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一纸成婚:秦少宠妻上瘾》~完整全文+阅读

2021-04-17 10:23 · 新商盟

第5章 商业联姻

“阿嚏!”

此刻赵知静身上正穿着浅蓝色的睡衣,手里面抱着纸巾盒不断地擦拭着鼻涕。

屋里还弥漫着洗发水沐浴露散发的香气,一头乌黑秀丽及腰的长发也已经被人给吹干了,在那张精致白皙的小脸上,那鼻头红红的,同时那双眸也是红红的,也明显就是由于之前那场大雨而感冒的。

“给我看看,发烧了没?”

武天花的手里面拿着电子体温计,走上前去把体温计轻轻地往女儿的额头上一放,不一会儿,就看见那阿拉伯数字直接定格在38.6上。

她不由心疼道:“知静,你赶快好好的躺下,要多喝点开水,妈这就去给你拿点退烧药!”

赵知静抽了张纸巾又使劲的擦了擦鼻涕后,正准备用小毯子盖住身体,想要躺下时,父亲赵宝建推门进来,手里面还端了一碗东西走到床边,关切的说:“知静,快趁热把这碗姜汤给喝了!”

“爸,不要!”赵知静用毯子把自己给裹得严严实实的,十分抗拒地给出理由:“这姜汤太辣了!我才不要喝,我要吃西药!”

在那小毯子里面,赵知静用右手狠狠皱着那小鼻子,可那一双耳朵却是时刻在关注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毕竟是药都三分毒,这也就只是个小小的感冒,只要多喝点开水,再把这碗姜汤给喝了,最后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难道你不知道她都已经发烧了吗,还是得要吃点退烧药才行呀。”

“那就先让她把这碗姜汤给喝了,然后再吃药。”

“你又不是不晓得她讨厌吃难吃的东西!那这碗姜汤又怎么可能喝得下去?”

“只要两眼一闭一口气不就喝下去了吗?再说这抗生素吃多了,对身体伤害太大了。”

“这还不是得要怪你呀,你看看你都出的是些什么馊主意,非得逼着女儿去什么高速上拦着秦家虎少的车,这得多大的风险呀,要不然女儿怎么可能会感冒呀!”

“我又不知道会突然下那么大的雨?”

此刻赵宝建两夫妇在那里争执不休,隐隐有了要争吵的趋势。

这时赵知静是再也无法忍受啦,直接一下子就猛地掀开小毯子一屁股坐了起来,两眼哀怨地看着他们。

她非常的聪明,她不想喝姜汤,自然也不想父母两个人吵架,随即就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也不知道那个虎少今天到底有没有怀疑我,外界都传闻他的那个脾气阴晴不定,非常的难搞,到今天亲自跟他见面,才晓得他那里是什么哑巴呀,他今天还跟我说话来着。”

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听见自己都那样损他,他竟然当时非常的淡定。

他非常淡定也就算了,还主动在那里不断地揭自己的伤疤,还告诉她说自己不但是双腿残废,而且还是个哑巴。

这是赵知静到现在还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赵宝建听到这话后,很自然的就把手里面端着的姜汤直接放在了女儿的床头柜上,轻笑了笑:“知静,有件事你还记不记得,就是一年前你在蓝城,当时你不是救了一个双腿不得力的男人吗?”

赵知静听到这话后,冰雪聪明的她一下子就豁然张口道:“那个人就是虎少?!”

这应该不会吧?怎么会如此之巧?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赵宝建在女儿床边慢慢地坐下来,解释道:“知静呀,这豪门里面水非常深呀,特别是那些一旦涉及到家主之争的兄弟之间,那斗争甚是可怕呀。秦家宁少跟雨少两兄弟乃是一母同胞,那感情自然也是算比较亲近一点,那次就是他们两兄弟专门故意设计来试探虎少的,担心他一直以来都是假装双腿残废,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带他离开去蓝城的,脱离那秦家老爷子的视线,又专门设计让他落水。”

赵知静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道:“人只有在面临着生死攸关的时候都会在潜意识里产生自救,所以只要看虎少落入水中后会不会产生自救,这样就可以测试出虎少到底有没有真的双腿残废。”

赵宝建抬起右手在女儿那俏丽的鼻尖上轻轻地刮了一下,他笑的欣慰:“知静说得没错。所以,当时他落水,你救他也纯属是一个巧合。我也刚晓得原来你当初救的那个人是虎少,因为他手下的张柏然这一年来都想方设法的在找你,就在前几天都找到了我们蓝城的赵家老家,我得到消息,才晓得你救过虎少。”

武天花也是不由感叹起来:“所以说这个结论就是,虎少虽然是装哑巴,但是双腿残疾却是实实在在的?”

“只要他确实双腿残疾是真的,到时知静嫁过去,那我也就放心多了。”赵宝建站起身来,用右手揽过妻子的肩,道:“不用担心,现在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在我们的掌控当中,不是吗?”

