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富豪免费阅读/顶级富豪小说在线全集列表

2020-09-12 21:20 · 新商盟

我是沐风,将近三十岁的我,刚被公司辞退,并不是因为我的失职,而是同事李宁陷害我。

灰头土脸往丈母娘家走,作为上门女婿,我每天都活得很煎熬,在丈母娘眼中,我就是个穷屌丝。

我有一个美丽的妻子-米彩,世界五百强白领,优雅的气质姣好的身材能让追她的人从桥头排到江尾。

作为她的丈夫,我不能说什么,因为我不仅是上门女婿,还是合约老公,我只是她逃婚的挡箭牌,当初我们约法三章,我做她“老公,她为我父亲提供医疗费。

两年内,父亲的病花去不少钱,米彩并没有抱怨什么,但丈母娘的脸色却一天比一天难看。

我们过着表面夫妻的日子,两年,我没碰她一下,我也知道,我配不上她!

回家的路上,我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沐先生您好,这里是人民医院,您的父亲病情不太好,需要做进一步化验,化验费用已经下发到您的手机,请及时补交。”

那瞬间,我只觉得天昏地暗……

踉踉跄跄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彩儿和丈母娘开口说自己被辞退,还需要两万块钱的事情。

在门外犹豫了很久,眼看着天都快要黑了。

我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进屋,推开门,却发现客厅里没人。

书房里却是有点动静,我以为米彩在书房忙工作,便蹑手蹑脚过去书房,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谁知,当我推开门,却听到了丈母娘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你说说你,找了个什么东西,来我们家几年了?除了吃咱家的,喝咱家的,对咱家做过什么吗?当初我看着他仪表堂堂,招进来,算半个儿子,能给咱家出点力,呵呵,现在倒好,真把自己当儿子了。他哪怕让我抱个孙子也行呢,真是废物一个!”

丈母娘的声音很大,一字一句都戳到我心坎里,我感觉呼吸有些急促,闭上眼睛时候,牙齿不由得咬紧,我觉得这样我会舒服些。我没听清彩儿在讲什么,我的脑子已经有点迟钝。

“张杰前天出国回来了,回来第一时间来我们家做客,那小伙子,才是我真正中意的女婿。他还提到你,问你最近情况怎么样。”

“妈,我都已经结婚了好吗?”

“那就离,现在离婚不很正常吗?难道你要将你的青春都浪费在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废物身上?大不了,我们给他一笔钱就是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刚回来,很累的好吗?”

“哎,你这孩子!”

我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但我已经迈不开道,书房的门打开,我跟米彩打了个照面,她有点惊措,眼神有点飘忽。

“你回来啦,洗手吃饭吧。”米彩不冷不热地说道。

“哦。”

我支吾回应,心理虽然有千般委屈,但却不能表露半分,我没资格,更没胆量。

实际上,我与她的婚姻本来就不平衡,她因为想要逃婚选择在酒吧偶遇的我,我因为想要给父亲治病选择入赘她家。

两年,我没碰过她一次,即便我的老婆是个26岁的水蜜桃,浑身上下散发成熟知性,我也只能每晚睡地板,在厕所解决生理问题。我们两个各取所需,互不侵犯!

饭桌上,丈母娘一直在给米彩说着高富帅张杰的事情,叨叨个不停,像只更年期提前的唐老鸭。

我脑子里嗡嗡的,思考着该怎么开口,告诉她们我被炒鱿鱼的事情,还有我父亲的医疗费。

“米彩,我想告诉你件事情,我……”

未等我说完,米彩便放下筷子,摇头轻叹一声:“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你们吃。”

米彩离开我的视线,这让本来内心焦灼的我更加疲惫不堪。

果然,没有米彩在,丈母娘的冷眼更为肆无忌惮。

“好啦,说说吧,你想告诉米彩什么?”丈母娘冷哼一声。

“没什么。”我低头沉默。

“好,你不说,我说!沐风,你来我们家两年,钱半分没挣,还带着个半死不活的老爹,我忍你两年,现在该结束了。”

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我愕然地看着这个老女人。

“签字,别再拖累我姑娘,沐风,做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懂吗?”

自尊心被践踏,我气得脸色刷白,但更多的是,无处反驳与发泄的无奈。

丈母娘的话杀人不见血,我像是被凌迟一样,在行刑台上,被生剐活剥。

我站起身,离开房间,头也不回,这个家我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切,人多矫情,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从下个月开始,我不再给你爹免费提供医疗费,你就等着他咽气吧,哼!”

