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废婿崛起小说在线/废婿崛起大结局

2020-09-12 16:40 · 新商盟

医生一脸不敢置信,一个健步冲进病房,只见病人闭着眼睛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床头的机器显示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脉。

他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松了口气,随即脸上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刘先生,没事儿了!”

他又满脸惊讶的看着李鹏,问道:“这是您女婿吧?真是厉害,这手术别说是我了,就算是医院的主任来,手术成功率也不到三成。”

刘伟还没缓过神来,用看着陌生人的目光一般看着李鹏,“是……是吗?”

他没想到李鹏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不过既然手术已经做完了,那就没什么大问题。

刘伟也终于松了口气,这人要出了事儿,可就真的完了。

只是令他想不通的是,李鹏怎么会在这儿,李鹏又怎么会给他的工人动手术。

“对了,爸!既然你来了,我正好有事和你说。”李鹏皱着眉头,打算把事情说清楚,暂时做个了结,随深吸口气,说道。

刘伟高兴道:“有什么事儿直说,是不是没钱用了,我回头打给你。”

李鹏看着这岳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三年来,周围嘲讽他,厌恶他的从来没少过。

可只有刘伟对他一如既往的好,从来没嫌弃过他,因为他,刘伟和刘璐妈妈吵过不少架。

李鹏叹气道:“爸!我想离婚!”

“离婚?”刘伟顿时叫出声。

“夏河,你是不是又对李鹏说什么了?”他不傻,转头就指着岳母呵斥。

“我早和你说了,别没事儿找女婿的茬。你又闲得慌了是不是?”

夏河顿时尖叫骂道:“刘伟!你知道你这好女婿干了什么?还我找茬,闲得慌?老娘不过说他两句,他就敢动手,把王少都打到医院了。”

“你也知道你这工程要是再搞不定是要吃官司的!现在王少来给你弄工程,被你好女婿给搅和了,你还维护他?”

“这要不把他赶走,以后岂不是要翻了天?怕是都敢提刀砍人了吧?”

“刘伟,我告诉你,今天这婚必须给我离!”

“这……你妈说的是真的?”刘伟有点惊疑着问道。

李鹏轻轻点了点头:“爸,我当时也是一时糊涂,没忍住,动了手。”

“爸,你就同意吧!这强扭的瓜不甜,我和刘璐也一直相敬如宾却毫无任何感情,再待在一起也是耽误她……不如就离了算了。”

“这……这怎么能行?我可是答应了亲家的,怎么能说把你赶出去就赶出去?再说了,你妹妹……”

“唉!李鹏啊,你的性格我又怎么会不清楚,那王涛我也跟他解触过,如果不是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否则你又怎么会动手?”

“这事儿不行,我不同意!”刘伟执拗道,李鹏刚把他的工人救回来,给他解决了个大麻烦,现在就把李鹏赶走?他可做不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

“爸你也知道,我这三年待家里……”李鹏后面的话无法说出口,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刘伟揉了揉胀痛的脑门儿,“这事儿我再考虑考虑……”

“你还考虑什么?你这施工队又出了问题,还有谁家敢接这个工程?王少说了,只要让这废物滚,江北大桥的工程就有他来搞定。”

“你还想什么呢?这废物,还留着干嘛?”

李鹏笑笑:“爸!你也不用为我担心。”

说完,李鹏离开了医院。

看着李鹏落寞的背影,夏河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自己什么货色搞不明白,还装大仙。赶紧把你们主任叫来,这身上银针插的跟个刺猬似的。还不能拔?装什么装?”夏河说着,伸手就要拔针。

“慢着!刚才那个小兄弟不是说不能拔么?”医生提醒道。

“还是等主任来吧……”

“有什么不能拔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夏河说着,就将银针拔下。

少顷,刺耳的警报声猛然响起,病人浑身抽搐,双眼翻白,夏河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刘伟更是差点儿被这傻婆娘给气出了脑溢血,“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手贱?说了不能拔还拔?”

“这人要是出事了,你担得起责任吗?”

这时主任医生赶来过来,看着面前的情况,匆忙之间也束手无策,病人危在旦夕。

了解了病人情况后,他质问道:“这银针谁拔的?”

“我……”夏河小心翼翼回答道。

“没事儿动什么银针?”

“你是医生主任,那你把银针插回去不就好了嘛……骂什么骂?医生了不起啊?”

