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顶级富豪小说在线/顶级富豪完整版

2020-11-21 11:53 · 新商盟

就在云秀卿惊讶之际,蒲炜沧已经挽起裤腿走到河中叉了几条鱼上来。

临岸的河水虽浅,但水流也不慢,方才云秀卿捕鱼的时候几乎看不到什么大鱼,可蒲炜沧居然能这么快的叉住游来游去的鲤鱼!

“走吧!”蒲炜沧把竹叉上的鱼递给云秀卿,自己捡起地上的野鸭:“去我家!”

云秀卿抿唇跟了过去:“你说的如此干脆就没想过我会不去?”

“第一,你肚子饿没有回去吃东西而是选择逮鸭子,我看你衣裳华丽也不像是穷的吃不起饭的人,所以便猜想你不愿回去,第二你衣裳湿了也不去换,想必是家中有什么难事让你抵触,我听说今日云家出了事儿,在往你身上一引,若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云家姑娘!”

云秀卿沉默不语,算是承认了蒲炜沧说的话。

“那你呢?你是谁?”云秀卿开口问道:“你的身份又是什么?”

“我不过是个四海为家的猎户罢了,不值一提!”蒲炜沧摆手:“两年前,我就迁居到永安村了!”

云秀卿唇角一扬,不再言语,面前这人明显在隐瞒自己的身份。

他说自己是猎户,若真是猎户因为常年拉弓指腹应该会磨茧才对,可他不仅指腹有茧,手指下跟手心中也起了厚厚的茧子,加之他快速的身手,如此看来,倒更像是个成日里舞刀弄枪的。

他不愿将真实身份告诉自己,她也没必要一问再问,本就是萍水相逢,他也丝毫没有害自己之心,吃一顿饭还是可以的,正好此时的云秀卿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蒲炜沧的家很简单,几间茅草屋,一圈篱笆围成了个院子,院子里头种了几颗云秀卿叫不出来名字的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坐吧!”蒲炜沧推开房门请云秀卿进去,云秀卿环顾了四周几眼,屋子里更是空旷,只有床跟桌子。

蒲炜沧烧上水后便开始处理鱼,云秀卿没事干就出去帮他往火里添柴。

蒲炜沧烧饭的技术熟练无比,不一会,云秀卿就吃着了美味大餐。

“没想到你这么会做饭!”云秀卿将最后一个鸭骨头吐出来,满足的擦了擦:“比我们家厨子做的都好吃!”

云家虽然坐落在村里,可光宅子就占地十来亩,家里有厨子跟丫鬟根本就不为过。

蒲炜沧轻笑:“蒲炜沧,我的名字!”

云秀卿一愣,只点头:“云秀卿!”

蒲炜沧自报姓名,分明是想跟她交朋友,虽然云秀卿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他武功了得,厨艺又棒,结交了似乎也不错。

蒲炜沧见云秀卿应的爽快,心头越发的刮目相看。

“天色也不早了,我回去了!”云秀卿起身:“谢谢你的款待!”

蒲炜沧开口道:“你家的事我略有耳闻,若有什么帮忙的,你只管开口!”

云秀卿应了下来,她身心愉悦的往家里走,还没走到门口,就见吕琦昌跟吕婆娘正堵在云家门口,不停地叫嚷着。

云秀卿诧异的走过去,吕婆娘见云秀卿走过来,只抬手指着她:“你若不信,只管自己去问你闺女,是不是收了我儿子的金簪!”

云秀卿一头的雾水:“什么金簪?”

“你这小娼妇,家道中落了就要赖我家的金簪不成?”吕婆娘恶狠狠的骂着:“黑心呦,怪不得待嫁三年都没人要!”

“你嘴巴放干净些!”云老爹脸色一沉:“我们家虽然破败,但也不至于赖你的金簪,若是卿娘拿的,我们自然会还回去!”

云秀卿皱眉一想,突然福至心灵,她记得吕琦昌是给过自己一个金钗来着,可自己没要啊,那金钗……

“对了!”云秀卿拍手,金钗她让族长给保存起来了。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云秀卿转身就要走。

“你这小蹄子该不会是要跑路吧?”吕婆娘斜眼看她:“听我儿子说你仗着有点银钱就对他吆三喝四的,还让他只娶你一个?”

