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我太会夹了: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2021-01-23 11:14 · 新商盟

自己在家吃过午饭之后,我就背起了自己的药箱子,奔着村委会而去。

村委会修在村中央,后面就是一大片苞米地,一眼望不到头。除了因为被火烧过空出来的一片大白地之外,还有近千亩,是村里人的主要收入来源。

“呦,这不是张小子么,今天这是又去给谁看病啊。”

一路奔着村委会,遇到了很多村,民,每个人见到我都是和和气气的打招呼。作为村里面唯一的一个郎中,我还是有属于自己的地位的。

“刘全大哥啊,我也去村委会开会,村长让去的。顺便带着箱子,大家有什么小病之类的,我顺便就给看看,免得再跑一趟诊所。”

都说医者父母心,我有时候确实是深刻执行着这句话的方针,这也是老爹在世的时候一直都给我贯彻的思想。

虽说大部分人对我态度都很好,但总是会有一两个意外。

“嘿,张黑子,你一个外来人也去开会,不会是背地里花钱了吧?”正当大家其乐融融交谈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响起,不用猜都知道是村主任家的那宝贝儿子,刘旺。

“刘旺,说话注点意昂,别给你老子抹黑。”周围的大婶子听不下去了,责怪了一句之后就自顾自的离开了。这是我们小辈之间的事情,她不好多做干涉。

“好嘞,王婶,您慢走。”刘旺殷勤的招了招手,像王婶告别。当王婶的背影消失在大院的拐角处之后,他便换了一副嘴脸,看着我的目光充满了厌恶。

“张黑子,我警告你,从今往后离小花远一点,不然,我让你在这个村里待不下去。”

我站在原地,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笑容,甚至都没有正眼去看他。

“就凭你?你算哪根葱?让你爹来的话,我自然二话不说,至于你?哪凉快哪呆着去。”虽然我跟小花的关系并不像是刘旺嘴里的那般暖昧,不过这妮子经常粘着我这倒是真事,长久下来,难免会有人误会。而刘旺,从小喜欢小花,我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张黑子,别忘了,你是个外来人。这里是刘家屯,不是你的地界,你想清楚了。”给我放了一句狠话之后,他转身就走,竟然颇有一种大侠的风范,让我看呆了眼。

当刘旺走了之后,我斜倚在路边的树上,静静的开始思索起来。

刘旺说的,并不都是废话,对于刘家屯来说,我确实是个外人。可是老爹选择了这里,那么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家。或许我需要做些什么来稳固一下自己在村里的地位了。

村委会有自己的会议厅,当我到了的时候,这里大部分地方已经坐满了人。

“张扬来了啊,来来来,坐这里,专门给你留的位置。”

村长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向着我招了招手,我神色一喜,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当坐在座位的上的时候,只感觉身上一阵的不舒服,侧过脑袋,才发现刘旺正靠在墙边,一脸怨恨的看着我。坐在他前面的,正是他那村主任老爹刘满。

发现了我的目光,刘主任也朝我露出了笑容,让我心里一暖,至少这里除了刘旺之外,没有人会对我抱有偏见。

正当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肩膀被轻轻的拍了一下,扭过头之后才发现,坐在我身边的正是王寡妇。

这女人也是悲惨,年轻的时候嫁给村里的刘满仓,没想到刚过几个月,刘满仓就得了胃病死球了,留下她一个独守空房。对于一个还处在花季的女人来说,这种打击无疑是十分巨大的。

好在村里面的人对她也没有什么偏见,她也安心的在这里生活了下来。

不过这女人最近好像染了风寒,时不时的会来我的小诊所买点药,或者是钓个点滴,与我的接触也甚为频繁,只是她不多话,我也不好说什么。

“王姐,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眼神有些疑惑,她现在的举动似乎不符合之前她的性格啊?

“就是你给我的药吃完了,能不能再帮我准备一份。”她没有看我,低着头盯着桌面。

“好啊,可是,那是一周的药量,你怎么就...”按理说我给她的药量和服用的方法,一周才可以吃完,现在距离她上次离开才三天的时间,怎么药就没了?

“好了,张扬,现在开会,看病的话等会议结束之后。”村长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整个会议室里安静了下来。就连搬着小板凳坐在后面的那些妇女们,都停下了自己的嘴巴。

“镇里下来文件,说要提高村里的人均收入,为了带领大家脱贫致富,还希望各位今天能提出一些个有建设性的意见,一旦采纳,就会有一笔不小的奖励。”

一谈到奖励,顿时所有人都红了眼,尤其是那些妇女同志们,更是显得兴奋,村长话音刚落,她们就叽叽咋咋的讨论了起来,惹得会议厅里嘈杂一片。

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本就清静惯了,对这种氛围十分的不喜。实际上那天村长跟我说过这件事之后,我的心里就有了决断,那就是在镇子里成立一家私有医院。

村里面的无业游民居多,如果这家医院能够开起来,医生之流当然可以请外面的,但是除去医生之外的工作,却是可以让这些没有工作的村名来做。这样不仅解决了他们闲置的问题,还满足了老爹留下的遗愿。

这里面其实也是有我的私心存在,老爹多处行医,其志向无非是想要一家自己的大诊所或是医院,来施展自己的医术。可惜早逝,这份心愿也就被我所继承。

如今有一个现成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或许可以努力一把,得到村里的同意与支持,将这家医院顺利的开展起来,这样也不负老爹多年的呕心沥血。

正当我心里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细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穿过桌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