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爱你如拂柳(全文在线阅读)

2020-09-12 16:55 · 新商盟

第三章 做好妻子的本分

这一刻,我才知道,我已经成了薄冷擎法律上的合法妻子。

我并没有多惊讶,因为我早就习惯了他的独断专行。

“你看起来好像并不兴奋。”薄冷擎欺身靠近我,有力的修长手指挑起我的下巴,俊颜逼近,鼻尖蹭在我的脸颊,嘴角弧度很是邪魅。

我不自然的往后缩了缩,对上他那双邪佞的眸,反问:“为什么要兴奋?”

难道,还要我在他面前,做出一个小三成功上位正宫的得意模样吗?

“从小三转换为我薄冷擎的妻子角色,可是很多女人羡慕不来的。”碎发遮住了他英朗的眉宇,性感的丹唇格外入目,映衬这张妖冶的脸,凸显着邪戾魅惑的气息。

像个魔鬼,专食女人心的魔鬼。

“那我是该感谢你吗?.”挣脱开他的手指,我把头撇到一旁,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笑出声:

“你明明不爱我,却还要故意说是我才是你的妻子,你侮辱折磨我还不够,还要让我和苏家反目成仇,成为众人的笑柄,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他神情稍愕,随即挑眉一笑:“你不是从小在苏家都没地位吗?还在乎什么反目成仇?况且,”

语气微钝,他温热的手摩挲着我的脸颊,动作极为轻柔:“今天我为你,出了口恶气,这可是件大快人心的事,你应该感谢我。”

感谢他?

我觉得可笑至极,“就算他们不待见我,你也不能从中挑拨离间,而且我和苏家血浓于水,就算再有委屈,我也不能利用别人来打击伤害他们.......”

“呵,是吗?”下一秒,他沉眉暗眸,冷测测的气场让我发颤。

毫无防备下,我的脖子被他刚劲的手钳住,极大的力道,渐渐将我提空了地面,整个人悬在半空。

我顿时无法呼吸,视线忽明忽暗,被掐的嗓子不能正常发声:“冷擎,你干什么......放......开我......”

“好深的感情,苏茶,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和他们都是半斤八两,你给我记住了,从今往后,乖乖做好你妻子的本分,听明白了吗?”

他的声音极冷,手掌渐渐收紧,让我几近失去了呼吸,大脑中嗡声一片。

我清楚的意识到,眼前残戾粗暴的男人,此时可怕想要一刀解决了我!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转换的那么快,轻易的从天使瞬间变为魔鬼。

我艰难的仰望着天花板,视线一阵天旋地转,在他的控制中不断摇头挣扎,就在我濒临生死一线的边缘时,呼吸突然得到了释放,整个人如同烂泥被摔在地上。

“咳!咳……咳!”我被掐的呛出眼泪,剧烈的咳嗽导致口腔里,满开一股淡淡的腥味。

泪眼模糊的看着面前42码的脚,我害怕的蜷成一团,怯怯的抬起头。

看着薄冷擎冰寒的俊脸,我恐惧的朝后退,直到后背抵到桌角,他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身上散发着浓郁的危险气息,我一颗心悬在嗓子眼,泪珠不停掉落。

他蹲下,冷冶的深眸上却染了一层柔和的光芒,抬手像之前一样温柔的抚着我的头发,我下意识的想避开,却被他按住了后脑勺:

“对不起,我刚才情绪失控了,吓着你了吧。”

这个男人的脸,就像一张随时可以变换的脸谱,时冷时热,亦正亦邪的让我精神恍惚。

放佛身处冰火两重天,让我害怕至极。

“你......你还要干嘛!”我缩着脖子,恐惧的盯着他的脸,余光是不是扫过他的另一只手,生怕下一秒,会对我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嘘,别怕,我不会伤害你,你收拾收拾,我带你去苏家。”

他逼近,就在我害怕颤抖时,一副温热贴在了额头,我诧异抬头,却看到他眉目间是少有的温柔。

这一瞬,我甚至都忘记了,前一秒自己在深渊之中,也甚至以为,我在做梦。

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谜,他可以暴躁如雷,也可以如沐春风,却也让我产生畏惧想因此逃离……

我吞了吞口水,假装压下了心底的恐惧,扯出一抹笑,仓皇的跑去换衣服,我不敢,不敢再跟他对视,哪怕再多一秒,我都觉得会丢了魂魄。

……

我穿着一条简约的白色复古裙,跟着薄冷擎来到苏家。

苏家,一个对我而言的可有可无的家,我在门前滞留了几秒,才决定按下门铃。

“谁呀?”从门里传出苏雅的声音,在她开门的那一刻,一张艳丽的脸瞬间僵住,再看向我身后的薄冷擎时,她气愤的指着我大骂:

