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肉文/很黄很黄能湿的小黄文

2021-04-13 11:24 · 新商盟

顺着她哆嗦的手指看过去,竟然看见一条大蛇挂在树枝上,离我和她只有一米多远的距离!


而且呂小蒙发现这条大蛇,竟然是一条毒蛇!

它那三角形的小脑袋再明显不过了,要是被它咬上一口,那可就坏菜了!

呂小蒙拉着刘雨婷急退,但是已经晚了!

那条蛇本来是尾巴尖卷在树枝上,头朝下倒挂着的,这时候刷的一下甩起来,但不是回到树上去,而是直接甩在刘雨婷的身上,然后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咬了一口后,才嗖的窜下来,钻进小路旁边的草丛不见了。

听见刘雨婷又是“呀”的一声尖叫,身体一晃就倒下。

这回呂小蒙不淡定了!

刚才她没有被淹死,这会儿却又要被蛇咬死了!

而刘雨婷也已经吓昏了,倒在我的怀里一阵阵哆嗦!

呂小蒙赶紧浑身看视她,反正她的身体他已经看过了了,这时候也没什么忌讳,仔细看了一遍后,发现她的屁股上果然有被蛇咬的牙痕,于是忙把她面朝下放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趴下来就用嘴猛吸起来。

被咬的那地方离她的那个地方很近,趴下来给她吸毒的时候,她那里发出来的阵阵幽香,让呂小蒙有点头昏脑涨的,但是这时候救人要紧,他倒也没有什么邪念。

感觉差不多了的时候,他才把她翻转过来,让她躺在自己怀里,看着她紧闭双眼脸色惨白,呂小蒙竟然是心里泛上来一丝心疼。

好大一会儿后,刘雨婷才悠然睁开眼睛,惊恐的看了四周一眼,问呂小蒙:“我还活着?”

呂小蒙一笑安慰她:“放心,已经没事了。”

刘雨婷这时候的脸色已经由白转红,呂小蒙断定刚才她是被吓昏的。

呂小蒙对她说,刚才咬她的那条蛇并不是剧毒蛇,而是轻微有毒,不然他和她都活不成。

若是被毒蛇咬了,吸毒是基本没有用处的。

但刘雨婷还是被感动到了,抱着呂小蒙,好久说不出来一句话,看着他俊朗的脸,忽然捧住他的脑袋,疯狂的亲吻起来。

等到呂小蒙被亲的都要透不过来气儿时候,刘雨婷才放开了他,对他说了一声:“你真好。”

呂小蒙笑了说:“这有什么好的,不管谁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但刘雨婷的想法却不一样,因为呂小蒙也不知道那蛇是不是剧毒,假如是剧毒,那他就是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救她!

所以她不能不感动!

如果说之前她还仅仅是身体的需要,或者说报恩,想把自己的身体给他,那现在她是心里真的喜欢他了,并且心里发誓,要一辈子跟眼前的这个人在一起!

虽然呂小蒙说没事了,但刘雨婷还是一直摸屁股,并且对呂小蒙说:“我怎么觉得还有点微微的疼,还有点痒痒。”

呂小蒙说:“那是你的错觉,真的没事了,如果毒性发作,现在你大概已经香消玉殒了。”

但是刘雨婷执意要他再给自己看看。

根本不用看,呂小蒙就觉得自己下面迅速膨胀了。

刚才给她吸毒的时候,不经意间也是把眼睛偷偷看了一下她的哪那儿,这会儿回想起来,她那幽深之处的情景还漂浮在脑子里。

而且,刘雨婷的屁股圆鼓鼓的挺翘,弹性十足,摸上去滑腻腻的,就别说吧嘴贴在上面了,那感觉真是无法形容,现在想来心脏还痒痒酥酥的。

刘雨婷执意要他再看一次,并且怀疑那蛇是不是根本就没溜走,而是钻进她的那里了?

呂小蒙嘎嘎的笑:“怎么会呢?”

不过还是把她的裙子掀起来,顿时一个亮白的屁股亮瞎了他的眼!

