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月千澜+君墨渊+阅读

2021-04-17 12:24 · 新商盟

第9章 破局5

前世,翠湖可不就是因为一句话丧了命吗?

翠湖缩缩脖子,有些害怕的连连点头:“小姐,我记得了,我以后多做事,少说话。”

“嗯……”

月千澜下床来,缓缓的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瓦片

翠湖连忙夺下那碎片,有些担忧的说道:“小姐,别碰这碎片,里面恐怕有毒。”

月千澜缓缓的站起身,低声嘱咐翠湖:“把里面的药渣弄出来,你想办法找到府外的大夫,好好查一查这里面都是什么药。”

“哦对了,你今晚警醒点,帮我留意一下月樱那边的情况。”

翠湖满腹疑惑,张张嘴想问,思及刚刚月千澜警告她的话语,她立即捂住嘴巴,睁大眼眸狠狠的点头。

月千澜缓缓的走到铜镜前,抚着如花似玉的容颜,还有额头的那道伤疤,她喃喃自语道。

“今晚的月府,注定不会平静……”

……

翠湖迷迷瞪瞪的守了一夜,天刚蒙蒙亮时,突然三小姐那里渐渐热闹了起来。

翠湖揉揉眼,眸底闪过一丝亮光,小姐料事如神啊,三小姐果然要出事了吗?

她出了院子,去打听月樱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她回到大小姐这里,月千澜已经坐在了梳妆桌前,拿了一把木梳,梳着自己的长发。

“小姐,你果然没料错,三小姐她出事了。”

“哦,出了什么事儿?”

“三小姐昨天捡碎片时,伤了手指,后半夜时,她手指上的伤口便红肿了起来,然后渐渐身体起了热,如今一一碗碗汤药灌下去,居然压不住高热。现在她整个人都处于昏迷不醒,药石无用的地步。”翠湖闪着晶亮的大眼睛,激动无比的回道。

月千澜轻轻的勾唇,冷冷一笑:“哦,原来是这样啊,三妹似乎已经病入膏肓了啊,翠湖你将昨晚根据药渣,列出的清单带上,顺便再带根据药渣配得一些药过去。身为嫡女,我这个长姐,必须去看望一下三妹,并且把二娘煮给我的珍贵汤药送给三妹服用,说不定这一剂汤药下去,她便醒了呢?”

翠湖昨晚悄悄的潜出府邸,刚刚转了一个拐角,打算去找大夫验一验那药渣到底有什么猫腻。

结果,那个黑衣人拦住了翠湖的去路,将她带进了一家药铺,药铺里的大夫不出半柱香的时间,便查出了那药渣的中药成分。

随即,翠湖按照月千澜的吩咐,让大夫列了一份药方,然后又抓了又药渣成分一模一样的中药。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月千澜今晚,便让她们都瞧瞧,究竟是她蠢笨如猪,还是她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刚刚到了雪樱院门口,月千澜便听见沈氏哭泣到快要断了气的哀嚎声。

“樱儿啊,我的好女儿啊,你快点醒醒,睁开眼睛看看二娘啊。二娘替你请来了京都所有的大夫,你可一定要挺过来啊……”

一声声,刺耳至极,却让月千澜觉得格外的好笑。

瞧瞧,她的好二娘,又开始了唱大戏。

月千澜跟翠湖踏进院子,便看见院子里站着不少人。

正厅里,更是挤满了满面愁容的大夫。

她穿过人海,缓缓的靠近月樱的闺房,守在门口的小丫鬟,看见月千澜来了,及时伸手拦住。

“大小姐,三小姐现在病重,怕把病气传染到了其他人的身上,所以二夫人和老爷吩咐了,不得二夫人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月千澜微微挑眉,眸底闪过一丝冷笑。

沈氏这是做贼心虚吗?意图遮掩她所做的恶事,所以即使月樱真的撑不过死了,也没人能够近身,了解真正的真相。

“你去向二娘通禀一声,就说我这里有副起死回生的方子,能够救三妹脱离险境。请二娘,务必要相信女儿,千万不能耽误了三妹的病情。”