吕婆娘说着兀自笑了起来:“啊呸!就你给我儿子提鞋我们吕家都不要,你还有脸收我们家的金簪嘞?”

云秀卿眸子一寒,快步走过去,一巴掌扇到吕婆娘的脸上:“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

“当初是谁巴巴的过来求我大家心里都有数,是谁死活要把簪子往我手里塞,在河边浣洗的婶娘们也都瞧见了,我云家是中落了,可就算没了钱财,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我云秀卿行事坦荡,用不着你这个婆娘当着我的面说嘴!”

“你……”吕婆娘不可思议的瞪着云秀卿:“你这个贱蹄子居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云秀卿眸子中泛出寒光:“我可不是任人拿捏欺辱的软柿子,你最好给我识相一些!”

吕婆娘被见云秀卿浑身泛着戾气,又见云老爹虎视眈眈的瞪着自己,只哼道:“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你恼羞成怒打人就有理了!”

吕婆娘只敢在耍耍嘴上的威风,她躲到吕琦昌后头:“找不着簪子我就去告你!”

“对!告你!”吕琦昌学着他娘怒道:“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如此残暴,真是有辱斯文!”

云秀卿见吕琦昌不敢惹自己,只冷哼一声,转身去找族长要金簪。

云秀卿很快就将金簪拿了过来,她丢到吕婆娘手中:“赶紧滚!”

吕婆娘跟吕琦昌对了对眼神,只拿起金簪送进口中,用力一咬。

“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拿假的金簪骗我?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吕婆娘高声叫骂道:“快来人啊,吕家的闺女居然骗人金簪啊!”

不一会儿,云家跟前就聚满了人。

吕婆娘拿着金簪到处给人看:“你们瞧瞧,这簪子本来是我儿子给云家的聘礼,两家的亲事两家没谈拢,云家闺女就拿了个假的还给我们,她这分明是无赖啊!”

“你胡说!”云秀卿怒道:“这金簪在我手里不过几分钟,我怎么会给你掉包呢!”

“你若不信,就只管喊首饰师傅来验,看看这簪子是不是假的?”吕婆娘挑眉看她:“你们家道中落,居然打起我家租传簪子的秘密了,好黑的心啊!”

看热闹的村民更是议论纷纷:“我看她啊,八成是想给她哥哥藏赌钱嘞!”

“可不是,没想到云家居然做这种事儿!”

“怪不得没人敢上门提亲,原来云家会赖聘礼呢!”

吕婆娘见风都往自家这边刮,只得意洋洋的瞧着云秀卿:“赶紧赔银子,不然你就报官抓你们!”

吕婆娘边说着边掰着手指头数:“我给你的金簪可是十打十的量,你怎么着也得给我一百两吧……”

云老爹脸色难堪,他将云秀卿拉过来,低声问道:“卿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秀卿咬牙恨恨道:“我知道了,他们母子一开始拿的就是个假簪子,这是想空手套白狼呢!”

云老爹不解,一旁的云秀卿只冷笑道:“爹你放心,有人为我作证,他们是不会得逞的!”

云秀卿说着转身离去,徒留吕婆娘在那里叫骂着。

“卿娘?”族长正在搓玉米见云秀卿跑进来不由的一愣:“你咋又回来了?”

“族长,出大事了!”云秀卿巴巴的跑过去。

“怎么了?”族长搓玉米的动作一停,诧异的瞧着云秀卿问道。

“我在河边的时候多亏族长给我通报消息,我才能赶回去,我不是把手里的一只金簪给你了吗?”

“对啊!”族长点头,不明所以的答道。

“那金簪是吕琦昌给我的,我转手就给了您,可这会子吕琦昌母子正在我家门口叫骂呢,他们非说您把私吞了金簪,给了他们一支假的!”

“什么!”族长脸色一沉:“我掌管着村中事务,怎么会行那般龌龊之事!”

“对啊!”云秀卿不住的点头:“可他们非赖在我家门口不走,要我们赔钱呢!”

