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恶魔:不良老公滚下床【林沫,余柏霆】全集赏析

2021-04-15 13:37 · 新商盟

第九章 敲竹杠

“你满脑子都只是生意,你有没有为我们思雯想一想?她要嫁到他们家,能有好日子过吗?”

“怎么没有?”沈俊毅更加不满,“今天的事情,是余柏霆那混小子故意的,就是想让我们思雯知难而退!我看二老的意思,还是要和我们联姻!现在还是他老子当家,这小子再能,也翻不出他老子的五指山!”

“可……”白凤兰还想说什么,被沈俊毅喝断了,“你着急有什么用?你怎么不问问你女儿的意思?她对那小子痴迷得很,就算我不同意,她也要嫁!”

沈思雯听到了这一句,突然坐起来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已经哭红的眼睛放出一道狠光:“余柏霆他必须是我的!就算他结十八次婚,第十九个也还要娶我!”

沈俊毅对女儿的疯癫不置一词,反而问道:“思哲呢?又到哪里鬼混去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不回来?”

“小沫,你又惹上了什么麻烦了?你看!”安暖暖忧心忡忡地把一张报纸摆在林沫的面前,上面正是林沫霸气侧漏强吻余柏霆的照片!

“哇,居然都登报了!姐帅不帅?”林沫美滋滋地举起报纸,自个都感觉到一种王霸之气扑面而来!不枉她把腿举得那么高,现在还在抽筋呢!

“你还笑?现在你不仅得罪了,还得罪了沈家,他们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好吗?”安暖暖差不多要哭了!

“别着急,山人自有妙计!”林沫笑得像个狡猾的狐狸似的拍了拍安暖暖的脸,走到窗边打开跑步机,开始锻炼起来!

身体还是要锻炼哈,这腿也还要再压压,如果下次再有机会,她还能表现得更好一点。

“叮咚!”门铃响了。

安暖暖以为是楚瑾瑜回来了,抹了一把脸,走过去开门。

“你们是?”看着门外两个来者不善的男人,安暖暖情不自禁有点畏惧!

“请问林沫小姐是住在这里吗?”沈俊毅吹胡子瞪眼地说了一句,眼神不满地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他的身后跟着助理张勋。

安暖暖还没有回答,林沫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是沈先生吧,请他进来!”

安暖暖一头雾水,林沫怎么知道沈家人会来?不过她向来听林沫的话,只好把沈俊毅让了进去!

屋子里林沫还在跑步,不停地有汗水从她肩膀上流下来,她看上去精力旺盛,异常沉稳,好像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林小姐,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的资料我都已经查到了,说吧,你要多少?”沈俊毅直抒胸臆,他还是太小看这个女人了!原来还以为她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下三滥,没想到还是个职业骗子,这格调还真够高的啊!

骗子哪有什么真感情可言,图的不过是钱,这就好办了!

“沈先生真是快人快语,既然你已经了解我,我就不多说了!昨天的事情多有得罪,但是如果少于这个数,我是不答应的!”林沫从跑步机上走下来,一边擦汗,一边朝沈俊毅比了一个手势!!

“一百万!你胃口未免太大了点!”沈俊毅眼角抽了抽!

“错,不是一百万,而是一千万!”林沫非常自在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在沈俊毅铜铃般的眼神下,挥洒自如地道:“想必余柏霆这个人,你们也有所了解,如果他心里真的没我?他能让我近他的身吗?只要我留在他身边,他能给我的,远远超过这个数!”

沈俊毅一言不发,只管拿一双犀利的眼神在林沫身上上下扫射,似乎在判断她说得话是不是真的!

林沫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又道:“我这个人过惯了自由自在的日子,而且只爱钱,你要是能满足我的条件,我就答应你,拿钱走人,一辈子不在阳城出现!”

“当真?”沈俊毅被林沫最后那句话诱惑了,一千万对他来说虽然不少,但是绝对没到不能付出的地步!

“当然!我虽然是个骗子,但是也有职业道德,我只骗钱,不骗感情!现在我把你们沈家得罪了,而且还在报纸上大大露了个脸,以后阳城我是混不下去了!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只好在余先生身上多讹一点,要是耽误了你们公司的上市,这得不偿失了!”林沫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沈家的珠宝公司想要在M国上市,这也是她昨天晚上才做的功课!

