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公分开久了感觉老公不爱我,女人喜欢持久还是尺寸

2020-11-18 13:54 · 新商盟

用手指着厕所对我们叫道:“你们宿舍的彭……彭慧慧……死了……”

彭慧慧死了?

我虽然早就感觉到不好,听到那个女生的话还是吓得一哆嗦,李丽平更是直接被吓傻了,有些懵逼地问那个女生:“死了?怎么死了?”

这么一闹,两边宿舍里都出来了很多人,大家看到那个女生的样子,都觉得事情不对头,有几个从宿舍里拿出了拖把扫帚,大家一起向厕所里走去。

还没走过厕所,我们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大家都更害怕了,靠在一起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厕所里。

一进门,我们便看到一个女孩子坐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隔间门敞开着,她的双腿左右分开坐在地上,头垂在胸前,黑色的头发遮在胸前,双手扶在身后的墙上,似乎想要站起身来。

“啊啊!”几声尖叫从我们身边传来,所有女人都吓得伸手捂住自己的双眼,身体半转缩成一团,不敢再看向那具身体。

也许是因为在李正村里,我连娃娃都见过,倒是没有被眼前看到的情形吓得那么魂不附体,不过还是感觉到胃里一阵不舒服。

从身形上来看,我可以确定坐在地上的那个确实是彭慧慧,可是却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

我们面前不远的地上是一片血迹,弯弯曲曲向彭慧慧的两腿之间绵延。

她的身上也穿着睡衣,不过上衣向两边分开,不知道是她本来就没有穿上,还是被别人扯开的。

彭慧慧按在按在墙上的双手下面是一片鲜红的血迹,十指都变得血肉模糊,应该是她用力在上面抓挠留下的。

虽然我不喜欢彭慧慧,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室友,我还是忍着心中的不适,走到她的面前,想看看她还有没有呼吸。

“若离,你快回来!我们报警吧!”

李丽平这时已经把捂在眼上的双手拿开了,看到我站在彭慧慧的跟面大声冲我叫道。

我对她摇了摇头,如果彭慧慧还没有死的话,如果争取一点时间,说不定就能救她。

伸手在彭慧慧的鼻子下面试了一下,我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没有一点气息,而且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以变凉,很显然死透了。

跑回宿舍里拿来手机,还是没有信号,我顾不上自己身上只有一件睡衣,一路跑到楼下敲响了宿管阿姨的门,告诉她我舍友被人害死了,让她打电话报警。

回到楼上,所有人都离开了厕所,大家都不敢和彭慧慧的尸体呆在一起。

我和李丽平回到宿舍里,其他舍友也都起来了。

刚一进门,李丽平突然指着窗户,用手紧抓住我的胳臂叫道:“若离,李正!”

我抬头一看,只见李正的脸紧紧贴在窗玻璃上,双眼瞪着我。

在我看到李正的时候,其他舍友也都看到了他,大家又被他吓得齐声大叫,向门外跑去。

我们宿舍是618,而且是没有阳台的那种,外面是光滑的墙壁,李正是怎么爬到六楼上来的?

最重要的是,李正的嘴角上,还沾着一片血迹,就好像吸血鬼一样。

联想到彭慧慧身上流出来的那些血,不知道和李正有没有关系?

如果他真的是僵尸的话,彭慧慧万一是被他咬死的,一定也会变成僵尸的!

我虽然也有些害怕,可是又怕李正会跳进来害人,一咬牙从旁边拿起拖把,想冲到窗户前把他打下去,可是再一抬头,却发现窗外已经没有他的身影了。

我感到奇怪,跑过去打开窗户伸出头去一看,发现整面墙都空空荡荡的,哪里有半个人影?

从我们宿舍到地面接近二十米,如果人从上面跳下去不摔个腿断胳臂折得才怪,而且地面上也看不到李正,难道他会飞吗?

我转过身来,李丽平的手指着我床边的墙上对我道:“若离,你看那里!”

抬头一看,只见墙上有几个血淋淋的字:“你跑不了的!”

