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了退休老太/怀孕最快几天有感觉

2020-09-12 16:56 · 新商盟

黑桃村,是西南地区的一个偏远山村,以盛产黑桃而得名。

我顶着大太阳,把牛牵到水塘去泡水,回家后刚进堂屋,嫂子的屋里就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我隔着门听了一会,不由得面红耳赤。

嫂子是大学生,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纤瘦的身段,前突后翘的,还有双大长腿。

三个月前,我哥从山摔下来摔死了,剩下我和嫂子相依为命。

现在听着这个声音,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

我抹了把汗,转身进了西屋。

听到脚步声,奇怪的声音忽的停了,“黑娃,是不是你回来了?”

“嫂子,黑娃回来喽。”我到了尾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我叫陈二牛,黑娃是我的小名。农村人都起小名,说是好养。

“黑娃,嫂子有个事情求你帮忙。”嫂子面色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朝我招招手。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裙子,斜躺在床上,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有些晃动,不知道有没有穿里衣。

“帮啥?”

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颗枣子,然后撩开裙子,脸色发红的说道,“帮我放进去。”

“放哪里去?”

“你这个傻子哦!”嫂子面色埋怨。

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参,摔伤了脑子,大哥没少为我奔波,可惜最后还是成为了村里人尽可欺的傻子。

嫂子对我这个傻子也不避讳,根本没有男女之别,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

可她不知道我前几天放牛的时候又摔了一次,然后脑子清醒了。

我想告诉嫂子,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隐瞒了,毕竟告诉嫂子以后,谁还帮自己洗澡啊。

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释,“就是把这个放进那里啊,具体你也不懂,你照做就行了,我给王老爷子弄得,泡三个月枣子,咱家欠他家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

“泡枣?”我呆呆的问。

我高中的时候读过《白鹿原》,书里说在女人那里浸泡过的枣子,叫阴枣,是大补之物,听说可以滋阴壮阳,延年益寿。

王老爷子是王大山,这老东西半截身子都进土了,还信这玩意?

“黑娃,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帮帮嫂子,我一个人找不准位置,乱捣鼓弄得疼。”嫂子说着翻了个身子,把裙子撩的更开了。

我看着吞了吞口水,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小腹一股邪火流窜。

“嫂子,咋弄,黑娃不懂哦!”我傻气十足的说。

嫂子有些不耐烦,自己把粉腿张开,然后说道,“黑娃,就对着那里放进来就行了。”

似乎是触碰到哪里了,嫂子脸色发红,嘴里不停的带着喘息,让我有一种解开裤子的冲动。

“嫂子,那我放了吖!”

我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抓着枣子,对准位置放了进去。

2

第0002章 疑惑

我真的想告诉嫂子我不是傻子,然后解开裤子好好纾解一通,这场景简直太折磨人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眼珠子都转不动了,咽着口水,直勾勾的瞪着那里。

“黑娃,你干啥?”嫂子侧过头,不满的瞪着我。

“嫂子,怎么你没有这个?”我装傻问道指着我下边说道。

我手指在哆嗦,多么想现在放得不是枣子,而是我裤子里兜着的啊。

“黑娃,这些不重要,你快点放枣子吧。”嫂子眼神有些飘忽,呼吸有点乱,“这个姿势有点累。”

我点点头,手里的枣子顺势放了进去,枣子麻麻赖赖的一点不圆润,中间几次把嫂子弄疼,让她满头大汗。

“黑娃乖,还有两颗大的呢。”嫂子又递给我一颗大枣子。

“晓得啦!”我拉开嫂子的小手,一手扶着那里,一手放枣子。

嫂子颤抖了几下,呼吸更乱了,身子和水蛇一样不自觉的扭动着。

我知道这枣子让嫂子许久没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虚了,索性逗她一下,故意放不进去。

“啊……黑娃,你别乱动啊,顺着第一颗枣子进去就行了。”嫂子脸红如火,扭得更厉害了。

“嫂子,放不进去哦!”我怕嫂子起疑,就没乱动了,认真的往里面放,接连几下都失败了。

这第二个枣子个头大,又干巴巴的,没法放进去。要是有东西能像油那样滑就能放进去了。

“黑娃,是嫂子昏了头,你等一下哦。”

嫂子让我把手拿开,然后出房间等一会,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嫂子喊我进去,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不知道她是涂了油还是做了其他。

嫂子喘着粗气,想把我手里的枣子拿过去自己放,但看错了位置,没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在我下边了。

我感觉很难受,感觉裤子都快撑不住了,嫂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险些没忍住。

嫂子脸色一红,手赶紧拿开,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我那里游走,脸色不仅发红,而且也不多话,空气中暧昧的氛围尤其重。

有了油样的东西,第二颗枣子滑一下就进去了,第三颗枣子紧随其后。

嫂子整理一下衣服,身体里的枣子似乎让她有些不舒服,两腿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然后对我说道,“黑娃,刚才的事儿出去不准对别个说,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听到没?”

