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校打赌输了被校草折磨作文|领导一边玩我奶一边吃我奶

2021-04-17 11:08 · 新商盟

美女哇!
视频一接通,赵德三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英俊邪气的脸庞上立刻透出震惊的表情。
心里狂喜不已。
视频中的女人,有着一张圆润的瓜子脸,肤色极其雪白滑嫩,五官精致绝伦。
一头微卷的长发,用水晶发卡松松挽起,发丝自然垂落下来,划过耳际,平添了一丝妩媚。
从视频中看上去,她约莫三十出头,身着一件黑色丝绸质地的吊带睡衣,一种少妇特有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那双动人的眸子,在视频接通的一瞬间,荡起一丝微笑的涟漪,在摄像头那头,冲赵德三挥了挥手。
那种眼神,透着一丝少妇独有的妩媚,有着勾魂摄魄的魅力。
摄像头的角度居高临下,赵德三的视线一下子就落在了她修长的天鹅颈下,那一道逐渐沈深邃的沟壑,夺人眼球。
好漂亮的少妇啊!
刹那间,赵德三心神一荡,喉结一滚,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唾沫。
视频中的女人,网络昵称蕙质兰心,是赵德三在一年前加的网友。
这一年来,两人每晚都会聊天,聊得很投机。
赵德三当初是本着在网上约个炮什么的,但这个女人貌似很有戒心。努力了一年,都没能约出来见个面,甚至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聊着聊着,每晚这个时候,两人坐在电脑前聊天,却成了一种生活习惯。
今天真是双喜临门,不但工作落实了,而且蕙质兰心竟然第一次主动和他视频聊天。
在没和她视频之前,赵德三对这个女人的长相,在心里有一千个样子。
甚至因为她不愿意视频,让他觉得,这个女人肯定长得很丑,不敢见人。
今日一见,赵德三所有的幻想在一瞬间打破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蕙质兰心竟然长得这么漂亮,那种少妇的美艳、韵味,如同一杯美酒,顷刻间就让他感到如痴如醉。
“嗨!怎么不说话呢?”蕙质兰心透出一抹令人沉醉的笑容,在摄像头前挥了挥手。
赵德三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笑盈盈的挥手道,“我有点高血压,感觉有点晕。”
蕙质兰心连忙问道,“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赵德三嘿嘿一笑,道,“没想到你这么漂亮,为什么以前一直不愿意和我视频呀?”
“呵呵,我觉得网友只是虚幻中的人物,心里枯燥乏味,或者是有心事的时候,和陌生人聊天发泄的一种途径,并不需要见面,一旦见面,那种神秘感和幻想会破灭。”视频中的少妇嘴角一勾,露出一抹令人心神不宁的笑容,音响里传来了悦耳动听的笑声。
不但长得很漂亮,充满那种极其高贵典雅,又透着一丝妩媚的气息,而且连声音也这么悦耳,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
赵德三嘿嘿一笑,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一见到你,我才发现我之前所有的幻想,都不为过,因为和现实中的你相比,你太漂亮了,不夸张的说,你是我到目前为止见到过的最有气质、最漂亮的女人。”
“谢谢夸奖,不过你也不赖,没让我失望。”少妇莞尔一笑,随意撩了一下眼角的发丝,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浓浓的独特韵味。
“那你今晚为什么突然会主动和我视频聊天?”赵德三的眼睛仿佛被一根无形的身子牵着,直勾勾落在睡衣前的两团高耸上,抛出了一个很不解的问题。
“我的心情不好,一想咱们也在网上聊了一年多了,突然就想看看你是什么样子,没让我失望,和我想象中差不多。”女人轻轻一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虽然自从家族衰败,父亲坐牢后,生活很落魄,但赵德三对自己的外形很自信。身高一米八三的他,长得浓眉大眼,性格开朗,能言会道,在大学时深的女生厚爱。
但大学一毕业,没钱没势,所有人曾经对他投怀送抱的美女们,立即抛他而去,投入了高富帅的怀抱。
少妇的夸奖,让赵德三很是得意,嘿嘿一笑,道,“不失望就好,嘿嘿。”
少妇看见赵德三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莞尔一笑,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说出来也让我高兴一下,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们平衡一下。”
赵德三嘿嘿笑道,“双喜临门,这第一喜呢,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工作落实了。第二喜呢,终于见到了你的庐山真面目。”
