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肚子灌到极限然后塞住,美女百合互抚慰奶碰奶

2020-09-12 16:51 · 新商盟

阿正,你喝过这个吗?”

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衣物,开始喂小侄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

啊,可真是耀眼,像一粒硕大的水滴,那对浑圆直看得我眼馋。

“啊?”我一听这话顿时回了神,回道,“没,没喝过。”

嫂子似乎不觉得这个话题尴尬,她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震惊不已。

“那你想不想尝尝?”

瞬间我像是被雷击中一样,好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嫂子她竟然问我想不想喝人奶。

想!当然想!

我恨不得立刻扑到她胸前吸上几口。

“吓着啦?”嫂子见我不作声,嫣然巧笑道,“跟你开玩笑的,瞧你紧张的。”

开玩笑?怎么能是开玩笑!

于是我鼓起勇气道,“其实我挺想尝尝人奶的,而且听说对眼睛恢复也有帮助。”

嫂子脸红了下,“还有这回事?”

我心里一动,赶忙道,“有的嫂子,以前有个老中医来我们学校做讲座,就说过常喝人奶对眼睛好!”

“这样啊……”嫂子看了眼自己傲人的饱满,因为刚生完孩子显得越发鼓。

我察觉到嫂子动心了,内心激动得不行。

几个月前,我哥开车被人追尾,没抢救过来,我虽然活了下来,视觉神经却受损,眼睛失明了,情绪很低落。

那段时间,嫂子带我去看了好多次医生,不时鼓励开导我。

为了不白费嫂子苦心,我按照医生要求,每天坚持按摩眼睛周围穴位,没多久竟然恢复了。

原本我打算告诉嫂子这个好消息,可当我看到嫂子喂小侄女之时,那两团雪腻,让从未看过女人身体的我,选择了隐瞒。

客厅十分的安静,小侄女乖乖地躺在嫂子怀里,时不时发出“啧啧”的吃声。

我就坐在嫂子对面沙发看着她,嫂子已经习惯在我面前喂孩子了。

小侄女吃了几口就昏昏欲睡了,嫂子握了握另一边,难受地皱了皱眉,看样子是堵塞了。

嫂子哄着小侄女睡觉,拿起旁边的吸器动了起来。

手握住方手柄一按,白水便源源不断流进了瓶子里,没一会儿就装上了大半瓶。

可能力度没掌握好,嫂子忍不住喘气声,顿时俏脸通红,抿唇看了我一眼,我假装没听到。

不一会儿瓶子满了,嫂子便准备将东西取下来,谁知却被卡住了,鼓捣半天了都取不下来。

“这东西怎么会这么紧?”

嫂子额头出了一层薄汗,卡得越发紧实,用力取越发痛起来。

第二章

“怎么了嫂子?”见她狼狈的模样,我主动问道。

嫂子焦急看了我一眼,忽然朝我这边走来,她靠近我时,一股混合着暖香和白水气味扑面而来。

“阿正,你帮嫂子抱下佳佳,这孩子睡觉得人抱。”

嫂子弯下腰把小侄女递到我怀里,上身毫无保留袒露着。

我内心一阵激动,伸手搂住小侄女,目光停留着怎么不肯走。

可让嫂子没想到的是,她刚把小侄女放我怀里,正打算空出手强行拔白水器,结果“啵”的一声,原本挂着的白水器滑落了下来。

嫂子惊呼一声,赶忙接住,不料剩余的白水竟不受控制飙了出来,正好飙到了我的脸上,流到嘴角。

我浑身一震,竟鬼使神差舔了舔,故意问道,“怎么那么甜?”

顿时嫂子的俏脸就红得像块染布,忙跑到浴室拿毛巾帮我擦干了脸,支支吾吾骗我说是给小侄女冲的牛奶。

随后小侄女被惊醒了,呱呱的哭啼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静,嫂子脸都红透了,抱起小侄女直接回房了。

晚上睡觉时候,我浑身上下热得厉害,难受的很,只好去浴室冲个澡,顺便自行解决。

结果在我即将到达巅峰的时候,突然脚下打滑,整个人摔了个底朝天。

这一跤摔得我很疼,但并无大碍,正准备爬起来时,门外传来嫂子担忧的声音,“阿正,你怎么了?”