他是摸过白雪梅的屁股,柔柔软软的,也是滑腻腻的,但刘雨婷的却又感觉不一样,把收放上去,感觉到明显的青春张力,不由得呂小蒙把脸又贴了上去,而刘雨婷“咝”的稀烂一口气,又软倒在他身上。

不过这回呂小蒙不敢再拿她的屁股玩耍了,他是怕自己终于把持不住,那就害苦了她。

可是刘雨婷和他想的不一样,她真的好想让呂小蒙摸她亲她,只要不怀孕,他怎么对她都行,所以当呂小蒙把手缩回去之后,她却冷不防把个大胸,一下子贴住了他的脸。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把自己的t恤撩起来,把里面的胸衣也去掉了。

这样她胸脯上的一个大东西,就呼的一下子堵住了呂小蒙的嘴。

呂小蒙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想要推拒,但嘴却舍不得离开她胸。

刘雨婷呼呼的娇喘,带动着一个胸脯也跟着起伏跌宕。

好大一会儿后,呂小蒙才挣扎着离开她,轻轻的说一声:“咱们走吧。”

两个人继续爬到山头,这就看见了那个往下喷涌泉水的源头。

到近处看并没有什么的,就是一处稍微凹陷的地方,一股泉水不停的冒出来,然后又直接跌下去,而已。

呂小蒙忽然问刘雨婷一声:“下面那个水潭,有名字吗?”

刘雨婷随口说:“怎么没有?叫女儿泉。”

“好,好名字!”

看够了山景,两个人牵手下山,到村头时候刘雨婷伸手一指:“我家就在那里。”

然后和呂小蒙告别,恋恋不舍的扭着屁股走去,留下呂小蒙一个,心里倒是有点急躁,赶紧对着白雪梅家的方向走过去,他想急切的和她亲热一番。

不过走近了之后,他心里一种惶惶不安的情绪突然冒出来。

总觉得白雪梅会发生什么事情。

于是加快脚步走路,到门口一把推开柴门就闯了进去,但下一刻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听见屋里好像有打斗的声音,而且听见白雪梅的一声绝望的叫唤:“别……别呀!”

呂小蒙心头大震,对着屋门就冲了进去!

一看之下他的头皮一阵发麻!

因为他看见,白雪梅披头散发,已经被剥的精光,像一条大白萝卜一样被一个男人抵在墙上,一条雪白的大腿被搬起来,他再迟到一分钟,那个男人就要直闯山门了!

而那个男人也是已经脱光了自己,一个黑黝黝的屁股正对着他!

呂小蒙来不及多想,顺手抓起门边的一根锄头,对着那黑黝黝的屁股就锄了下去!

却是那男人听到脑后生风,急忙回头一看,锄头已经到眼前,急忙一躲叫唤一声:“是我!”

呂小蒙一看之下愣住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因为呂小蒙看见的那男人,正是村长王小把!

这可让呂小蒙犯难了。

如果是别人,呂小蒙会毫不犹豫的一锄头砸碎他的脑袋,最轻的也是一锄头挖掉他的一堆肮脏东西!

但是眼前的是村长,他初来乍到,好多事情还指望着他呢!

所以他举起的出头在空中停住了,不知道要不要挖下去。

但是他犹豫有个东西却不犹豫,只见一条黄色的东西嗖的一声窜进屋里,“呜”的一声吼叫,对着王小把就是一个猛扑,把王小把吓得扭头就逃!

原来是白雪梅养的一条山狗,叫大黄。

大黄如一道黄色的闪电,如影随形的跟着他,等到他再转脸招架的时候,大黄张开血盆大嘴,扑上去对着王小把的那儿就咬了下去!

相关文章:

男朋友把我整哭了还继续/当兵的骚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腿张到最大 腰身一挺

美妇屈辱受孕小说:老太太让我晚上去她家

新书《引狼入室:觅得郎君》(原文)&在线阅读

被两个老头玩的一天.下面可以塞进去去一个大茄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