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的女班长给我看内裤裤|当兵男友见面要做6次

2020-09-12 19:58 · 新商盟

艳光四射的舞台上,身材火辣的女子,围绕着细长的钢管舞动,巴掌大的脸蛋浓妆艳抹,妖娆魅惑的让人心悸,一双媚眼更是勾情摄魂。

舞台下有男有女,几乎为之疯狂,叫嚣声经久不息,而女人似乎并没有丝毫留恋,她眼眸明媚中带着浅浅忧怜,自人群扫过,转身离去。

华盛会所楼上,偌大的落地玻璃窗,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立着,他的脸在光线明灭间有一种隐晦的光影,忽的,完美的唇形勾起一抹笑。

望着那抹几乎消失的倩影,举起手中的酒杯,隔空冲着那头敬了一下,仰头一仰而尽,高浓度的酒精滑过咽喉,眼底是雾霭霭的墨沉。

带着毫不掩饰掠夺。

关悠若走回后台休息室,迎面就是领班的夸奖,和毫不掩饰贪婪的游说。

关悠若颦眉,“王姐,你知道的,只此一次。”

王姐绘声绘色的老脸一僵,呐呐说不出话来。

如果不是领舞的缇娜生病,关悠若也不会上台,别人不敢说,但关悠若的洁身自爱,会所里的人还是知道一二的。

她看了眼外间的喧闹,又打量一眼关悠若,耸了耸肩:“好吧,要是哪天想通了再找我!”

关悠若表面上没什么,心底里暗自松了口气,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来这里一年,她能平安无事不是没有原因的。

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比谁都清楚!

“行了,赶紧换衣服,三楼VIP贵宾点了名叫你。”

这是属于关悠若的本职,不容拒绝,她拿起号码牌,默默的回去换衣服。

换上超短的制服套装,重新补了妆容,确定自己此刻的样子总够风情,关悠若才踩着小高跟跟着王姐。

“记着,今天这是贵宾,机灵点儿!”

面对王姐的提点,关悠若默默的点点头。

在华盛,客人就是上帝,而她,只有服从。

三楼贵宾室,是整个华盛最为豪奢的包厢,能够进得来这里的人,不是商界精英,就是政界名流。

推门而入,包厢内的奢靡气氛一如既往。

关悠若眸光流转,眼睛不自觉对上男人的视线,犀利而冷锐的。

嗖然垂下,心头忍不住狠狠一跳危险。

他只是那样坐着,却给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和压力,一种王者的气势,压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关悠若突然有些后悔了,或许……她不该来。

她低头沉吟一会儿,再次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时,只见宋元凯身边的女人几乎整个身子都缠在他的身上,而他的目光,只盯着一个人。

撇开香水和烟草的香味,空气中隐隐漂浮着性感萎靡的情欲味道,使得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种既危险又迷人的气息。

华盛风气开放,姑娘跟客人现场办事的情况不少,只要客人有这个意愿,绝对服从。只是,这于关悠若而言,却是超出了她的忍受范畴。

“宋少爷,这就是悠若。”

王姐伸手一推,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关悠若一个踉跄,直接栽进了男人坚硬的胸膛。

引人遐想的姿势,令她尴尬的处境。

她惊呼,视线扫过他按住她腰身的那只大手,错愕抬眸。

四目相交,男人眼里的犀利与探寻直逼眼底,关悠若心头一窒,深吸一口气,眼眸弯起,唇角上扬,软软懦懦,笑。

“讨厌死了,捉弄人家。”

她嗲嗲的说着,一双玉手也不住的在宋元凯胸膛前磨蹭着。

“想要?”

