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完本【无广告】

2020-09-12 16:38 · 新商盟

第9章 他怎么忍心这样对自己

陈悠昨晚在公司就睡了两三个小时,虽然易北寒说她办公室有折叠床,她怎么好意思用,昨晚就趴在办公桌上将就了一下。

回到家里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一场。

她换了鞋,没开灯,摸黑进入客厅,瞧见客厅坐着一个黑影吓得尖叫一声:“谁?”

黑暗中,那人影站起来,一个健步冲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大半夜的才回来干什么去了?”

陈悠听见是杜默青的嗓音松了一口气,“你还知道要回来?”她想起这些天一个人煎熬的日子,眼眶湿润了。

“别把事情扯到我身上,现在,你给我交代干什么去了?”杜默青握着她的肩膀,将她摁在玄关墙面质问。

“我和朋友出去玩了不行吗?”陈悠是绝对不会让他知道自己出去上班的事情,按照他的性格指不定去她公司闹,到时候,自己丢脸不说,还会失去工作。

“和谁?”杜默青打破砂锅问到底。

“文文。”陈悠掰开他的手,拖着疲惫的身体上楼。

杜默青跟在她后面,“你打电话给田文文,我要确定。”

陈悠脚下一滞,回眸盯着他:“你是不是应该先交代一下你今晚的行踪,一身酒气和女人的香水味道,你干嘛去了?”

陈悠想到今晚的那个画面,她的心就像刀子再割!血淋淋的痛。

这一刻,她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当时要跑了,因为她内心是害怕的,害怕和杜默青戳破了最后那一张纸,两人彻底换脸,婚姻将无法挽回。

他们相爱十年结婚五年的感情不是说放手就能放手,她从来都不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

杜默青今晚自然是有佳人相伴,原本以为今晚会有一个美好的约会,却因为在夜舞看见了一个和陈悠长得有点像的女人后没了兴趣,便急匆匆的赶回来,哪知道以前不管多晚都会等自己回来的陈悠却不知所踪!

如今被陈悠追问,他心虚,不敢说实话,便黏糊糊的靠上去,拉她的手,“悠姐,还在生气呢!我上一次是因为兵兵的事情着急了,才走了的,我现在不是回来陪你了吗?”

陈悠的手不大,刚好被他握住,他手心和以前一样热,心却不知道有多冷多狠!

“青,我累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谈。”她现在大脑处于不清醒的状态,谈不出什么结果。

“好好,我们现在休息。”杜默青见她步伐不稳,一把将她抱起大步走进了卧室。

陈悠挣扎着下地,“我去洗澡,你自己去侧卧睡吧。”她拿着睡衣去了浴室,囫囵的洗了澡出来,发觉杜默青还在她房间。

她实在太累了,没精力和杜默青闹,“你走吧。”

杜默青委屈的坐在床边,“悠姐,你叫我去哪里?这里是我们结婚的房间,你要赶我走?”他的眼睛很明亮,闪烁着无辜的光芒。

杜默青太了解陈悠了,只要他一撒娇,她就会心软。

陈悠这会儿不是心软,而是太累,懒得理他,倒床就睡了。

杜默青看着她呼吸平稳,神色憔悴,不由地拧起眉头。

刚刚抱她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她瘦了,比以前轻很多,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搞的,现在天天在家享福,还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半夜,他手机响了,是陈清欢打来的,“大半夜的你干什么?我不是说了我在家不许打电话来吗?”

陈清欢软绵绵的撒娇:“说好了今晚在一起,我想你了。”

杜默青直接挂了电话,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麻烦。

翌日,陈悠被闹钟吵醒的,她要上班不敢睡懒觉,梳洗下楼,瞧见杜默青从厨房出来,端着两碗面,“醒了,我煮了面,快来吃。”

陈悠当场愣在了原地,杜默青上一次给她准备早餐应该是两年前了吧?

杜默青系着围裙戴袖套的样子帅极,年轻的脸庞充满青春活力,尤其是那双眼睛,永远散发出不服输的光芒,这也是她喜欢他的其中之一,积极向上,从不气馁。

他八面玲珑,精明能干,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算得上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

至少她曾经以为是这样……

“悠姐,快过来呀。”杜默青给她拉座椅,绅士的等着她。

陈悠走过去坐下,低着头吃面,味道还是那个味道,甚至感觉比以前更加的用心。

杜默青说:“悠姐,我错了,我们和好吧,求求你了,我不能没有你。”他生的一双多情的眸子,看人的时候宛若一汪水,只是一眼便叫人陷入其中。

陈悠深陷十年至今无法自拔,“你什么意思?”

