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奴服事晨尿规矩,腿分开 自己来 动手

2020-09-12 16:50 · 新商盟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看着美丽如同仙女的齐雯,欧阳志远不由得伸出手臂发出轻轻的呼唤。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把持不住强烈的冲动,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

我靠,又是这个折磨人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想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著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女人。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

第2章 喝多了的萧眉

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而傅山医院,却在龙海市西郊,两者的距离,有10公里路。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碰到刮风下雨,就不能回家,所以,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今天喝多了酒,就没有回去。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着萧眉的电话。

“萧院长,你在哪里?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

“我在光明……花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萧眉说的光明花苑,是萧眉的另一个家,离医院有五公里。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跑到街道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在二楼的东户门前,看到醉酒的萧眉。

萧眉抽动着柔弱的肩膀,趴在自己的门旁,正在哭泣,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

萧眉竟然喝醉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优雅高贵风姿卓越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眼前的萧眉,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的柔弱女子。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连忙上前扶住萧眉,轻声道:“萧院长,这是二楼,你家在三楼,快起来,我扶你上去。”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萧眉醉眼如丝,说不出的幽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眼泪扑簌的流下,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有点语无伦次,喃喃的道:“志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萧院长,我扶你回家,快点!”

“好的,志远。”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笑着道:“志远,咱们回家!”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那种成熟女子的淡雅幽香,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

欧阳志远稳住心神,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

钥匙在那?欧阳志远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串钥匙,竟然象男同志一样,挂在萧眉的腰上。

欧阳志远伸出手,摘下萧眉腰间的钥匙,快速的打开房门。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欧阳是知道的,但没有来过。

这一套房子,竟然是一套装修温馨的新房。

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萧眉才结婚吗?在医院里,怎么没有人说过萧眉的丈夫,或者什么?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婚照。身穿婚纱极其漂亮,一脸幸福的萧眉,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

好一对金童玉女。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那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依然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步态不稳,和萧眉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猛地推开来萧眉,连忙站起身来,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镇定,镇定,深呼吸。欧阳志远微闭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酒醉的萧眉真的是美到极致,浑身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致命的诱惑。欧阳志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一个对女人有着原始青春渴望的年龄。

“水……志远……”

一声低低的透着说不出的凄凉委屈的呼唤,在萧眉的嘴里传来,将欧阳志远从愣怔中惊醒。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轻轻的扶起萧眉,让萧眉靠在沙发上,把温水送到萧眉嘴边。

萧眉含着泪,喝了一口温水,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醉眼朦胧,柔情如似,看着看着,萧眉的眼睛里猛然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志远,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你吗?志远,我想你呀,白天黑夜的想你,志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萧眉的称呼,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萧眉爱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呀?

第3章 心痛往事

萧眉一边哭泣,一边嘴里喃喃叫着志远的名字,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艳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吻上了欧阳志远的唇。

欧阳致远被萧眉搂住,幽香的娇唇,热烈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不禁心跳加速,全身火热,青春的骚动让他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又恍如进入了那个梦中……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两男操一女 口述被多人同时

星露谷物语能把所有女的睡一边吗…别紧了樱桃

校长的秘密 校长的后花园电脑

我十五年来经历过的女人&顺产后多久变紧

女人上完厕所后纸上有血/前夫见一次操一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