武天花正想要点头时,女儿却发出了声尖叫声:“哎,不好,完啦!”

她急忙追问女儿缘由:“知静,你怎么了?”

赵知静又直接就打了个喷嚏,哭丧着漂亮的小脸道:“那个张柏然当时肯定已经认出我了,并不是认出我就是赵家的小姐,而是认出我是之前在蓝城救了虎少的那个人!”

仔细回忆起来,当时张柏然一看见她这张脸,就惊讶地结巴着,还叫了个“赵”字,赵知静有些后怕道:“既然虎少的哑巴一直以来都是装的,既然他可以成功伪装这么多年,那就说明他是个处事非常小心的一个人。他居然会当着我的面开口说话,那他肯定已经认出我就是那个救他的人了!”

赵宝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一句话都没说。

这时赵知静再次说道:“我当时下车的时候他给了我留了个手机号码,你们想想,这是不是他设下的一个局呀?说不定他现在就等着我打电话给他呢!这些事情都是那么的巧合,他目前又处在那样的环境,不可能不小心行事的,这个不管是谁都肯定会怀疑的!”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赵知静抬头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

她即使非常的聪明,但归根到底也还只是个小丫头而已,从小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哪儿经历过真正的豪门争斗,甚至就连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

虽然从小到大看的听的事情也不少,但是毕竟还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根本就无法领悟。

片刻之后,武天花内心非常担忧地说道:“这个虎少倘若一旦起了疑心,那么肯定是不会接受知静的,那这桩商业联姻也就结束了。毕竟这个秦老爷子是如此的看重咱们集团名下的十几个专利,一旦这个小儿子联姻不成,毕竟他秦家还有雨少跟勇少。雨少都那么老了,勇少又是个花花公子,他们……”

还是这个双腿残废的虎少更加安全呀!

秦老爷子这一生都是风流成性,娶了四个妻子,那么他的儿子们又怎么可能是什么好男人呀?

想着这商业联姻本身是场交易,赵知静就是赵家唯一的一个女儿,是赵宝建夫妇的心头肉呀,他们又怎么可以拿自己的心头肉去让秦家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践踏呢?

根据他们最初的想法就是:通过秦赵两家商业联姻后,赵家集团的十几个专利将与秦家共享,而秦家流传数百年的雪绸制作工艺也将与赵家共享。

到时只要双方都达成互利后,两人就可以离婚了。

这秦怀虎双腿残废,婚后肯定就圆不了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如今赵知静年龄也不大,才刚满十八岁,过个几年二十出头也是风华绝代的时候,到时候离了婚再找一个好男人好好过日子,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第6章 策划事件

经过这一番的思量,现在不单单只是武天花非常的担忧,就是赵宝建内心也已经有些动摇了:“要是最后的联姻对象一旦不是虎少的话,那么,宁愿不要通过联姻后的利益,也不能搭上自己宝贝女儿的一辈子的幸福呀!”

他们也不是那种为了谋取一些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人,这事还是那秦广生主动找上门来提起的,人家是盯上了他们集团下的那十几样获奖的专利,同时也看上了他那天仙貌美如花的独生女儿,赵宝建当时并没有立马同意秦广生的提议,而是回家后告诉了妻子和女儿两人。

本来这赵家没有一丝动心,只是这秦广生再次邀请赵宝建到办公室里面进行了一番详谈,并且还提出愿意用祖传的雪绸制作工艺来作为此次交换的条件,还直接就推荐秦怀虎。

赵宝建当时还特别试探性地追问了秦广生一句:“如今的年轻人呀,这心思非常的活跃,要是这婚后两人的性格不合,到时恐怕也难长久呀,如此一来……”

可谁又能料到,这个老谋深算地秦广生竟然回了一句:“这个没关系的,我们也就只是给年轻人牵线搭桥,要是几年后他们过得不开心,两人真走到了离婚的那一步,就算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不乐意见,但还是尊重孩子们的意愿嘛。”

换句话说,这秦广生也是纵容这场婚事的有名无实!

其目的非常的明确,那就是为了谋取商业利益!

如此一来,想到自家宝贝女儿在这场商业联姻里并没有什么损失,并且还可以通过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达到互惠共赢,赵宝建这才开始动摇了。

甚至,秦广生通过打电话已经确定秦怀虎会回秦家之后,随即就立马打了个电话给赵宝建,说道:“秦怀虎一会儿就将上绕城高速回来了,他的这个脾气有点古怪。”

赵宝建也是个人精,在秦广生如此明显的暗示下,所以才会有赵知静冒着大雨跑上去拦住秦怀虎的车,还故意不按常理出牌地故意吸引秦怀虎注意的戏码。

“我感觉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赵知静双手紧紧地抓住小毯子的两个角,带着浓浓的鼻音开口道:“其实我今天跟虎少说话的时候,我心里感到非常的愧疚。我有意去引起他注意,他要是对我动了感情怎么办?毕竟这样玩弄别人的感情,比盗别人钱财更加的可恶!”

