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热书《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全文阅读在线

2021-04-14 14:10 · 新商盟

第9章有人靠近她的床

上官若离呵呵了,这是当她是傻子呢?

凉凉的道:“解药现在不能给你们,这是慢性毒药,十天我会给你们一粒药压制毒药,等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再给你们解药。”

二人绝望的互看一眼,脑袋耷拉下来,“是!”

上官若离冷声道:“下去做事吧,不要跟本小姐耍花样,不然不用毒发,本小姐抬抬手就要你们的命!”

她的声音里带着肃杀,让春桃和秋菊都打了个哆嗦。

这还是那个懦弱自卑的大小姐吗?

二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怀疑。

春桃站起来,审视打量着上官若离。

半晌看不出什么,伸手在上官若离的眼前前轻轻摆了摆,见她不为所动,才与秋菊退出房间。

上官若离冷冷一笑,这两个家伙还真不好对付。

若是不上道,她也只好不客气了。

若是她们乖乖听话,十天后再用锅底灰和泥制成两个黑丸子给她们吃了就是了。

至于那个穴道,谁按谁疼。

女人每月都有那么几天,腹部不适很正常,但她们心里有鬼就不同了,只能宁可信其有。

吃饭的时候用的银筷子、银勺,这让上官若离放心了不少。

喝药的时候,她也用银簪子偷偷试了毒

但她相信肖云箐不敢在府里弄死她,毕竟镇国大将军府真正的主人是上官天啸,这个位置可不是白来的,若是他的嫡女死了,彻查起来谁也逃不了。

但给下点慢性毒药也够膈应人的呀,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

“啪!”肖云箐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上官若仙的脸上。

上官若仙不可置信的捂住脸,委屈的红了眼睛,“母亲,你为何打我?”

肖云箐气的打哆嗦,“你刚搞出那么大的事情,差点弄死那贱人,现在竟然公然给那贱人下药?你以为你父亲老糊涂了吗?”

上官若仙哭着辩解道:“那些人都处理了,父亲能查出什么?即便是查出什么,现在我是太子妃了,能把我怎么样?”

肖云箐怒道:“那你怎么这么蠢,给那贱种下药?”

上官若仙抹了一把眼泪,梗着脖子道:“我又不是要毒死她,只是些让人浑身痒痒的药,她受不了,肯定就会交出你要找的东西了!”

肖云箐恨铁不成钢的真想再打她一巴掌,但终究舍不得,咬牙道:“你以为没有了花嬷嬷和烟翠拿捏她,她还那么老实吗?回头你父亲回来,她告状要怎么办?”

上官若仙冷笑:“我现在是太子妃,她又有没死,父亲能拿我怎么样?大不了罚跪,但能得到你要的东西,也值了!难道像你一样畏首畏尾的,十五年也没拿到想要的东西,难不成等着她带到宣王府吗?”

肖云箐脸上怒气渐渐淡去,神色莫辩的坐到椅子上。

上官若仙见状更来劲了,“想要的东西不冒险争取,等着天上掉馅饼吗?我若不放手一搏,那瞎子就是未来皇后了!”

肖云箐颓然的叹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以后不要贸然行事!”

上官若仙现在正是志得意满、扬眉吐气的时候,白了肖云箐一眼,端起太子妃的架子,不耐烦的道:“行了!你怕父亲就不要管这些事了,交给我,若是连个瞎子也整治不了,以后在后宫我也活不下去!”

肖云箐心里虽然不安,但觉得上官若仙说的在理,嘱咐道:“你收敛些,你父亲要回来了,将来太子还需要他支持呢。”

上官若仙不屑轻嗤:“母亲糊涂!是太子大还是他大?太子让他往东他能往西?”

肖云箐是出身江湖的庶女,对这些暗地里的争斗还真不如上官若仙有见识。

叹息道:“你好好养着,饮食要注意,落了疤就不好了。”

上官若仙想起身上的伤,气的咬牙切齿:上官若离,你会死的更精彩!