沈俊毅没想到林沫连这件事情都知道了,看来这是不能小瞧她!

“如果我答应你,你准备去哪里?”

“全世界到处都走走吧,这个也还需要沈先生帮忙,余柏霆他对我挺痴迷的,我一个人恐怕走不掉!”林沫说得真真假假,不停给沈俊毅放烟雾弹,这样一来,沈俊毅倒真信了几分!

“老张,给林小姐开一张支票!记住你说的话,永远都不要回阳城来!”沈俊毅终于做了决定!

“老板?”张勋有点犯难,本来准备给林沫的是一百万,没想到被敲了一千万!

“按我说的话做!”沈俊毅沉下来,如果一千万能去掉这个麻烦,还是很值得的!

“是!”张勋欲言又止,但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老天啊,小沫,你敲了他一千万!”沈俊毅走后,安暖暖看着林沫手中的那张支票,还是有一种被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砸晕的感觉!

“这一千万是我替院里的孤残儿童追回来的!根本不存在我敲诈沈家!”上次跟余柏霆去沈家,林沫第一眼见到沈俊毅的时候,就认出了他,明明在孤残儿童基金会现场举着两千万的捐赠支票,最后实际到账却是一千万。

院长妈妈是基金会的主席,被施压不得追查此事,没想到却被她撞到了当事人。

“所以你就用这个办法让他们家补上了这一千万的亏空?”暖暖惊叹,竖起大拇指。

“替天行道,小事一桩啦!顺便省了一张机票钱,还能借机逃出了魔掌,一举两得呀!”林沫欢快地躺在沙发上,想想,这下总算短时间内不需要跟余柏霆见面了,既有点愉快,又有点失落!

脑袋里突然蹦出余柏霆的人影,唉,那个如此英俊的男人,不知道以后还遇不遇得到一个比他更帅的!

第二天早上,才十点,盛夏的太阳已经放射万道光芒,叫人不敢睁开眼!

余柏霆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面前的桌子上有一大叠文件,电脑屏幕上还在滚动着今天的股市行情,安鑫在他前面不停地报告着什么,余柏霆却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第十章 逃不掉的!

他的眼神正集中在桌子上一朵白色的山茶花上。

这本来是一个死物,可被那个女人佩戴过,好像花也染了她的灵气!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她清脆的声音,反掴沈思雯时候的灵动霸气,这一切都在余柏霆面前反复轮播,叫他的心根本不能平静!

余柏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突然问道:“安鑫,你觉得被人打了两巴掌,疼吗?”

“啊?”安鑫一头雾水,他这正在跟老板汇报事情呢,老板在想什么啊!

“我想,沈小姐的手劲那么大,她一定很疼!她帮了我两次忙,我都还没有感谢她呢!”

仿佛终于找到一个理由,余柏霆俊逸的唇勾出一抹笑容,毅然起身,拿着车钥匙准备出门。

“老板,新开的酒楼怎么办?”安鑫追出去问道!

“都是些暴发户,多定些拉菲给他们喝!”余柏霆撂下一句话,兴冲冲打开门的时候,却看见沈思雯站在门口。

“你来做什么?”余柏霆的俊脸沉了下来。

沈思雯站在门口已经有 一会了,她刚才听到了余柏霆的话,心里怒火中烧,忍不住讽刺道:“你不用去找她了,她已经走了!”

“你说什么?”余柏霆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整个总经理办公室的楼层好像突然侵入了一股西伯利亚寒流!

“我说,她已经走了!不过是个骗子,亏你被她骗得团团转!一千万,她用你交换了一千万!”沈思雯痛快地说着,朝余柏霆扬起一个讽刺的笑脸!她就是要让余柏霆看看,自己爱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混账!”余柏霆气得一拳狠狠击在墙上,这个该死的女人,没有他的允许,她居然赶走?

“巍,别执迷不悟了!她就是个骗子而已,根本不值得你生气,我们才是良配,我会一辈子爱你的!”沈思雯忍不住从后面抱住余柏霆的劲腰,将自己的香躯也贴上去,她是多么迷恋他身上的气息!

“放开!”余柏霆毫不留情地掰开沈思雯的手,大步向电梯走去!!

“巍,你要去哪里?”沈思雯被推得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向余柏霆追去!