宋元凯挑了挑眉,握住了她放在他胸前的手,短短两字,却带着嘲讽意味。

第二章 我无所谓

他的嗓音低沉,带着特有的暗哑,为这样暧昧的气氛再添一抹色彩。

关悠若面色一白,幸好灯光昏暗,才能让她掩盖此刻的窘迫,干脆,她故作娇羞的垂下头,朝着他靠近,好似想接近他似的。

宋元凯深邃的眸子微眯,暗墨的眸低,是一抹明显的厌恶。

关悠若心头冷笑,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而送上门的往往都是弃之如敝屣。

腰上的力道明显松了松,她侧身滑向他的另一侧,毫无阻拦的坐在了他身侧的沙发上。

来华盛一年多,该怎么样应付男人,她多少也懂得一点。

“宋少……”一旁的欣欣见宋元凯对自己的兴趣消淡,连忙将身子依偎过去。

宋元凯挑眉,没有阻止女子大胆的举动,欣欣心头一喜,整个人又贴了上去。

关悠若尴尬的撇过头,然而另一边也是同样场景,她无奈,低下头去。

她是华盛的陪客,却从来不会跟客人发生过多的肢体接触,然而这种情况屡见不鲜,想要避开也为之不及,实在让人无可奈何。

关悠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防被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给雷着了,唇角无意识勾起,暗暗嘲讽自己在这种情景下还能置身事外。

宋元凯的眸子瞥见她嘴角的那一抹笑,手上的动作突兀停下,这算什么,她是把他们当做是免费真人秀在看吗?

他一把扯开缠在他身上的欣欣,盯着关悠若淡漠而讥诮的小脸,狠狠的扣住了她的下巴。

“宋少……”

“宋少……”

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发出声音,关悠若一惊,下意识想要挣扎,旁边的sara似乎还没有从漩涡中抽离,满脸迷茫的盯着男人出列拔萃的俊脸。

迷乱的呼唤和这一声冷静如冰的呼喊,听在宋元凯的耳朵里十足讽刺。

“你在笑什么?”他的手指紧紧攥住她的下颚,逼迫她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关悠若眸子里的茫然和慌乱,直直落入男人的眼底,宋元凯勾唇一笑,上身突然前倾,两人几乎鼻尖相触。

“告诉我,你到底在笑什么?”

他在笑,且问话的口气缓慢,然而攥住她下颚的手指却在微微用力,关悠若颦眉,显然十分难受。

“宋少,你误会了。”

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脂粉味,还有层层的酒气,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关悠若十分不舒服,咬牙忍下想要摆脱的冲动,四两拨千斤的转过手去给他倒酒。

“讨厌,宋少爷吓唬人家,罚你喝酒!”

酒杯凑近男人的唇边,宋元凯微微让开身子。

关悠若压下想要将手中酒杯砸过去的冲动,回头看去。手的主人大约四十几岁的年纪,眼睛浑浊无光,眼袋突起下垂,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沉迷与酒色的。

“原来是陈总。”关悠若意欲作呕,却依旧笑脸相迎。

“新来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他是华盛的常客,最喜欢稚嫩的雏儿。

“陈总真会开玩笑,我哪儿是新来的,您身边那个才是。”

她妖娆一笑,几乎晃花了陈总的眼睛,浑浊的眼珠子泛着精光,“正好,老子最近换口味!”

说着,伸手就将关悠若往怀里带,关悠若颦眉,下意识挣扎,但力量上的悬殊还是让她一头撞进了男人的怀里。

看着凑过来的厚嘴唇,关悠若胃里一阵翻滚,端着酒杯的五指无声圈紧。

旁边的人见情形不对,面面相斥,这陈总喝多了,且不论关悠若是个什么东西,毕竟是宋元凯点名要的人,岂是旁人可以染指的!

离得最近的男人冲自己怀里的小姐使眼色,那姑娘见惯了这样的场景,眼力劲儿厉害的很,立刻就起身迎了过去。

“陈总,您换口味怎么不找我呀!”

女子扭着小蛮腰凑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对上陈总的脸。

关悠若微微侧目,明显松了口气,正准备起身让位,谁知那陈总一把推开凑过来的女子,死死扣住她,“老子就要她!”

手腕几乎被捏碎,关悠若真想一个大耳瓜子甩他脸上,可她若是这么做了,这份儿工作也别想要了!

眼见着那只手落在自己身上,关悠若咬牙灿笑:“陈总,人家还要陪宋少呢,您还是找别人吧!”握着酒杯的另一只手挡住落下的咸猪手。

关悠若觉得,只要搬出宋元凯,不论宋元凯对自己是否有兴趣,面子上总是要护她一次的,她哪里知道宋元凯根本就不是个会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只见他端起桌上的红酒杯,对陈总点点头,俊脸上满是轻松无谓的神情摆明了是要看戏,全然没有一丝要出手的意思。

这人……

关悠若抽气,一张脸登时青白交错,宋元凯看着她五彩缤纷的小脸,莫名的心情舒畅,

“哈哈,宋少都不介意,美人儿,你就从了我吧,今儿哥哥就叫你知道,什么叫销魂!”

