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学长h两根硕大一前一后

2020-11-18 11:34 · 新商盟

自己刚才的样子应该被人看见了吧。

或许别的学生都在看书,可小伟就在眼前,他就是再怎么用心,也不可能把刚才的一切都完全无视吧。

“刚才一切来的太快了,或许小伟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就算他真的发现我有异样,也一定会往哪方面想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林雨薇就朝着小伟看去,等她看见了小伟的眼神,她整个人都如坠冰窟。

林雨薇并不清楚该如何形容小伟现在的眼神,但她知道那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孩子能拥有的眼神。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林雨薇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丛林之中,而小伟就像是躲在草丛后面野兽。

那双眼睛时刻注视着猎物,一旦猎物出现哪怕那么一秒钟的松懈,对方好像就会扑上来,把她扑倒在地撕扯成碎片。

明明是她的学生,明明大家相处也有一年时间了,这一年当中,只要是上课时间,大家几乎都是见面的。

可现在,林雨薇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的陌生,如此的可怕。

明明刚才自己还教育过他的,明明刚才还正常的,怎么现在就全变了?

虽然这孩子的相貌还如之前一样,但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了。

那种成熟和世故的气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学生身上,林雨薇甚至觉得,这份气质绝对是那种三观已经构架完成,而且还是相当自我的人才能拥有的。

面对这样的眼神,林雨薇甚至生出了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她甚至已经等不到下课铃响了,站稳了身子之后转身就走,说逃走也不为过。

“同学们回去记得要复习一下,之后的作业我会让课代表布置下去的。”

说完林雨薇也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几乎是踩着下课铃的声音走出的教室。

等林雨薇一走,大家都议论起来了,今天的林老师明显有些异样,有些不同,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要知道以前就算是下课铃响了,林雨薇也会拖堂好长时间,大家相处也有个一两年的时间了,印象当中这还是林雨薇第一次准时下课,甚至都是提前下课。

所有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到点子上。毕竟林雨薇平时在学校里面表现的实在是太好了,简直是为人师表的典范,又有谁能想到,她居然会在学校里面做出这种事情!

这件事情的唯一知情者,除了当事人之外,恐怕也就只有小伟一个人了。

小伟想清楚这些之后,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虽然这个秘密应该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好处,可小伟还是觉得挺高兴的。

除了早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之外,剩下的一天都过得波澜不惊。

晚上放学时候,小伟都已经把书包整理好了,结果历史课代表却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说:“小伟,林老师让你去一下。”

小伟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他对于学习这方面的事情还是蛮认真的,而且成绩一直很好,林雨薇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一般是不会把他这种学生叫到办公室的,更不要说是这个时候了。

敲门进了办公室之后,小伟才发现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林雨薇一个人了。

想想也对,历史这种学科,一般晚上是没什么老师愿意留下来上晚自习的。

林雨薇看着小伟,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道:“过来坐吧,老师想和你谈一谈,我发现这段时间你上课好像经常走神啊,是什么原因?”

林雨薇并不清楚该如何形容小伟现在的眼神,但她知道那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孩子能拥有的眼神。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林雨薇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丛林之中,而小伟就像是躲在草丛后面野兽。

那双眼睛时刻注视着猎物,一旦猎物出现哪怕那么一秒钟的松懈,对方好像就会扑上来,把她扑倒在地撕扯成碎片。

明明是她的学生,明明大家相处也有一年时间了,这一年当中,只要是上课时间,大家几乎都是见面的。

可现在,林雨薇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的陌生,如此的可怕。

明明刚才自己还教育过他的,明明刚才还正常的,怎么现在就全变了?

虽然这孩子的相貌还如之前一样,但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了。

那种成熟和世故的气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学生身上,林雨薇甚至觉得,这份气质绝对是那种三观已经构架完成,而且还是相当自我的人才能拥有的。

面对这样的眼神,林雨薇甚至生出了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她甚至已经等不到下课铃响了,站稳了身子之后转身就走,说逃走也不为过。

“同学们回去记得要复习一下,之后的作业我会让课代表布置下去的。”

说完林雨薇也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几乎是踩着下课铃的声音走出的教室。

等林雨薇一走,大家都议论起来了,今天的林老师明显有些异样,有些不同,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要知道以前就算是下课铃响了,林雨薇也会拖堂好长时间,大家相处也有个一两年的时间了,印象当中这还是林雨薇第一次准时下课,甚至都是提前下课。

所有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到点子上。毕竟林雨薇平时在学校里面表现的实在是太好了,简直是为人师表的典范,又有谁能想到,她居然会在学校里面做出这种事情!