哐当一声关上门,我感觉天旋地转,我是个很刚强的男人,无论多恶毒的言语,我都能忍,但唯独骂我父亲是死爹的时候,我真想上去给那老女人两巴掌。

滚烫的热泪从眼眶里溢出,我是个男人,但在那一刻,活得不像是“人”!

我来到公园,想办法筹钱,不管怎样,都要将父亲的医疗费垫上。

而就在这时,手机短信忽然响起,我以为又是医院催促的消息,但当我打开手机的时候,我有点傻眼,是工商银行发过来的。

“尊敬的用户你好,你的尾号749账户入账金额50000000。00元,可用活期余额50040000。15元。”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甚是腿肚子发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而就在这时,电话忽然响起,是来自国外,我颤颤巍巍接通电话。

“你好,请问你哪位?”

“小风,钱你收到了吧,这些年,你受委屈了。”

电话那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到底是谁?自己从小是被父亲养大,没有什么其他亲戚,更别说是国外的亲戚了。

“你好,我是沐风,方便说一下,您是……”

“我是你母亲的管家。”

提到母亲,我心里一颤,这个字眼似乎从来没出现在过我的世界,我还要母亲吗?

我沉默着,难掩内心的激动,只听电话那边又说:“小风,我现在在国外,过两天我会跟你见面详谈,钱都是你母亲的,也就是你的,你可以任意支配。接下来,陆陆续续还会有存款打给你,就这样。”

“等等,我母亲呢?她在哪?她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我只能告诉你,你的母亲,是迪拜首富。”

没等我再问,电话已经被挂断,那一刻,我的脑袋是懵懵的,感觉是那样的梦幻,自己的母亲是迪拜首富?

不管怎么说,有钱是好事,我来不及高兴,打车急忙往医院赶。

父亲的护理费早就拖欠,我打算先给父亲最好的治疗。

急匆匆来到父亲病房,见到面色枯黄的他,看起来气色很不好。

“呜……呜……呜……”

他咬字不清,想要表达什么,看得出父亲很急切,下意识中,我掀开父亲的被子,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这让我无比气愤,并大声呼喊来负责父亲的护士。

我气得声音发抖,声音不由得大了些,周围病床上纷纷投来厌恶的眼神,但我管不了这么多!

“护士!护士!”我提高着分贝。

“来啦来啦,这是医院,你瞎叫唤什么,真是一点素质没有!”

这个女护士知道是我的声音,慢慢悠悠不慌不忙地走过来,一直以来,因为医疗费的原因,一直被这个女人所看不起,尖酸刻薄四个字在她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干嘛呀,像叫魂一样,是你爹不行了吗?不行赶紧的,别占着床位,耽误别的病人!”护士大言不惭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给我父亲换尿布,为什么不好好照顾我父亲,这个月的护理费,我应该是交过的。”我急得眼睛里充满血丝。

“是,你是交钱的,但人家一交就是三个月,你倒好,一个月一个月地蹦,能不能行?不能行,赶紧滚,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再说了,你父亲多大啦?说难听的,都是老不死,一天天在这里耗着干嘛?你要是真孝顺呐,你就把你爹挪到顶尖护理室,那里别说是换尿布,洗尿布都行!”

若不是文明社会,像这种女人,我早就……

苦笑一声,我点头,随即说道:“把你护士长叫过来,我要换病房!”

“呦呦呦,脑子开窍啦,早说嘛,唉,终于摆脱一个老废物。等会儿吧,我给你安排到跟老梁头老李头老刘头一个屋子,让这三哥俩团聚。”

“我要最好的病房,我要最好的护工,懂吗?”我提高着分贝。

“呵呵,我没听错吧,最好的?你知道最好的一天多少钱吗?你一个月的破工资够吗?呵呵,现在人真是有意思,一个倒插门的这么横!”

护士讥笑着,同在病床里的其他人也笑了起来,笑容深深刺痛我。

“你没听错,我就要最好的房间,给我父亲最好的治疗,钱!我有!”

最后三个字是我这辈子,最硬气的三个字!

在亲自为父亲换完尿布,打理干净之后,我去到护士长办公室,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刚刚那女护士能这么嚣张跋扈,完全也是因为受到这老女人的庇护。

势利的人脉网,你给她们塞红包,她们自然会对患者好,完全没有敬业可言。当然,这只是一部分而已,在医院的顶尖护理中心,完全不存在这种情况。

“护士长,我要换病房。”我气冲冲地说道。

“嗯。”护士长身子连头都没抬一下。

“我要搬到隔壁楼,顶级护理中心。你忙我安排一下吧。”

听到顶级护理中心几个字,护士长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缓缓抬头:“小伙子,知道在里面一天多少钱吗?”