看着再度凑过来的大脸,关悠若忽然侧身避了过去,她探身到了两满杯酒,朝陈总妩媚一笑,“陈总,您别急啊!难得陈总瞧得起我,怎么找,悠若也得敬陈总一回!”

说罢,她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热辣的酒精从咽喉一路划过,烧灼的感觉在胃部弥漫,高纯度的进口洋酒,此刻她来不及感叹价格,只可怜自己的胃再一次出来挡枪。

“好,爽快,老子就喜欢有劲儿的女人!”

陈总二话不说跟了一杯,关悠若笑的越发妩媚,她赶紧填满酒,“陈总,好事成双嘛!”

“陈总是英雄,悠若再敬您一杯。”

“再来……”

毫不犹豫的连干三杯,看着陈总越见昏沉的眼睛,关悠若唇角勾起一笑,嘲讽而冷峭。

从前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情况,也都是靠着这不要命的接连灌酒给糊弄过去的。

她酒量不算很高,只占着对方已经喝了不少,而自己刚来。

所以,关悠若不到万不得已不用。

挡住陈总不依不饶缠上来的手臂,关悠若颦眉,她不能再喝了,她要保证自己能够清晰并且完整的回到家。

宋元凯神色复杂的看着关悠若,薄唇勾起一抹嘲讽,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收放自如的气势仿佛天生的霸者。

关悠若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她一手按着那汹涌澎湃的胃,起身,狼狈的跑出了包间。

第三章 叶明然

拐角的地方,关悠若停下脚步,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一边掏手机,一边慢慢扶着墙壁往卫生间走。

“王姐,刚刚那个包厢要是有人找我,麻烦你跟他们说我喝多了,顶别人过去吧!”

捱不过就躲,华盛想要出台的姑娘多了,今夜过后,谁还记得谁!

捧了凉水往脸上泼,混沌的脑海似乎清醒了一些,急速喝酒果真是难受的紧,想着反正要下班,关悠若干脆给自己卸了妆,露出原本清秀的脸。

走出卫生间,关悠若愣住了,她今天是犯太岁吗?怎么尽遇到不想遇到的人和事。

倚墙站着的那个人,身子挺拔,比起自己此刻苍白的像鬼一样的脸色,他的脸色尤白一分,眼神里更是复杂而深沉。

关悠若感觉自己的双腿仿佛灌了铅一样沉重,明明想要快点离开,奈何却动不了分毫,她张了张嘴,往日伶牙俐齿的模样也不复存在。

她就这么怔怔的看着他,只见一手插在裤袋,优雅的姿势,慢慢的朝着她走来……

“好久不见,悠若。”

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就是这么温润柔和的男人,却叫关悠若从心里的发寒。

“抱歉,我不认识你。”

关悠若伸手拍掉他的手,后退一步。

一股大力袭来,身体猛地撞向墙壁,背脊吃痛,关悠若忍不住闷哼一声,男人的手掌撑着墙面,帅气的脸一点点逼近,薄唇勾着深不可测的笑意。

“悠若,不认识我了?要不要我提醒提醒你?”

关悠若浑身一颤,疯了一般的推开他,“叶明然你疯了!”

“哦?原来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啊,不错!”

将她双臂扣住,猛然一转叶明然将她整个身子背了过来,小脸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双手挣脱无门,关悠若的心顿时有些凉。

突地,叶明然整个身子贴近过来将关悠若禁锢在他胸怀。

“放开我!”关悠若使劲挣扎,大声吼道。

可叶明然却好像没听到似的,细长的大手沿着她雪白的肌肤慢慢往上,关悠若双肩不仅微微颤抖起来。

那些不堪的往日再次袭来……

屈辱,贯彻她的身心。

“我们现在已经没关系了,你放开我!”

