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硕大挺进她的身体.男生初吻时下边会硬吗

2020-11-18 09:05 · 新商盟

大李撞翻在地。困乱之中,大李手中的筷子扎在了男子的肩头。

别看叶成也就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不算高不算壮,但全身的筋肉匀称。当特种兵时魔鬼般的训练加上常年修炼气功,令他力大如牛,单臂抡起两百多斤的重物一点问题没有。

他顺势攥紧右拳,迅猛的一记炮拳打出,寸劲瞬间爆发重轰在抱住他左臂之人的胸口。那人惨叫一声,捂着胸口跪倒在地。

解决掉左右的两人,叶成翻身后躺,右肘猛击向从背后抱住他腰际的胖子。

“扑通!”两人同时倒地,叶成压在胖子身上,又给了胖子两记铁肘,才一个鲤鱼打挺站起。

独眼大李拔出筷子,又狠刺向叶成的肚子。刚站稳的叶成自下而上撩起右脚,快如流星一般大力踢在大李的手腕处,筷子脱手而出。

叶成快步向前,伸手抓住下落的筷子,不带任何迟钝的向前刺中,一下刺入了大李的肋骨之间,丝丝鲜血顿时溢出。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给大李任何反应的机会。

大李痛吼一阵,强忍疼痛,慌忙后退。叶成嘴角泛起冷笑,两个大步追上,左臂抡起猛力锁住大李的脖子,将他夹在了怀中。右手握着滴血的筷子,连续刺在大李的胸部。

此时的叶成恢复了当特种兵跟歹徒搏斗时凶残的一面,下手稳准狠,专刺一些不是人体要害的地方。两三秒的时间,便在大李身上刺中七八个小血洞。

大李哀嚎连连,疼得呲牙咧嘴,直冒冷汗。

叶成翻手,筷子迅速刺向大李的右眼。吓得他慌忙紧闭上眼睛,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如纸,颤抖的声音呼喊道:“别刺,饶了我吧!”

鲜血染红的筷子仅剩半厘米就要刺上大李的眼睛,猛然停了下来。叶成怒道:“不想下辈子彻底变成瞎子,就赶紧说出是谁指使你对付我的?”

大李战战兢兢的急忙回答道:“是刀疤,是他让我这么干的。”

叶成冷哼一声,一掌劈在大李的后脑勺,将他打昏过去,转身寻找刀疤。

只见刀疤正跟彪子翻滚在地,两人互相拉扯着扭打在一起。刀疤一个翻身,骑在了彪子身上,双只大手死死掐住了彪子的脖子,狰狞的喝道:“给我去死吧!”

叶成甩手,尖锐的筷子犹如凌厉的梭镖一般飞出,眨眼之间刺中了刀疤那没有伤疤的半边脸颊。瞬间筷子如子弹一般穿透了他的脸颊,钉在了牙床之上。

刀疤一声悲吼,抬头两只阴鹫的眸子看向前方。他只看到一道黑影闪过,然后便觉得面门被大力的一脚踹中,鼻子一阵剧痛,鼻梁骨被踹断,仰面摔倒在地。

这狠命的一脚不是别人,正是叶成踹的。他向前跳起,双腿弯曲一起下落,膝盖重重砸在刀疤的胸部“咔嚓”一声,不知刀疤的几根肋骨硬生生的被压断。

刀疤杀猪似的惨叫起来,一口鲜血喷出,疼得他直翻白眼,差点背过气去。

叶成一脸的冷酷,伸手拔下插在刀疤脸上的筷子,尖锐的一头顶在了刀疤的喉咙处。他稍微用力,筷子便刺破了刀疤喉咙外的皮肤:“说,是不是放风时喊住你的胖子警察收买你,来对付我的?”

“嗡嗡!”拉长的刺耳鸣叫声响起,监狱内的警察们迅速的从各自休息处冲出来集合,朝牢房的方向赶来。

刀疤又咳出一口鲜血,看向叶成眼神多了一丝畏惧。他也不傻,没必要充傻帽替警察遮掩:“是,那警察叫刘光辉。他说你得罪了上面的人,只要我把你弄残了,就可以给我减刑,判成无期徒刑。”

叶成问道:“那你可知道上面的人是谁?”

