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我曾爱你如拂柳》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0-09-12 16:55 · 新商盟

第四章 我的确是个坏女人

客厅内,我和薄冷擎并肩齐坐,而苏建国则坐在斜侧面。

一直到进屋,我的手始终被他紧紧握着,或许是紧张,我的手心竟出了冷汗。

薄冷擎像是感觉到我手心的冰凉,朝我看了一眼,原本凌厉的眸光,此刻却像是无形的大掌,柔和的眸色安抚着我浮躁的心。

而这一幕不经意间的暧昧对视,让一旁的苏雅气的拳头紧攥,牙齿咯咯作响。

我知道,若不是薄冷擎在场,苏雅肯定会冲上来给我一耳光。

客厅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苏建国对着冷擎讪讪一笑,率先打破了僵局,“顾梅啊,快上茶招待招待,冷擎可是贵客。”

“这就来。”厨房里传来顾梅清脆的声音,同时看到一抹风韵犹存的身段。

“不必那么客气。”薄冷擎淡淡回应。

苏建国上扬的眉眼,闪着贪婪的光:“哪里哪里,不过你小子藏得够深的,今天才知道你和我们苏茶一直在一起,在婚礼上可是大闹天宫啊,不然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小雅呢。”

他自顾自说着,浑浊镜片下有过一丝精光,隐藏于无形,笑的像个如来佛祖,露出明显的啤酒肚。

薄冷擎唇角微勾,狭长的鹰眸带着笑意,这一刻,他更加握紧我的手,放在他的腿上,声音宽厚如海:“我这辈子爱的人只有苏茶,而且,我们都已经领证了。”

“什么,领证?”不出所料,苏建国惊讶的瞪大眼睛,而厨房里,传来哐啷的声音,苏雅眼中的恨意越发加深。

那喷薄而出的怒火,仿佛要将我烧成灰烬。

隔着距离,我都能感觉到这股强烈的恨意,我索性撇开头,不去看她。

就在这时,顾梅托着复古青花瓷的茶盘,将茶杯依次放在桌上,干笑了两声,“来来,茶来了,刚才不小心打翻了茶杯,不好意思。”

尴尬的同时,顾梅快速扫了一眼我,在她的眸底,我看到一闪即逝的怨毒。

猝不及防,她收回茶盘的瞬间,带手推倒了我眼前的茶杯,滚烫的茶水如势倒在我的腿上。

烧灼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攥紧了被冷擎紧握的手,被溅湿的肌肤通红一片。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苏茶,没事吧。”顾梅故作关心的模样,还假惺惺的抽出几张纸递了过来。

而一旁的苏雅冷哼了一声,暗暗窃喜,幸灾乐祸。

“怎么样,没事吧。”身边传来冷漠的嗓音,薄冷擎紧皱眉头,眉宇间的冰冷让人不敢直视。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攥紧着他的手,倏然间,手上力度缓缓松开一些。

“没事。”我忍着疼,强装笑颜,却不敢动腿一下,因为疼。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苏建国做做表面的斥责了一下顾梅,显得虚伪又假。

“顾姨,以后做事小心点,有冰袋吗?”男人的冷凛,让顾梅差点没把托盘掉在地上。

场面一下陷入死寂。

顾梅被男人强大的威慑力震的有些胆怯,半晌,才缓过神,“有,有,我这就去拿……”

很快,顾梅拿来冰袋,薄冷擎接过手中,细心的对我受伤之处呵护入微。

我清楚地看到苏雅一脸可怕的嫉恨,幸好薄冷擎在身边,我安心了不少。

薄冷擎简单的给我冰敷过后,苏建国才在一旁开门见山:“既然领了结婚证,那冷擎,你看这个彩礼......”

他搓着手,似乎很迫不及待的就想把我这件商品卖出去,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可是能捞到不少好处呢。

原来,我还没有到被苏建国彻底放弃的地步,至少现在是他交易的一个筹码……

我还真是可悲又可怜。

“您放心,之后和薄氏的合作,会分成给你们苏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其中的百分之二十,就算是彩礼钱,您看还满意吗?”薄冷擎微微靠后,直视着苏建国,神情却冰冷的没有感情。

而我,清楚的看到苏建国脸上那比中彩票还丰富的表情。

毕竟,百分之五十,这对苏氏来说犹如好运从天而降,比中了五百万大奖都诱惑。

“好好好,满意满意,哎呀,苏茶啊,你看冷擎多好的女婿,这可是很多人都祈求不来的,你要好好的珍惜啊。”苏建国敞开大笑,眼尾的皱纹开心的皱在一起,眼中满是精光,根本藏不住他小人得志的情绪。

“嗯。”我轻声回应,心里却五味陈杂。

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是薄冷擎和苏建国在谈工作云云,我无心去听,只觉得时间过得很漫长,在这的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折磨。

终于,我和薄冷擎驱车回家。

在路上,我迷糊的蜷缩在后座上,上下眼皮困的打颤,隐隐约约,我感觉到有双大手在抚摸着我的脸,耳边的声线性感又冷硬:

“苏家这么对你,你有想过报复吗?”

