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娇娇宠无删减/爱妻娇娇宠小说在线全集

2020-11-21 13:46 · 新商盟

“给我滚出去。”

总统套房内,伴随着男人凌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言欢不着痕迹的将捂住口鼻的湿巾在一旁,抬眸,气吐幽兰,浅笑嫣然。

“贺少,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嗯?”

说完,微弱的灯光下,言欢大着胆子伸出手指挑起男人的下巴,女王范十足,本来……就是自己来睡他的,怂什么?

虽然自己现在也吸入药水味,但是他比自己吸入得更多。

贺景深闻言眼神更加凌厉,好,很好!

这次送来的人也太大胆了,直接上下其手了!

昏黄的灯光下,床上的女人轮廓模糊,看不清楚正脸,却衬的皮肤越愈发白嫩,贺景深抬手就想直接将女人丢出去,却不想大步跨出去的脚步竟然不听使唤,一下子栽倒在大床上,无意之中将床上的小女人完全的覆在身下。

该死的,没想到药效居然这么强,贺景深很快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越发难以控制。

言欢被突如其来的高大身躯压得不得动弹,听着身上男人粗重的呼吸,她不由的暗自佩服贺景深的定力。这可是一整瓶的强效催情药。

随后言欢赶紧摇摇脑袋,撇干净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

这个好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能不能成功,就在这一晚上了!

她咬紧下唇,费力的抬起双手,生疏而缓慢的覆上男人精壮的后背,点燃了火花。

“贺少,放心,事成之后,我只要两百万,然后绝不纠缠,嗯?”

说完,言欢费劲的伸出手将枕头下自己一早准备好的支票送到了男人的面前。

“完事后,你签字,我走人。”

呵……

贺景深眸光深邃如海,满是讥讽。

“好,如你所愿。”

一阵真实的痛感袭来,言欢长长的指甲掐住了男人的后背,瞬间划几道血痕。

贺景深动作一滞……

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汹涌的狂潮……

夜,还很长……

……

天色朦胧亮,一夜尽兴的男人随手将枕头上的支票署好名丢在床上,并未理会床上有些狼藉的女人,一边干净利落的围上浴巾走进浴室,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在我出来之前赶紧滚,否则,你知道后果。“

黑暗中,言欢捡起床上的支票,小心翼翼,眼里不是贪婪满足,全然都是珍视。

哪怕自己昨天晚上一度认为自己会死在床上,如今也是值得了。

“没问题,多谢贺少了,昨天晚上……贺少您真棒……”

听着女人轻佻的话语,贺景深蓦然又想起昨晚的一幕幕,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还是有些对他的胃口。否则,也不会成为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第一个女人。

……

待到男人走进浴室,言欢艰难的抬起酸疼的身体,穿好衣服离开,身后浴室的门在不久以后缓缓打开。

贺景深皱着眉头,按按有些疼痛的眉心,拉开窗帘。外面阳光刺眼,晃过洁白的床单,一丝嫣红绽放……

他微微怔住,空气中,似乎还有那个女人的香味……

“疼……”

“加油,看到孩子的头了。”

“嗯……”

九个月后,C市的一家医院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产房的宁静。

言欢白着一张俏脸,汗水打湿了额头的碎发,真正让她揪心的,却不是生产的痛苦过程。

而是十五分钟后医生的检验结果。

弟弟究竟有没有生的希望,就绑定在这个孩子身上了。

“言小姐。”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口罩,走近她的床位,遗憾的摇摇头:“很抱歉,经我们检验,您的孩子和您弟弟的血型不相符,所以,脐带血无用……”

仿佛一道炸雷在头顶劈开,言欢一瞬间被抽离了魂,小脸白的像一张纸。

怎么,怎么会这样?

当初A市的医生很肯定的告诉她,只要生个孩子,配型成功率是接近百分之百的啊!

难道让她出卖自己的身体,用尽办法之后,还是要眼睁睁的看着亲弟弟死去?