“不清楚。”

“不清楚,阿姨告诉你,3000块,呵呵,还去那里面,哎呀,真是,对了,下个月的护理费记得交,要不然,我不保证,你父亲会不会受委屈。”

来之前,我是取了十万现金来的,忍无可忍时候,我掏出一沓钱,狠狠甩到这个护士长脸上,护士长当即愤怒,以为是……

可当她见到那鲜艳的人民币时候,她的脸色立马与刚刚不一样。

“哟,这是彩票中奖了怎样?”

“这你不用管,这是一个月的,帮我打理好就行。另外,如果你不想被辞掉,请你马上立马将之前照顾我父亲的女护工辞退!”我严声说道。

“呵呵,我没那个权利。”

见她呵呵,我也呵呵两声,冷笑道:“那好啊,那我就去找你领导谈谈,说实话,这年头,此一时彼一时,拳头解决不了你,我相信钱可以!”

说完,我离开房间,余光一瞥,我看到护士长铁青一片的脸色。

我气愤地离开护士长办公室,然后直接去找院长,最近医院里在搞医患互动,院长刚好在办公室,见我怒气冲冲,院长好像猜到什么。

“你好,院长,我来向您反应一些事情。”

“啊,小伙子你说,坐下慢慢说。”院长让别人给我倒了一杯水。

“我父亲在区护理中心,被负责护士无视,不仅没有给我父亲正常打理,还要撵我们出去。我觉得,贵院是不是应该重视这个问题。”

听着我说的话,院长点头沉默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相比较护士长,他没有对我恶语相向,只是以一种温和的态度应付我。

“小伙子,您父亲的护理费是不是没有补交呢?”

“下个月的护理费关乎这个月的事情吗?我这个月可是一分钱没少,怎么,贵院还有这种规矩吗?”

我强硬的态度让院长表情认真起来。

接着,我继续说道:“未来一年,我会让父亲搬进A区护理室,而且会交满一整年的费用。我觉得,贵院的C区护理,差得很,唉,我感觉我有必要给上面再继续反应反应。”

最近市里正抓医患纠纷,院长可不想往枪口上撞。

“小伙子小伙子,别着急,我马上给你处理,说实话,C区的护理确实比不上A区,但这绝对不能是我们玩忽职守的理由,你放心,我马上严办!”

说完,院长拨通电话,应该是给护士长。

片刻后,院长笑着说道:“小伙子,谢谢你及时监督提醒,医护人员与患者之间的和谐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放心,她已经被停职写检查,另外,我亲自给你安排你父亲的床位,希望你父亲早日康复。”

微笑,我点头感谢:“好,那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院长,您忙!”

从院长办公室返回到病房。

而这个时候,我竟然发现在帮父亲擦脸的女护士,就是之前尖酸刻薄杀人诛心的狠女人。此刻,她正耐心地帮父亲擦脸,脸上还带着暖暖的笑意,乍一看,确实像个温柔善良的白衣天使。

但我明白,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一定是刚刚护士长说了什么。

“滚蛋,我不用你帮父亲擦!”我冷冷地说道,脏话脱口而出。

“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为我之前的无礼行为道歉想,希望你能原谅我,以后,我会帮助老爷子好好打理的,一日三餐,端茶送水,不延误半分。”女护士毕恭毕敬地说道。

不屑地冷笑一声,我不禁感慨她的嘴脸,真是恶心至极。

“道歉?呵呵,我不接受,滚开,听懂没?”

“先生,我错了,先生,我真的错了。”女护士有点着急,语气看不出半点蛮横,她甚至上前拉住我的手。

我当即甩开,不让她靠近自己,免得脏了自己。

“沐先生,求您,别这样对我,我不想被开除,我真的不想,求求你……”

“开不开除,关我什么事?”我冷笑。

“求求你体谅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离开这里,我无处可去啊!”

