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不当炮灰_曰本人遭妇怀孕视频

2021-04-12 14:56 · 新商盟

“自以为是的得瑟样儿。”一直等到贾儒出了尹书记的卧室,何浩然才狠狠的瞪着贾儒略显削瘦的后背,不解恨的说道,说完,他又焦急中带着紧张的看向尹书记,关心的问:“尹叔,你的腰怎么样了?”

尹书记感觉浑身粘粘的,痒痒的,却又动弹不得,他嘴角一勾,释然道:“我说神清气爽,你信吗?”

何浩然的头摇的像是波浪鼓一样,不信道:“哪里有这么神奇的医术。”

“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坐了次过山车。”说到这里,尹书记凝重道:“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我都以为要彻底交待了。”

“这么严重?”何浩然的眼角微微抖了一下,紧张的问。

“非常严重。”尹书记严肃的说着,很快,他的口气就变轻松了,道:“这个贾儒虽然张狂点儿,可是人家有自傲的资本,在年轻一辈里,属于佼佼者了。”

听到这里,何浩然不悦了,不以为然道:“不就是一个医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浩然,他就是一位医生,可是我的命就掌握在人家的手里。”说到这里,尹书记略微沉吟,改变话题,道:“我知道你对若情有意思。”

乍一听到尹若情,何浩然内心一紧,急忙解释道:“尹叔,我……”

尹书记轻轻的摆了摆手,打断了何浩然的话,语重心长道:“你爸是我的老上级、老首长,我俩是有感情的,你更是我看着长大的,对于你和若情的事情,我同意。”

听到尹书记的话,何浩然抹了把额头冒出的汗珠,轻轻的松了口气,道:“有尹叔的支持,我有把握多了。”

“你也别高兴太早了。”尹书记提醒着何浩然,接着说道:“我同意,但是我不会阻拦若情的意思,小辈的事情自己做主,你要努力了。”

“放心,有您的支持,我以后就是您儿子了。”何浩然高兴道:“若情总不会看上贾儒这种乡巴佬吧,以我的条件和人品,十拿九稳。”

“你是个好孩子。”尹书记肯定了何浩然的人品,紧接着话锋一转,道:“若是跟贾儒相比,你全然落在下风。”

“不是吧?”何浩然无辜道,“我也是大学毕业生,前途又有保证。”

“这都是你自己拼来的吗?”尹书记直言不讳道。

“贾儒就算拼一辈子,也不见得有我将来的成就吧?”何浩然更是说了一个现实问题。

尹书记否定了何浩然的说法儿,道:“浩然,你哪里都好,就是为人太简单。”

“我怎么简单了?”何浩然无辜的问,然后又报怨道:“叔啊,你怎么跟我爸一个口气。”

“你说贾儒怎么不会有你的成就高?”尹书记反问道。

“首先,我占着天时、地利和人和,只要我不犯重大错误,四十岁之前升到副厅级别还是没问题的。”何浩然肯定的说道,四十岁之前升到副厅级干部,算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了,而他又接着分析贾儒,道:“贾儒是一位地道的桃花村村民,一无钱财,二无关系,甚至没有一个正式的单位,虽然他的医术不错,却又局限于骨科,他应该连个医师执照都没有吧,这样又有哪个单位敢接纳他,没有依托,又何谈发展。”

不得不说,在现实面前,何浩然说得有几分道理,多数人都要认清大势,顺势而为,才不会被滚滚洪流撕碎。

“你说的对,这是客观条件。”认同了何浩然的说法,尹书记却喃喃的说道:“有一种人生来就是中心,是天生的领导者,所有人不自觉的围着他转,而他总能用自己的能力和思想来影响周围的人,形成一个强大的团体。”

“叔,你不会说的是贾儒吧?”何浩然不禁问道。

“就是他。”尹书记肯定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他一个乡巴佬,一点人情世故不懂,这样的人连朋友都不会有。”何浩然冷笑着说道。

“是的,他不会有朋友。”尹书记喃喃的说着,“他身边的人都是兄弟,都是死士。”

“怎么可能?”何浩然瞪大眼睛。

“他是用心在做人,用心在交往。”尹书记刚毅的眼神中更多的是赞许,道:“这一点,你要跟他多多学习。”

“我跟他学?”何浩然嗤笑一声,不以为然道。

“不能学吗?”尹书缓缓的说道。

“除了心直口快这一点,他还有什么长处了?”何浩然笑着问道。

“领导能力和影响力。”见何浩然不以为然,作为长辈的尹书记由衷的解释道:“你没有发现吗,没有得势的贾儒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帮非凡的朋友。”

“谁?”何浩然若有所思,微微惊讶了,他隐约猜到尹书记所指。

“在我的耳中,都是若情对贾儒的溢美之词。”首先,尹书记肯定了贾儒,然后他又接着分析道:“夏雨是莱市最年轻的企业家,家财数亿,算是精英中的精英了;曾治是莱市医疗界的领导人物,可以说,跟各个方面都交好;而刑明虽然也是一名医生,但是他的位置却与曾治不同,作为潜心于学术研究的人,不单在医疗界,在文化界都颇有人缘儿,这三位围绕的中心点都是贾儒,夏雨有求于他,曾治爱材心切,刑明更是对他喜爱有加,就连若情都对他刮目相看。”