言欢无力的瘫坐在床上,身上的酸疼一阵阵的提醒着她,从设计A市最优秀的男人,生下孩子,为的就是去救她唯一的亲弟弟-言锦。

言欢的母亲身体向来不好,生了弟弟之后直接大病一场,在病床上挨了三天还是没挺过去,撒手人寰,留下一个弟弟。

父亲言城东是个生意人,整天忙着在生意场上来回转,在他眼里,钱权势这三样东西才是他的人生中的第一位,并没有把言欢的母亲放在心上,除了生意,在外头也不知道藏了多少相好,但这些,性子柔弱的母亲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孩子能够让他回头,却始终是枉然。

母亲的去世没有让他停下脚步,他依旧活跃在生意场上,除了请了一家子保姆司机,根本无暇顾及她们俩。

尽管言欢从小对弟弟关怀备至,长姐如母,但是还是没能避免厄运的到来--由于先天的气血不足,弟弟生下来就患有地中海贫血,这样的病,除了脐带血加骨髓移植,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

但是她和父亲去医院做过配型,却被告知均不匹配。要等配型合适,茫茫人海更是难以寻觅。

在言欢的死死追问下,医生才游移不定的开口:“或许,言小姐可以生个孩子,带有血缘关系的新生儿,这样对于言少爷的病,或许有救。”

医生的这句话,对于近乎绝望的言欢来说,不亚于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

尽管她没有结婚,可是为了弟弟的性命,别说是生孩子,搭上自己的命也未尝不可!

抱着这样的心态,言欢很快“物色”好了人选-A市的风云人物,贺景深。

父亲言城东很少在家吃饭,但言欢不止一次的听到过他提起这个名字-A市的传奇,年少有为是自然的,做事果断,雷厉风行,没有婚史,甚至和桃色新闻不搭边。

一样是要生孩子,那么,就索性生个基因好的。

于是有了九个月前的那一夜。

一切的一切都水到渠成,只是没想到,败在了最后一关。

言欢无力的闭上眼,心如刀绞,长睫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紧紧掐住手心,不让自己流眼泪。

言欢深吸一口气,没关系,没关系,这次不成功,只要先用药物治疗缓助病情,弟弟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那张200万的支票,应该还能顶一阵子。

言欢打定主意,缓缓的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妖娆的声影腰肢款摆走进来-来得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言若兰。

“哟,姐姐,刚生完孩子就是脸色不太好呢,看看你,好憔悴啊!”言若兰娇笑着,摆弄着手上细长的指甲,语气中却听不出一丝关心,反而满是嘲讽。

言欢微微皱起眉头,这个妹妹向来与他们没什么交集,言城东在外灯红酒绿的生活,有个私生女也早已不是秘密,只是这样的场合,她怎么会来?

言欢抬起头,如水的眸子的充满着疑问:“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来看看你啊,我的姐姐,你刚刚生产完,我当然要来道喜,但是呢,似乎又不太适合。”言若兰眼里闪过一丝狠毒,轻描淡写的说:“毕竟,言锦刚刚断气,一边死人一边生产,嗯,真是叫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言若兰满意的看着言欢瞳孔瞬间收缩,满脸的不可置信,她不顾手上的输液针,一把掐住言若兰:“你胡说什么!我弟弟在隔壁房间疗养,你说谁死了?!”

言若兰被她掐住,狠狠挣脱几下去甩不开,尖声叫道:“你未婚先孕,生了个孩子,言锦这个拖油瓶知道了,哪还有脸活下去?他自己拔了氧气管你掐我干什么?!”

言欢一下子失去力气,言若兰趁机甩开她,恶狠狠的说:“我实话告诉你,医生我早就买通了,当然不可能配型成功,而爸爸,呵呵,他怕自己身体受到影响,你恐怕还以为他也是真的不匹配吧?”

言欢已经陷入绝望,满脸是泪,她什么都不想再听,但是言若兰的话还是滔滔不绝的传入耳中。

“咱们言家在A市也算是有头有脸,谁知道出了这么个病秧子,还好他自己解决了自己。至于你么,呵呵,只要你出了医院大门,那些记者对着你一通拍,明天的新闻就有了,言家大小姐未婚生子,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做大小姐,这个位子,只能是我的!”

“哈哈哈!”言若兰得意地看着即将成为丧家犬的言欢,忍不住大笑起来,仰头掩嘴,昂首阔步地走出了病房。

徒留刚刚生产完,满额大汗,一脸狼狈的言欢目光呆滞地看着言若兰离开的背影。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和言锦?低垂眼眸,言欢努力隐忍住不让泪水夺眶而出,这样的父亲,不值得她流泪!

撑在床上的手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用力紧咬的嘴唇破损而涌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这是仇恨的味道。

她发誓,今日她有多落魄,以后,她就要言若兰和言城东有多凄凉!

相关文章:

恩不要好大好硬好爽 性插图动态图无遮挡|都市医仙圣手

男生太大了进去时什么感觉|怎样防止头发早白

他的手指越来越深/黑人锁住高潮也不拔出

非洲女孩街头追中国小伙~腿分大些自己揉给我看

女秘跪在桌子下:吸住不许流出来还在上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