我突然邪念横生,有了个疯狂想法,干脆躺在地上道,“嫂子,我洗澡摔倒扭到脚了,你进来帮帮我。”

嫂子一听就急了,叫我不要乱动。

没一会儿,嫂子就进来了,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白T恤,刚好盖过上身,衬得那双玉腿迷人无比。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嫂子心疼说了我一句,刚想把我扶到凳子上,目光却落在了我的庞然大物上,瞬间嫂子的嘴就吃惊得张大了。

小时候算命的说我是“龙器”在身,规模惊人!

嫂子目光完全被我那里吸引住了,隐约间,我竟看到嫂子眼神里流露出异样光芒。

不过很快,嫂子就撇过头,红着脸道,“阿正,你……先冲干净身上的泡沫。”

我接过嫂子递给我的花洒,目光落在她的白T恤上,有了邪恶念头。

第三章

“嫂子,你帮我拧开水龙头。”

见嫂子转身了,我特意将飙头对准她,“哗啦”一声,水猛地飙向她身上。

嫂子惊叫了一声,连忙关掉水龙头,嗔怪道,“阿正,你干什么!”

“啊?”我佯装不知其事,“嫂子怎么啦?”

嫂子见我满脸疑惑,以为我不是故意的,“没事,嫂子帮你洗吧,你看不见,免得你拿着花洒到处乱飙。”

嫂子要帮我洗澡!

我差点兴奋地叫出声,却一脸平静道,“麻烦你了,嫂子。”

嫂子拿起花洒站在我面前帮我冲洗,她身上几乎湿透了,白T恤瞬间变得清晰了一些,曼妙的玉体一览无遗。

我目光落在她身上,身下登时精神抖擞。

嫂子目光则是落在我身上,我听到她不经意倒吸了口气,估计又是被我的大小给吓到了。

为了不被怀疑,我赶紧说道,“嫂子,你扶我到马桶那,我想……尿尿了。”

嫂子嗯了声,红着脸将我扶了过去。

我原以为她会背过身子,没想到她就站在旁边,时不时瞥向我那里。

顿时刺激得我身子一跳,又大了一圈,这下想撒都撒不出来了。

嫂子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随即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紧接着便是马桶冲水的声音。

“嫂子,可以了。”我提醒道。

嫂子过来扶我时,我故意往她身上靠,转身时猛地晃动。

嫂子登时惊呆了,目光直愣愣盯着我那里!

“怎么啦,嫂子。”我佯装糊迷茫地看向她。

“没没事,我先扶你回房间。”嫂子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俏脸通红一片。

她动情了,我察觉到了。

我以为今晚会跟嫂子发生点什么,然而她送我回房后,便匆匆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心情烦躁得很,懊悔自己怎么不冲动点,搞得现在自己欲火焚身。

但稍微冷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行径够禽兽了,再越界就不好了,最后折腾了好半天我才睡着。

“阿正,阿正……”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嫂子在叫我,突然被人推了一下,睁眼一看,还真是嫂子。

只不过,此时的嫂子竟一丝不挂站在我面前,顿时我那里就来了精神。

“嫂子,这么晚了有事吗?”

嫂子大半夜光着身子跑来我房间,难不成是想要了?

“阿正,你帮嫂子个忙,嫂子那里……”嫂子欲言又止,脸上羞红一片。

第四章

“那里?”我心脏跳得飞快,“嫂子你怎么了?”

我心想着她可能是想要了,但我不能说破,我必须得装糊涂。

可接下来,嫂子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我有个蛋,线扯断了出不来,你帮嫂子好吗……”

我脑袋“轰”的一下!

跳蛋?

线扯断了?

我滴个乖乖,这得多有本事才能把线给扯断啊。

嫂子急得都快哭了,“这样子好几个小时了,阿正,你帮下嫂子吧。”

嫂子居然让我帮她,这特么简直比滚床单还刺激!

“嫂子,你别急。”我拼命地压抑着内心的火热,“你先躺到床上,我来帮你!”

