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还朝邪王宠妃无度》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1-04-15 13:37 · 新商盟

第10章:真不要脸!

“小姐奴婢求你不要乱动了!”她慌忙弯身从枕头底下取出那枚白玉麒麟火纹佩出来,上面精美非凡的纹路中还带着斑驳的血迹,递给叶宋道,“奴婢看见小姐晕了也死死抓着这玉佩,知道是重要之物。这是王爷的玉佩,奴婢见过他随身戴着的,应该很值钱吧。”

“它重要并非是因为它值钱”,叶宋勾唇一笑,“有了这东西,以后我们就可以随意进出王府了,他再也不会干涉。”

沛青有些愣,反应倒也灵敏:“小姐就是为了拿到这个才被王爷……打成那样的吗?”

叶宋玩味地把她在海棠苑里遇到苏宸跟南枢打得火热的事情当做是笑话来讲了,结果沛青听得憋红了脸,羞怒地骂了一句:“啐!真不要脸!”紧接着又一脸严肃,拿过那白玉佩站起来,义正言辞地问,“小姐,是不是奴婢单凭这个,也可以出王府去?”

叶宋点点头:“那是自然。”

“那奴婢现在马上就要出去一趟。”说着转身就走。

“回来”,叶宋声音微凉,带着不可反驳的口气,把沛青喝得一愣,“上哪儿去?”

沛青扭头,气鼓鼓的包子脸有些可爱,道:“奴婢这就去找大将军,大将军一定不会放任小姐被欺负,小姐从小就被大将军和卫将军疼着,不会骂一句更不会打一下,奴婢这就去告诉大将军和卫将军!”

叶宋挑了挑眉:“嗯然后呢?”

沛青粉拳紧握:“然后大将军和卫将军会接小姐回家,小姐再也不用受苦!”

“回家?”叶宋笑了两声,道,“然后我在这里所受的一切痛苦,就这样算了?”

沛青闷了闷,补充道:“大将军和卫将军还会狠狠地收拾王爷!”

“沛青,我虽不大记得生病之前自己是怎么一副模样,不过嫁进这宁王府里两年就是受再多委屈都没有回去,我也有我自己的坚持。当初是我一意孤行要嫁给苏宸,现在落难了就想着要回将军府,不是平白让人看笑话么,况且那也不是我的作风。”

“可是小姐……”

叶宋若有所思,道:“我也不是白白让人欺负的,等我伤养好了再做打算吧。”

最终沛青还是不情不愿地回来,把白玉佩再塞回叶宋的枕头底下。

养伤期间,再苦的药叶宋也喝,偶尔大夫来查看她的伤势,还冒险地为她针灸了几次,再痛她也一声不吭地默默承受。

若仅仅是这样就打垮了叶宋,那叶宋也就不是她叶宋了。

整个王府都晓得王妃这次被打得真的很惨,经过这段时间叶宋在王府里频繁出没,且又不是多愁善感伤春悲秋的一副深闺怨妇的模样,下人们都对她的看法有所改观。私底下骂叶宋活该的已经很少了,大多数是同情。

因而沛青有什么需要,他们很多时候都会伸出援助之手,能帮助的尽量帮助。

先前几个被叶宋没收话本的丫鬟,通过沛青,还捎来市井上新题材的一些本子,以供叶宋养伤期间打发时间。

叶宋掂了掂几本话本,似笑非笑地对沛青扬眉道:“从前我怎么没发现那些丫头片子这么有良心呢。”

沛青眉眼间也开朗了不少,道:“是小姐平时对她们有心。”

叶宋翻着翻着,约莫是受到话本的影响,就跟沛青闲话了起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说来,我还不知道南氏的老底呢,能得苏贱人的青睐,应该是有点手段的。沛青你知道她什么来头吗?”

沛青一脸不屑地撇嘴:“能有什么来头,不就是狐狸精的那套呗,风骚又会勾引人。当初她可是素香楼新来的一批舞姬之一,王爷去看她跳了一支舞就被勾走了魂儿把她包下来了。说到底还不是一个青楼女人,低贱得很。”

叶宋笑得淡然,道:“不是正好配一对么。”

沛青因着又要给叶宋煎药又要炖补品,难免有些忙不过来。这头她给叶宋端药来,那头厨房还炖着补品一时难以分身,便让厨房里的丫鬟帮忙看着一下。丫鬟很热心地答应了。

那丫鬟拿着团扇给炉中扇火时,还特意多加了一些补血气的枸杞和红枣,正巧南枢的丫鬟灵月也来了厨房,见炉上炖着的补品,不由掩嘴满意一笑,道:“王爷可真是有心,知道夫人爱喝这个。我这才一来,就快要炖好了。”灵月拿过丫鬟手中的团扇,把她挤到一旁,颇有些趾高气昂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剩下的我来吧。”

丫鬟对灵月的态度很是不满,但又不能说什么,灵月可是南夫人身边的红人,谁也得罪不起。但这真的不是给南夫人炖的,南夫人身子娇弱要喝这些,可王妃娘娘却是重大伤患比南夫人更需要喝这些。丫鬟又是个有义气的,沛青熬了两个时辰拜托她看着,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补品被灵月给端走了呢?