这字迹我十分熟悉,是李正的。

刚才窗户是紧关着的,李正不可能从窗户里进到宿舍里来,他是怎么把字写在墙上的?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李丽平她们都吓得跑到了宿舍外面,我也只好跟了出去。

经过这么一闹腾,几乎整个宿舍楼的女生都起来了,过了一会宿管阿姨带着学校领导和警察来到了。

虽然警察赶我们回宿舍,可是大家还是躲得远远地看热闹,我们几个站在最前面,警察扶起彭慧慧的脑袋时,我看到她的胸前血肉模糊,两胸似乎都被什么东西啃掉了半边。

一个女警撩起了彭慧慧的头发,然后大家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胆子小的女生吓得尖叫着转过头去。

只见彭慧慧的双眼变成了两个血窟窿,里面的眼珠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她的嘴唇也消失了,露出来的两排牙齿沾满了血迹。

分开的两腿中间,睡裤还没有穿上,似乎她正在上厕所,然后便被什么东西给袭击了。

地上的血,是从她那里流出来的,虽然隔得远我们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彭慧慧似乎是被人给侵犯了。

看到彭慧慧的样子这么惨,学校领导把我们赶走了。

我们宿舍的同学都不愿意回去,领导便叫宿管阿姨把我们带到宿管室里。

在下楼的时候,我和李丽平走在最后面,一个叫郑云虹的女生突然回过头来向我们身后看了一眼,然后站下来,双眼瞪得圆圆地看着后面,张大嘴巴对我道:“莫若离,那是什么?”

听到她的话,我回过头去,看到一个黑影站在楼梯口,见我回头便向楼道里跑去。

我跑到楼梯口,看到那个黑影跑进了厕所里,楼道里还有没进到宿舍里的女生,厕所门口站着几个警察,可是他们都好像没有看到那个黑影一样。

不但如此,除了我和郑云虹,我们宿舍其他女生似乎也都没有看到那个黑影,还说我们两个神经质。

在宿管室里战战兢兢呆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警察已经把彭慧慧的尸体带走了,厕所和宿舍里也被打扫干净了,可是我们宿舍的女生都把东西搬了出来,没有人愿意再住在里面。

而就在搬东西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郑云虹的异常,她一直站在彭慧慧的床前,呆呆地看着上面的被褥,告诉我们彭慧慧躺在上面,生病了,要我们带彭慧慧去医院。

我们都被她说的心里毛毛的,告诉郑云虹彭慧慧昨天晚上已经死了,可是郑云虹却不相信。

于是我们只好再报告老师,校医来以后,确定郑云虹是被吓成精神病了,然后就被送进了医院里。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李正的事告诉老师,免得再有别的同学会被害。

可是辅导员却一点也不相信我的话,他说李正一切都很正常,一定是我昨天晚上受到了惊吓,有些妄想症。

没有办法,我只好让李丽平联系大师。

李丽平给大师打过电话以后告诉我,大师说他还在外地,要等明天才能赶回来。

昨天晚上李正跑到我们宿舍里,一定是要去找我的,我不敢再呆在学校里,便向老师请了假,当天下午就回到了家。

一进家门,我就看到奶奶坐在院子里,她看到我就站了起来,跑到我面前拉住我的手着急地问道:“离呀,你是不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过年前我从李正家回来,奶奶什么也没有说,今天她一眼就看出我遇到了脏东西。

我不敢再瞒奶奶,于是便把在李正家里遇到的事,还有宿舍里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奶奶听到我的话,脸色变得一片苍白,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嘴里喃喃地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爸和我妈在旁边急得直搓手,问奶奶该怎么办。

我十分好奇,奶奶从小便把那个手镯交给我,似乎早就知道我会遇到鬼一样,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奶奶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谈了一个男朋友,可是从他的照片上看,似乎并不像是早夭的面相,所以就没有太在意,还是我大意了!唉,离呀,这事都怪奶奶,是我太不小心了!离呀,你也长大了,而且有些事早晚你也要知道的,我还是告诉你吧。”

听到奶奶这么说,我的心一下沉了下去。

奶奶告诉我,爸爸和妈妈结婚好几年都不生孩子,去医院查也查不出任何问题来,试了很多民间验方,也请大师给做过法,去庙里拜过送子娘娘,可是我妈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

奶奶本来是出马仙的弟子,可是在十年浩劫破四旧的时候,不得已拆了仙家的堂口,从那就没有再供奉过仙师。

现在看到自己的儿媳怎么都怀不上孩子,没有办法,只好重新把堂口支了起来。

请下仙师来以后,仙师告诉奶奶,可以让我妈怀上孩子,但是只会生一个女孩,而且长大以后必须要嫁给男鬼!

要嫁给男鬼?

听到奶奶的话,我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相信不止是我,任何一个女孩子听到这个消息都无法接受。

我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嫁给男鬼?

那我以后要怎么办?

难道鬼可以和我结婚生子?可以和我一起过日子?可以和我白头偕老?

还是我要变成鬼,去阴间和他做夫妻?

