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肉珠弹|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2021-04-08 14:11 · 新商盟

我离开后,村里人说啥都有,反正我一下就被柳老憨一群人给埋汰成了村里地痞加懒汉去了。

回到二毛家门口,我气的蹲在地上脸色铁青,二毛瞧我一眼就开导道:“东子,你跟他们治啥气?柳老憨明摆着就是要埋汰你,你要气坏了,不是顺了他的意?”

却是此时,一个声音传来:“东子,虽然他们说的有点过分,但当婶的也得提醒你一句,一天到晚村里瞎混,难道真打算混一辈子啊?”

我抬头一看是二毛娘,起身就难受地说:“婶,都是我害的你受气。”

二毛娘笑着就说:“你这娃难受个啥,婶我多大年龄了?吃点亏受点气没啥,反而是你这脾气,真得好好改,要不然那天被人一刺激,真得出事。”

我点下头,这话真听进心里去了,柳老憨不是嫌弃我穷吗?我非得挣钱打他的脸不可。

“婶,你说的我听了,我一定想办法挣钱,非得让以后柳老憨舔我鞋底子不可。”我认真地道。

二毛娘笑着说,我肯定能行,脑袋瓜子够用,甚至不用三年就能混出人样来。

回到家里,爷爷做好饭显然知道点什么,一句话也没说。

饭吃过,我去洗碗,爷爷抽着旱烟就嘀咕出一句:“我们莫家的人,一口唾沫一颗钉,你小子在全村人面前撂下狠话要发财,那就得说到做到,要是丢了你爷爷我的脸,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我看着爷爷就说:“放心好了,你孙子肯定三年内发财,到时候让柳老憨给我舔鞋底子。”

爷爷笑了笑,继续抽烟,终于等他烟瘾过后,起身就说:“一会天黑去下网的地方瞧瞧有没有收获,现在的河鲜价格不错,好几十块一斤呢,要想发财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没点本钱你做啥都做不成。”

我一听发觉一条财路正朝我招手,我们村有啥,不就是野味河鲜这些东西吗?现在城里人最爱吃这种野生的玩意,价格可比池塘里面养的高很多倍,这要是辛苦点,天天打猎摸鱼,我想一年怎么赚个几万块没问题,三年不就十几二十万了呢?到时候修房买车全部齐活。

想着能够狠狠打柳老憨的脸,我干劲十足,看见天灰蒙蒙要黑的时候就朝着爷爷下网子的地方去。

村里弄鱼摸虾的人可不少,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窍门,爷爷的网下在水库出水口棺材石那里。

那地方有块大石头形状如棺材,所以村里人都叫那地方棺材石。

……

此时虽然快天黑,但依旧闷热无比,男人可以光着膀子穿着短裤凉快,女人们则是只能穿着湿透的背心干活的干活,纳凉的纳凉。

方巧燕端着一盆洗完的衣服走到棺材石那里,朝四周看了看没人,她才开始慢慢下水。

她就穿着背心和短裤,想着一会洗过就把湿透的衣服给换了。

这老天爷最近一点雨都不肯下,二龙村热的好像火炉,她刚刚洗完衣服就全身湿透,想着趁没人好好洗澡凉快凉快。

雪白的一双玉足踩进水中,一阵冰凉的感觉传遍全身,凉气缠绕着双腿在身体上缭绕,让她舒爽不已。

家里恶毒婆婆为了省电,晚上都不准她开电扇,这可把方巧燕给热坏了,所以晚上出门洗衣服,专门挑选偏僻的地方,趁机泡个凉水澡,让身体凉快,回家睡觉也好受一些。

洗了一阵,身上的衣服贴着肌肤十分难受,方巧燕胆子一大,直接开始在水里脱了起来,背心短裤都给脱下,她就穿着贴身吊带和内*裤,整个人如一条美人鱼在水里游弋。

洁白的肌肤在水里特别显眼,凉水就如同一个温柔的男人抚摸着她的全身,一下就让方巧燕有了感觉。

她游累之后,整个人靠着棺材石,不由自主伸手朝两腿之间摸去。

脑袋里面想起一个人,手速开始加快,嘴巴里面难以自持地发出一阵阵吴侬软语的呻吟声。

那个男人粗鲁野蛮地冲刺,方巧燕瞪大眼睛,幻想着自己身上有个男人,正在对着她使劲耕耘,嘴巴里面不由喊出:“快,快点,我难受死了。”