刀疤回答道:“不知道,刘光辉肯定知道。”

叶成初来东海市,得罪的人只有牛光虎和王中强,至于是两人中的谁想置他于死地,暂时还猜不透:“让你的人住手。”

他的话音刚落,一队手持短枪的警察急匆匆的冲进了罪犯放风的空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众人。

“全部蹲下,双手抱头!”

之前还疯狂的罪犯们立即乖乖的蹲下身,双手抱住脑袋。见到警察来了,叶成也马上蹲下身,将筷子悄悄塞入刀疤的口袋中。

为首的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察扫过一众罪犯,看到有两人鲜血淋漓伤势严重,眉头微皱,吩咐道:“赶紧将伤势严重的两名罪犯,送到医务室。”

立刻有警察架起刀疤和独眼大李,送往医务室。

这名女警察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比一般的女孩要高出半头,即使站在一群男人中也显得格外突出。身穿整整齐齐的警服,墨蓝色的上衣配合着齐膝的制服裙,使她看上去英气逼人,如女神一样凛不可犯。即使皱着眉头,也丝毫无损于她的美丽。

她柳眉倒竖,寒着脸问道:“谁负责看守犯人们放风,这是怎么回事?”

叶成低着头,只能看到一双修长抢眼的美腿,琢磨着不知多少男人愿意被这双腿给夹死!

刘光辉匆忙从人群中从了出来,满脸堆笑道:“报告安队长是我负责的,刚去上个厕所,回来就看到犯人们已经打了起来。”

女警察杏眼圆翻,瞪了一眼刘光辉,威严十足:“那你看到谁是带头闹事的?”

刘光辉指向叶成,“我看到是他打伤了刀疤,还用凶器顶着刀疤的脖颈,想杀人。”

叶成冷冷看了刘光辉一眼:血口喷人啊,我使用的凶器可是你提供的。

女警察雷厉风行道:“先把那名犯人关禁闭,等受伤的犯人伤情鉴定结果出来,再处理他。其余参与斗殴的犯人罚跑二十圈,立刻执行。”

立刻有警察上前给叶成带上手铐,押着他走向牢房。

刘光辉心中暗喜:这小子挺能打,被关到禁闭室还不是任我收拾。只要这件事替王公子办好,说不定我就可以活动活动高升一步了。

“解散!”女警察对身旁的刘光辉道:“同志,把刚才那名犯人的资料给我。”

刘光辉面露难色,他可不想让人知道其中的猫腻“安队长,你第一天刚上岗,最好先熟悉办案流程,这些小案件交给我们就行了。”

安凝萱转念一想:我来东海市不是为了打击普通罪犯,另有任务在身,确实不适合过多插手警察局内部的事情:“那关禁闭的犯人交给你处理。”

“是!”刘光辉大喜过望,马上挺直腰板立正,敬了个礼。

图书状态:【上架状态】

禁闭室在牢房后面专门的一排房子,警察打开第一间屋子的铁门,将叶成带了进去。里面的空间大约有八平米,三周全是实体墙壁,没有窗户和床铺,屋子正中央仅有一张固定好的铁制方形椅子。

警察将叶成铐在椅子上后,走了出去。铁门关闭,整间屋子彻底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完全被隔绝起来,再也看不到一丝光亮。

这里就好像另外一个空间,没有光亮,没有声音。叶成知道这种惩罚手段,对人的心理考验非常大。普通人被陷入绝对的黑暗中,会生出恐惧和寂寞感,时间一长甚至会产生各种幻想。

不过这种黑暗环境,对叶成构不成任何的危害。他当特种兵进行魔鬼训练,比关禁闭残酷十倍的环境都能安然度过。

“一群蠢货,尤其是自认为高高在上的女警察,不知道我是特种兵出身嘛,这点惩罚简直是小儿科的玩意。”叶成打个哈欠,斜靠在胳膊上呼呼大睡起来。

刘光辉监督着罪犯们跑完圈,送他们回到牢房后,时间已经快接近中午,他才急匆匆的走向禁闭室。

“吱呀!”铁门被打开,刘光辉拎着电棍,大摇大摆的走进禁闭室。他发现叶成睡得正香,鼾声如雷,差点鼻子没气歪了,骂骂咧咧道:“妈的,你小子把这当成疗养院了,快点起来。”