哪个女孩子没有对爱情的向往?没有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

我和李正在一起三年,虽然我们还没有走到实质性的那一步,但是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我们两个的未来。

一个月前发生的事,亲眼看到李正的尸体,我的梦破灭了。

但是我知道自己还会开始新的生活,遇到别的男孩子。

这一个月在家里,我不敢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告诉爸妈他们,但是也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

从李正和他家里人的表现来看,有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特别是那个娃娃,也许是他们李家做了坏事才会得到这样的报应。

我以为他们家的人都死了,那个娃娃也被我的手镯烧成了灰,只要警察不来找我,一切都会结束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

听到奶奶的话,我已是心如死灰。

嫁给男鬼,那我这辈子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

奶奶和爸妈看到我的样子,都露出心疼的表情,特别是妈妈,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对不起女儿,都是妈妈不好,才会连累你。”

我妈充满歉意地对我道。

奶奶却是板着脸对她道:“离她妈,这事你怎么能往自己身上揽呢?这是我们莫家的债,是要我们莫家全家一起来面对的。”

奶奶和妈妈的关系一向很好,她们虽然是婆媳,但是比别人家的母女还要亲密,听到妈妈这么说,奶奶假装生气地呵斥她。

可是至于是什么债,奶奶和爸妈都不愿意向我提起。

奶奶告诉我,现在缠上我的东西,并不是在李正家见到的那个娃娃,因为头年我回家的时候,她从我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的地方。

从我给她讲的情况来看,那个娃娃应该真的是李正的哥哥,那三天我搂着的并不是娃娃,而是他的尸体。

当时我看到李正已经没有了呼吸,全身凉了,现在他又到学校来了,应该是被上身了,上他身的,就是害死彭慧慧的东西,他的目标应该是我。

我就知道李正不对劲,听到奶奶这么说不禁着急起来,问奶奶有没有办法对付李正,要不他还会害人的。

奶奶摇了摇头告诉我,我们莫家的祖先本来是天师道传人,但是我爷爷死的早,再加上十年浩劫,把家里所有关于天师道的藏书都毁掉了,到我爸这一辈便什么都不会了。

至于我奶奶供养的仙家,虽然也算是有些道行,可是所擅长的却是看病祛邪这样的保家手段,有时了以对付一些孤魂野鬼,但是上了李正身的那东西,却绝对不是一般的小鬼,只怕仙家也应付不了。

还有一点,十年浩劫的时候,我们家因为怕被当成封建余孽,当时把仙家的堂口给拆了,多少有些得罪仙家。

后来虽然求仙家做法生下了我,但是从那即使是奶奶,轻意也没有办法见到他了。

听到奶奶这么说,我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如果奶奶的仙家不能帮我的话,那我就只能寄希望于李丽平所说的那个大师了。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那些所谓的大师,还是以江湖术士居多,不过是故弄玄虚骗人钱财而已,对他并没有多大的信心,所以才回到家里来。

奶奶一向很疼我,看到我的样子,她老人家叹了口气道:“算了,为了我的孙女,我只好腆着这张老脸,再请仙家下来帮一次忙了。”

听到奶奶这么说,爸妈本来变得很不好看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奶奶交待妈妈准备好了香烛草纸,带我们来到了她住的小屋里。

奶奶的屋子有里外两间,外面算是客厅,里面一间放着她的床,还有衣柜橱子等生活用具,在最里面的墙角处有一个香案,上面摆着水果供品,在墙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供奉胡三太爷胡三太奶之神位”。

走进门以后,奶奶点了三枝香,两根红烛立在香案上,摆上供品,然后在香案前烧了一些黄纸,又让我亲手倒了两杯酒浇在纸上,嘴里念念有辞。

香在点上的时候燃烧得很慢,在奶奶祷念过以后,速度突然变快,很快就烧出了一寸多长的香灰。

说来奇怪,那么长的香灰竟然不塌,而且还笔直地竖在香上,就好像有人用手扶着一样。

奶奶看到这一幕,面露喜色,给我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仙家来了,不要随便说话。

奶奶让我跪下来,在地上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把我遇到的事一五一十地对着仙家的牌位叙述了一遍。

一阵风吹来,本来烧得正旺的香一下灭掉了,然后奶奶呆呆地站在那里,嘴里轻声念叨着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清。

过了一会,奶奶打了一个冷战,叹了口气告诉我们,仙家来倒是来了,但是却说我的事他们无能为力,而且还不让奶奶管,否则我们莫家就会遇到灭顶之灾。

相关文章:

硕大堵住花液/27岁女每到晚上就很想啪

新书推荐@《萌宝找上门:妈咪,爹地求嫁》小说免费版

好看的悬疑小说

绝品小保安 乱小说录目全文,亚洲女人自熨在线视频

不要 求你 震动 好深/老公是个唇膏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