沉厚的嗓音环绕在我耳畔,我听得迷迷糊糊,只是报复两个字格外清晰。

我以为是幻听,没有给予回答,而是很快就被浓郁的困意拉入梦境。

当第二天我醒来时,床边的位置已经透凉一片,薄冷擎早不见了踪影。

我买了些补品,去医院看望了慕宸的母亲。

“你好,我是来交费的。”到了缴费处,我刚拿出钱,却被柜台护士的一句话收了回去:

“您好,已经有一位爱心人士交了费用了。”

“什么?那您知道他贵姓吗?”我很震惊。

“不好意思,这名爱心人士是匿名缴费,我们也无从知晓。”

我怎么想也想不到身边还有什么人能够来帮助我,薄冷擎?更不可能了。

他不是个慈善的人。

来到病房,我看见慕宸的母亲正在凝望着窗边发呆,我敲门,她的视线才转到了我的身上。

“阿姨。”我刚开口,她便情绪激动的指着我大叫:

“是你,你这个坏女人,出去!出去!”她纷纷将身边的物品砸向我,我一边躲一边试图解释:

“阿姨,您别激动,我......”不料,我被她胡乱扔来的杯子砸中头部,耳边一阵沉闷的声音,随后额头上流下一股热流。

鲜血滴落在衣服上,洇开一片血渍。

我顾不得疼,只想安抚她的情绪,一点点朝她走去,“阿姨你冷静一下,我只是来看看您,没有别的意思。”

“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如果不是你我的儿子也不会死,您是个坏女人,我......我要杀了你。”

她边尖叫,边疯癫的朝我跑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瞬间,我被她勒的喘不过气:

“阿......姨,不......不要,放......放开我......”

此情此景,有些眼熟,我仿佛又回到了一个熟悉的场景,一双有劲的手掌,也是这样死死钳住我的喉咙。

“我掐死你!你还我儿子的命来!”她披头散发的像个从恐怖片中走出来的女鬼,她瞪大了眼睛,眸中布满了血丝。

“救......救命......”我的眼前渐渐发黑,就在意识模糊的那刻,几个医生护士拉开了她,及时的给她打了镇定剂。

呼吸一下变得通畅,我无力地靠在墙上,手心冰凉一片。

“您还是走吧,病人现在很不稳定。”一个医生劝退着。

“好。”我努力的喘着气,找到长椅瘫坐在上面,隐隐的心脏有些疼。

回忆旋转,也许,我真的是个坏女人......

一年前,没有我的介入,慕宸就不会死,白姨也不可能疯,我摧毁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浓郁的愧疚感,让我无颜抬头,那种痛痒难耐的痛苦让我几乎崩溃。

第五章 你还记得吗?

白姨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她说的对,我是个罪人。

要不是我,慕宸不会死,白姨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而我,也更不会是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从小除了母亲,什么都没有,直到他的出现,我的生命中才有了阳光。

可是,这一切都被我亲手毁掉。

我,实在是罪有应得!

“砰-”

一声闷响,我身子晃了晃,一下子栽了下去,没有知觉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四周是惨白的墙壁,一如我的心,死灰一片。

“你醒了?”

一道温柔绅士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我循声望去,只见眼前站着个年轻男人。

他一身米白色意大利纯手工定制的西装,眼睛明亮深邃极了,额前的刘海恰到好处给他增添了几分慵懒的气质,倒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我怎么会——”

开口的嗓音艰涩干涸,像极了沙漠上缺水的苍老骆驼,我被自己吓了一跳,赶紧住了嘴。

眼前的男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连忙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事,我这才恍然,原来我是急火攻心,再加上之前和眼前的男子迎面撞了一下,这才昏倒的。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试了一下,浑身有些无力,差点栽倒在床上,男人赶紧俯身过来帮我。

“霍庭哥哥,你怎么在这儿啊,人家找你半天了!”

一道明亮娇媚的女声自门口传来。

眼前这个叫霍庭的男人扶我坐起来,也没有回应身后女子说的话,只是轻声叮嘱我:

“你的伤口我已经处理过了,最近三天别沾水,我给你开了药,待会会有护士给你送过来。你要按时喝药,还有你的身体......”