“你这个贱人,还敢回来!给我滚!”她用力推了我一把,我又穿着高跟鞋,不小心踩空了阶梯向后倒,就当我准备接受摔倒的巨痛时,一双有力的手臂牢牢扣住了我的腰。

抬眸,是男人紧绷的下颚,他一双墨眸深谙不明。

“冷擎......”我靠在薄冷擎宽阔的怀里,心里莫名的有些安稳。

“苏小姐,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若再这样对我的妻子,后果自负!”他抿唇,看向苏雅的眼神犀利又冰冷。

他将我扶起来,顺势揽住我的腰,神情倨傲凛然,侧面的轮廓勾勒着冷毅。

“妻子?薄冷擎,你竟为了这个贱货这么对我!我哪里不如她了?”苏雅扯着嗓门不甘的诟骂,精致的五官因愤怒挤在一起,一双大眼充满对我的怨恨和嫉妒。

“哟,冷擎来了,快快,快进来。”想必是苏雅的声音,引来苏建国的注意。

他大步走来,扶了扶老花眼镜,所有视线都停留在薄冷擎的身上,对他怀中的我却只眼未看。

正常,谁见了财神爷不得毕恭毕敬的,我虽然早已习惯,但心里还是有过一丝凄凉。

“你这丫头,冷擎来了怎么都不好好招待,待会再找你算账。”苏建国狠狠瞪了苏雅一眼,看向冷擎时,老脸上堆满了殷勤和讨好。

“不好意思啊,我管教无方,还请见谅。”

“哪里的话。”薄冷擎薄唇微勾,姿态优雅又谦贵,突然间像变了个人,还真有些不像他。

“爸!”苏雅愤怒的跺了跺脚,将目光狠狠的在我身上剜了一眼,转身甩手进门。

“别理她,我们进去吧。”苏建国始终笑脸相迎,恭敬的围在冷擎身边。

薄冷擎不看他一眼,反而温柔的看向我,牵着我的手,十指相扣进了家门。

第四章 我的确是个坏女人

客厅内,我和薄冷擎并肩齐坐,而苏建国则坐在斜侧面。

一直到进屋,我的手始终被他紧紧握着,或许是紧张,我的手心竟出了冷汗。

薄冷擎像是感觉到我手心的冰凉,朝我看了一眼,原本凌厉的眸光,此刻却像是无形的大掌,柔和的眸色安抚着我浮躁的心。

而这一幕不经意间的暧昧对视,让一旁的苏雅气的拳头紧攥,牙齿咯咯作响。

我知道,若不是薄冷擎在场,苏雅肯定会冲上来给我一耳光。

客厅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苏建国对着冷擎讪讪一笑,率先打破了僵局,“顾梅啊,快上茶招待招待,冷擎可是贵客。”

“这就来。”厨房里传来顾梅清脆的声音,同时看到一抹风韵犹存的身段。

“不必那么客气。”薄冷擎淡淡回应。

苏建国上扬的眉眼,闪着贪婪的光:“哪里哪里,不过你小子藏得够深的,今天才知道你和我们苏茶一直在一起,在婚礼上可是大闹天宫啊,不然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小雅呢。”

他自顾自说着,浑浊镜片下有过一丝精光,隐藏于无形,笑的像个如来佛祖,露出明显的啤酒肚。

薄冷擎唇角微勾,狭长的鹰眸带着笑意,这一刻,他更加握紧我的手,放在他的腿上,声音宽厚如海:“我这辈子爱的人只有苏茶,而且,我们都已经领证了。”

“什么,领证?”不出所料,苏建国惊讶的瞪大眼睛,而厨房里,传来哐啷的声音,苏雅眼中的恨意越发加深。

那喷薄而出的怒火,仿佛要将我烧成灰烬。

隔着距离,我都能感觉到这股强烈的恨意,我索性撇开头,不去看她。

就在这时,顾梅托着复古青花瓷的茶盘,将茶杯依次放在桌上,干笑了两声,“来来,茶来了,刚才不小心打翻了茶杯,不好意思。”

尴尬的同时,顾梅快速扫了一眼我,在她的眸底,我看到一闪即逝的怨毒。

猝不及防,她收回茶盘的瞬间,带手推倒了我眼前的茶杯,滚烫的茶水如势倒在我的腿上。

烧灼的感觉让我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攥紧了被冷擎紧握的手,被溅湿的肌肤通红一片。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苏茶,没事吧。”顾梅故作关心的模样,还假惺惺的抽出几张纸递了过来。

而一旁的苏雅冷哼了一声,暗暗窃喜,幸灾乐祸。

“怎么样,没事吧。”身边传来冷漠的嗓音,薄冷擎紧皱眉头,眉宇间的冰冷让人不敢直视。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攥紧着他的手,倏然间,手上力度缓缓松开一些。

“没事。”我忍着疼,强装笑颜,却不敢动腿一下,因为疼。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苏建国做做表面的斥责了一下顾梅,显得虚伪又假。

“顾姨,以后做事小心点,有冰袋吗?”男人的冷凛,让顾梅差点没把托盘掉在地上。

场面一下陷入死寂。

顾梅被男人强大的威慑力震的有些胆怯,半晌,才缓过神,“有,有,我这就去拿……”

很快,顾梅拿来冰袋,薄冷擎接过手中,细心的对我受伤之处呵护入微。

我清楚地看到苏雅一脸可怕的嫉恨,幸好薄冷擎在身边,我安心了不少。

薄冷擎简单的给我冰敷过后,苏建国才在一旁开门见山:“既然领了结婚证,那冷擎,你看这个彩礼......”

