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你好总裁大人》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0-09-12 20:37 · 新商盟

第7章 五位爷驾到

  顾律川在文件上签好字,递给旁边的秘书,开口说道:“几天前,她突然对外宣布,要放弃美国的大好前途进军中国娱乐圈,而莲城,是她选择的首个驻地。”

  霍琰一听,抬手,猛地拍了拍沈凉城的肩膀,笑得眉飞色舞,“那正好啊!小五到时候可以找她谈判勾兑,细细研究,如何将苏念想给掰正啰!”

  “掰什么正!你才需要掰正!”沈凉城气得满脸通红,打掉他的手,怒目而视,“有我在,苏念想她敢弯吗!?昂!?”

  霍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满眼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都脱膀子晒腹肌也没办法转移苏念想的的注意力,她弯没弯,真的很让人怀疑。”

  沈凉城正是气头上,立刻扑上去,扬言要手刃了霍琰。

  原本沉闷的会议,被这两人鸡飞狗跳的闹,顿时活跃不少。

  旁边的盛世和顾律川正好休息,各自端着咖啡,靠着椅背,静静的欣赏这出闹剧。

  向来沉默寡言的言易山表情沉冷,目光始终不移的盯着屏幕里的女人,整张脸绘着极浓的色彩,加上半只面具,丝毫看不出半分的真容。

  但是那双碧绿色双眸,熠熠闪动的水色眸光,缭缭得让他心口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种感觉稍纵即逝,他蹙了蹙眉,兀自的觉得可笑。

  眼前的女人和记忆中的影子重叠,明明是截然不同的风格,怎么可能衍生出相似的悸动!

  金发碧眼!

  而她,明明是黑发褐眸!

  ...

  夜色笼罩下,“暮色”里灯火辉煌。

  顶楼,私人的化妆室内,苏念想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人,犹豫着问道:“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你确定今晚要这么做吗?”

  叶笙歌俯瞰着脚下的莲城,抚了抚食指上的戒指,顿了顿,听不清半分情绪地说道:“这一天,我等得够久了。”

  苏念想咬了咬牙,继续劝说道:“笙歌!言易山的脾气,你又不是没领教过,何必要……”

  叶笙歌扬声,立刻打断她的话,声音冰冷地说道:“何必要以卵击石,自寻死路是吗?”

  苏念想有些激动,上前,拉着她的手臂,说道:“明知不可为,为何偏要为之?你现在这样不好吗?为什么要以身犯险?”

  或许真的是太激动,情绪有些压抑不住,她整个人有些微微的颤抖。

  叶笙歌拍了拍她的手,抬头看了看天空,叹了口气,语气含着些沧桑,“念想,你不明白。他曾经将我扔在那场大火里,我有多绝望。”

  那声叹息,莫名的便让苏念想心里一疼,忍不住想要抚掉她内心的创伤,“……”

  叶笙歌望着苍凉的夜空,眼底满是愤恨,“他负我一段情,欠我一个交代。而秦舒贝,她欠我一条命。念想,我咽不下这口气。我拼命走到现在,不是为了看贱人活得如何光鲜亮丽的!”

  她说话时,嗓音颤抖,眼里的光更是犀利渗人。

  苏念想吓得心口一滞,张了张嘴,轻轻地唤了一声,“笙歌……”

  话刚说到一半,手里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

  苏念想看了看屏幕显示,立刻接了起来,几秒后,她的面色有些难看,“嗯,知道!”

  挂掉电话,她看着叶笙歌,“他们马上就到了!”

  苏念想犹豫了几秒,看了她几眼,皱了皱眉,也不再多说什么,拍了拍她的手臂,这才握着手机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对方的名字,叶笙歌的身子有一瞬的恍惚。

  她看着静默的夜空,眼底的情绪滚滚波动,嘴角挑起一抹清冷的笑。

  叶笙歌沉着脸,静静的看着窗外浓浓的夜色,心底却有一丝小小的慌乱,在胡乱的上蹿下跳。

  她说不清楚,心跳加快的速度,是因为游戏开始的亢奋,还是许久不见的“激动”。

  此时,“暮色”门口,漫长的红色地毯上,陆续走过许多邀请到访的名媛影星,几乎是前仆后继。

  她们如此拼命的目的很简单,因为今晚,首邀嘉宾是恒盛的董事长——言易山。同时,其他几位爷,也受邀前来。

  言易山是谁?