“那恭喜你啊。”少妇微微一笑,调整了一下坐姿,丝绸质地的睡衣轻轻一晃,一抹耀眼的雪白一闪而过。
天哪,好白啊!
赵德三的眼睛一愣,投出了一丝热切贪婪的目光,喉咙里突然像是冒火一样干燥,喉结快速滚动了两下,吞了几下口水。
少妇一抬头,看见赵德三那直勾勾的眼神,低头一看,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俏脸一红,将身子靠在了老板椅上。
赵德三尴尬一笑,连忙打岔道,“那个……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少妇正要说话,突然音响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有空再聊。”少妇顿时一脸惊慌,冲视频里挥了挥手,关掉了视频。
赵德三郁闷极了,还没聊几分钟呢。
这个女人真是漂亮,让人有种过目不忘的感觉。从视频中看,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很曼妙,尤其是那一晃而过的雪白,让他的心砰砰直跳。
除此以外,从视频背景中的家具和房间的装修档次来看,这少妇的家里肯定很有钱。
赵德三由此推断,这女人平时一定不受老公疼爱。男人一旦有钱,肯定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今天她能与自己视频,下次就能……嘿嘿。
明天要去单位报道,赵德三躺下来,回味了一会儿视频中的女人,早早就睡了。
迷迷糊糊中,赵德三找了一个梦。
视频中的少妇,出现在自己家里,一声撩人的水声一停,她光着脚,迈着轻盈的步伐向自己走了过来。
刚刚洗过澡的身子,如同雨后的荷花,透着清新的芳香,清透红润的脸颊上,透着一丝妩媚。
一件乳白色的真丝睡袍,勾勒出一个撩人的曲线,曼妙高挑的身材,袅袅的向自己走来。
那一双清透的美眸,含情脉脉的盯着自己。
一头微微卷曲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雪白细腻的香肩上,精致绝伦的脸颊,在朦胧的灯光下,透出一丝浓烈的妩媚。
“怎么是你?”赵德三嗖一下坐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吞了下口水。
少妇的美眸轻轻一颤,嘴角勾出一丝迷人的媚笑,“你不是想见我吗?”
赵德三顿时热血翻滚,再也忍不住那种躁动的情绪,疯狂的扑上去,一把搂住她曼妙燥热的身躯,疯狂的亲吻起来。
女人发出一声闷哼,弹性的身躯柔柔倒了下去……
“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一阵刺耳的闹铃声,在赵德三耳边猛然炸向。
赵德三闪电般的窜了起来,一看房间,空空如也。
靠!原来是个春天的梦,还以为是真的呢,出了一身冷汗。
赵德三抓起手机一看,清晨六点半。
今天去上班,必须收拾一下才行。
花了一个小时,洗澡、洗漱、换衣服。
打扮的人模狗样后,赵德三匆匆的出门了。
赵德三的工作单位是榆阳市煤炭局,榆阳市的煤炭行业在华夏闻名遐迩。煤炭局自然是榆阳市的油水部门,很多人争破了头想进去的单位。
托了很多人,费了不少功夫,这个工作才落实下来,不容他有任何闪失。
虽说只是去给煤资局的副局长王纯清委身做男秘书,但这活其实也是个好差事。
早早赶到单位,赵得三先去人事部报了到,交了体检证毕业证之类的归档资料。人事部让他直接去王副局长的办公室报个到。
赵得三经过走廊的时候,站在宣传栏上找了一下副局长王纯清,照片上的王纯清圆脸背头,颇有领导派头。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王纯清从另一端楼梯口出来了,满脸通红,走路有点摇摇晃晃,估计刚是喝过酒,手里握着电话满脸堆笑和那头的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赵得三一眼就认出了他,立刻就满脸笑容,小跑过去扶住了王纯清的胳膊,嘱咐说:“王局,您慢点,小心。”
王纯清喝的一脸通红,脸色油光泛亮,正讲着电话,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
王纯清被赵德三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办公室门前,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那待会来我办公室啊,我等你。”
王纯清挂了电话,一手握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他,闭了一眼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下,一脸醉态地问道:“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门的呀?”
赵得三满脸堆笑,毕恭毕敬地答道:“王局,我是赵得三,今天刚来报到,您的秘书。”
王纯清扬起脑袋摇了摇,闭了下眼睛,想了一下,看着他,笑呵呵说:“噢,小赵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今天来报到上班呀。”
第二章网友相见