“岂有此理!”族长大怒:“连我都敢诬陷,真是反了他们了!”

族长说着怒不可遏站起来:“卿娘,走,咱们找她们说理去!”

云秀卿和族长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吕婆娘和吕骑昌破口大骂,骂得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门口的村民都围满了,族长听到那难听的话,脸都绿了。

云秀卿打量了族长一眼,而后把村民扒拉开,看着趾高气昂的吕婆娘和吕琦昌:“吕琦昌,你说你也是一文质彬彬的秀才,站在我家大门口对一女子这般辱骂,可真是有失了你秀才的身份。”

吕琦昌眼睛一瞪:“云秀卿,你骗人在先,我凭什么不能骂你。”

“云秀卿,你少在这里污蔑我家琦昌,你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还敢这么大声嚷嚷,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云秀卿我今天就告诉你,你今天陪我一百两也就罢,不然,我让人拆了你家宅院。”吕婆娘阴狠一笑,她家早盯上了云家的财产,哪想云家这么不争气说败就败,她今天怎么也得捞点油水回去。

云老爹见吕婆娘指着鼻子骂自己的女儿,登时怒极攻心,手指颤抖的指着吕婆娘:“吕婆娘,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我的女儿我清楚,她就是饿死,也不会偷你们家的东西。”

云秀卿见云老爹这么护着自己,眼眶一热,她穿越过来不过寥寥几日,终于在这一刻她感觉到了亲情的温暖。

“爹,你别激动,我来收拾她们。”云秀卿上前把气得满面通红的云老爹拦在了身后。

“卿娘,爹对不起你,爹护不住你啊。”云老爹抬手用衣袖擦了擦泛红的眼睛。

“血口喷人,真是笑话,那可是我家祖传的金簪,我家琦昌本来要拿这金簪给你当聘礼的,这金簪只经过你的手就成假的了,大家伙儿评评理,谁在血口喷人。”吕婆娘双手叉腰,越说越来劲,她今天就坑住云秀卿了。

云秀卿等的就是她这句话,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人群后的族长,见族长的脸比锅底还黑,嘴角勾了勾。

“够了。”人群后,族长黑着脸大吼一声,熙熙攘攘的人群登时安静下来,村名们自觉让开了一条路,族长面无表情的走到吕婆娘和吕琦昌的面前:“叫嚷什么?”

“族长,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家祖传的金簪被云秀卿偷梁换柱换成假的了,族长,你给我评评理啊。”吕婆娘见族长来了,气焰反而涨了不了,扒着族长的胳膊死活不放。

吕琦昌忙上去附和道:“族长,您身为一族之长,今天得给我们做主啊。”

“我说你们俩个有脸吗?啊?”族长气得脸涨红,把胳膊猛得从吕婆娘手里抽出,指着俩人的鼻子,怒骂道:“吕琦昌,亏你还天天念圣贤书,你念的书是不是都到狗肚子里去了,你们俩这叫乘火打劫,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吕婆娘听到族长骂人的话,有些发愣,这完全和她想的不一样啊:“族长,你是不是吃了云秀卿这个贱人的迷魂药了,明明就是她把我们家金簪偷了的。”

“对啊,族长,你不能偏袒云秀卿啊。”吕琦昌也有些发懵,他们今天就是吃定坑云家一把,这族长是怎么回事,难道发现他们的阴谋了不成?

族长见两人冥顽不灵,冷冷的道:“我告诉你们,卿娘一开始就把金簪给我保存,你的金簪只经过了我的手,你若是觉得我把你家的金簪偷了,那咱们就报官,看看官爷最后是怎么判的。”

“什,什么?”吕婆婆听了族长的话,脑子登时反应不过来了:“族长,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云秀卿偷了我们的金簪,怎么又变成族长你了。”

相关文章:

《修仙强者重回都市》—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男人你越在乎他越拽|茄子那么大怎么弄进去

有跟自己女儿做过的吗*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70多岁的男人什么状态&男朋友让我穿裙子坐他大腿

夫君巴掌掌掴臀瓣/暗云by墨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