第11章:不识好歹的东西

是以灵月见火候差不多了欲装碗时,丫鬟鼓起勇气拦下,底气明显不足但又异常勇敢,道:“王爷是有交代过每日给南夫人炖燕窝滋补,并叮嘱每日下午申时炖好以便灵月姐过来取。可是今天灵月姐早来了两个时辰。”

灵月笑道:“那又如何?”

丫鬟道:“这一份不是给南夫人的,是给王妃娘娘的。南夫人的那一份,稍后奴婢会备好上炉,还请灵月姐晚些时候再来吧。”

灵月闻言愣了愣,随即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被王妃使唤了?”

丫鬟脸红了红,垂头应道:“奴婢不是王妃娘娘院里的人,但这两天王妃娘娘有伤,沛青常过来,她托奴婢帮忙看着的。”

“既然你还不是王妃的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狗腿干什么?”灵月声音忽然拔高,毫不留情地训斥,让偌大厨房里的别的下人都纷纷偷偷瞄过来,“你不能在这里帮夫人炖补品,那你干脆去碧华苑当差啊,王爷留你在这里有什么用?!要是耽误了夫人的身体,你能负责吗?!”

灵月强硬地把补品装碗,瞥了一眼被她三言两语给骂哭的丫鬟,冷笑一声,又道:“趋炎附势也不是你这样没眼界的,王妃是什么人,南夫人又是什么人,谁得王爷恩宠难道你还看不清楚?呸,不识好歹的狗东西!”

“不过是一个妾而已,难道还比正室娘娘要显耀?”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灵月的脸色很难看。她循声转过头来,正好沛青给叶宋喂了药回来端补品撞见了这一幕。

莫看沛青平时在叶宋面前莽莽撞撞的,可在外人面前她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尤其跟着重生的叶宋以后染了一些叶宋的脾性。灵月愤恨一眼瞪过来时,她显得十分气定神闲,还端走了那碗补品,对灵月展颜笑了一笑:“素闻南夫人温柔贤惠心灵手巧对王爷身体力行”,这“身体力行”四个字她咬得格外重,言外之意灵月不会听不懂,无非是南枢以身体取悦服侍王爷,灵月不由一怒,不等发作沛青就又道,“没想到灵月也如此体贴,自家主子不伺候好,来给王妃娘娘装补品,我正好有些忙呢,就多谢你帮忙了。”

说罢沛青就端着补品出厨房。

身后灵月气极一笑,充满了讽刺,道:“这有什么好炫耀的,左一个王妃娘娘右一个王妃娘娘,王爷待王妃娘娘如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其中的冷暖心酸,想必也就只有沛青和你家主子知道了。”

沛青回眸一笑,缓缓道来:“灵月你可真是大胆,竟敢私下议论王爷私事。不过不受宠又如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小姐好歹也是个王妃娘娘。再不济,娘家还在将军府,你小姐呢,娘家在素香楼吧。”

“你!”灵月怒瞪了沛青一眼,气得贝齿把嘴唇都咬白,看着沛青款款离去。

先前被骂的丫鬟开始细心地帮南枢配食材炖补品,最终灵月随便捎了几样精致的点心,气冲冲地回去了。

芳菲苑内,南枢正兴致颇好地作画,见灵月回来眼圈红红的,不由问:“怎么啦?”

灵月脱口道:“奴婢在庖厨遇到了王妃身边的沛青,沛青抢了王爷给夫人准备的补品,还口出恶言。她说奴婢也就是了,毕竟奴婢也是寄人篱下得过且过,但是奴婢不能忍受的是她辱骂夫人!”说着她就哭了出来形容好不委屈。

南枢放下作画的笔,过来安慰她,道:“那她说什么了?”

灵月边哭边道:“她说、她说夫人只是一个妾,还说,还说夫人是青楼女子……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嘴脸,王妃出身高贵又怎么了,王爷爱的就只有夫人!她抢了夫人的位置,丫鬟还这样羞辱夫人!”

南枢笑得柔和,可袖中的柔荑却紧紧地掐在了一起,眉间漫出些许凄凉和苦楚,道:“沛青说得没错,我是妾,也出身青楼。王妃娘娘有伤在身,比我更需要那些补品,我们就让给她吧,月儿不要生气难过了。”

“夫人!”灵月含泪委屈地嗔她一眼,“奴婢就是为夫人抱不平!”

南枢摸摸她的头,笑道:“傻丫头。”她吃了一些点心,把剩下未完的画作完,画的正是苏宸的像,一身华服,英俊挺拔风姿绰约,那浅浅一回眸,天青微澜,落花无数。

灵月见此画像,先前的不愉快一扫而空,喜滋滋道:“夫人真是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奴婢觉得最好的还是画,难怪王爷这么爱夫人。”

南枢羞赧一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说来我也很久没去碧华苑了,王妃娘娘的伤势也不知如何了。灵月,随我一起去看望王妃娘娘吧。”

相关文章:

兄妹系列全集列表目录/男朋友想睡你怎么办

怀孕肚子play/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男宠跪地口侍主人;清晨男主还在女主体内的宠文

抓住床单——汽车形容女人污段子

美妇被巨大粗长撑裂|女攻用道具惩罚女受gl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