这件事情的唯一知情者,除了当事人之外,恐怕也就只有小伟一个人了。

小伟想清楚这些之后,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虽然这个秘密应该不会给他带来多大的好处,可小伟还是觉得挺高兴的。

除了早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之外,剩下的一天都过得波澜不惊。

晚上放学时候,小伟都已经把书包整理好了,结果历史课代表却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说:“小伟,林老师让你去一下。”

小伟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他对于学习这方面的事情还是蛮认真的,而且成绩一直很好,林雨薇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一般是不会把他这种学生叫到办公室的,更不要说是这个时候了。

敲门进了办公室之后,小伟才发现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林雨薇一个人了。

想想也对,历史这种学科,一般晚上是没什么老师愿意留下来上晚自习的。

林雨薇看着小伟,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道:“过来坐吧,老师想和你谈一谈,我发现这段时间你上课好像经常走神啊,是什么原因?”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小伟后背上都湿透了。

如果不是刚才他十分机敏,说不定就真的被林雨薇看出破绽来了。

小伟觉得自己以后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虽然知道了林雨薇跟校长的秘密,但他并不打算用这个秘密来给自己换取什么好处。

今天晚上苏晴并没有过来接他,他独自一人骑着车,回到了苏晴的家中。

看着家中亮着的灯火,小伟突然觉得丹田有些燥热,心中也生出了一股急切的心情。

按了按门铃,苏晴穿着一身居家服打开了门,看着外面的小伟道:“回来啦,快进来。还没吃饭吧,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把饭菜热一下。”

小伟点了点头,转身就去了浴室,双方没有过多的交流,因为心里面都藏着别的事情。

进了浴室小伟第一时间不是冲澡,而是来到了脏衣篓之前。

本来他以为经过了昨天的事情,苏晴对他应该是有所避讳的,绝对不会再把贴身衣物放到这里。

可今天他一进来,就有惊喜,今天不仅又贴身的衣物,而且这件贴身衣物还是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脱下来没多久,伸手去触摸一下,甚至还能感觉到上面传来的温度。

小伟不禁在想,这难道是苏晴在给他什么暗示吗?

正在厨房准备着饭菜的苏晴穿着长裙,两条丰盈紧实的大腿夹在一起,不停的来回摩擦着。

如果这个时候小伟蹲下来,一定能看见苏晴此刻在挂空挡。

听着浴室当中传来的阵阵水声,苏晴心中也激动异常。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虽然没能和小伟真的做点什么,但那一切的一切,光是想一想都让苏晴觉得心痒难耐。

今天上班的时候,脑子里面全都是那些巫山云雨的话面,她的体质又这么特殊,仅仅是一下午的时间,她硬是换了三条裤子。

最后实在是没有备用的裤子可以换了,她只能穿着一条湿漉漉的底裤,一路这样开车回了家。

下车之后,她差点羞的撞死,因为她发现在不知不觉之间,驾驶座都已经湿透了。

回家赶紧换了裤子,本来苏晴是打算把这些底裤都洗了的。

可就在要放入洗衣机的瞬间,苏晴却鬼使神差的留下了一条。

最后她把这条底裤扔到了脏衣篓当中,心跳加速的跑出了浴室。

同时还在心里面安慰自己这么做没什么错,小伟也是个男人,对那种事情有渴望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憋着为好,万一憋处毛病来怎么办。

自己把一条底裤留在浴室当中,小伟还能用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可真等小伟进了浴室,苏晴就有些后悔了。

她有些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刺激程度,也有些低估了自己的想象力,更有些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当小伟进入浴室的那一刻,苏晴发现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如今满脑子都是小伟会在卫生间里面做什么,脑子里面全是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都说女人就像是一只猫,好奇心非常严重。

最后苏晴干脆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她打算偷偷的去浴室那边看一下,看看小伟究竟在做什么。

“一眼,我就过去看一眼,确认完了我就回来!”