赵得三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是,王局” 王纯清拧开门,说:“那行,进来吧,对了,以后叫王总就行。”
王纯清的职务前面挂着个副字,让他觉得别扭,习惯让别人叫自己王总。
赵德三挠了挠头,连忙笑着点头,“好的,王总。”
赵得三挽着王纯清的胳膊生怕他磕磕碰碰了,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来。
这是一间足足有五六十平方米大的办公室,外面放着宽大的黑色真皮沙发,实木大办公桌,黒木文件柜。
里面还有一件摆着席梦思的套间。
这让赵德三不由得有些遐思起来。
王纯清说:“小赵啊,你以后就在这里办公。”
赵得三一看这环境,心里乐开了坏,好家伙,这么宽敞,对王纯清满脸微笑,点着头。
王纯清揉了揉鬓角,闭了闭眼睛,说:“小赵,我进去休息一下,你就在外面先熟悉一下环境,没我允许,不准任何人来敲我房门。”
赵得三点头哈腰的说:“王总,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一下吧。”将王纯清扶到了套间门口,拧开了门,不忘记关心道:“王总,您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您吩咐我就是了。”
王纯清进了套间,关了上门。
赵得三站在外面宽大的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儿,心里乐滋滋的,这环境也太好了吧,这么大的空间,难道就我一人呆在这办公?他站了站,就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去,陷进了半个屁股,真他妈软!
王总在休息,他不敢作声,随手拿了茶几上的报纸翻阅起来。
有点百无聊赖,赵德三掏出了手机玩。
“砰砰砰……”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赵德三怕吵着王纯清,忙轻手轻脚过去拉开门出去,一出去在走廊里就迎面撞见了一个漂亮女人。
靠!不会吧?
她竟然是……是视频中的那个少妇?
两人都有点惊讶,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秒。
女人有点花容失色,随即又恢复到那妩媚的神情,轻声问:“怎么是你?你在总办公室干什么呢?”
赵得三说:“我是王总的秘书,在这上班啊。”
女人莞尔一笑,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赵德三笑眯眯说,“我也没想到,这应该是缘分吧。”
女人温柔的笑了笑,说,“算是吧,你在这里上班,很不错,这个单位,很多大学生挤破了头都进不来。”
女人的话,让赵德三更加深信不疑这份工作对自己的重要信。
“你来这里做什么?”赵德三好奇地问道。
她会不会是王总的妻子或者?要是这样的话,绝对不能让王总知道他们是网友,否则王总在以后的工作中,绝对会给自己穿小鞋。
女人微微一笑,道,“我公司里和你们煤炭局有交集,来找王总办点事。”
这女人家里是搞煤炭生意的?难怪从视频中看去,家里的装修和家具那么高档呢。
赵德三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有机会再聊,我去找王总,王总在吗?”女人一双美眸随着轻轻一笑,透出一丝很妩媚的眼神。
赵得三心神一荡,嘘了一声,小声说:“王总喝酒了,正在休息,不让任何人进去,你找王总有什么事?等他睡醒了我转告他吧。”
“不用了。”女人轻轻一笑,扫了他一眼,拉开门就径直走了进去。
赵得三赶忙跟在身后去拦,但她已经走到王纯清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
赵得三心想这下完了,上班第一天就没办好王总交代的事情,不责备自己才怪呢。
谁知这个这漂亮女人拉开休息室的门进去以后,王纯清并没发火,从里面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片刻门打开了,王纯清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说:“小赵,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就先不用上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开始上班吧。”
赵得三有敏锐的洞察能力,很能察言观色,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随即点头说:“好的,王总。”
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王纯清交代他:“小赵,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上,我谈点事情。”
赵得三心领神会,点点头,从门口把手上取下请勿打扰的牌子,拉开门出去挂在门把手上,拍了拍手,就走下了楼。
赵得三心想,那个漂亮的女人肯定和王纯清的关系不一般,要不然一般人怎么敢不经王纯清同意,连门敲都不敲一声就拉开休息室门进去了呢。
赵得三是个聪明小伙子,一想就知道王纯清和那个女人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一想到那女人那一双能放电的眼睛,那高挑曼妙的身材,他的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感觉,既感到心惊肉跳,又有些同情她。
赵德三心里想着那个身材很好的漂亮少妇,有点浑身不得劲儿了,工作也搞定了,二十四岁的大小伙子,正当血气方刚之年。他今儿也想给自己一份礼物犒劳犒劳——去喝个大酒,找个乐子什么的。
这个女人叫任兰,在榆阳市商场,有煤炭女皇之称。
三十五岁的女富豪任兰有着少妇独有的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河西省是出了名的徐老板娘风韵犹存。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和漂亮的长相所折服。加上女人到了三十多岁年纪时身上那股高贵典雅的气质,相信功能正常的男人们,没有几个不会心生爱慕之情,就连那些鞠躬尽瘁的人们也不例外。
在这十多年来,倒在任兰石榴裙下的男人不在少数,因此心甘情愿为她在政策上进行暗中扶持。
但多年来,任兰却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有过心动的感觉,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这些男人想要的又是什么。