正在幻想中的方巧燕并不知道身后有双眼睛,正在树林子里面偷看。

那男人越看越兴奋,慢慢脱下短袖衬衫和裤子,拖着一条瘸腿就朝棺材石走过去。

由于腿脚不便,那男人并不能做到了无声音,但此刻是方巧燕正在惬意地满足享受中,根本没注意到有人靠近。

“真爽,这是有多饥*渴啊?”

柳老二靠近棺材石后,眼睛朝水里一瞄,已经把方巧燕的身躯全部收入眼中,特别是那双手,一只捏在胸脯上,另外一只在双*腿*间不断抚摸。

他惦记方巧燕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也是得到消息,猜测方巧燕肯定要出来洗澡,所以才偷偷跟着出来,没想到还看见这么香艳的一幕。

但柳老二很清楚方巧燕不待见他,原因都是因为常桂花,但他可是很惦记方巧燕,这具身子不知道多少次在梦里惦记,甚至在其他女人身上使劲的时候,柳老二都幻想成正在骑方巧燕。

机会就在眼前,柳老二那能不把握,只要把她给睡了,有一次就有二次,到时候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有了成功经验,柳老二也坚定了心里的龌龊想法,慢慢靠近方巧燕。

终于弄出动静后,方巧燕脸色一惊,回头一看就发觉穿着短裤的柳老二靠近。

她一阵惊慌,但柳老二早就准备,冲过去就一把匕首放在方巧燕雪白的脖子上,狞笑着就说:“小宝贝,你可别乱动,要不然刀子把你脸蛋给划出口子,可就不好看了。”

方巧燕还打算快速钻进水里,但柳老二准备比她充分的多,一把刀子放她脖子上,方巧燕吓的脸色大变,一动不动。

看着方巧燕的胸脯,柳老二完全亢奋了,伸出微微颤抖的伸手就要去摸一下。

方巧燕身子一扭躲开柳老二的魔爪,柳老二不满地喝道:“你他妈再躲,老子给你放血。”

方巧燕哭着就哀求:“柳瘸子,你可别乱来,我会去告你的。”

柳老二笑了笑,身子挪进几步,一条腿踩进水里,整个人站在方巧燕面前,坏笑着露出垂涎的样:“告我,等老子把你睡舒服了,你不仅不会告我,还会求着我弄你,哈哈。”

方巧燕哭着全身颤抖,但她很清楚,这地方太偏僻,大晚上可没人会来救她。

柳老二等不及了,裤裆里面的玩意已经快要充血,恨不得要捅人了。

“脱,把内*裤头和背心都老子脱了。”柳老二拿着刀子要挟,看着方巧燕的身子已经迫不及待。

这娘们长的带劲,身材也好,那胸脯那屁股,有前有后,弄起来绝对是让男人回味悠长。

方巧燕颤颤巍巍,伸手去脱内*裤头,她很害怕,柳老二是啥人,就是村里的流氓,你说他不敢捅人,方巧燕都不信,所以再委屈也不敢反抗。

柳老二瞧见方巧燕的肚脐眼露出来之后,那平坦光洁的小腹不堪一握,简直是催情之地。

“村里那么多老爷们想弄你,今天老子就来替大家伙尝尝你的九曲十八弯有多幽深。”柳老二急忙脱下自己的内*裤头,想要驰骋一番。

方巧燕抽泣着闭上眼睛,双手脱着,一种委屈至极的感觉让她恨不得去死,但又不能不脱。

相关文章:

呜咽挣扎大床;反绑/贯穿百合.他的手隔着布料磨弄

《渡尸人》全文(完整版)在线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文爱高手聊天记录,灌洗膀胱走绳电击

校花被下春药丸折磨 鲤鱼乡_噗嗤噗嗤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