嫂子躺到床上,咬着下唇说道,“阿正,这事你得替我保密,不然嫂子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放心嫂子,这事我谁都不会说。”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那开始吧,还好你看不见。”

我狠咽了口唾沫,谁说我看不见,可惜屋里没开灯,否则我就可以把嫂子浑身上下每一寸都看个遍了。

嫂子把我的手渐渐引导到向片幽深处,“阿正,就在那,你要轻点,别,别把它给整进去了。”

“知道了嫂子。”

我应了一声,咕噜咽了口口水,心跳急速加快着,手一点一点……凭着感觉越来越近了……

微微拨开,将手指伸了进去,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原来这地方是这种感觉!

嫂子轻哼了一声,“阿正,碰到了吗?”

“碰,碰到了。”我激动地声音都打结了,轻呼了一口气,“我现在把它弄出来。”

“嗯~”嫂子嘤咛了一声,催促道,“那你快点。”

我手抖得厉害,里面那跳蛋还不断的往里,弄了好几下都没出来。

“嫂子,你放松些。”

嫂子“嗯”了一声没说话,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只好再伸一跟手指,夹紧准备将它抽出来。

突然嫂子浑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嘴里发出似舒服非疼痛的闷哼。

我也刚好夹出跳蛋,“嫂子,弄出来了。”

嫂子喘息地“嗯”了一声,拿回跳蛋什么也没说,便急忙离开了。

而后几天,嫂子对那晚的事闭口不提,仿佛跟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细心照顾着我。

只是她不再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侄女了,像是刻意回避着我,这让我很难受。

我必须得打破这种局面!

第五章

晚上小侄女已经睡着了,嫂子在厨房削水果,她今天穿了一件黑真丝吊带背心,衬得皮肤光皙。

灰色的短裤裹着挺翘浑圆,显得曼妙的身材更加的有致。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嫂子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只不过是变得更加丰满了。

尤其是在她生了小孩之后,产后的充盈抹去了她的青涩。

我进厨房给自己倒水,嫂子背对着我没说话,我心里憋得难受,便故意将杯子推倒在地上。

“啪”一声杯子就摔碎了,嫂子转身惊呼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喝水可以跟我说一声呀。”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作势要蹲下来捡。

却被嫂子喝止,“你站着别动,小心玻璃渣子,我来就行了。”说着便蹲了下来。

我听从嫂子的话,站在原地不动,从我这角度,刚好看到那饱满间的沟壑。

嫂子收拾完了,我赶紧恢复无神的眼神,“麻烦你了,嫂子。”

“有什么麻不麻烦的,过来一起吃桃子吧。”

说着便端起果盘,走到客厅,而我跟在她身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她挺翘的位置,顿时口干舌燥得要命。

嫂子递了桃子给我,我咬了一口。

水蜜桃果然是鲜美,但依旧解不了我内心的渴。

“阿正,”嫂子突然唤了我一声,只见她咬了咬唇,似乎在犹豫什么。

很快她便又道,“你要喝奶吗?”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嫂子这么问难道是想……

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怎么会不想喝!

但我不能表现得太急切,故意支支吾吾道,“这……这样不好吧,我怎么能……”

“想什么呢。”嫂子娇嗔了一声,似是想起了之前的旖旎,俏脸微红。

“我是问你要不要喝牛奶,你脑瓜子想什么呢。”嫂子白了我一眼,随即起身回了房间。

我一顿失落,这下好了,嫂子肯定觉得我思想龌龊,估计以后都不想搭理我了。

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跟嫂子关系才刚缓和些,自己又给搅和了。

可紧接着,嫂子从房间里出来,端着一杯白水走到我面前,红着脸说道:

“我刚才在厨房热了杯牛奶,你喝了吧。”

说着将那杯白水放在我面前,又匆匆回了房间。

这是牛奶?

我望着这杯东西发愣,嫂子明显在撒谎。

她刚刚回的是自己房间,不是厨房,而且我也没见她热过啊。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大胆的猜想,这该不会是嫂子自己的吧!

