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芭蕾舞伴那个了_肉宠文

2021-04-14 14:13 · 新商盟

我乐得他们不在,竞争压力也少了很多,换上了工作服,我就等着排队叫号。

就在这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男的,穿着工作服,长的大长脸,倒是蛮高的,一屁股坐在我旁边了。

“你好。”我习惯性见人矮一头。

“好个屁啊,别整那些虚的,我就是找你聊聊天。”周波嘿嘿一笑,看样子没啥恶意。

“大哥,想跟聊点啥啊。”我笑着问。

“我是想跟你说,小心大龙这个人。”

我脸一下就沉了下来,“波哥,这话咋说的?”

“你不知道,大龙原来是内定的八号,你一来就把八号抢走了。”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家伙总是找我麻烦呢,这下找到根了。

“不就是个八号嘛,大龙至于害我?”

“呵呵,你也应该知道,八号以后都要去大场子的,收入立马翻倍,甚至当上管事的,很快就能赚大钱。”

我点了点头,抢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啊。

同时有些好奇的看着他,这家伙跟我说这个干嘛啊。

他又说:“别看语姐照着你,可以我对语姐的了解,你要是连大龙都摆不平,估计在她心里你就难当大任了。”

他分析的头头是道,很有道理的样子。

“波哥,你跟我说这些,我一个新来的,可没啥好处给你啊。”

“嗨,看你说的,你可是八号,迟早要飞黄腾达的,到时候带带兄弟我就行。”

然后他自嘲的一笑说:“我长的不好看,外号大驴脸,就个子高点,一天也没多少生意。”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要好,这是提前抱大腿呢。

他既然肯对我好,那我也没啥说的,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呗,抱团好取暖嘛。

看来我也自成一派啦,虽然我这派才两个人。

我也没想到,这家伙日后真的成为了我的左右手,和刚哥一样,成了我的生死兄弟。

我俩一人一根软中华在这聊着,这时候对讲机响了。

到八号了,我刚要站起来,嘿嘿一笑说:“波哥,咱俩换换吧。”

“啊,兄弟你咋不去啊?”

“嗨,你不两天没开张了嘛,让你开个张。”

“我可是二十号啊,要等很久的。”

“哪那么多废话,都是自己兄弟。”

周波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去了,此后我又等了一个小时才轮到我。

下了楼,刚哥在668的包间门口叫住我,问:“你小子咋让周波给换了?”

我笑了笑,把刚才的事跟他说了。

刚哥止不住踢了我一脚,“靠,你小子都会收买人心啦。”

“呵呵,是刚哥教的好嘛。”

“臭小子,老子啥时候收买人心了,快滚去包间,这次是个美少妇。”

我眼睛一亮,冲刚哥坏笑了一下,这才敲了敲门,然后进去了。

只见床上果真躺着个美少妇,正在打电话呢。

她瞄了我一眼,然后指了指浴缸,让我放水,我知道这是看上我了。

我一边放水,一边偷偷的打量这个少妇。

怎么说呢,我觉得女人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天然美,不施粉黛,也能让你感觉到漂亮来。

还有一种就是人工美,虽然五官不太标致,可是一打扮,在脸上抹一堆化妆品,也能看得过去。

这个美少妇就属于后者。

浓妆艳抹,看起来蛮漂亮,虽然我只知道化妆品下面长的不定多难看。

可我没权利挑剔啊,只能老老实实给人家放水。

这女人打电话说的特别黄,特别暴力,脏话满天飞,聊得话题连我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啥?还他妈想多找几个一起玩,尼玛,口味够重的啊。

啥?还要前后夹攻?再来一个舔唰的,这女人到底多饥渴啊。

这时,她又对着电话说道:“你个小浪货,还跟我玩矜持,我一个人多没劲啊。”

“小婊子,你要来的话,咱们玩个双飞,好,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敢不来,看我不把你那窟窿堵上。”

……

我暗暗捏了把冷汗,觉得今晚上自己有点点背啊,隐隐的,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她和闺蜜聊完了,然后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朝我走来。

相关文章:

日出水来了太痒了,我不进去我就在门口蹭蹭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当兵的故事

是用玉势不是用玉柱.裙子撩高乖乖撅好扇肿

呃别舔好深水好多阳台——床式36招插图不遮不挡

我是你老师不可以这样子#男朋友正常情况多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