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原创《 情定三生:首席医少赖上门》完结本

2020-11-19 13:32 · 新商盟

第一十九章 喝个交杯酒

第一十九章 喝个交杯酒

这一桌子的人,除了胜康医院的人,还有5个是陈光达带来的人,另外几个,都是医药局的工作人员,而容睿,因为是外援,所以并没有暴露身份,低调的只坐在了次位上。

此时,医药局的人知道,这陈光达惹了大神了,而陈光标一行人,却极其的傲慢,只以为这样一个座次低下的人物,凭什么在这里说三道四,扰乱了这酒局的气氛,很是不开心。

“没事,没事,就是哥哥跟妹妹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来我么继续吃饭!”齐程远是个老油条,很快的拿捏着扭转了气氛。

所有人将目光再次转会了饭桌上。

而容睿,却一直用幽幽的目光盯着那张局促不安的脸,仿佛要洞穿她的灵魂。

那双眯着的眸子里,淌着讥讽,嘲笑,还有,不可思议。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还能坐得住,是多么的不知廉耻?

.......

此时的苏念,愣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他。

自从上次被他从医院里赶出来,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听过他的任何消息。

此时,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尤其是刚刚触上那双冷鹜的目光时,她觉得,他好像是一只蛰伏的兽,随时会苏醒将所有人毁灭一样。

齐程远看到苏念这经不起玩笑的样子,赶紧圆场。

“小苏,你看看,陈总都叫你妹妹了,你是不是要意思一下,来,还不赶快给你哥敬个酒?”

旁边的梁院长也开始附和:“是啊,小苏,还不赶快叫哥,我们医院,这次进口的机器,就等着你这一声哥了!”

苏念又被赶鸭,子上架,一杯酒塞进了她的手里,齐程远又把她从座位上拎了起来。

此时旁边的人开始附和。

“是呀,苏小姐,你还不快点叫哥?你要是叫的生分了,你们胜康医院进不了这批机器,就要砸了你这梁院长的饭碗了啊!”

苏念有些气短,觉得自己在这酒场上,像个迎合的小丑。

而坐在一边的齐程远,看着苏念这慢吞吞的样子,很是气恼,小声的说,“苏念啊,你怎么还这么不开窍?还不赶快叫哥?你是真想让我们胜康倒闭?”

说着他在桌下,狠狠地踩了她一脚。

无奈之下,她咬了咬唇,皱着眉头,举起了杯子:“陈大哥,谢谢你关照我们胜康,这一杯,我先干了!”

说完,将手里的白酒,直接灌入了喉咙里。

陈光达笑着眯着眼睛:“小苏啊,你这声哥,叫的明显不是很亲热啊,是觉得我不像你哥,年纪不够大,还是样子不够帅气?”

齐程远笑了笑:“陈总,这是什么话,在我们的眼里,你一直是帅气的白面小生,最重要的是一直青春永驻,英猛无比!”

陈光达笑着说:“哦?真的是这样?既然这样,小苏,你是不是得自罚三杯,下次再这么不情愿,那我可不是罚三杯这么简单了!”

苏念被这两杯酒弄得醉醺醺,此时,旁边的齐程远,已经又给她倒了一杯。

“小苏啊,你看陈总都这么说了,你是不是要喝完这三杯,咱们医院的未来就系在你的身上了,来,你干了,陈总就高兴了。”

苏念,皱了皱眉头,捏着杯子,用余光扫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男人。

此时此刻他虽然,韬光养晦般的收起了往日的凌厉和杀伐,可是,见过他的真身的苏念却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恶寒。

那射出来的两道冷厉的目光,充斥着嘲讽,讥蔑,还有几分邪肆。

她不敢再看他,盯着这手里的酒杯,犹豫了几秒钟,一仰头就把杯中快一半的白酒全给喝了。

“陈大哥,我自罚三杯,您随意!”

说着又一连倒了两杯酒,全部灌入了腹中。

一直唯恐天下不乱的齐程远说道:“没想到,小苏酒量这么好,既然小苏跟我们陈总,这么有缘分,我看不如,让小苏跟陈总,喝个交杯酒?”

这话一出,四方迎合。

此时的苏念,已经觉得头昏眼花,整个身子,也越来越飘,就连眼前的酒杯,都是三个腿的。

齐程远,此时,又给她倒了一杯酒,紧接着,拉着她的手,又要给她塞进手心里。

“来,先来个小交杯,再来个大交杯怎么样?”