“悠姐,这些天我冷静下来好好想过了,前些日子是我不好,我想孩子想疯了,做了糊涂事情,现在孩子也有了,没办法挽回,你就接受孩子吧,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不是他亲妈,我们一起把他养大,一家人快乐的生活好吗?”他恳求的问。

陈悠说:“你就认定我以后不能生孩子了?”

杜默青被噎住了,“以后我们有孩子当然是最好,孩子越多越好。”他自然是期待和陈悠的孩子,只是父母催得厉害,恰好黄梅怀孕了,他就允许生下来了。

原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哪知道马前失蹄。

杜默青知道自己是爱陈悠的,胜过任何女人,他大男子主义,认为他给了陈悠一个家,让她不愁吃穿,养着她一辈子便是,她不能有任何反抗。

陈悠吃饱了,看了一眼时间,“我还有十分钟时间,你有什么就说吧?”

杜默青被陈悠冷淡的态度给激怒了,但是想到接下来他要说的事情忍了,“这个周末,我们儿子满周岁了,你这个做妈妈的不能不来。”

这一刻陈悠心头掀起了愤怒的巨浪,她还以为他真的是改过自新了,一大早起来做早餐讨好自己原来是为了他的儿子!

“兵兵的户口还没落实,我们办完周岁酒,就去给兵兵的户口办好。”他没察觉到陈悠的异样,按照计划说。

“杜默青你可能搞错了,那是你的儿子,不是我儿子,他的事情与我无关,另外,离婚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别的不要,你给我五百万,和这里的房子,我们从此两清了。”她起身就走。

杜默青这个混蛋,明知道自己这么爱他,他怎么忍心这样对自己!

他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

第10章 孤男寡女



他根本就没有心。

杜默青追了上去,在她要出门的时候拉住她,“悠姐,你别闹了好吗?我们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不离婚的。”

陈悠甩开他的手,“杜默青,你做的那些事情令人发指,我看见你就恶心。”

杜默青忍了又忍,忍无可忍,“陈悠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不做孩子的妈,有的是人做。”

陈悠冷笑:“谁愿意做你让谁去做。”她推开杜默青跑了出去。

陈悠这一辈子都没想到她会和杜默青撕的这么难看,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他反思了,真以为他想要改过……

骗子!杜默青就是一个感情骗子!

陈悠赶去璀璨,一大早被易北寒叫去了办公室,“今天下午你跟我出差。”

“去哪里?”陈悠赶紧在心里算了一下,今天是星期三,要是去远地方周末赶不回来给杜默青的儿子庆祝满岁酒,事情还有的闹。

易北寒说:“H市,两天时间。”

“好。”陈悠从易北寒办公室出来,就瞧见同事们凑到一起窃窃私语,看见她出来纷纷期待的看着她:“悠悠,你答应和易总一起出差了吗?”

陈悠点头:“嗯。”什么叫做答应,上司下的命令谁敢说不。

众人犹如大赦,纷纷围绕着陈悠:“悠悠,这是我昨晚买的巧克力,带上,路上饿了吃。”

“矿泉水给你准备好了。”

“卷尺,工具全给你准备齐全。”

陈悠捧着一大堆同事送的东西,认为同事们太热情了,“这这么好意思。”

白雪说:“好意思好意思,顺便告诉你,我们公司出差不但全程报销,还有一千元的奖金。”

这个世上没人会和钱过于不去,更何况陈悠在准备离婚,要自力更生正缺钱。

下午,陈悠背着简单的行李,跟着易北寒出发。

他们没乘飞机,而是乘坐高铁,高铁也不是她以为的头等舱一等座,而是最普通的经济座。

一排三个人,她靠近窗户,易北寒坐在中间将她和另外一名男乘客隔开。

时速三百公里的高铁飞快,窗外的景物在眼前一掠而过。

在半路,易北寒突然指着一栋陈旧的老宅,老宅整体是用木头修建的,破烂不堪,仿佛只需要一阵狂风便能将其刮倒。

他靠了上来,双手撑在玻璃上,将她控制在窗户与身体之间,动作暧昧,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看见了那栋老宅了吗?”他的呼吸在她耳畔,叫她心头一颤。

她傻乎乎的点头。

“说说你的看法。”他像个监考官一般问。

陈悠一个激灵回神,刚刚她只顾着主意他的举动,压根就没有仔细看那个老宅!如今想要看,高铁已经走远……

“很抱歉……我没看清。”她低着头小声回答。

易北寒退回去坐好,再也没有发言。

陈悠维持刚才那个动作不敢看他,他一定是对自己失望了吧!