第六章

我咽了口唾沫,两只手捧起这杯牛奶,感受杯子的温热。

那是嫂子的体温,酥麻了我整片掌心。

我低头闻了闻,一股香味扑面而来,随即舔了舔,就是之前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尝了一口,先含在嘴里,浓浓的牛奶味在口中慢慢化开。

紧接着,我“咕噜咕噜”的,一杯全进了肚子,我舔了舔嘴角的水渍,一时间回味无穷。

半夜,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那杯牛奶的原因,身上燥热得厉害,便起身去浴室冲个冷水澡。

经过嫂子房间时,我发现房门虚掩,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压抑的喘声。

我骤然站住,透过虚掩的房门,竟看到这样的一幕。

嫂子坐在床头,开始渐渐给手上的杯子蓄东西。

我睁大了眼睛,想起了那杯牛奶,没想到是真的!

嫂子挤得有些费力,不敢用太大力,怕自己的叫声吵醒一旁的小侄女,只好缓缓挤弄着。

即便如此,嫂子依旧被刺激得喘吁吁,红潮满面。

我看得眼里发热,恨不得冲进去。

很快嫂子就挤满了一杯,放在床头柜上,我以为嫂子准备入睡,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惊住了!

嫂子起身褪掉衣服,然后从抽屉里拿出……

床正好对着房门,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

小侄女在旁边熟睡着,嫂子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声音。

然而她弄了没一会儿就突然下床朝门口走过来,吓得我赶紧溜回了房间。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该不会嫂子发现我偷看她了吧,我这么一想,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

房门被打开了,我赶紧装睡。

“阿正,你睡了吗?”嫂子轻声问道。

我不敢吭声,嫂子又唤了几声,见我没反应,竟直接用手拨开我的内裤!

我忍不住眯眼一瞧,嫂子竟没有穿衣服,一手握着我那里,然后坐了下来……

突然“哇”的一声,小侄女的啼哭声从嫂子房间传出来。

嫂子吓得赶紧撒手,见我依旧睡得深沉,便轻手轻脚地下床回了房间。

我粗喘着气躺在床上,心里直后悔为什么刚才一直装睡,嫂子明显需要一个男人,要是我将她压倒在身下没准就成事了。

次日,嫂子也没问我有没有喝了那杯奶,只是令我惊喜的是,嫂子又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奶了。

我看着嫂子的那里被小侄女含进嘴里,让我想起了昨晚她在床上疯狂撩乱的一幕。

过了一会儿,小侄女就吐出了那里,嫂子把另一边送过去,小侄女竟让开了,嘴里吐出了奶泡沫,看样子是吃饱了。

嫂子摸了摸没被吃过的奶子直皱眉,鼓鼓囊囊的怕是奶涨得厉害。

嫂子让我帮忙抱着小侄女,小家伙吃饱了也不调皮,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嫂子进了厨房,厨房就在客厅对面,我坐在沙发上,模模糊糊地看见她似乎在那挤奶,果不其然,没多久她就端了一杯奶出来放在我面前。

“阿正,我刚刚在厨房热了杯奶,你喝了吧。”

嫂子从我怀里抱过小侄女,羞赧着脸,“喝牛奶有利于恢复眼睛,以后嫂子每天都给你喝!”

天哪,每天都能喝!

我内心激动地差点叫了出来,跟嫂子道了声谢,便一口气将那杯带有嫂子体温的奶喝了下去。

而后几天,嫂子果真每天都给我喝她的奶!

每次喝完,我就有一种不可抑制地想吸她奶子的冲动,而且越来越强烈!

当晚,我浑身燥热进了浴室,刚拉开帘,看到一个陌生女人光溜溜站在花洒下。

我愣住了,那女人曼妙娇躯尽入眼帘,胸大屁股翘,竟刺激得我那里腾地跳起。

那女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那里,忽的咯咯笑道,“你就是苏瑶的小叔子?”

“谁?”我赶紧遮住下面,眼神迷茫看向对方,“谁在里面?”