眼前的男人欲言又止,我有些头昏,他说了什么我没怎么听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说话的时间女人便走到病床前很自然的挽起了霍庭的手,有些不耐烦的撒着娇。

听着这声音,我如遭雷击,眼睛不觉看向面前的女人。

与此同时,她也看向我。

四目相对,空气瞬间静止了。

许冉。

几年前那个一边给我希望,又一边狠狠将我推向深渊的女人。

往事一幕幕,顷刻间浮现在眼前。

“苏茶,你这个贱人,他慕宸不是喜欢你,爱你吗?那我就要让他尝尝爱你的后果!”

“苏茶,你说,你是不是看见慕宸对我图谋不轨了?”

“苏茶,想想清楚,这话该怎么说!”

“苏茶,你妈在医院需要钱吧,听说苏家可不管你们这对小三母子呢,你妈快死了是吧?”

“也对,像你们这样的下贱女人,只会勾搭男人,是个女人都讨厌你们,别说给钱了,真是巴不得她去死呢!我不一样,我们没过节,只要你按我说的做,你妈治病的钱你就不用担心了。”

........

再抬眼时,我的眼里盈满了恨意,如果眼神能杀人,我发誓,她一定死过一百回了。

“呀,这不是薄冷擎当众悔婚娶的小姨子苏茶嘛,哈哈,我听说当时的场面可是精彩极了!”

“老同学!啊,不对!薄夫人,你结婚这才多久,怎么就来医院躺着了啊!”

许冉说话的语气轻柔表面关心却夹枪带棒满含杀伤力,说话间还时不时观察身边霍庭的反应。

后者始终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好像丝毫不关心眼前两个女人之间的事。

“十分荣幸你还记得我,许冉,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呢?”

我咬紧后牙槽,声音因为愤怒有些颤抖,一字一顿道,“你还记得慕宸吗?”

慕宸!

那个间接被你害死的慕宸。

你还记得吗?

许冉脸色徒然变得煞白,声音有些紧张,“不记得了,你在说什么!”转头拉着身边的霍庭就要走。

男人不动声色的绕开她的手,面上虽有疑惑,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朝我点了点头,在许冉之前,率先走出病房。

待男人走远,许冉这才回头恶狠狠瞪我一眼,说出来的话,像是淬了毒。

“别忘了,他可是被你害死的,你当时怎么为了钱出卖他的,我这可都留有备份。”说着,还小心的看了看门口,得意的看着我笑。

“噗——”

“我看你的新欢也不是那么中意你嘛。”

我无意的一句嘲讽却是说中了她的心事,她面色一阵难看。

“如果他知道你曾经干过的那些龌龊事,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许冉羞愤交加,一张秀丽的脸因为生气变得极度扭曲,“有种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们家那一位,知道你干过这种出卖情人的事,还会不会把你当成宝!”

说完,便踩着细高跟,“噔噔噔”走了。

当病房再度安静时,我后背泛起了一层凉意,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

慕宸

我心中永远的痛。

是我对不起你。

如果可以,我宁愿当初死的那个人是我。

.......

我坐在沙发上等薄冷擎到凌晨一点,也没见他回来,不知何时竟迷迷糊糊睡去。

醒来时,只见落地窗前,有一个很小的烟火头忽明忽暗,男人挺拔伟岸的身影,就那么呆呆的望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出神。

“冷擎,怎么还不睡?”我小心翼翼拿着一件衣服从他身后过去,准备给他搭在身上,却被无情的挥落。

突如其来的冷漠,令我不知所措,我的手就那么停在半空中。

下一秒,我的下巴被一道大力紧紧捏住,骨头都在咯咯作响。

“说,你今天干什么去了?”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疏远,甚至还夹杂着几分隐忍的怒气。

我心头一慌,说话也结巴起来,“没,我...一直...在家......”

“哼!”男人冷哼一声,一把将我提起来,重重摔了出去。

我身若浮萍,早已没了重心,更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没有一点防备重重的摔在墙上,早已破皮流血的额头顿时生出一股凉意,我伸手一摸,竟是黏糊糊的血顺着脸颊留下来。

“啪-”

房间的水晶灯瞬间打开,刺的眼睛生疼,稍微适应一会儿,我便看见薄冷擎脸上怒不可遏的表情,令原本俊美非常的他增添了几丝可怖。

“冷擎,我......”我忍着痛想要解释,却在看见薄冷擎甩过来的一叠照片之后立马禁了声。

苏茶。

看看你做的好事!

相关文章:

一看就湿的连载漫画,自己女儿用用都不行

一女被两男吸奶头_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火热上线】龙虎玄卫小说免费全集章节列表

男人蛋蛋疼痛_男主高中就强了女主

5 2020春运购票日历/铁路预售期安排,具体是什么情况?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