……

一连十几天风平浪静,上官若离却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敌不动她不动,安静的卧床养伤。

天气热了,这里没有空调,动不动一身汗,但好在她身上的外伤都好了,可以痛快的洗澡了。

上官若离泡在有草药的浴桶里,看着光滑的肌肤上一道道有些发红的痕迹,估计要等一年才会淡去。

虽然原主在染香楼被打的遍体鳞伤,但都是一些鞭伤和打伤,他们下手很有分寸,不会留疤,毕竟还指望着她接客呢。

低头看看胸前的傲然之物,心里一阵小自豪,这原主的身材很好,火辣辣的S形。

最难得的是原主个子得有一米七,据她观察府里的丫鬟,估计这个时代的女子平均身高也就一米五六左右,所以她真的算是大高个儿了。

就是还不知模样长的怎么样,因为原主是盲人,屋子里没有镜子。

不过原主的记忆里有大家对她相貌夸赞的声音,以及一些羡慕嫉妒恨的声音,估计五官也差不到哪里去。

洗完澡换上舒适的丝绸里衣,秋菊帮着绞干了头发,上官若离就躺在床上发呆。

她是个“盲人”又不能看书,除了发呆和睡觉也没什么可以做的。

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人靠近了她的床。

上官若离三岁起就在特工营训练,十三岁开始单独出任务,超人的警觉性是必须的。

一感觉到有人靠近,她立刻就醒了,在那人接触到她的时候一个翻身躲开,顺势抓住他的手腕,一拉一扭。

一招儿擒拿手使出去,下一刻就将那人上半身摁趴在床上,手背在他身后,坐在他的身上。

“谁让你来的?想干嘛?”

冰冷的声音,让这夏日的燥热都降了温。

“你不是瞎……看不见吗?”男人呼吸粗重,声音急切而飘忽。

隔着单薄的衣裳,上官若离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燥热。

这是中了媚药的节奏?

上官若仙的手笔?

上官若离冷冷的道:“所以你是来欺负我这瞎子的吗?混账!”

她说的咬牙切齿,抓住男人胳膊的手惩罚性的往上抬了抬。

第10章举手之劳

男人痛的闷哼一声,“不是,我中了药误入这里!”

这若是平常男人痛的早就惨叫了,而这男人只是闷哼了一声。

还挺忍!

上官若离扯下床帐挂钩上的绳子,将男人的另一只手也别过来,将他两只手腕在身后捆起来。

又扯下另一根挂钩,将男人的腿也捆了起来。

“误入?那是怎么知道我瞎的?那就等着人捉奸吧!到时看你怎么死!”她动作干净利索,捆的绳子结很专业,越挣扎越紧。

但男人并没有挣扎,四肢无力的趴在床上,垂在床边的腿微微发抖,嘴里发出痛苦隐忍的闷哼声。

上官若仙摸到他的颈动脉,心跳快的可怕,这古代的药效还挺好啊。

不光她的伤好的比现代要快很多,连这种药也是要死人的节奏。

上官若离是遵纪守法的现代法制社会的人,甚至她还是一个执法者,她不能见死不救,这人还不构成死罪。

即便是死罪,她也没权利私自处置。

呵呵,在以后的日子里会证明她这种想法在这个强权为尊的社会里很天真。

将他翻过来,借着窗子里透过来的微光,见到他痛苦的紧闭着眼睛,大口地喘着气,面色发红,因呼吸剧烈而身子发颤。牙齿咬着下唇,已经出血了。

显然是在极力隐忍。

若是他高声呼喊,把人引来,不用做什么,上官若离的闺誉就毁了。

当然,上官若离现在已经没有了闺誉这东西。

上官若离的医术在特工训练时是最卓越的,所以上级为了剿灭那个地下人口器官贩卖组织,派她在医院卧底了一年多。

所以看他四肢瘫软,唯独那地方一副要冲锋陷阵的样子,上官若离断定他中的媚药里还有软筋散之类的东西。

所以这要女人主动才能成事。

上官若离猜测,这应该不是上官若仙搞得鬼。

若是上官若仙,只会让男人更加龙精虎猛。这样才能把她折磨了,打入十八层地狱。

仔细观察这男人的模样,脸色苍白,相貌普通,但他痛苦的表情有些僵硬。

难道是……

手伸到他的脸边,想确定他是不是带着传说中的人皮面具。

“不要!让本、我离开!”男人转头躲开,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那语气羞恼而决绝。

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宁愿死也不丢脸?