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

我点点头,有些装傻的扯着裤子,“黑娃知道了,我要去厕所,下面难受。”

我确实有些受不了了,而且被嫂子发现了,得赶紧去缓解尴尬。

嫂子噗嗤一笑,“去吧去吧,我家黑娃长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总感觉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儿徘徊。

3

第0003章 故意

“黑娃,你干嘛?一身汗,起来洗澡。”嫂子走了过来,撩开了蚊帐。

“嫂子,黑娃好困哦,想觉觉。”我故意打个哈欠。

“黑娃乖,洗了再睡。”嫂子坐在床边,抓着我的胳膊摇晃。

“好嘛!”我委屈的点头,磨蹭着爬了起来。

我坐起之后,发现嫂子一直盯着我的那儿。发现有了反应,她眼神很复杂,矛盾之中夹着一丝兴奋。

自从上次帮她放枣子之后,嫂子和我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我也说不上来,似乎嫂子有些把我当自己人了。

“黑娃,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嫂子拉着我下了床,发现沙滩裤有泥巴,两眼一瞪,气呼呼的看着我。

嫂子最怕我和别人打架,我成了傻子后,傻人有傻福,力气越来越大,打架就会伤人。

“摔了。”我摇头说。

“摔着没?让嫂子看看。”嫂子脸色都白了,不停的打量着我,确定没受伤,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大哥死后,好多人都劝嫂子扔了我,嫁给村里的暴发户王四虎。

嫂子舍不得我,不但没改嫁,还是和以前一样,细心的照顾我。

“咋个摔的?”嫂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

“偷桃子,给嫂子吃。”我傻呵呵的说。

“傻黑娃,以后不准干这种傻事了。嫂子想吃桃子,花钱买,不准偷别人的,更不准爬树,听到没?”嫂子突然抱紧了我,生怕我会受伤似的。

“晓得啦!”我感动的差点哭了。

嫂子对我,真是没话说。

我真的不忍心骗她,好想告诉她,我正常了,以后不用为我担心了。

邪恶很快淹没了理智,我还是决定隐瞒下去,当一个快乐的“傻子”。

嫂子这样漂亮,我又从没碰过女人,我实在不忍心和嫂子的关系疏远开,我宁愿永远做她身边的小傻子。

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洗澡,我没法拒绝,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

“黑娃,你以后每次洗澡,嫂子都给你搓背。嫂子要泡枣子了,你就帮嫂子放,好不好?”嫂子温柔的帮我擦背。

“嗯!”我用力点头。

“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记得不要和别人说哦。”嫂子在我耳边说道。

少妇幽香扑鼻而入,我小腹发热,在澡盆里完全失态了。

嫂子当然看到了,但不去说破,也不理会,就和往常洗澡一样,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嫂子从塑料桶里抓起蓝色的毛巾,往我身上涂香皂,背上,咯吱窝,胸前,小腹……

涂到那儿的时候,嫂子有意的绕开了,毛巾在腿上擦了两遍。

嫂子斜着身子,领口敞开了,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晃个不停,引得我更是难受的不行。

嫂子正在帮我擦小腹,但障碍横在中间,嫂子终究是避不开的。

她丢下毛巾,叹了一口气道,“黑娃,你也长大了,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

我吓了一跳,拉着嫂子的手着急的喊道,“黑娃永远都是小孩子,是不是这个太碍事了,黑娃不要就好了。”

说着我真的故作模样的要把那处拧掉,嫂子看到赶紧过来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乱来,无奈的笑道,“傻黑娃,这怎么说不要就不要,这可是你男子汉的标志呀!”

相关文章:

卟男宠滋卟滋尽根没入~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

男朋友12厘米是一种什么体验|使劲里面痒想要

农夫山泉有点甜主演 农夫山泉有点甜

拨开蕾丝内裤直接进入:学长要我坐在他腿上

东西不可以掉出来h_桌子下的旖旎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