为什么,她都把一颗心捧在余柏霆面前了,他就是看不见?到底她还要怎么做?

去哪里?当然是要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给追回来,这个游戏已经开始了,他都还没喊停,她居然赶走?

余柏霆恶狠狠地按着电梯,恨不得自己能插上翅膀,立即将那个女人抓住,然后……

“马上给我找人!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找到!”

助理安鑫拿着电话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是!余总!”安鑫跟了他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节,简直可怕。

晚上,喧闹的酒吧里幻影灯光闪烁无比,喧闹人声中的一个宽敞角落里,余柏霆面前摆了数个空酒瓶。

“哥们,我尽力了,你要找的人真找不到!”余柏霆面前的富二代一脸抱歉,有一丝忌惮。

“余总,我这边也没有消息……”安鑫不敢抬头,生怕被他如冰如霜的眼神重伤。

余柏霆猩红的眼向上翻了一下,怒视两人,“难不成她人间蒸发了?”

“这个真不好说,阳城这么小,只要这人还在阳城,我就肯定能找到……但若是她逃到国外,我的手还真生不出那么长!”寸头富二代认真的分析着。

出国?!

贪财的骗子突然得到一笔巨款,可不是要出国浪一番!

片刻,余柏霆的拳头重重地砸向桌面,“给你们两个小时时间,查到她出入境信息,给我买最近一班航班!”

对面两人频频点头准备动身,唯恐多留一秒,余柏霆身上的怒气都会迁怒到他们身上。

安鑫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余总,您还是先回家看看吧,沈家人今天见过老爷夫人了……”

沈家打的什么算盘余柏霆门儿清,肯定要大做文章兴风作浪,搅得所有人都不安宁。

“哗啦啦”的一阵异响,余柏霆挥手大力将桌上所有的酒瓶划到地上,额头青筋暴起,俊毅的脸上满是愤怒。

周围人闻声望过来,都躲得远远的,只看到一个挺拔修长的男人一跃而起,大步冲过人群,最后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

许宅。

冲进家门的余柏霆看到曲筱绡和余佑安坐在沙发上正沉着两张脸!

“柏霆,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为了一个女骗子值得吗?什么双胞胎都是她骗钱的手段啊!”曲筱绡不忍说儿子却还是忍不住。

眼前的两人都以为余柏霆是因为受到情伤去买醉,他们从未见过儿子这一面。

“都是你惯的!”余佑安声音颤抖,一直摇头。

“好了,都别说了!我会把她找回来问个清楚!”懒得解释,看到眼前的两位也只不过是生气没什么大碍,余柏霆放下话转身就打算离开。

“既然沈家已经出了1000万打发走了这女骗子,你还去找她干什么?安安心心的跟思雯谈恋爱,然后订婚结婚,别再给我惹出什么幺蛾子!”余佑安终于火了。

“我……绝对不可能跟她结婚!”酒精在身体里作祟,余柏霆身体在晃,视线也开始模糊。

曲筱绡给身边的佣人使眼色,两个佣人近乎绑架一样把余柏霆弄回了卧室,房门紧锁,大门紧锁,他绝对跑不出去!

曲筱绡和余佑安已经答应了沈家下绝对能搞定儿子同意联姻,在这之前绝对不能出一点纰漏,这小子愿不愿意不重要,沈家和强强联合能创造多少财富才是重中之重!

余柏霆晃了晃头,好疼,努力睁开眼,吓得惊叫一声。

沈思雯眯着细长的丹凤眼,浓妆,穿着露肩薄纱短裙,嘴角扯着胜利的微笑,正坐在床边盯着他,像鬼!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出去!”余柏霆锁着眉,丝毫不客气。

“巍,你难道不想得到我吗?如果你能接受我,我会毫不犹豫嫁给你,你就让生米煮成熟饭吧!这房间我就可以想待多久待多久!”沈思雯瞪着伪善的眼睛,富家小姐的傲娇姿态展露无疑。

懒得跟她废话,余柏霆当她是空气。

相关文章:

长篇肉辣文小说阅读_男女强吻摸下面掀裙孑

女生在意男人的尺寸吗_杏鲍菇比黄瓜舒服

皇兄好涨御花园/军宠皮带戒尺惩罚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情到深处自然浓)

男主禁欲女主撩小说/女主发现自己是替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