“这扎针手法,先扎后扎,怎么扎,扎轻扎重,扎浅扎深,都有讲究。”

“虽然我不认识扎银针的人,但他的手法,还有医术肯定高于我!再说我一个外科医生,这么冒然扎回去,只会坏事。”

“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把扎银针的人给找回来吧!”

刘伟无奈叹了口气,连忙给李鹏打了个电话。

李鹏刚出医院,电话声响起,他接起电话。

“李鹏,你赶紧回来一趟,你妈把针给拔了!”

李鹏一听顿时怒了,“我不是说不能拔么,她这不是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

“哎呀!别说了,你赶紧回来吧!你再不回来,那人怕是就不行了!”

李鹏沉思了一会儿刚要答应,说道:“爸……”

李鹏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夏河骂街的声音:“你个废物,赶紧给我回来!”

“这人好好的,又出了问题。懂又不懂,还喜欢瞎掺和,赶紧回来……出了事情你负的了责吗?”

李鹏二话不说,直接把电话一挂。

刘伟这边,电话传来一阵“嘟嘟嘟”的盲音。

夏河与他面面相觑……

刘伟恼怒的脖子青筋都爆出来了,开口就骂:“你有病是不是?这人本来好好的,被你这么一整又不行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杀人?要是出了事儿,你要坐牢的!”

“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想的?”

“你以为你女婿还是以前?任你打你骂?他都心意已决想要离婚了,你还凭什么管他?”

夏河听刘伟这么一说,顿时吓得面色苍白。

这人要是真的死了,她可脱不了关系。

“我再给李鹏打个电话,你别在一边儿多嘴!要是再出了事儿,我也不管了!”

夏河暗暗吞口水,轻轻点了点头。

没过一会儿,电话声又响起。

李鹏接起电话:“喂……李鹏,你赶紧回来吧!再不回来,那病人真要不行了!你妈胡言乱语,就是这个性格,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李鹏叹气道:”爸……你让妈给我道歉!”

“听见没!道歉!”刘伟对夏河呵斥道。

“我给这小兔崽子道歉?爱来不来……”夏河顿时尖叫。

“好啊!那我不去了,刚才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我已经把人给救回来了,现在出了事和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夏河顿时愣住了。

“赶紧道歉!你真想害死咱们一家人不成?这可是一条人命啊,你拿一条人命开玩笑?”

“这……”夏河怎么也无法对以前这个任由她欺负的废物道歉。

“爸……算了。这事儿我没办法帮了!”说完,李鹏就又挂了电话。

刚挂电话,刺耳的警报声更加急促了。

主任医生皱着眉头焦急道:“你们干什么呢?怎么还没把人找来?再不找来就来不及了!”

夏河撇头看去,只见病人浑身抽搐,嘴里不断往外咳血。

她吓得面色苍白,又给李鹏打了个电话过去。

还没等李鹏开头,她就慌张叫道:“李鹏,我错了,你赶紧来吧!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赶紧来,人快不行了……”

李鹏冷笑:“你不是说我瞎搞,瞎掺和么?不是说我是废物么?我觉得我这个废物没这个能力救人……您还是好自为之吧!”

夏河眼看人就要不行了,哇一声哭了出来:“都是妈以前不好,我错了。你不是废物,你别和妈一般见识,这可是你爸工地上的工人啊!你就算不顾我,你看在你爸的面子上……”

李鹏无奈,叹气道:“行了!我看在爸的面子上,现在回去。你们别乱动!”

没过一会儿,李鹏又回来了,又给伤者重新扎了针,把情况稳定下来。

见李鹏又回来,夏河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刘伟叹气,无奈问道:“你就不再考虑下吗?璐璐说的估计也是气话,她对你也不是没有好感……”

李鹏摇摇头,说:“还是不了,璐璐是个好女孩,只是……我这性格她可能不太喜欢。”

“对了!爸,你说这病人是你工地上的人?”李鹏忽然问。

“是!”

李鹏沉思了一会儿,接着问:“你这工地上最近是不是总是会出啥事儿?只要一开工就出事。”

刘伟点点头,惊讶道:“你怎么知道?这事儿说起来邪乎的很,因为总是出事故,之前倒是还好,只是有几个工人伤着了,可后面已经死了一个工人。”

“然后施工队的说着江北大桥有邪气,没有一个施工队敢来接这活,这不……我这好不容易找了个施工队,加了高价他们才愿意干,没想到今天才动工就又出事儿了。”

“幸亏你把人救回来了,要不是你……唉,我这事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对了,你怎么知道得?”刘伟好奇问。

李鹏眉头紧皱,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爸,我说出来您可别不信啊!”