小丫鬟眸光一亮,连忙点头,掀开门帘进了屋。

过了片刻,门帘被掀开,走出许久未见的丞相月晟丰。

月晟丰阴沉着一张脸,带着审视瞥了眼月千澜。

“樱儿如今病重,不是你开玩笑的时候,没什么事儿,给我滚回你的房间里。这一次,若不是你让樱儿捡什么碎片伤了手,她又怎会变成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

跟你娘一样,都是扫把星,若不是你二娘一力阻拦替你说好话,我早把你送去你母亲那里静修去了。

你给我安分一些,千万别再给我招惹事端,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滚,现在我不想看见你……”

月千澜暗暗咬牙,心中的恨意滔滔。

前世,月晟丰就从来都不给她好脸色,出了事,他只会把责任推给月千澜,从来不去计较月倾华和月樱的罪过。

他将大女儿视若敝履,将二女儿三女儿捧在手心,视为掌上明珠。

摊上这么一个渣爹,也难怪前世,她格外依赖,总是在她面前扮演白脸的沈氏。

在月府,她没有倚靠,唯有听从沈氏,她才能过上一些人的日子。

可是,到头来,沈氏只不过是利用她罢了。

月千澜脑海里千思百转,最后她低下头,佯装惴惴不安的说道:“父亲,昨晚的事情,我是有做错的地方。我失手打碎了二娘端给我的汤药,我本来要自己捡那碎片的,可是三妹为了赎罪,主动请缨要帮我捡。

我当时头晕的厉害,无法阻止,二娘在一旁一直说,奖罚分明,这是三妹该做的。虽是如此,但是让三妹捡碎片,我于心不安,所以我便强撑着头部的眩晕,下床帮三妹的忙。却不想,我实在晕眩的厉害,视线模糊一片,一不小心便踩了三妹的手。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就想让三妹回去包扎伤口了,可是二娘却说,先查清楚我被推落水一事。我是一个女儿,自然无法反驳父母的命令,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月晟丰看着有些委屈的大女儿,他稍微缓和了一下神色,低声问道:“落水一事,查清楚是谁了吗?

第10章 破局6

月千澜抬起头,眸底闪着恐慌,她噗通一声,狠狠的跪在了地上。

“父亲,你一定要救救我,二娘说,有人想要我的命,说我阻碍了二妹的青云之路,父亲,我还不想死,纵然你再不喜欢我,我的身上到底流着你的血,你救救女儿吧。”

月晟丰微微怔愣,似乎没想到月千澜突然跪在了他面前。

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好似如临大敌,大祸临头的模样。

“是谁要害你……是谁想要让你死,你挡了倾华的什么青云之路?”

月千澜哽咽哭着,眼睛红肿的不像话,她哭泣着回道:“父亲,二娘说,害我的那个人,他是……太……”

突然,沈氏掀开了门帘,从屋内冲出来,打断了月千澜的话。

“澜儿啊,你怎么跪在了地上?快点起来啊,我的乖女儿。樱儿如今昏迷不醒,你头上还有伤,若是再出了什么事儿,你让二娘怎么活啊。”

沈氏红肿眼睛蹲下身,将月千澜扶起。

而后,她靠近月千澜耳畔,低声警告:“澜儿你可要想清楚,一旦向你父亲提起太子,你父亲定会将你驱赶出月府的。这事儿要是传了出来,谁也保不了你。”

月千澜吓得身子一抖,颤颤巍巍的跟着沈氏起了身。

月晟丰蹙眉,瞥了眼沈氏:“澜儿说有人要害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月千澜耷拉着脑袋,缩在沈氏身后,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沈氏非常满意她这个反应,随即她拿了帕子擦着脸上的泪痕,低声哽咽哭道:“老爷,是樱儿身边的一个丫头,失手把澜儿推下了水,事后,我也罚了那丫头,并且将她驱赶出府了。说来都是我的错,是我管教下人不严,才让他们对主人起了歹念,害得澜儿落了水,又害得樱儿昏迷不醒。

老爷啊,妾身兢兢业业操持着这个家这么多年,实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我看,老爷不如将大夫人请回来,主持月府家务吧,我……我如今是心力交瘁,疲惫不堪啊。”

沈氏虽说已经年近四十,可是她平时注重保养,依旧风韵犹存。

她捏着帕子,期期艾艾的哭泣着,一双碧水秋波的眸子红肿不堪,白皙娇嫩的脸颊布满泪痕,这么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着实把月晟丰的心,都给哭软了。

月晟丰甚至顾不得旁人在场,立即上前几步,揽住了沈氏,低声哄道:“别哭了,你这掉的眼泪够多了,府里的事情多,偶尔有一两次意外发生,我又不会怪你,你别自责。

说到底,这些事情,又与你有什么关系,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我这个所谓的嫡长女惹出的祸端?”