看他穿着夜行衣,肯定是翻墙进来的,他现在这样子,别说翻墙,连窗子恐怕都翻不出去。

关键时候帮一把,先把他的命保住,然后再审问。

可是她没有解药呀!

好吧,人命关天,也只好……

上官若离觉得应该给自己颁发一个舍己救人的活雷锋奖章,这风格是太高了呀。

她闭上眼睛,摸索着解开他的衣带,现在她要做个真瞎子了,她还是纯洁的妹纸,见到那可怕的东西会长针眼的。

“你?”他不敢相信,声音里还带着怒气,躲了躲,似乎有些良心上的挣扎。

他还生气了?

上官若仙解开他手上的绳子,狠狠道:“那你自己来!”

“嗯……”但他的手抖得像帕金森似的,一直在颤抖,什么都握不住。

上官若离怒道:“老娘救你一命,你若给老娘惹麻烦,老娘就弄死你!”

咬了咬牙,心一横,伸手一把握在手里……

这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开始不知该怎么下手,但她把这事当作一件救死扶伤的圣洁工作来做,甚至带上了精益求精的业务钻研精神。

对于一个合格的、专业的、纯洁的大夫,这算不得什么。泌尿科的大夫和护士大多数都是女的,取经也不过是日常工作中的一项而已。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的药终于完全解开了。

“艾玛呀!你再不完事,我手腕都得折了!”上官若离靠在床柱子上,一阵头昏眼花。

这活儿比训练还累呀!关键是心理承受的那种煎熬,啧啧,一言难尽呀!

那人忽然轻声开口,“本……我会对你负责、好好待你的。”

上官若离吓得手一哆嗦,纳尼?!不会吧!

她只是动动手而已,而且什么都没看见,他就赖上了!

豪迈的摆摆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反正我什么都看不见。”

那人语噎,眸中迸出怒意,咬牙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豪放?

上官若离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抓抓头,这是在古代,如果按照发生关系来算,应该算是吧?

他这是要来个以身相许?

艾玛!她可受不了。

为了绝了他的念想,她道:“咱可是良家妇女,已经有未婚夫了。”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一半恼怒一半幽怨的问道:“你做这些,是,是跟谁学的?”

尼玛!这是典型的好心没好报呀!

“滚!”上官若离怒从心头起,一脚踹过去,将他踹下床。

自己下床,装作瞎子从他身边走过,到屏风后洗手。

太恶心了,洗了好几遍觉得洗干净了,但她一闻,又嫌恶的洗了一遍。

等回来,见屋子里已经没有了那人的影子。

若不是空气中那浓浓的栗子花味儿,上官若离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想想那人言行有些怪异,还知道她是瞎的,肯定认识原主,不会真赖上她吧?

上官若离脑海里浮现出被一个大男人追在屁股后面求献身的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拂落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看外面微明的天色,也没了睡意。就在屋里锻炼了起来,虽然她的肋骨已经不疼了,但伤筋动骨一百天,她着重做一些不影响肋骨的锻炼。

幸好在饮食上原主并没有遭苛待,底子并不差,假以时日,她就能把这身子锻炼成与前世一样强。

突然,听到外面厢房的门吱呀一响

相关文章:

总裁霸爱:诱人娇妻惹不得——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男朋友和前任睡过难受/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

长篇黄色小说_美艳人妇合集 200_小妖精跪趴灌满书包网

边看边哭的虐心小说/超虐心现言小说推荐

病态宠文有肉——肚兜美女腹部中刀捂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