哭啼着,这个女人竟然使出这一招,但我依然不为之所动。

“体谅你?当初我没钱,求你们宽限我一点交款时间,你可曾体谅到我?一报还一报,当初你让我滚,想不到吧,滚铺盖走人的是你,渣渣!你不配做个护士,我觉得你在玷污这份神圣职业。”

而在这个时候,护士长笑容可掬地进来,对我恭敬地说道:“沐先生,老爷子的病房已经安排好,全天24小时会有人专门照顾他,另外,我也已经帮您联系国外来的专家,如果资金充裕,下个月就能动手术,这样的恢复效果会更快。”

“知道,我可真是谢谢你啊,护士长大人!”我冷笑着,其实这个护士长跟身边这位是一类人,都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不用谢,都是我分内之事,另外,这是您的卡,里面剩余的钱都放在里面了,您收好!”

这一口一个您,我都有些受宠若惊,有钱的感觉是不错!

至于旁边这位,护士长却是没那么多耐心,冷冷地说道:“你已经被辞退,还呆在这里做什么?玩忽职守,你走吧!”

“护士长,护士长,求你别开除我,我下次一定改,我改还不行吗?”

“保安呢?保安?”

为父亲办理完手续后,已经是下午五点,我又补交了一百万护理费,凑够一年整。

打车回家,我心里的重担忽然放下,有钱的感觉真好!

推门回家时候,我发现客厅忽然多出一个男人,丈母娘正对他笑容款款地唠嗑呢!一边还有米彩,靠得那个男人很近,关系很亲密。

“你回来啦。”米彩首先跟我说话,但语气还是那么冷漠。

“阿姨,这位是?”男人开口问道。

“啊,这是米彩的远方表哥,来城里玩的,然后暂时住我们家。”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你好啊,表哥!”

听着丈母娘的说辞,我胸膛里一阵火热,竟然把自己说成米彩的表哥!

更让我气愤的是,米彩居然莫不知声,好像默许自己就是她表哥一样。

我这个老公当得毫无地位可言。

“你先回房间去,这里没你的事。”丈母娘强推着我,害怕我在场会坏她的好事,这个老女人,肚子里一肚子坏水,至少在我看来!

换作之前,我肯定直接回屋,但今天,我准备硬气一回!

径直走向他们,我坐在米彩对面,冷声说道:“怎么?有什么我不能听的吗?”

给我一个白眼,丈母娘哎呦一声,戏谑地说道:“能是能,但我怕你一时间接受不了,毕竟你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就像井底的蛤蟆一样。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张杰,彩儿的老同学,现在在一家外企五百强当主管,另外,他家还开有分公司,一年的流水差不多千万吧,千万的概念懂吗?人家一天赚的钱呢,你十年都赚不够,哼!”

我的目光看了一眼陌生男人张杰,他在得意地笑着,表情中透着骄傲。走在旁边的米彩,低头看着时尚杂志,根本没有想要为我挣点面子,我伤心到极点。

就算我一直是普通员工,两年里,我摸着良心,我对米彩足够体贴温柔。

但换来的呢?却是丈母娘的看不起,以及她的冷漠。

我不怕丈母娘的白眼,但更多时候,是米彩的冷漠将我的心彻底杀死!

“哎呀,你还是赶紧回屋吧,我怕我们聊的话题呀,伤到你!”

“哎呦,不对不对,是你根本理解不了我们在说什么。”

“有句话说得好啊,圈子不同,你别硬融!”

丈母娘一句接一句,张杰明显在憋着不笑,我就像个呆瓜,暴露在三个人的夹击下。

既然她不给自己留面子,我也没什么畏惧,忽然起身坐在米彩旁边,我搂住她水蛇般的腰肢。

这么大胆的举动在之前从未有过,她的腰很柔软很细,我的手心传来一丝温热。

米彩明显被吓到,眼神中带着疑惑与愤怒,丈母娘更是拍打我的手,示意我滚开。

我不会滚,凭什么滚,再揽得紧一些,我大大方方地对眼前这个男人说道:“我是沐风,米彩的老公,现在刚刚被主管辞掉,现在是无业游民,初次见面,多多指教。另外,远房表哥的身份,你笑笑就好。”

我的破罐子破摔让丈母娘彻底爆发,她没想到我这个受气包窝囊废今天这么大胆!

“哼,今天我也不藏着掖着,我话挑明吧,姓沐的,我觉得你配不上我家彩儿。只有像张杰这样的男人,跟彩儿才是门当户对!”

抽搐着嘴角,丈母娘指着自己的鼻子。

对此,张杰笑着假装谦虚地说道:“阿姨过奖,我其实还好,不是很优秀,家里不过是有一家上市公司,年收入也就是五百万左右,学历不是很高,才读到硕士。”

“听听,听听,你看看人家,跟人家比,你算个屁啊!”丈母娘应和。

接着,丈母娘拿出来张杰给米彩买的礼物,大包小包,还有化妆品!