“我刚才救这人的时候,见他天门有一团死气,一般天门、印堂有死气黑气的人,都是因为某些缘由而牵涉风水,被阎王爷或者小鬼锁了命。说实话,如果是别的医生,他稳稳已经是个死人了,但我用祖传的回阳针法把他从阎王殿拉了回来。”

刘伟半信半疑看着李鹏,“我听你说的,咋这么玄乎呢?”

“不玄乎!爸,您这江北大桥的工程之所以出这么多事儿,怕就是因为破了人家的风水,小鬼要收过路费啊!”

“这人虽然给我救回来了,但您在那里动工一定会出事儿,依现在的情况,一动工必出人命。”

刘伟被李鹏一脸认真地样子给整蒙了,“这……那你说这怎么办?难不成我要请个道士来作法?”

“我建桥修路这么多年,虽然有听过这些事儿,可是……”

李鹏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啧,不用这么麻烦!风水,做法我也会一点。”

“今天我去看看妹妹,明儿我去工地帮您看看,记着,我没去看之前,千万不能动工。”

“哎!”刘伟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对了,你身上没钱了吧?我身上只有这么多,大概一万的样子,你先拿着!”

“这……”李鹏有些不好意思,可妹妹又急着用,只好接着。

“爸!谢谢你!”

刘伟笑着摆摆手,无所谓道:“客气什么?说着要离婚,这嘴上不还是喊我爸么?”

李鹏苦笑,转头离开。

见李鹏走远了,他挠了挠后脑勺,喃喃道:“以前咋没见着小子这么神呢?会看病,还会看风水?”

“看来老爷子说的应该不错,这小子以后必定是人中龙凤。”

“不行……那我还能让璐璐跟他离了?”

……

江北第一人民医院,坐落在偏僻的江北八里湖,依山傍水,环境优雅。是江北市最好的医院,病人在这儿除了接受好的治疗外,优雅清幽的环境还有助于放松身心。

李鹏的妹妹,李媛就在江北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四年前,李鹏还没入赘刘家,李媛就患上了白血病,一年时间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

原本一家人在一起,想着再大的困难都能度过去。

可突然间,李鹏母亲又患上胃癌,发现时已经是晚期,并且病情迅速恶化,无法治疗。

紧接着老爸忽然失去了音讯,不知所踪,一家人的重担落在了李鹏身上。

好在他与刘家定有娃娃亲,母亲迫不得已临前让他入赘刘家希望俩个孩子将来能有个依靠,同时还能给妹妹续命。

路上,李鹏回忆被王涛揍晕之后的变化。

他摸着脑门儿和原来挂着玉坠的位置,他醒来后,脑门儿的伤口莫名其妙消失了,胸口竟然多了一圈原本刻在玉坠上的花纹。

这玉坠是祖传的,爷爷曾告诉李鹏,这玉坠里有绝世医术。

开始李鹏还以为他爷爷是跟他扯皮,但现在看来他身上发生的这些变化多半是因为玉坠。

不仅如此,李鹏的记忆里有一本《造化仙决》令李鹏惊讶的是,这本书貌似是教人怎么修炼的。

坐在出租车上,李鹏闭目感应,他惊讶的发现,他貌似能感应到周围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灵气。

李鹏惊喜万分,这岂不是代表他又以后要咸鱼翻身,飞黄腾达了?

对于妹妹的病,他也准备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治好妹妹的方法。

很快,李鹏到了医院。

血液科,13楼,17号病房内。

病床上坐着一面容清瘦,头发稀疏,脸色苍白,身体瘦弱的小女孩。

小女孩抱着膝盖望向窗外,眼神充满憧憬和渴望。

李鹏推门而入,见妹妹这副憔悴模样,心中一阵心疼和内疚。

但他很快又勾起嘴角,一脸开心模样。

“媛媛!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李鹏拿出一根热狗朝她笑笑。

“哥!你来了!”李媛甜甜一笑,苍白的小脸让人更加心疼了。

“哥,我听护士姐姐说,又要交钱了……”李媛抿嘴,柳眉皱在一起,纠结道。

李鹏笑着拍拍胸口,“放心,哥有钱。哥保证会把你的病治好,到时候你想去哪儿玩都没问题。”

李媛苦笑“哥,要不别治了吧!”