特别是当时秦怀虎对她开口说话的时候,让她心里面感到非常的震撼呀。

难道他就不怕她一旦将此事给泄露出去吗?

还是说他本身对她就是如此的信任呀?

尽管如今赵知静的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那完全是由于当时秦怀虎已经认出自己就是一年前在蓝城救了他的人,但是直到现在——

想起秦怀虎那张人神共愤的脸。

想起深不见底的漆黑瞳孔嵌在一张表情极淡的脸上。

想起那无声却递过一张温暖浴巾的手。

赵知静那张小脸一红,心中不免一跳,慌得十分的厉害。没想到那么好的一个大叔,竟然是个瘫子,真真是太可惜了!

赵宝建此时看见女儿脸红的很,再次端起了那放在床边的姜汤,往她面前凑去:“知静,这姜汤虽然辣是辣了些,但是驱寒暖身非常不错,你只需要两眼微微一闭一口也就喝下去了,到时喝完直接蒙着头睡一觉,等下就让你妈来给你量一下体温。”

赵知静那满脸的嫌弃地盯着面前的碗,忍不住哀嚎一声:“爸,都这么久了您怎么说来说去又绕回来了?”

“呵呵,乖,听话赶紧趁热喝了呀。”

“呜呜,我不要喝嘛!”

“听话!”

“不要!”

武天花直接就选择无视这对父女又好笑又好气的对话内容,直接就转过身去准备拿退烧药,可才刚走到门口时,放在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伸手掏出手机一看,一下子转过身去对着那对父女说道:“是孙雨梅的电话!”

赵知静倒显得有点紧张。

赵宝建停顿了一下说道:“接!”

武天花右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地一划,并打开了扬声器,道:“喂,雨梅啊。”

“天花姐!”孙雨梅的声音有些非常兴奋:“刚才我家怀虎已经回来过了,他说要娶你女儿,我老公也刚交代我了,就这两天会来下聘礼,还邀请赵小姐周六到家里来做客,也可以借此机会让她和怀虎两人增进点感情。”

武天花听到这话后,两眼呆呆地看了眼老公。

这个秦怀虎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呢?

按照正常情况下,这么多巧合都一下子凑在了一起,以他目前的处境来说,怎么可能会不小心处理呢,怎么能如此轻松地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呀?

难道

对他来说其实娶不娶赵知静,在秦怀虎眼中看来,那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难道就连秦怀虎自己也在认为,这是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

若真是如此,那么,正好!

赵宝建的瞳孔掠过一抹光彩,循着多年的夫妻默契,武天花心领神会地对着手机道:“呵呵,是吗?那太好了。我跟我家知静说一下,让她把周六那一天给空出来!”

“哈哈哈,那是太好了。周六的事情就先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让司机去接她!”

“好的好的!”武天花忽而一愣,又道:“那个,不知道虎少有没有特别的喜好?比如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酒水.还有老爷子,除了爱喝云雾嫩茗,还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没?”

既然这两日人家要来家里下聘,那么在招待的礼数上,赵家自然要做好。

“怀虎那个人还真是让人看不出性格,估计连我家老公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们啊,尽管随意,都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讲究!”孙雨梅说着,不给武天花开口的机会,又道:“我老公叫我了,我先去忙,有事明天打牌的时候见面再说吧!”

“哦哦,好。”

“拜拜!”

通话就这样结束了。

而赵知静的这场小病,最终以武天花的退烧药完胜了赵宝建的姜汤。

躺在柔软的被窝里,赵知静闭着眼,却是翻来覆去,睡意全无。

她要结婚了,因为他同意娶她。

可是,为什么呢?

依他的智商怎么可能会连一丁点的警觉性都没有呢?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

赵知静那白嫩的脚丫子在毯子里面一阵乱踢,最后毯子还是被踢掉了,直接一屁股就坐了起来,摸过手机拿出那放在枕下的那张便利签,编辑了条短信发了出去。

雨后的傍晚,霞光似锦,绚烂无边,秦怀虎坐在自己宅子的房间里,将轮椅一点点推到了落地窗前。

随着那一条短信铃音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挑眉诧异,心中划过一种极小的可能,拿过手机的一瞬,他却噗嗤一笑。

这是一个陌生手机号,短信内容也就只是短短的三个字:“为什么?”

他心里面十分清楚,知道这一定就是她发的。

秦怀虎并没有给她回复,只是把那手机号存入了通讯录里面。再次眺望远方的霞光,心中无数的纠结与凝重都似乎遣散在了她的这则短信里,神奇至极。

相关文章:

湿成这样是不是想要了&折磨阴作文1000字

中国工人娶非洲姑娘图片;按在浴室门上做到腿软

新娘浓精受孕 老头天天吃我奶摸b_和邻居杨姐作爱

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绝品医仙)用力快快要丢了

腿打开边走边动/听了让人湿的一段文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