关悠若奋力反抗,叶明然掐着她的手猛地用力,一拉一扯间身子更狠的撞向墙壁,疼得她眼泪汪汪,确实死死咬住下唇掩下喉间的痛呼。

周围静的厉害,来来往往的人竟是投来一个眼神,便漠然的收回,这种情景在华盛太过平常,客人和小姐,这就是此刻他们在旁人眼中的角色。

“放开?悠若,我不想放开怎么办?陪陪我怎么样?!”

叶明然紧紧抓着她的手腕,霸道的将她抵在墙上,大手,越发不安分。

“叶少?真难得能在这里看见你。”

低沉的男音降临,仿若救世主一般在他们左侧响起。

叶明然直起身子,松开手里的女人,双手随意的插、进口袋里,“在这里碰上宋少才是难得,C市市民时候能吸引到宋少驻足。”

宋元凯瞥一眼他身边的女人,冷着脸将视线移开,“难的算不上,说不定我会常来。”

“宋少客气了。”

两人彼此握手,完全将关悠若当做不存在,关悠若也不在意,伸手将裙摆往下压,她脸色苍白如纸,因为喝了酒而头晕的厉害,再加上刚刚的一番反抗,浑身再没有一丝力气。

宋元凯身材挺拔修长,犀利的眼神再度投向她,仿佛能够窥视道人的心底里去。

“悠若,我们走吧。”

叶明然伸出的手臂圈住关悠若的肩膀,她下意识想躲,却被他用更重的力道扣住。

他的脸上依旧是那样温和的笑容,偏偏与加诸在她身上的力道那样的不相称。

关悠若冷笑,不得不承认,叶明然是个演戏的高手!

没有人会在受了伤以后还在原地等候,她关悠若已经不是那个单纯到只要一句话就能打动的傻女人。

用力的掰开他的手,关悠若大步站到宋元凯的身侧,脸上扬起僵硬却可爱的笑,“叶少爷不好意思,我今晚的台被宋少点了。”

双臂攀上宋元凯的臂弯,不去看宋元凯似嘲似讥的表情,脑袋偎进男人的肩窝,轻声低语:“求你。”

第四章 无所谓

她可没忘了,这个男人刚刚还用无比轻松的语调说:“如果陈总喜欢,我无所谓。”

宋元凯眉梢微挑,眼底里似乎飞快窜过什么,他一手揽住关悠若的纤腰,薄唇贴上耳际,“你可想好了,招惹我的下场可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的!”

他说的极轻,明明是胁迫的话,听在耳里又是极端的暧昧,关悠若抬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笑容款款而明艳:“讨厌,又欺负人家!”

宋元凯唇瓣笑意拉长,余光却瞥见男人瞬间阴沉的脸,逗弄她的心思越发明显。

“悠若,别惹我生气,过来!”

叶明然一字一句咬的极重,脸上的温润柔和失了温度,逐渐铁青。关悠若脸上明媚每加一分,他的脸就愈沉一分。

怒火几乎席卷理智。

曾经那么听话的小女生,总是跟在他的身后,甜甜腻腻的唤他明然哥哥,如今也懂得了如何使用女人的手段来让男人臣服。

“叶少,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华盛的姑娘多得是愿意伺候你,悠若就不奉陪了!”

关悠若心头冷笑,她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关悠若了,不会再为了讨好他而委屈自己。那些快乐的年少时光,早已经随风湮灭,由指间飘渺而散。

叶明然脸色铁青,心,如果蚂蚁啃咬般,隐隐作痛。

然而关悠若却偏过头,不再看他。

宋元凯的手机铃声适时的打断了衍生在空气里的悲凉,他接了电话,简单回了句马上到,收起轻松闲适的态度,视线落在半个身子缩进自己怀里的女人。

“叶少,君子不夺人所好,我赶时间,先走了。”他冲叶明然点点头,手臂用力,拥着女人往外走。

两道身影消失在拐角,叶明然一圈狠狠砸向墙壁,骨节剧痛让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关悠若,你以为你还能躲得开我吗?!

刚过拐角,宋元凯拥着她的手放放了下来,关悠若唯恐在此被抛弃,亦步亦趋的追上去,“宋少爷,不要丢下人家嘛!”

她声音本就柔嫩,此刻故意婉转,直听的人心头酥痒,恨不得按进怀里狠狠蹂躏。

宋元凯眉梢微调,淡漠的视线瞟过去,这女人演戏演过头了吧!