李鹏揉了揉她的脑袋,“瞎说什么呢?哥保证不出一个月,你就能像别的正常孩子一样。”

李媛以为李鹏在安慰她,只能报之一笑。

“是李先生吗?该交钱了!”门口忽然传来个护士的声音。

李鹏到前台,“可不可以先交一万?”

护士长满脸鄙夷,看着李鹏,毫不留情嘲笑道:“李先生,您不是有个有钱老婆么?待会儿让刘小姐来交就好了。”

“没钱就直说嘛……”

李鹏脸上通红,咬牙道:“以后都是我来交。”

“一万块可不够医药费哦,只能维持李媛一个月的输血。”

几声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在李鹏耳边响起,接着一个清丽而熟悉的声音说道:“医药费多少?”

“刘小姐,您来了?这个月医药费三万!”

“麻烦帮我缴一下,刷卡!”刘璐把一张银行卡递给护士,不冷不淡道。

她摇头对李鹏叹气道:“你还是别逞强了,我实在不忍心看李媛这个样子。”

李鹏面容复杂,“刘璐,我们已经要离婚了,以后我妹妹的事,我自己来处理,不用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你自己处理?”刘璐摇头笑道:“你浑身上下就我爸给你的一万块钱,你连自己都养不活,你怎么处理?”

“妹妹都那个样了,我好心帮你,你还倔?这几年来我医药费付了上百万,你拿什么跟我倔?”

周围护士纷纷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李鹏。

“啧啧啧……”

“吃老婆的喝老婆的,一个上门女婿什么都干不了。”

“就是,一个妹妹还要老婆养着。”

“就这个德行也有本事跟刘小姐提离婚,真是不知好歹。”

李鹏没顾周围的冷言冷语,他淡淡说道:“刘璐,我不想再欠你的了,既然咱都要离婚了。我妹妹的事情我自然会解决,而且我现在也有能力治好我妹妹。所以,这件事儿就不劳你操心了,咱俩以后就当个路人吧!”

“欠我的?呵呵,李鹏,你欠我的多了!你这辈子还的过来吗?”

“我会慢慢还你。”

“你……你真是猪脑子!”

刘璐骂了句,对护士叫道:“我卡呢,不交了,让他自己交。”

“刘小姐,已经交好了……”

李鹏低着头,淡淡说道:“我会还你。”

“算了!到时候害了李媛,别想着找我!”刘璐气的一跺脚,离开了医院。

李鹏深色黯然回到病房,李媛抿嘴,天真的大眼睛望着他,说道:“又和刘璐姐姐吵架了?”

“刘璐姐姐对我很好,没事儿还给我带小礼物,哥……你别离婚嘛!”

李鹏宠溺的抹了抹李媛的小脑袋,“大人的事儿,你不懂。”

“来,躺平,哥看看你身体怎么样了。”

李媛应了声,乖乖躺平。

李鹏开始给她把脉,又试着给李媛扎了银针。

李媛也不问,任由李鹏折腾。

李鹏差不多检查了半小时,才大致了解了她的身体状况。

她现在的身体状态极差,因为用多了化疗药,李媛的血管,内脏等等都因为药物侵蚀,变得很脆弱。

李鹏眉头轻皱,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随即他嘴角浮现一抹微笑,“媛媛,你信哥吗?”

李媛点了点头,“当然了!”

“好!哥保证,两个月内,一定治好你。”

李媛眼中浮现一抹心疼,“哥!你也别太勉强,太辛苦了。”

李鹏点点头,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你先在这儿休息!我还有别的事儿,回头再来看你。”

随后,李鹏离开了江北第一人民医院。

刚才给李媛检查身体,李鹏已经有了治疗方案,给她治疗并不困难。

只是长期以来的化疗,让她身体变的很脆弱,想要治疗,还得先疗养身体。

可想要将身体养好,得用不少名贵草药,像人参鹿茸燕窝,这些还都只是常规药物。

相关文章: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撕扯她的肚兜轻咬她的乳尖

我吃武警的大雕/乞丐好大好满

好涨肚子鼓起来了不要了/女人使用卫生巾视频

厂花的贴身高手|好紧好爽再浪一点_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宝贝儿乖使劲夹好紧湿 乱欲短篇系列合集阅读/芳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