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情定三生:首席医少赖上门》番外版+电子阅读@

2020-11-14 11:47 · 新商盟

第一十三章 容少将,名节不保

第一十三章 容少将,名节不保

得知容睿醒来得消息,姚逸飞马上来到了病房,一走进屋子,好长时间都没有出来。

此时,苏念,一直站在门外的走廊上。

该死,她做护士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出过差错,只不过插个尿管,居然把病人弄疼了。

到现在,她的脑子里,还翻覆着,他哀声叫喊时那张扭曲的脸。

到底有多痛啊!

不过,这男人也真是的,居然会有生理反应?

什么情况啊,到底是她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这种事,她做过多少次,什么时候出过问题?

此时,她微蜷的左手仿佛还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她的手里先是变得炙热,之后,又瞬间因为疼痛软了回去的那种感觉。

苏念,对着墙,不住的抠着墙面上的墙皮,感觉脸烧得滚烫。

真的要命,要命啊!

此时,姚逸飞打着电话从病房里走了出来:“首长,他醒了.....不过,情况不太好,你们赶快来一下吧!”

挂上电话,姚逸飞将眼神转过来,意味深长的看着苏念。

“他怎么样了?”苏念站在一边,焦急的问道。

听到这话,姚逸飞眯着的眼睛,闪过几丝笑意,嘴角勾着,一脸的邪肆。

“你是怎么把他弄醒的?”

这话一出,她的脸红的要滴血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那个......那个我......呃......就是.......我......那个......”

......

“哈哈哈哈,不管怎么样,你是功臣,只是我们容少将,美女在怀,名节不保啊......哈哈哈......”

姚逸飞笑着再一次走进了病房。

苏念懊恼的用头撞着墙!

该死,这个男人笑的这么猥琐,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该死,肯定是的,肯定!

丢死人了!

......

很快,容家人来到了医院。

本来,苏念是不想进去的,谁知,容亚男,非要拉着她进去。

此时,屋子里,站的满满当当的人。

容家爷爷奶奶,因为年事已高,所以,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

韩阿姨,看到容睿那面如白纸的脸,直接扑上去就开始哭。容叔叔虽然,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是明显比前几日舒展了好多,毕竟,人已经醒过来了。

倒是容亚男,毫不遮掩,这满脸的喜悦。

“容睿,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大家多担心你,看到你板着这幅棺材脸的,我就放心了,果然是那个僵尸睿又回来了!”

“是啊,睿儿,你不知道我多担心,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小姚,刚才还说,你不太好,我看挺好的,这不是好好地吗?”

韩阿姨看着自己的儿子,久病初愈,免不了又是一阵伤感,说着,又是泪如雨下。

然而任凭大家怎么说话,那双黑沉的眸子,只是灼灼的注视着眼前的每个人,那冷冷的目光,仿佛天外的光,幽远而又陌生。

......

“......你们......是谁?”

低沉的声音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在这没有硝烟的屋子里忽然炸开。

所有人瞬间怔住。

紧接着,齐刷刷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姚逸飞。

姚逸飞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看到了,情况不太好,血块可能压在了记忆神经上,他有可能是因为剧烈震荡,失去了记忆,有可能是短暂的,也有可能是长期的......”

寂静的病房里,气氛极其压抑沉闷。

所有人,不可思议也不能接受的看着眼前,这个面色冷辰,依旧不苟言笑的男人。

怎么突然就失忆了?

“哥,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容亚男啊?你不记得我了?那是爸爸,那是妈妈?哥,你什么都忘了?”

此时的容睿,依旧眯着眸子,幽冷的目光定在了容亚男的身上。

只是,从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温度,任何的熟悉感。

“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那她呢?”

随着容亚男的指向,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苏念的身上,这样的气氛,越发让苏念觉得窘迫。

“哥?她,你总记得吧?在云南的时候,你把你那把比命还重要的匕首,送给了她。哥?难道你忘了?”

听了这话,那两束冷炙的目光,幽幽的射了过来,就好像是一把锋刃里利剑,忽然出鞘的那一刻,好像要杀将过来一样。

这不禁让苏念感觉到一阵恶寒。

“哥,你忘了?哥,你不可以这样,你难道忘了,你撕了人家的衣服,强上人家,还对人家说,要对她负责......

你看看,奶奶把白玉镯都给人家戴上了,你这是要始乱终弃......”