“他有这么好?”虽然认同尹书记的说法儿,何浩然还是酸酸的说道。

“他就是非常好。”尹书记由衷的肯定着贾儒的价值,赞叹道:“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

何浩然:“……”

“对不起,我的语气太重了。”来到客厅的贾儒做了一个九十度的深鞠躬,并保持了三秒,真诚的向粟正男道歉。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贾儒,这家伙变脸比翻书还快,刚刚还在威胁尹书记,现在又开始道歉,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儿。

粟正男也颇为不解,问道:“这是道的什么歉?”

“我对尹书记说话的语气太重了。”贾儒缓缓的说着,随后也作出解释,道:“尹书记的病情很严重,如果再复发,即使是我家那位老头子来了也无用,所以,我警告尹书记,甚至是恐吓……”

听到这里,粟正男露出由衷的笑容,摆了摆纤细的手,笑着示意道:“没事儿,我还得感谢你呢。”

“您没有芥蒂,我就放心了。”贾儒轻轻的松了口气,又补充了一句,道:“我不愿意让一个纯粹的人伤心。”

“谢谢你。”粟正男认真的说着,主动道:“若情出去买菜,今晚都在家里吃。”

“这……”一提到吃的,贾儒觉得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叫。

“就这么定了。”粟正男做主道。

“我就说吗,您是位好人。”贾儒由衷的赞美道:“都知道我饿了。”

众人:“……”

然后就一段的推脱、客套,最后是盛情难却的感谢。

“贾儒过来一下。”刑明把贾儒叫到阳台上,嘱咐道:“你小子不要乱说话,这可是市委书记家。”

“我留在这里吃饭,是让他们了却一点心思。”说到这里,贾儒风轻云淡的说:“就是顺手的事情,如果让他们当成救命之恩,天天烦着我,那我的生活该多郁闷?”

刑明:“……”

“刑叔,你叫我过来,不是为了说这些吧?”见刑明呆愣在原地,贾儒主动开口寻问。

刑明回过神来,赞许的看着贾儒,道:“你明天到医学院报道,正好,明天下午你也有课,如果愿意的话,就到我办公室里来找我,如果时间紧张,就先去上课,晚上再到我的家里找我。”

“我在哪里上课?”贾儒问道。

“你教的是中医理论与实践。”刑明首先说明了任教课程,然后又说道:“到时你跟夏羽一起去就可以了,那就是你任教的地方。”

“你们两个偷偷嘀咕什么呢?”曾治拉开落地窗,来到阳台上。

“说说工作上的事情。”刑明警惕的盯着曾治,道:“你老小子不要打什么坏主意。”

“我是告诉贾儒一个好消息的。”说到这里,曾治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道:“房子和车子我都让下面准备好了,车子是奥迪A7,刚提来的新车;房子吗,有点小了,一百四十平外加车库,地点就是领袖城,只要贾儒到我那里签个字,这些全都是他的。”

“你的动作倒是蛮快的。”刑明白了曾治一眼。

“都是自家人,当然要给最好的条件。”曾治巴结道,看着不为所动的贾儒,他拍了拍贾儒的肩膀,道:“明后天到我那里签个字,东西都过户一下,顺带落下单位。”

“等等。”刑明眼睛瞪大了,道:“据我所知,你们人民医院没有名额了吧?”

事实上,第一人民医院是莱市有名的医院,多少医疗人员想方设法的削平脑袋往里钻,苦于毫无门路,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个很好的单位,更是一个优良的跳板,而贾儒不同,他是刑明找来的人才,如果被老友挖角了,让他再去哪里寻找合适的任教人员。

所以,刑明相当警惕。

“是没有名额了。”曾治皱了皱眉头,转而又展开了,笑道:“特殊事情特殊办,为贾儒,是可以动用我院长兼党委书记权力的,这一点,我能做主。”

“老小子,咱们亲兄弟明算账。”刑明警告道。

“你说,怎么算?”

“事情有先后。”说到这里,刑明直言道:“首先贾儒是莱市农业大学医学院的一名老师,然后他才是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你同意吧?”说到这里,刑明强硬道:“你同意,我就睁只眼闭只眼,你要是不同意,那他只能是学校的一名老师。”

“看你这小家子气,咱们俩谁跟谁,哪里有需要,贾儒就在哪里吗。”曾治摇着头说道,撇了眼刑明,道:“如果我这里有手术或者解决不了的事情,你总不能让病人等着吧……”

“别跟我绕弯子。”刑明明白曾治心中的算盘,放低了底线,道:“要保证贾儒在医学院的任教时间,要不然,其他事情免谈。”

相关文章:

给老婆家规|单身女人手浮图片

宿舍里闺蜜相互解决|女性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跟蛇做了一夜H文|岳在我面前洗屁股

热门搜索|狼虎之年的大婶,快添我别块添停下h

哥我还想要&男主女配做过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