“你看这包,香奈儿的,5000多;你看这香水,迪奥的好几百,还有这口号,这衣服,你呢?你给彩儿买的是什么?全是地摊货,廉价货!”

说到这儿,米彩轻抚额头,显然对我已经失望透顶。

气上心头,丈母娘差点跟自己动手,而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起,门外来了一队神秘的客人!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愿意动弹,搂着米彩的手怎么都不肯拿开。

一阵挣扎无果后,米彩起伏的胸口显示着她的愤怒,我不在乎!

“臭小子,你给我等会儿的!”

丈母娘起身去开门,只见一身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女人从外面进来,像极了电影里黑客帝国的造型。

我很疑惑,丈母娘更是傻逼地愣在原地,显然是被吓到。

丈母娘性格就是这样,平常在家里蛮横无理,真正遇到事情,怂得像个孙子!

我很疑惑,但看带队的老头,挺和蔼的,不像是暴徒。

“你们好,请问你们来我家做什么?”米彩起身恭敬地问道。

富二代也第一时间站起来,看他们穿得这身行头,明显价值不菲,比他的这一身都贵,绝对不是一般人。

张杰最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见风使舵,笑着,张杰掏出自己的名片递上去。

“你好,我是张杰,是XX集团销售主管,这是我的名片。”

张杰笑着脸上去递名片,但人家根本不鸟他,眼珠子里根本没有他。

这让张杰一度尴尬,像是吃了屎一般。

片刻,站在前面的老爷子笑着说道:“夫人你好,我们这次来是专门来问候少爷的,来得有些匆忙,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少爷?我们家,没有少爷的,你们是不是走错门?”

米彩一脸懵逼,但我却格外清楚他口中的少爷是谁,而听这位老人的语气,跟电话那边有些相似,十有八九是母亲的管家!

笑着摇头,老人走到我的身边,笑着鞠躬,说声“少爷好!”

紧接着,跟随管家的一行人也鞠躬,尊敬地说声少爷好。

我赶忙上去,礼貌地回礼:“赶紧起来,以后不用对我鞠躬,谢谢你们能过来。”

“沐少爷,来得有点晚,希望您不要介意。”

“嗯,能来就好。”

我浅笑,再次将眼神挪向丈母娘,此刻的她更像是呆瓜,愣在原地,捉摸不透,身边的米彩也是同一个表情。

这时,管家让人将礼物拿出来,对米彩说道:“想必您就是夫人吧,这是给您带的一点小礼物,少爷特意吩咐的。”

说是我吩咐的,明显是在给我挣面子,老管家让我很暖心。

接着,一个个精装的礼品盒被拿上来,丈母娘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泼妇,上来拆开,盒子里全部都是限量版的名包,包括香奈儿古奇等等,还有化妆品口红,跟之前张杰送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硬要摆在一起对比的话,张杰送来的,明显是地摊货。

“这是你吩咐的吗?”米彩表情复杂得看向我,我轻点头。

这个时候,张杰自作聪明地看出端倪,然后在米彩与丈母娘身边窃窃私语。下一秒,丈母娘冷笑的表情再次显现。

“呵呵,沐风啊沐风,你演这出息有意思吗?包包?口红?都是A货吧,还少爷,我的天呢,都什么年代,你还以为你是首富的儿子呢?”

丈母娘不相信,以为这都是我精心布置的骗局,为的是找回面子。

身边,米彩也相信了张杰的话,对我叹息:“你太让我失望了,想不到你竟然骗我,这种毫无诚意的劣质品,我不要!”

米彩使着性子,有眼不识真品,我也很可笑,更觉得她们可怜,真是无知是种罪过啊!

看我表情,张杰更加印证他的猜想,笑着摇头:“兄弟啊,你想要一夜暴富的心理我明白,这是底层人民最深切的渴望,但人呢,还是要脚踏实地,打肿脸充胖子,最后疼得还是你自己,说说吧,整这么大排面,花不少钱吧,啧啧啧,我看着都心疼呢!有这闲钱,还真不如给你爹治病。”

相关文章:

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玄幻小说排行榜完本50

吞男友精子他是什么感觉:男朋友的25厘米而且特别粗

给老公跪着口|会被老公看轻吗,他按着我的头给他口

《情深莫问:首席前夫在靠近》完结版在线试读

chinese农村老年夫妇 chinadaily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