苏念觉得那只油腻腻的手,恶心急了。

紧接着反手,狠狠地甩开,猛的一推。

剧烈的动作,让她猝不及防的猛地呛了一口气。

此时,只觉得喉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上下乱窜,仿佛要冲破食道般的刺痛。

头晕欲裂的同时,胃里也像是横着一把刀子一样,稍微动一下,忽然划穿了胃一般。

唔的一声,她转身冲了出去。

一直等着小苏跟他和交杯酒的陈光达,一脸的不悦:“哎呦,小苏,这是不愿意跟我和交杯酒?”

齐程远,赶紧说道:“哪能,小苏这是不好意思了,真是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得我们陈总这么给面子,我这就去说说她......”

说完,起身跟着苏念走了出去。

此时,一直蛰伏在角落里的男人,那一瞬间,忽然站了起来,全然不顾所有人的惊讶,砰的一声,将手里的酒杯反扣在了桌面上。

“这样的医院,没有资格接受这次扶持!我们也不会提供任何的技术支持!”

在所有人都愣怔时,杀伐狠厉的男人已经转身也跟着走了出去。

......

苏念只觉得胃里火辣辣的,一股热气顶的她冲进卫生间地那一刻,就吐了出来。

本觉得那白酒,虽然辛辣,但是喝在嘴里还算是绵软,却不知,这酒劲这么大,此时,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头重脚轻,就连迈动步子的力气也没有了。

她扶着墙,想站立起来,此时,身后,却伸过来一只油腻腻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紧接着,一拽,忽然将她揽进了怀里。

“小苏,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早就说过,只要你跟了我,我一定会让你享福,每天吃好的穿好的,根本就不用受这个罪,你看看,现在还要被酒桌上这些男人,调戏,是不是很憋屈?

其实,我看在眼里,也是疼在心里的,只要你,如果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恩?跟了我怎么样?我保准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有享不尽的福,我也一定会让你当上护士长的!我说道做到!”

第二十章 我现在就废了你

第二十章 我现在就废了你

说着那油腻的手,已然开始在她的后背上乱摸。

苏念发疯的挣扎。

“滚开,你给我滚开,齐程远,你这个王八蛋,你放开我,拿开你那恶心的脏手,你给我滚!”

“滚,你让我往哪滚?苏念,我实话告诉你吧,即使你今天不同意,我今晚也要把你送给那个陈光达的,你只不过是个不值钱的小护士而已,有什么资格拒绝。

我告诉你,让他上也是上,让我上也是上,不如先让我尝尝鲜,恩?我会好好疼你的!”

“滚,你这个恶心的流氓!”

此时的苏念,狠狠地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掉,眼前这恶魔的纠缠。

她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但是,只要有一口气在,她绝不让他得逞。

而早就觊觎她许久的齐程远,怎们能舍得眼前这软香在怀,美人逃脱呢?她的啃咬,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事前甜点,更有情调。

此时,恨不得一口将这女人拨皮抽骨的收入囊中,带着酒气的唇舌,瞬间贴在了她的鹅颈上,不住的嗅着。

“小苏,我喜欢你,跟了我吧,恩?跟了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你真香,真美......你的身材真好......我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拆开自己的腰带。

“啊......放开,放开......齐程远,你这个混蛋!”

......

正在苏念觉得生死一线间的时候,砰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狠狠地踹开。

紧接着,正要脱掉裤子的齐程远,忽然被人从背后地掐住了脖子,啪地一声,头就被狠狠地甩在了厕所的墙面上。

“啊......”

齐程远哀嚎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再次将他狠狠地提了起来。

只听到扑通一声,那肥腻的头,就被狠狠地掐着,塞进了马桶里......

“唔......咕噜噜......唔......你他妈的是谁......唔......咕噜噜......”

一连串的呛水让齐程远苦不堪言,上气不接下气,嘴里满是污秽。

下一秒,他脖子上的领带被瞬间地抽掉,紧接着,一股凉风从他的眼前带过,几秒钟的时间,领带在他手腕上,狠狠地捆了一个死结。

之后,他便像是一块腊肉一般,被人挂在了厕所的门框上。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飞来,本就迷迷糊糊的齐程远,那一瞬间觉得眼冒金星,七窍流血,更是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此时的容睿,眯着那如刀锋一般冷厉的眸子,瞄向跌倒在地上,已经醉的不知天上地下,甚至还在挣扎叫喊的女人。

幽沉的眸子里,瞬间,闪过几丝的讥蔑。

这个女人真的是,每次见面,都会给他不一样的惊喜啊!