  莲城的人都知道,他是商业帝国的传奇,能随意主宰一方生死,是莲城的第一权少。

  这样的人,但凡攀上一点关系,往后便是平步青云,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于是,秀场对于女人们来说俨然成为了战场。

  为了博取眼球寻到更好的“发展机会”,各个花枝招展,使劲浑身解数。

  粉面浓妆,前襟开敞,胸涌澎湃,裙摆的开叉,一个比一个开得高,冲着镜头,搔首弄姿,扭腰摆臀。

  为在压轴的言易山眼前露个面,众名媛影星皆是靠着记者们的镜头拖延时间。

  主持人站在签名墙前,无奈的点名,挨个着请人上前接受采访以此维持秩序。

  那些名媛影星虽不情愿,但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发脾气,只能心里压住不痛快,一边冲着警戒线外的粉丝挥手,提着裙摆,慢悠悠的往前走。

  直到最后一刻,场外才传来一阵骚动,只见五辆限量版的豪车雍容华贵的驶来,在红毯的尽头停住。

  侍者立刻迎上去,望着腰,态度恭敬的站在旁边,带着白色手套的手立刻拉开了车门。

  “恒盛”的几位爷,齐聚“暮色”,无疑是给秀场打响最漂亮的开幕。

  言易山迈开尊贵的步子,程亮的鞋子利落的踩住地面,整个人优雅的站起来,颀长的身形“唰”地惊艳场内所有人的目光,周围的记者甚至连快门都忘了按。

  在场的所有女人,皆是满眼冒着红星,忍不住口水直流。

第8章 神秘人物到场

  秦舒贝由司机扶着,缓缓地从另一侧下来。

  今夜的她,身着一身新款的Prada,发髻上挽,配上缀满钻石的发簪,整个人光彩熠熠。

  她站在镁光灯下,仰着骄傲的下巴,目光嘲讽的扫过在场犯花痴的所有女人。

  然后提着裙摆,上前,众目睽睽之下,抬手,轻挽着言易山的手臂。

  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优越感,她昂首挺胸,享受着众人的艳羡与嫉妒。

沈凉城一到秀场,立刻夹着尾巴,满场的找自己老婆。

好不容易在门廊处找到,立刻腆着脸的去贴苏念想,娇哼哼地去搂着她的腰,讨笑着唤道:“老婆......”

  苏念想并未回应他的热情,只是盯着红毯,双手环抱于胸,语气森冷的说道:“谁准许她来的?”

  沈凉城暗叫不妙,反手摸了摸后脑勺,打着马虎眼,说道:“谁?啊......瞧瞧,今晚可是老婆你的秀场,我们进去吧.......”

  “一边去!”苏念想抬手,猛地推开他,面色铁青的瞪着他,“别给我在这里打马虎眼,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凉城满脸郁色,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这不怪我啊!是秦舒贝去找的大哥,我实在没办法推迟,就安排她......”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苏念想一听,火气立马就蹿了起来,提着裙摆,作势就要上去收拾那个贱人。

沈凉城见状,立刻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腰,立刻咋咋呼呼起来,“念想,你给我理智一点,可别闹啊!这可是你的秀场,别冲动啊......”

  苏念想简直是磨牙嚯嚯,瞪着红毯中间装人模狗样的秦舒贝,心里闪过一丝冷笑。

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她今天非得撕了她不可。

  “你给我放开!”苏念想抬脚,后退,猛地踩了沈凉城一脚。

  细长的鞋跟,利落的踩中脚背,沈凉城只觉得一阵刺痛,疼得脸色铁青,龇牙咧嘴的吼道:“苏念想,你谋杀亲夫啊!”