心中这样想着,苏晴就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浴室,等她朝里一看,她顿时软倒在了地上。

浴室当中的小伟正拿着她的底裤,还跟昨天晚上一样,简直如获至宝一样的捧在手心。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苏晴已经在脑海当中构想了无数遍,但真的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太有冲击力了。

这天晚上,苏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当中,硬是没敢出门。

第二天早上也是给小伟做了早饭,就早早地去了公司。

苏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害怕待在家中,因为她不确定如果自己继续呆下去的话,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

如今的苏晴已经事业小成,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低端租了一层写字楼,开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司。

当然了,创业的初期总是艰辛的,有太多人死在了这上面。

苏晴觉得自己很幸运,这一路走来,也算是顺风顺水了。

到了公司才发现,果然这么早没人来,苏晴进了办公室,打开窗帘,站在巨大的落地窗之前,观看着下面的景色。

她现在心头很乱,主要是这段时间她跟小伟相处,做的那些事情和她平时的人设不相符。

虽然苏晴的体质这么敏感这么特殊,但是平日里面,尤其是在公司当中,她都是以一个女强人冰美人的形象出现在人前的。

或者可以这么说,正是因为她的体质格外的敏感,所以她必须听过这样的表情来伪装自己。

商场如战场啊,如果在商场上你表现的哪怕有那么一丁点的软弱,你的对手就会扑上来,把你吃的渣渣都不剩。

望着外面初升的太阳,感受着第一抹阳光出现之后,整个城市渐渐活过来的那种感觉,苏晴的心也平静了不少。

“或许是我这段时间太累了,又或者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太寂寞了。也对啊,都已经单身这么久了,是不是该找个伴了呢?”

站在窗口的苏晴这样想,其实这还是两年以来她第一次生出这样的念头。

公司的人今天很惊恐,因为他们发现老总今天来的特别早。

能早点到公司的人自然马上就开始工作,至少也要在老总的面前好好表现。

同时还有不少人在幸灾乐祸的,毕竟老总现在就在办公室,随时都能看见外面的情况,那些来晚了的人,或者迟到的人今天恐怕要麻烦了。

当然这其中最惶恐的要数苏晴的秘书侯巧璞了,作为老总的秘书,理论上应该比老总来的更早,然后把一天的形成,早上工作需要的文件,以及咖啡茶什么的准备好。

结果现在倒好,自己刚来公司就发现,老总居然都到了两三个小时了,这让侯巧璞情何以堪啊。

“咳咳,苏总,您看今天是和咖啡还是茶?”侯巧璞硬着头皮走进来问。

“白开水就行,今天工作上有什么安排吗?要见什么人?”

见自家老总没有生气,侯巧璞松了一口气道:“别的都还好说,就是昨天畅享集团的大少爷过来说今天想和您吃个饭,您看有时间吗?”

说起畅享集团的那个柯文泽,苏晴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

就算对方家里面很有钱,畅享集团也是这个市数一数二的大企业,那苏晴也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二世祖就是二世祖。

其实富二代里面还是有很多惊艳绝才之辈的,毕竟能拿到的资源在那个地方。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用钱硬生生的往上砸,也能把一个普通人砸出贵族气质来。

但有些富二代本性上就是烂的,属于烂泥扶不上墙,这种人苏晴是看不上的,柯文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推掉,以后他再来就说我没时间,这种人就不能松口,否则他们就会像毒虫一样的吸上来,拽都拽不掉。”

侯巧璞心说苏总不愧是苏总啊,难怪能在这个年纪做到现在的成绩。

“还有别的事情吗?”苏晴翻看着手上的资料,她发现自己心里面很乱的时候,只要能马上开始工作,把心思都铺在工作上,她就不会去想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相关文章:

哥你太大太深了,50岁熟妇v电影/蝴蝶阴部的好处

婚礼上和前任打分手炮/男人为什么在乎第一次

(原文版)——《限制婚期总裁大人宠上天》——(全文已完结)

俄罗斯姑娘拜b给你看;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

电影院含着我的奶头:女拉拉磨豆腐姿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