下一秒,他上前,直接将她拦腰扛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此时,肩膀上的女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那个齐程远,想要侵犯自己,于是,她仍旧发疯的在他的肩膀上捶打着。

“齐程远,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闭嘴!”

酒店外的停车场里,容睿打开了车门,直接将她扔进了自己的后车座上,之后坐到了驾驶座上,转头问道。

“住哪?”

......

“我告诉你,齐程远,你如果敢动我一个指头,我一定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全家......”

“该死!”

这个女人简直醉的一塌糊涂,下一秒,他转过身去,脚下一脚油门,黑色的吉普车在这暗夜里像一条暴怒的龙般穿梭了出去......

“砰”的一声,女人随着这惯性打着滚,忽然滚到了车坐底下。

“啊......疼.....疼......”

而前面的男人恍若未闻一般,那张冷峻的脸依旧冷漠,那双黑沉的眸子,更像是,隐怒的猎豹般,射着冷冷睨着前方的路。

.......

直到车子猛的刹住,趴在地上的苏念,还是不住地哀嚎,忽然股巨大的力量再次将她拦腰扛了起来,紧接着,苏念就感觉到,自己像是一只失重的鸟.......怎么飞起来了?

......

此时的容睿,并没有回容家大院,而是来到了他在书香门第的一间公寓。

他用脚狠狠地踹开门,扛着这个女人,直接走进了浴室。

只听到砰的一声,他狠狠地将她丢在了浴缸了,紧接着,打开了花洒,拿着冷水喷头,朝着她的头,就狠狠地喷了过来。

“啊......”

苏念一直处在半迷糊状态,要说刚才在厕所里,她还清醒,知道那个齐程远对自己不怀好意,而现在,她更是醉生梦死了。

这酒劲真的太大了,现在,她什么也看不清,眼前只有,一股巨大的冷水喷了上来,冷冷的,特别的刺激她的神经!

“啊......齐程远,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

一直站在对面,的男人,脸色却越发的黑沉,而那双幽深的眸子,带着讥诮和讽刺,一直眯着眸子冷冷的注视着,眼前这个一直毫无章法的躲避着这刺激的凉水的女人。

此时,那黑色的长发全部黏在了她的脖颈上,而那黑色的礼服裙,也因为全湿了,贴在了身体上,这样玲珑的身材,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凸显而来。

滚动的水珠继续在那白,皙如瓷的肌肤上跳动着,顺着那美好的曲线滑入衣领里......

那一刻,幽沉的眸子眯了又眯......

“你打扮成这样,把那张脸化成了一个鬼一样,就是为了去勾引那些男人?”

......

“混蛋,齐程远,你才是鬼!你们全家都是鬼,你才去勾引男人!

不,你勾引女人,你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勾引女人,你让我觉得恶心!

齐程远,我今天就废了你!”

说完,像是着了魔一般,忽的从浴池里站了起来,下一秒,冲着对面的男人直接就扑了过去。

容睿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发起酒疯来居然这么野蛮。

看着眼前忽然扑过来的女人,他猛地皱眉,丢掉了手里的喷头,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腰。

本想将她狠狠地钳制,谁知,她的双手忽然按住了他双肘内侧的位置,下一秒,手臂的刺痛感传来,瞬间手臂失去了知觉,掐着腰的手,忽然无力的松开。

女人像一团棉花一样摔在了他的身上,下一秒,那带着浓浓的酒气的唇瓣,忽然擦着他的脸颊,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柔,软的如蒲丝般的手臂,缠绕过来的的瞬间,让那双幽深的眸子骤然紧缩。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一幕仿佛在他的记忆深处,似曾相识,却又飘渺虚无,而紧握着她那软腰的手,不自然的猛地收紧。

然而,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趴在他身上的女人,却在那一瞬间,居然张开了嘴,毫无预兆的用舌头,在他的脖子上用力的舔了舔......

相关文章:

尝尽留守妇女们李大壮~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好爽

(完本)亿万宠婚:总裁爹地轻点爱小说完整全集试读

凌晨四点,看到海棠花未眠

有钱的单身女过得生活|俘虏成功男骄傲不驯的心

殇情泪未眠全集目录/殇情泪未眠小说在线全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