他搓着手,似乎很迫不及待的就想把我这件商品卖出去,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可是能捞到不少好处呢。

原来,我还没有到被苏建国彻底放弃的地步,至少现在是他交易的一个筹码……

我还真是可悲又可怜。

“您放心,之后和薄氏的合作,会分成给你们苏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其中的百分之二十,就算是彩礼钱,您看还满意吗?”薄冷擎微微靠后,直视着苏建国,神情却冰冷的没有感情。

而我,清楚的看到苏建国脸上那比中彩票还丰富的表情。

毕竟,百分之五十,这对苏氏来说犹如好运从天而降,比中了五百万大奖都诱惑。

“好好好,满意满意,哎呀,苏茶啊,你看冷擎多好的女婿,这可是很多人都祈求不来的,你要好好的珍惜啊。”苏建国敞开大笑,眼尾的皱纹开心的皱在一起,眼中满是精光,根本藏不住他小人得志的情绪。

“嗯。”我轻声回应,心里却五味陈杂。

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是薄冷擎和苏建国在谈工作云云,我无心去听,只觉得时间过得很漫长,在这的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折磨。

终于,我和薄冷擎驱车回家。

在路上,我迷糊的蜷缩在后座上,上下眼皮困的打颤,隐隐约约,我感觉到有双大手在抚摸着我的脸,耳边的声线性感又冷硬:

“苏家这么对你,你有想过报复吗?”

沉厚的嗓音环绕在我耳畔,我听得迷迷糊糊,只是报复两个字格外清晰。

我以为是幻听,没有给予回答,而是很快就被浓郁的困意拉入梦境。

当第二天我醒来时,床边的位置已经透凉一片,薄冷擎早不见了踪影。

我买了些补品,去医院看望了慕宸的母亲。

“你好,我是来交费的。”到了缴费处,我刚拿出钱,却被柜台护士的一句话收了回去:

“您好,已经有一位爱心人士交了费用了。”

“什么?那您知道他贵姓吗?”我很震惊。

“不好意思,这名爱心人士是匿名缴费,我们也无从知晓。”

我怎么想也想不到身边还有什么人能够来帮助我,薄冷擎?更不可能了。

他不是个慈善的人。

来到病房,我看见慕宸的母亲正在凝望着窗边发呆,我敲门,她的视线才转到了我的身上。

“阿姨。”我刚开口,她便情绪激动的指着我大叫:

“是你,你这个坏女人,出去!出去!”她纷纷将身边的物品砸向我,我一边躲一边试图解释:

“阿姨,您别激动,我......”不料,我被她胡乱扔来的杯子砸中头部,耳边一阵沉闷的声音,随后额头上流下一股热流。

鲜血滴落在衣服上,洇开一片血渍。

我顾不得疼,只想安抚她的情绪,一点点朝她走去,“阿姨你冷静一下,我只是来看看您,没有别的意思。”

“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如果不是你我的儿子也不会死,您是个坏女人,我......我要杀了你。”

她边尖叫,边疯癫的朝我跑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瞬间,我被她勒的喘不过气:

“阿......姨,不......不要,放......放开我......”

此情此景,有些眼熟,我仿佛又回到了一个熟悉的场景,一双有劲的手掌,也是这样死死钳住我的喉咙。

“我掐死你!你还我儿子的命来!”她披头散发的像个从恐怖片中走出来的女鬼,她瞪大了眼睛,眸中布满了血丝。

“救......救命......”我的眼前渐渐发黑,就在意识模糊的那刻,几个医生护士拉开了她,及时的给她打了镇定剂。

呼吸一下变得通畅,我无力地靠在墙上,手心冰凉一片。

“您还是走吧,病人现在很不稳定。”一个医生劝退着。

“好。”我努力的喘着气,找到长椅瘫坐在上面,隐隐的心脏有些疼。

回忆旋转,也许,我真的是个坏女人......

一年前,没有我的介入,慕宸就不会死,白姨也不可能疯,我摧毁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浓郁的愧疚感,让我无颜抬头,那种痛痒难耐的痛苦让我几乎崩溃。

相关文章:

快穿背德系统H:整章都是肉肉的总裁文

《神农医经》全文+完整版小说阅读

攻在受膀胱里房海绵&做死你好不好小宝贝h

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女生污胸很大的头像

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