喊了一嗓子,叶成毫无反应,刘光辉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抡起电棍戳向叶成:“他妈的,让你睡。”

在铁门打开的一刻,叶成就醒了,故意装出一副继续酣睡的样子,眯着眼睛偷偷打量来人的样子。当刘光辉抡起电棍的一刻,他吧唧吧唧嘴,身体一歪顺势坐到了地上。

刘光辉一下戳空,疑惑道:“还有这么巧的事,睡觉都能躲开?”他跨前一步,再次抡起电棍,用力击打向叶成铐在椅子背上的手臂。

叶成的手掌一缩,竟然从手铐中把手掌撤了出来“嗞”一声,蓝色的电弧闪耀几下,电棍撞到了铁椅子上。

刘光辉一愣,看看手铐依然是铐着的状态,他完全没弄明白叶成是怎么从手铐中逃脱的。

就在刘光辉一愣神的功夫,叶成猛然站起,冷笑道:“死胖子,你这么喜欢电人,就让你好好尝尝被电的滋味。”

他突然向前探出手,一把抓住了刘光辉的手腕。擒拿,空手夺白刃,分筋错骨手全是叶成的拿手好戏,被他抓中除非是练家子,否则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刘光辉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呲牙咧嘴的大叫起来,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叶成快速弯腰,稳稳的将电棍接在手中,坏笑着捅在了刘光辉的大肚子上。

刘光辉如同摸到电门的老太太浑身哆嗦,翻了翻白眼,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他皮糙肉厚,这一下没能把他电晕过去,嘴角抽搐着哀求道:“好汉,别电了,饶了我吧!”

叶成蹲下身,在刘光辉眼前晃晃电棍:“不电你也可以,告诉我是谁让你在监狱里耍手段对付我的?”

刘光辉哭丧着脸道:“这个不能说。”

蓝色电光闪耀,叶成手中的电棍又捅在了刘光辉身上。刘光辉一阵胡乱抽搐,如杀猪般惨叫起来:“别打,我说,我什么都说。”

叶成伸手摘下刘光辉的警帽,戴在了自己头上:“就你这样,放到抗战年代铁定是当汉奸的料,白披了一身警服,真是给人民警察丢人现眼。”他把眼一瞪,厉声道:“还不快说是谁指使的你!”

刘光辉吓得浑身又是一哆嗦,慌忙说道:“是王中强,他舅舅是警察局副局长罗伟奇,他的吩咐我不敢不听。”

“原来是王中强这小子,十足的小人,看我出去怎么收拾你。”叶成抖手,电棍连续捅在刘光辉身上,将他电晕过去。

叶成将警棍扔到一旁,快速趴下刘光辉的警服,穿在了自己身上。他原地转了一圈,发现刘光辉的警服穿在自己身上,就跟袍子差不多,又肥又大。

“凑合着穿吧!”叶成将上衣裹紧裤子中,勒紧了腰带,压低帽檐,走出禁闭室,顺手把铁门锁上。

“死胖子,你就在禁闭室关着吧!”

按照记忆,叶成穿过牢房,躲避着警察,顺利的来到前面的警察局。他昂首挺胸,大大方方的走入通向外面的过道。

刚走过通道的三分之一的路程,从一侧的楼梯上走下一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准备去吃饭的安凝萱。

“怎么遇上她了?”叶成稍微低头,从安凝萱面前走了过去。

安凝萱厉声的喊道:“站住!”

叶成停下脚步,很自然的问道:“安队长,有事?”

安凝萱走到叶成面前,伸手抓住了叶成的衣服。叶成刚准备动手,只听安凝萱严厉的批评道:“身为警察,要时刻注意自己的着装。你不仅代表着你自己,还代表着国家的正面形象,看你穿的像什么样子?”

叶成心里一松,急忙带着歉意道:“安队长

相关文章:

好烫喷了|宝贝放松点我要开始了

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抵在 洗手台 挺进 撞击(绝美老婆爱上我)

男人睡完你后还想睡你*在她的喉咙里喷

十五岁毛没长齐就_有人在旁边做刺激吗

跪在地上驮着主人爬行_大巴车上表演的小节目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