“不,不是.....”苏念红着脸解释。

此时,精锐的目光落在了那通透的白玉手镯上,黑沉的眸子骤然一缩,而那张邪肆的脸上,瞬间布满了冷鹜。

“够了!”

“哥.....”

“出去!”

......

所有人都从病房里退了出来,苏念的脸色极其难看,她就知道,会是这样,这一切根本就是个误会!

他有心爱的女人,叫简宁,他甚至还有个儿子!

但是,貌似容家人并不知道。

紧接着说道:“叔叔阿姨,你们不要太担心,他已经醒过来了,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对了,我手上这个镯子,太紧了,摘不下来,过两天,等我想办法摘下来,一定会换给你们的!”

韩艳茹走了上来:“苏念啊,你别误会,睿儿他是知道自己突然失去记忆了,所以有点接受不了,他今天的态度你也别放在心上,给他点时间,等他出院了,以后我们慢慢再说!”

苏念尴尬的点了点头:“没事的阿姨,我早就说了,我们之间本来就是误会,我医院里还有工作,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他!”

看着苏念离开,韩艳茹和容海晨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旁边的容亚男一脸的不满。

“完了完了,嫂子这是伤心了,连手镯都要还了,这容睿什么意思,始乱终弃怎么着?这么好的嫂子不要,难道,还要我献身不成?这万年的铁树好容易开了花,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韩艳茹瞪了她一眼:“你什么意思,嫁给你哥就委屈你了?当年,这是你爷爷奶奶定下的!白玉镯子,你不是也有一个?”

“切,谁稀罕,我哥他从来都不喜欢我,我们之间只有兄妹之情,从小到大,他就不让我进他房间,他都不让我碰他的东西。

你看他一遇到我嫂子,全变了,再说了,我也不喜欢我哥那样僵尸一样的棺材脸。

一想想跟这样的男人上床,没个情,趣,我会吐得!”

“你给我闭嘴,又满嘴跑火车!你有你哥一点好,我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切.....谁稀罕......”

第一十四章 容少将,你怎么耳朵红了

第一十四章 容少将,你怎么耳朵红了

后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一切都相安无事,也没有听到容家的任何消息。

医生说,奶奶的情况暂时很稳定,但是,偶尔还是会发病,有的时候,有点暴力倾向,还需要长期的治疗。

苏念知道,奶奶在医院里,得到了最好的治疗,尤其费用这么低,都是因为容海晨的关系。

就像姚医生说的,凭什么她一个非军人家属,可以来这里疗养?

每年有那么多的战士,需要疗养的,都排不上队,她有什么资格来占用这种资源?

是不是,如果,容睿跟他没有那种关系,奶奶就不能在这治病了?

想到这,她有些不安。

此时,苏念看着手腕上的那通透的羊脂白玉手镯有点出神。

不管怎样,应该早一点把这手镯和匕首,还有那件衬衣都还给他......

......

海军军区总院,25楼的办公室里。

窗外金色的阳光,度照在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身上,让这张本就俊美无俦的脸阔显得格外的精致。

那硬朗的后背,斜倚靠在沙发背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而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军装,让坐着的男人,越发显得英挺俊逸。

此时,那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掐着一叠文件报告,而那双幽深锐亮的眸子,精锐的扫着文件上一行行字。

去年,他曾只身潜入云南的毒枭窝内,长达5个多月。

为了取得那个毒枭谢五爷的信任,他曾挺身护他,被帮派人物绑架,打伤,丢进了海里。

但是,也就是那一次落入海里,他在海里挣扎了一个周之后,他又一次回到了谢五爷身边,以野狼的代号,成为了五爷的心腹。

也就是那一次机会,他掌握了五爷所有的销售渠道,以及贩制窝点,之后,里应外合,将谢五爷的人一网打尽。

而几个月前,他潜入的是一个妇女拐卖团伙,查到了他们拐卖妇女的窝点,解救了很多人质,还帮助一个孕妇做了生产手术,她生了一个儿子。

看到这,那双幽深的眸子里,闪过几丝暖意。

......

“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

此时,坐在对面的姚逸飞眼底闪过一些的疑惑。

“这就是你之前写的作战报告了,但是,关于那个女孩,你可什么也没写!”

然而,一直坐在那里的容睿,却恍若未闻一般,一动不动的仍旧盯着那文件。

“喂,容少将,你好得说个话啊,那个女孩,到底怎么回事?听说你把你的匕首,送给她了?

