娘,仅仅凭一个香囊,你真的能够断定,这个人是就是太子殿下?你可知道,诬蔑太子,可是要杀头的。”

沈氏身子一抖,连忙担忧的说道:“澜儿,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气愤,很恼怒,虽然太子殿下派人想要谋杀你,但我们却不能声张啊,你也说了,诬蔑太子是会杀头的。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件事透露出去,只要我们母女三人心知肚明就好。”

第8章 破局4

“不过,我实在不知道,太子殿下,他究竟为什么要谋杀你啊,他不是已经向皇上请了圣旨,求娶我们月家千金了吗?他为何还要向你下毒手啊?”

不得不说,沈氏避重就轻的话语挺巧妙,她忽略掉月千澜的狐疑,一步步将谋害罪名按在了太子身上,然后又引出太子这么做的原因。

月樱小声接过沈氏的话茬,继续说道:“大姐,小妹有一些话,藏在心里很久了,如果现在不说,我怕以后会害死你啊。”

月千澜呵呵一笑,眨眨眼看向月樱:“三妹请直言不讳,我这人还挺怕死的。”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大仇还未报,她可不是惜命的很嘛。

月樱咬着唇瓣,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低声说道:“大姐,曾经我在慧颖公主寿宴上,亲眼见过太子替二姐捡过帕子。而且,这些天,外府一直有书信送往二姐那里。我怀疑,那些书信是太子殿下传给二姐的,太子殿下他可能喜欢二姐,此次太子殿下请求陛下赐婚,他一定是求娶二姐的。但是……”

月樱欲言又止的看了月千澜一眼,不忍说出接下来的话。

沈氏眸底闪过愧疚,拉住了月千澜的手:“澜儿,我没想到,原来太子殿下喜欢的是你二妹。虽然,你二妹比你漂亮,有才气。可她到底是一个庶女,如何比得过你嫡女的身份?堂堂一国太子,怎么可能娶一个庶女为太子妃呢?”

月樱立即继续说道:“二娘说的是,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太子倾心二姐,那么身为嫡长女的大姐,就会是一个阻碍。所以……所以……”

月樱有些惧怕,不敢说下去。

沈氏佯装恼怒,瞪了月樱一眼:“所以什么,你快说,我们也好想出对策,不让澜儿成为太子的阻碍啊。”

“所以,我猜测,大姐成了太子的眼中钉,除之而后快。太子便秘密买通了我身边的翠玲,利用翠玲之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推大姐落水,打算让大姐活活淹死。大姐一死,嫡长女不在,那么二姐这个月府长女便有了合适的身份成为太子妃了。”月樱捂着疼痛的手指,忐忑不安的猜测。

沈氏眼睛一红,扑到了月千澜身上,无比伤心的哭道:“我可怜的澜儿啊,虽然倾华是我的女儿,可是你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儿啊,太子殿下他怎么能为了迎娶倾华,而想要害死你呢?

澜儿啊,我们一定要想一些对策,让太子殿下收手。否则,堂堂一国太子,想要你的命,那是轻而易举的啊。”

月千澜眸光微冷,唇角微勾,她推开缠在她身上哭得像个泪人的沈氏。被这个毒妇碰一下,她都觉得恶心的不行。

偏偏,现在她还得陪着她唱大戏,当真是备受煎熬啊。

“二娘,我……我该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死,更不想成为太子的阻碍啊……”月千澜佯装害怕的低声道。

沈氏眸底闪过得逞的精光,她又瞥了眼月樱。

月樱立即上前,拉住了月千澜的胳膊,开始替她出谋划策。

“大姐,三天后,是二姐的庆生宴,爹爹说了,要热闹隆重一下。届时,他会把几位皇子和太子都请过来,好好的替二姐过生辰。到时,如果太子向爹爹求婚,你可以主动向爹爹回绝,你没有嫁给太子之意,即使太子求娶的是你,那也只不过是太子的烟雾弹而已。

你千万别信太子的话,你一定要坚决拒绝太子的求婚。唯有让太子知道,你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思,太子才会认为你没有威胁,从而会放你一条生路的。”

所以,前世,月千澜受了她们的怂恿,当众拒绝了太子的求婚。

那一晚的情形,月千澜都不忍回首,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太子那一双深邃如海的眸子里闪烁的晶莹亮光,意味着什么。

月千澜攥紧了衣袖,僵硬的扯着笑意,佯装感激的看向月樱。

“三妹,大姐要谢谢你,替我寻找到了一条生路。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一一照办的。”

沈氏与月樱对视一眼,彼此眸底闪过一道轻蔑不屑的暗芒。

在她们眼中,月千澜就像一个傻子,一个任由她们摆布的提线木偶。

两个人又安慰了月千澜一番,让她好生养病,其余不用担心,只要照着月樱所说去做,太子殿下一定会放过她的。

月千澜眉眼温顺,颔首应了。

两个人欢欢喜喜,且胸有成竹的离开了月千澜这里。

月千澜勾唇冷笑一声,随即眸光瞥向一处阴暗角落。

“出来吧……”

一个身穿黑色衣衫,黑布蒙面的黑衣人,缓缓从隐秘处慢慢走出来。

她凝了他片刻,随即低声问道:“她们刚刚说的,你听清楚了吗?”

黑衣人眸光深邃,静静的凝着她,点了点头。

月千澜低声一笑:“好,那你就回去,把她们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叙述给那人听。记住,让那人不要打草惊蛇。”

黑衣人一言不发推开门,回头缓缓的凝了她最后一眼,他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瞬间消失不见。

此人轻功已经到了登峰化极的地步,一般的内宅府邸,在他眼中,如同过无人之境一般。

但月千澜知道,纵使此人轻功了得,却不及那人的万分之一。

翠湖小心翼翼的推门入内,瞪大眼睛扫了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她才缓缓的舒口气。

“小姐,那人走了?”

“嗯,回去报信了,三天后的寿宴一定非常有趣。”

“小姐,你让我送信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我当时拿着玉佩找到了那家酒楼的掌柜,直接甩出这个玉佩,掌柜当场就傻眼了。然后,我就见到了那个黑衣人……”

月千澜眸光闪烁,心底隐隐作痛,原来,只有她一人不知他的深情而已。

凡是在他身边的人,恐怕早已知悉了他的心思,所以那个掌柜看见她的玉佩,才会这么激动。

“关于这件事,你别多问了,知道太多,对你不好。翠湖你记住,以后有些话即使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也不能轻易说出口。一句话,有时,可能会要了你的命。”月千澜善意的提醒

相关文章:

伧乱的真实故事&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宠物天王

明月几时有/荡翁乱妇的艳情史,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小黄文公交车短篇推荐

女m一般要做什么/她那么软&摁浴室门上从后面进去

《顾此余生走向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