  苏念想抓准时机,一个健步,“嗖”地从他怀里跑了出去。

  沈凉城吓了一跳,生怕她闹出点什么幺蛾子,瘸着腿,歪歪扭扭的追上去逮人。

  苏念想上前,立刻挡住言易山的去路,睨了眼旁边的秦舒贝,嘴角挑着笑,戏谑着说道:“啧啧啧......言少,这样的女伴,带出来您也不嫌磕碜吗!?”

  秦舒贝一听,脸色大变,瞪着她,低吼道:“苏念想,你什么意思?”

  “哟!这位小姐还知道我的名字呢?!”苏念想假装不认识她,慵懒的抬了抬眼,沉默半晌,幡然醒悟,表情诧异的说道:“呀!这不是当红影视演员秦小姐吗?您今天怎么得空过来蹭红地毯了?”

  蹭红毯?!

  秦舒贝气得差点一口黑血喷出来,但又碍于言易山的面不敢太过分,只得瞪着苏念想,却仍然不落气势的说道:“我刚参加完巴黎时装周,原本是没空的,但是易山邀请,我也是盛情难却。”

  “是吗?”苏念想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讽刺着说道:“原来秦小姐不光在国内蹭,也迈出国门,去巴黎蹭了一回红毯呢!不知道,你这张毫无特色的大众脸,有没有被保安赶出来呀?”

  “你!”秦舒贝一听,顿时脸色大变,拉着言易山的手,撒起娇来,“易山,你看......”

  言易山皱了皱眉,看着苏念想,冷冷的说道:“与其在这里逞口舌之能,倒不如多花点时间在秀场上。黑色婚纱展,也亏你想得出来。”

苏念想气极,瞪着面前的冰山面瘫男,胸口的火气直往上蹿。

行啊!言易山,维护得真是顺理成章呢!

  活该,叶笙歌那么讨厌你!

  见言易山提自己打抱不平,秦舒贝的心情变得那是格外的好,脸上跟开了花似的,她看着苏念想,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苏念想的呼吸有些不稳,内心开始替叶笙歌打抱不平,她咬着牙,阴阳怪气的说道:“得多亏您啊,毕这可是笙歌当年受到你的启发,给我出的主意呢。”

  叶笙歌这三个字无疑是禁忌,言易山反应变得很大,猛地抬头,目光森冷的看向她。

  苏念想被吓得心脏漏拍一秒,但仍然作死的笑着说道:“今天您生日,我就代表她,将这份礼物送给您!还望笑纳!”

  言易山的表情,大有风雨欲来的势态,沈凉城见势不对,情急之下冲上来,将苏念想拉在身后。

自己则打破僵局,堆着一脸讨好的笑,说道:“这秀马上要开始了,来,我们赶快入座吧!”

苏念想的火气还没下去,作势又要前扑去修理秦舒贝。

沈凉城被吓得一身的冷汗,用力将她箍在自己的臂膀里,转脸冲着言易山笑,“哥!里面请!”

  言易山冷冷的看了一眼苏念想,那副眼神,比冬日的寒冰更加的渗人。

  他并没有和苏念想计较,只是冷着脸,迈步往修长的主宾席走去。

  秦舒贝居高临下的瞄了一眼苏念想,禁不住傲慢的挑了挑眉,笑得格外的狂妄。

  宾客就位,秀正式开始。

  秀场内的灯光全部暗了下来,伴着悠扬的音乐,首模开场。

  半只黄金的面具,鱼尾的长裙设计,摆尾处用白纱点缀,配上模特头上轻柔的薄纱,像极了埃及艳后,攻气十足。

  乖张,诡异,却又是异样的神圣美艳。

  苏念想在设计上的造诣,着实令人叹服。

  随着音乐声的不断的推进,在场的人,皆是沉溺其中,久久不能平静。

  “喂!听说今天有神秘嘉宾,到底是谁啊!?”霍琰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拍了拍沈凉城的肩膀,急切地问道:“麻溜的!快给我透露透露!”

相关文章:

惩罚 扒开 调教求饶 女人口述自己性经历|最强圣手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_老板和美女边摸腿边亲|罪网

怎么泡寂寞已婚妇女&敏感药物调教小说

水要喷出来_百合gl高肉坐在腿上

一村长尝遍留守女人&听了保你硬mp3百度音乐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