得,转了一圈,沈氏又成功的把焦点,转到了月千澜的身上。

月千澜心底冷笑,她这个二娘,可真不是省油的灯,若论心机手段,还真是深沉到令人发指啊。

月晟丰搂着沈氏,瞪着月千澜:“你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三妹的丫鬟怀恨在心,居然想要害你的命?是不是你平日里,仗着嫡女的身份在府里任意妄为,惹得下人对你都不满?还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三妹的事情,惹得她身边的丫鬟看不过去,想要报复你?”

月千澜暗暗翻了个白眼,感觉真是心累。

沈氏只是那么稍稍一指引,她的父亲大人便向一条狗一般,嗅觉灵敏,自己脑补一出好戏,不分青红皂白往她身上按。

有这么一个爹,她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月千澜佯装非常委屈的看向沈氏,她撇了撇嘴。

沈氏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沈氏柔声劝道:“老爷,这是贱婢找死,又关澜儿什么事儿。澜儿和樱儿都是无辜的,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追究澜儿的罪过,而是要想办法救救樱儿啊。这么一个花季年纪,她可不能就这么去了啊。”

月晟丰突然想起,刚刚月千澜说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方子。

他一双眸子似把锋利的剑,射向了月千澜。

“你刚刚说有起死回生的方子,你确定不是在诓骗,胡闹?”

月千澜连忙点头,颤颤巍巍的献上揉的发皱的方子。

“这个据说是珍贵无比的很,我都没舍得用,如今见三妹病入膏肓,我实在不忍心,只得忍痛割爱了。”

恰在这时,院外响起一阵脚步声。

呼啦啦的闯进了一群人,人还未到,哭泣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进来。

月晟丰蹙眉,还未发火,他眯眸便看见不远处袅袅走来的一个俊俏佳人。

她穿着桃红色大袖高领掐腰的丝绸裙子,身姿绰约,眉眼精致漂亮,头上戴着一只金光闪闪的发簪。

五官精致,杨柳细眉,鼻子挺翘,唇形丰满娇艳,俨然是一个江南美人。

月晟丰眸子微微恍惚,连忙松开了沈氏,大跨步冲向那美人奔去。

沈氏脸色一白,眸底的怨恨,不受控制的射向那美人。

“柔儿,你怎么来了?不是告诉过你,这里一切有我,樱儿不会有事的吗?你身体不好,受不得任何风寒的。”月晟丰护住那美人,温和了脸色,柔声说道。

月千澜眯眸凝着那美人,盈盈一笑。

三姨娘柳婉柔柳氏,不可多得的古典美人,月晟丰多年呵护在手心的心尖宠。

可惜啊,她的命不好,被二夫人算计死,到死都不知道谁害了她。

而且,最蠢的就属月樱,自己的亲娘被二夫人害死,她居然一无所知,依附着二夫人,甘愿成为月倾华的狗。

“我担心樱儿,听说她现在情况非常不好,我放心不下。老爷,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的樱儿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能看着她出事啊,否则,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三姨娘爬在月晟丰怀里,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哭得月晟丰的整颗心,都碎了。

月晟丰安抚住柳氏,随即看向月千澜,咬牙说道:“你那个什么方子,是从哪里得来的?快点交给大夫,让他们看看能不能用……”

月千澜小心翼翼的对月晟丰说:“父亲,让我交出方子也可以,有几句话,我想单独与你说一下。

相关文章:

异能小说《上门姐夫》全本(完整版阅读)

轻拢慢捻(二)(高肉百合);把玉放在嘴里含好不好

嬷嬷用玉调教男倌_被主人调教奶头

男朋友把电动棒放在我|女尊王爷残暴虐后院男宠

情侣相拥而睡;bl父子吸紧点宝贝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