作为一个海军军官,那把匕首可是象征着我们的军魂,是第一次成为蛙人战队的象征,是我们海军特战队的最高荣誉。

那上面刻着你的名字!

你把那东西交出去,什么意思?

对了,还有,还有那天,那个女孩给你插尿管,是怎么回事?

我一见她,她就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不清,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可知道,你不允许任何女人近身的,我还特意给你安排了男护士,谁知道到最后,居然变成那女孩给你插尿管了!

对了......我还听说,你在云南,还把人家的衣服撕了?真的假的?什么情况啊?说吧,你们是不是已经......?”

“够了!”

啪的一声,高大俊逸的男人起身,将手里的文件狠狠地甩在了桌上,一只手插着兜,转身朝着窗户走了过去。

那双黑沉冷锐的眸子,定睛在远处花园的银杏树上。

此时微风吹过,树叶随风波动,在那林荫道上,留下了斑驳的树影,却恰恰映射出,此时他那凌乱的心情。

......

那天的事情,他记忆犹新。

当时,他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全身无力,但是,却在睁眼的那一刹那,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画面。

顺滑的黑色长发,散落在肩膀上,细长的柳叶眉,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着,掩映着那双潋滟的眸子。

高高的鼻梁,小巧的嘴巴,让那张圆润的鹅蛋脸显得那样娇美。

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孩居然握着他的身体。

他是个性子极冷的人,不会受任何女人的诱惑,他的世界里,没有女人一说,只有病人和正常人一说。

可是,那一刻,就那样被她那柔润得小手握住的时候,腹间的热火,瞬间好像让人撒上了酒精,猝然的烧着了他的全身。

他居然有反应了!

可是因为长时间卧床,他的肢体是麻木的,他动弹不得,那一刻,他只能高声厉喝她。

等到她红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时,胸肺中的那团火,已经燃烧到指尖了。

他能听到,自己急速的心跳声,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好像每个细胞在叫嚣着,瞬间就可以喷薄而出。

这种感觉,深,入骨髓,却莫名的似曾相识,然而他的大脑却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只能再次吼她!

可是,那个女孩却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吓的,直接将握在手里的那根管子,狠狠地戳进了他本就膨胀而炙热的身体里。

那种歇斯底里的疼痛,他此生难忘!

也许那氢弹爆发的瞬间,却被人生生的湮灭,也就不过如此吧。

......

再一次回想起那一幕,那个女孩的脸,仍旧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翻覆,而那温热的小手,带给他身体里那强烈的冲击感,仿佛余韵未消。

此时,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邪肆的火苗在乱窜,就连指尖,都莫名的颤抖。

紧接着,他抬手整了整衬衣领带,低垂下眼眸,深呼吸,克制自己几近流窜的情绪。

......

至于那把匕首,作为一个海军蛙人,人在匕首在,人亡匕首亡,那是他的命,他也不记得,为什么那么重要的匕首会在那个女孩的手里。

莫非他们真的......

......

“喂,我说,容少将同,志,你倒是吭声啊,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我查房的时候,还看见她,就躺在你的身边,还伸手搂着你的脖子。

我说,你俩都这么亲近了,你难道就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啧啧啧........如果你真的不认账了,那我还真替那个女孩感到惋惜.......

哎?容睿,我说,你耳朵怎么这么红了?”

此时的容睿,再一次抬手整了整领带,转身,目光沉定,冷峻的脸上依旧是幽深不可辨的阴沉。

“目前,没有新的任务,基于我受伤的原因,上面决定让我从兽营退下来,并且批了3个月的假。

另外,这个新的办公室我很喜欢,劳烦你收拾一下,所有的家具换成檀木的,沙发换成牛皮黑色的!

对了,对面的花架上,我要一盆吊兰!”

“哎?什么?”

此时的容睿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姚逸飞懵了,愣了片刻,转身追了出去。

“哎?不是,这是我的办公室!怎么成你的了?”

“三个月之后,就是我的了!如果你想要我这个脑科博士的话!”

“当然想要啊,可是......哎,容睿,我说你......是不是有点不讲理啊,哎......你......怎么这就走了,我还没说完呢......”

此时,穿着白色军装的男人已经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相关文章:

男朋友把我腿打开了,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超品俏佳人

第十三章用嘴帮你解决/她哭着求饶求你退出去

埋头在她双腿之间总裁——糙汉宠文双处大荤大肉

撅高扒开惩罚漫画——黑人巨大15P

今天老子要好好玩玩你.高冷受被弄哭高肉he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