可是在刚才与赵德三开门后相见的一刹那,她的心里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二十八岁到三十五岁,七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任兰从一介小小的市委办公室秘书,迅速成为手握数亿资产的美女富豪。
初秋季节,任兰穿着一件米黄色长上衣,里面套着见件黑色打底衫,皮肤还如少女一般,脖子上带着一条闪烁着璀璨光泽的钻石项链,那是她去年去香港扫货时花了十八万元买的酸酯吊坠链子,像这样的链子她在首饰盒里放了不下十条。
三十五岁的任兰是任何到了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无法企及的极品,天生姿色不凡加上有雄厚的经济后盾,各种保养品护肤品加上一周一次的美容,偶尔拉皮抽脂,让她的皮肤和身材依然保持的非常完美。脚蹬长筒黑皮靴,打扮的花枝招展如少女一般,时髦又典雅。
任兰打开休息室的门时 王纯清正躺在休息室里休息。
王纯清中午出去和林氏矿业的老总林大发,还有单位一把手张淑芬他们吃了顿饭,给林大发一番甜言蜜语的恭维,灌了他一瓶白酒,喝的有点红毛绿眼,脸色红润。
听见办公室门响,王纯清迷迷糊糊的斜过脸去看,以为是赵得三这初来咋到的小子不听话,阴了脸想批评。
一看是任兰,立马脸上堆起坏笑,眯着一双三角眼,嘴角微微上扬,醉态朦胧地说:“任总啊,怎么今天还有时间来看你王哥呀?是不是又有啥事儿让王哥给你办呀?”
任兰笑着走过去坐在王纯清边,关心的说:“王总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难怪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呢。”
王纯清挣扎着爬起来,直直的看着她,满脸堆笑,说:“任总啊,怎么啦?有什么事啦?王哥能帮你处理的,放心吧!”
王纯清对任兰的任何事情都是鼎力相助,只要在他这个煤资局副局长权利之内的事情,他从来没食言过。当然,在华夏,尤其是华夏官场,讲究人情世故和面子的基础上,托人办事,肯定少不了人民币。
任兰努嘴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一生气,就显得娇滴滴的,一张丰润的朱唇微微撅着,让王纯情看了,不仅想去嘬一口。“王哥,是您打电话叫人家来的,你忘了啦?”
任兰的贸然来访,让半醉的王纯清醒了点酒,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是他进了煤资局大楼里给她打电话叫下午来一趟的。
他有件重要事儿要给她说一下,中午林大发邀请了他和证据张淑芬一起去海天大酒店吃饭的事儿。
在河西省,约王纯清和张淑芬这两位煤资局正副两把手的老板不在少数,但能有幸邀请到他们的就只有林氏矿业集团的老总林大发、神府石矿老板高虎虎和眼前这位徐老板娘风韵不减当年的任兰了。
这三位但凡要请局里一二把手吃饭,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对啦,是王哥打电话叫你来的。”王纯清一脸鬼笑,凝视着任兰的粉腮白颈。
“王哥啊,打电话叫我来不会只是想这样看我一下吧?”任兰故意挑着眉头,一脸妩媚的看着他,与他的视线交织在一起,让醒了酒的王纯清又有点醉倒了。
“王哥肯定是有事给你说的嘛。”王纯清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任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上,“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想任总,你肯定感兴趣这件事。”
王纯清一副迷醉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任兰故弄玄虚卖关子。
官商之间的交往只有一种——利益,互相利用,彼此为伍。
任兰见王纯清一副吃人的样子,知道他又想要干什么。王纯清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就是钱财和女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任兰曾在市委办公室做过几年小秘书,对商场之道早已熟透于心,善于察言观色,好于抓住王纯清的弱点,从中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每次的委身与他,都是一次暗中交易而已。
任兰故意把王纯清的手拨开了,笑道,说:“王总啊,我可听说您今天中午和林氏矿业的老板还有张总一起吃饭了啊?”
她明知王纯清叫来她就是因为这事,却还故意套话,为的就是让王纯清知道自己也消息灵通。
王纯清怔了一下,满脸堆笑说:“任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王哥今天叫你来就是想给你透露一下消息嘛。”说着话,一张咸猪手又放在了她的大腿上,不怀好意起来。
“那您就给妹妹说说,林大发请您和张总长吃饭,不可能只是吃饭吧。”
“任总,你心急什么呢。”
王纯清的手游走到了她的棉质短裙里,抹着光滑白嫩的大腿,一脸坏笑,说:“张总向市委交了一份提案,是关于开发蒲村镇矿的事。”
任兰被王纯清揽住腰,慢慢拉着躺了下去,斜着脸妩媚地说:“王哥,这件事大家不是都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但是现在市委市政府已经同意开发那一块啦,林大发早已经瞅中了,他想搞到开采权。”
王纯清的手肆无忌惮,一脸猥琐,“任总就没有对那个矿有什么想法嘛?”
“王哥,您说呢?”
“放心吧,王哥知道你心里有想法,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开采权搞到手的。”
“还是王姐你明白我的心。”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医院按摩好还是外面按摩好、丈夫就在窗外磁力女教师

班里的男生把我的内裤/ktv公主图片大全图

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被领导摸出水舒服

和岳姆干b 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极品妖孽人生

真的可以蹭蹭不进去吗_我班男生都睡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