两人一路无话,下车后,他们又转车,去乡下,天色已经黑了,找了一家旅馆。

陈悠没等易北寒说话,很会做人的做跑腿的,“我们要两间房。”她礼貌的说。

“很抱歉,我们只剩下一间房。”老板回答。

陈悠一愣:“啊!”

老板在电脑上敲打几下,给她开了房,也没要身份证。

陈悠说:“很抱歉,我们两个人,你们只有一间房,我们不能住。”

老板不耐烦道:“方圆百里只有我一家旅馆,这里是乡下,晚上没有车,你们只能睡马路了。”

易北寒说:“就一间。”他拿卡就走了。

陈悠背着包,跟在后面,心头很平静,什么也没有想。

然而,当两人进入旅馆房间后,皆愣住了。

乡下旅馆的房间装修一般,但是只有一张床!卫生间按照情侣房间装修的,透明的玻璃,在里面做什么,外面都能看见!

陈悠和易北寒对视一眼,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我们……”她想要从新找一家旅馆,但是刚刚老板说了就这一家!

易北寒说:“你去洗澡,我在外面等你。”他转身出去了。

陈悠呆呆的站在房间里,看着只有一张床,愁眉苦脸,今晚要怎么睡啊!

这一刻,她骤然醒悟,为什么公司同事见她愿意和易总出差会高兴成那样,敢情都经历过这种灾难的!

她放下背包,找出睡衣毛巾,以最快的速度洗了澡,总不能让他在外面久等。

她洗完澡打开门,便瞧见易北寒靠在门边在打电话,“不回来,你自己吃。”

“我在出差,就这样了。”然后挂了电话。

陈悠发愣,刚刚是他女朋友?

当然,她没有资格过问。

“我洗好了,你去洗把,我出去。”她说着就要出门,胳膊却被他一把抓住,“你一个女孩在外面不安全。”

他的意思是让她留在房间?可是孤男寡女,洗澡……

虽然那天在夜舞接吻的事情两人都只字不提,当做没发生,但是每每想起,她心里就别扭。

“你不会偷看吧?”他突然来了一句!

陈悠一愣,半响没回神,等她回过神明白自己被挤兑了,不服输道:“谁要看。”然后转身回到房间拿出手机坐在沙发上玩游戏。

纵使她把手机声音开的很大,但依旧能清晰的听见浴室的流水声,以及沐浴露的清香!

陈悠感觉自己是疯了,她将音量开到最大,专注玩游戏。

玩完一局,跳出一个有人邀请她组队玩,她没多想就答应了。

四人组,小组话筒开启,四人可以畅通交谈。

手机话筒响起一道娇滴滴的女性嗓音:“青哥,我们在哪里跳伞?”

有人回答:“大家跟着我。”

是杜默青!

说话的那个女人就是杜默青的下属陈新欢!

这一刻,她只感觉世界太小,玩个游戏都能遇见!

陈悠这个游戏号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她只和几个好友玩,陈新欢邀请自己若不是偶然,必然是有意为之。

陈悠手指移动到退出游戏那里,犹豫了半响,游戏就开始了。

紧接着,耳边便传来陈新欢的笑声:“黄梅,你干什么脱离跳伞?”

陈悠目瞪口呆!

杜默居然把情人全部集中到这里玩游戏了!

突然,一只手从她眼前伸出来,在手机上点了几下,选择了录音!

陈悠愣了一下,这才醒悟,自己老公和别的男人玩游戏要是说了什么亲密的话,将来上法庭就是证据,虽然她从来没想过要和杜默青上法庭,甚至没想过要录音!

手机那头传来了黄梅的嗓音:“话说我们这一次玩,吃到鸡青哥给我们买什么礼物?”

陈清欢说道:“低俗,我只要人。”

相关文章:

《豪门代嫁帝少别乱来》—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三级很肉很黄的小说,被十几个男人稿了一晚上

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我就蹭蹭绝对不进去#三个体育室友双龙了

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