她赤裸着身体不慌不忙地走到我面前,挥了挥手,突然踮起脚尖把脸凑了过来,见我毫无反应,莞尔一笑,“还真看不见啊。”

吐气如兰,她的气息飙洒到我脸上。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鼻间有股淡淡的芬芳,“你是谁,麻烦请你出去。”

那女人媚眼如丝地瞥了一眼我那里,“还真是个大家伙,我洗完了,你慢慢洗吧。”说完便裹着浴巾出去了。

“这女人,还真是胆大风骚。”我心里暗想道。

我洗完澡出去,听到嫂子房间传来聊天声音。

“诶,苏瑶,别说你小叔子挺帅的,可惜是个瞎子。”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竟然说我是瞎子。

“叶紫你别这么说,他眼睛还能恢复的。”

我一听心里舒服多了,还是嫂子会体贴人,说话都这么好听。

“那就是暂时残疾咯,不过嘛,他还挺有料的,刚刚我在洗澡的时候,他闯了进来,光溜溜的被我看了个遍,他那家伙要是硬起来,啧啧,苏瑶,你跟他朝夕相处的,有没有想过......”

“说什么呢!”嫂子娇叱了一声。

“诶,你真没想过,你老公都走那么久了,你该不会真当寡妇吧,你性欲那么强,受得了么?”叶紫不停地调侃道。

嫂子性欲强?我听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你别乱说,我现在不想这些,就想把佳佳养大,照顾好阿正。”

叶紫一听就不乐意了,“你傻呀,一个人养个小的已经够辛苦了,你还顾个大的,你怎不跟你小叔子凑对一起过算了。”

“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嫂子语气有些不悦,“我怎么可能跟他过。”

我听了心里不禁有些寞落,嫂子这是嫌弃我了?

“不过也是,你小叔子虽然长得好,但可惜眼睛瞎了,还得人照顾,跟了他也过不上好日子,要我也不愿意跟一个又穷又瞎的人过一辈子,你现在还年轻漂亮,趁早找个有钱老实的嫁了。”

叶紫这番话直戳我心窝!

我现在确实是要钱没钱,虽说没有真瞎,但眼睛却没以前不好使了。

而且为了满足私欲,还让嫂子照顾我,心里越想越惭愧,也难怪嫂子看不上我。

“我没那个意思,阿正也没你说得那么差,只是他是我小叔子。”嫂子轻叹道,语气似乎有些惋惜。

我一听顿时振奋了起来,原来嫂子并没有嫌弃我,只是介意我的身份罢了,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

“你个小骚货,你还真看上你小叔子了?”叶紫揶揄地笑了笑。

“说什么呢。”嫂子赶紧否认道,“我才没有。”

叶紫不信,不停地追问嫂子。

嫂子极力否认,最后声音不禁大了起来,反倒把小侄女给吵醒了,最后叶紫只好作罢了。

估计是嫂子掀衣服喂奶了,惹得叶紫一阵惊呼,“哟,小样儿,瞧你这双奶子又白又大的,奶过娃了还那么粉嫩。”

“真是的,你小声点。”嫂子压低了声音,“外面听得到的。”

叶紫语气有点不屑,“听到又什么了,你小叔子又看不见,我开的养生馆里有几个跟你小叔子一样的,专门给人催乳的,现在一听到奶子手就哆嗦,前几天有一个还辞职了。”

“你让男的给女的按摩奶子?”嫂子难以置信,“你这是开养生馆,还是搞色情场所呀?”

“去你的,我这可是正经经营,我雇的那些是盲人,虽说是男的,但有些顾客就好这口,毕竟男的摸起来更舒服,而且更容易通乳。”叶紫解释道。

嫂子有些讪讪,“我有点接受不了。”

“你是没试过,试过了你恨不得天天让我店里的人来帮你按摩呢。”

叶紫打趣,随即一本正经道,“诶,苏瑶,听说你小叔子学中医的,要不你让他来我店里工作,我那正缺人手,就需要他这种高大帅气的瞎子。”

相关文章:

厕所被同性口享受|慢慢坐下来来回晃动

跳拉丁舞男生会起生理反应吗:新婚时我们每晚好几天

被啪的最爽的一次过程 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体内的精子什么时候流完,拿起一个冰块缓缓推入

极品摄影师|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小黄文_情感口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