关悠若触上他的视线,一个哆嗦,却还是勇敢的环住他的手臂,用自以为最妖娆魅惑的笑脸迎上。

宋元凯突然停下脚步,墨沉沉的眸子盯住她,关悠若心头打突。

“真丑!”

“……”

关悠若被他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抬头愣愣的盯着他,“我……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丑?”

纵使她卸了妆,也决计不该是被人说丑的模样啊!

专人将车开到会所门口,宋元凯打开车门,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坐起来分外潇洒,优雅的叫人难以自持。

关悠若的脸有一瞬间的僵硬,脑海里浮现出往昔遥远的晨光里,温柔的少年躬身一请,轻笑道:“我的公主,请。”

掌心传来同感,忽的回过神,关悠若妖娆一笑,“宋少,谢谢你替我解围,您赶时间,先请。”

这话的意思,就是她今晚不陪了。

宋元凯挑眉,“你确定?关悠若小姐。”

关悠若脸色一白,险些忘了她会去VIP贵宾厢,原本就是他点了她的名字!

第五章 你逃不掉

不知是什么事,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宋元凯接了个电话,恍惚说是解决了,关悠若一动不动的窝在角落,目光无意识的落在外面的街景。

除去会所里的逢场作戏,她并不懂得要如何与男人相处,更遑论讨人欢心,安静的气氛让她心中莫名紧张。知道车子停在了C市最豪华的五星酒店,她才发现自己的掌心不知何时已经被汗水沁湿了。

该来的总是躲不掉,从她踏进华盛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想过自己能清清白白的离开,但真的面对,还是忍不住胆怯。

直通总统套房的电梯里,面前的墙壁反射出角落里的女人,宋元凯眼角划开一抹讥诮的弧度,现在才来保持距离,不觉得太虚伪了吗?!

也是,女人都喜欢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他转身忽的逼近,关悠若身子骤然紧绷,想要扯出一抹笑,奈何整张脸都是僵硬的,只能使劲往角落里钻。

“华盛没教过你们,要怎么取悦客人吗?”

冷漠的声音在头顶炸开,纵然这两年关悠若的脸皮已经练得堪比城墙,还是从心底里泛起浓重的耻辱感。

“宋少爷,人家没什么经验,你要是不满意,我马上……啊……”

话还没说完,宋元凯的手掌攥紧她的下颚,冷声道:“收起你这张虚假的面具脸,现在才想逃,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他迫使她抬起头,那张精巧的瓜子脸,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并不多绝色,但那双眼睛总是透着股淡淡的幽怜,与其本身明媚的长相不称,却偏偏因此多了几分味道。

然而她总是挂在脸上的面具,真是,让人想要撕碎!

“识相的话,就乖乖的,伺候好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的手沿着她的背脊一路下滑,关悠若错愕抬眸,脸颊不争气的浮起红晕,柔和的灯光下映射出盈盈光彩。

宋元凯唇角扯出一抹笑,另一只手插入她的长发,按住脑后,让她小脸仰起迎上他的吻。

他的吻,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霸道的进入她口中,似乎在宣示着他的所有权。

关悠若脸红失声,因长绵的吻而波光潋滟的眸子瞪着他。

宋元凯失笑,深邃的眸子里似乎藏了沉沉暗火,嗓音低沉道:“知道怕了?”

“怕道不至于,只是我没兴趣给人免费表演!”她瞅了瞅角落正对着他们的摄像头,一脸臊红。

说不怕是假的,但怎么也在华盛呆了一年多,心理准备还是有的,她并非是将贞洁看的比命还重的女人,只是一直抱着侥幸而已。

“你老实点儿,没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关悠若瞪他一眼,越发窘迫的盯着摄像头,因为角度的关系,那里确实拍不到什么实质性的画面,不过她还是觉得难受!

宋元凯轻笑,眼见着她清亮的眼眸蒙上一层迷离,脸色愈发娇嫩,呼吸微微急促。这个女人一定不知道,她如今的这幅样子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

相关文章: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_教练 啊轻点 你好大

男朋友给我用一个月空孕催乳#污文下面吃樱桃不准掉

《尤少请节制》—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主人的尿液赏你了吞咽h: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

小黄文纯肉短篇,男女一边摸一边脱视频(美好时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