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从里的喘息,女孩洗完澡叫男生拿浴巾

2020-09-12 16:53 · 新商盟

枫雪城,坐落于风唐帝国最南部,紧邻着魔兽山脉外的黑风岭,是一处稍显落后的边陲小城。

云家,是枫雪城中的古武世家之一。

清晨,云家演武场。

宽敞的演武场内,此时已是围满了云家年轻一代的家族子弟,他们或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正满脸吭奋的议论着什么,使得清晨的演武场充满了喧嚣热闹的景象。

“听说了吗?今年咱们云家族赛的第一名奖励不仅会有一部玄级武技,更会有一颗聚气丹呢。”

“聚气丹?怎么可能?那可是中品丹药,千金难换,咱们云家一年到头也不过仅有那么三颗,今年居然会拿出来做奖励?”

“是呀!以前的族赛奖励不是最高也是一颗增元丹吗?怎么今年会出这么大呢?”

“嘿!这你们就不知道吗?”

“怎么回事?你有消息?快说说,快说说看……”

“嘿嘿,我可是从我二姐夫的三姨夫那打听来的消息,据说今年族赛的前五名会代表参加枫雪城的狩猎战。获得狩猎战前十名就会获得枫雪城城主府推荐入帝国学院的名额。嘿嘿,帝国学院啊,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地。”

“嘶!这消息是真的?”

演武场中,一传十,十传百,关于族赛的消息不久后便是传得沸沸扬扬,近乎无人不知。

此时,在演武场外围的一处石桩前,一身白衫的云羽正静静的背倚石桩而立,目光淡然的聆听着周围传来的议论。当听得他们口中传出族赛第一名将会获得聚气丹的奖励时,他那一直淡然平静的眼眸也是不觉掠过了一丝炙热。

微微皱眉,云羽的眼中闪烁起一丝光芒,渴望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又再次陷入了平静。

“聚气丹?看来这次云家可是下了血本了啊。”平静的扫了一眼场中,云羽的嘴角微微噙起了一丝笑容,眼中流露出一丝坚定,“既然有如此美好的机会,那我可不能看着它就这样溜走。”

暗暗地握了握拳,随即转身离开了演武场。

嘈杂的演武场中,众多的人群有不少人已是注意到了云羽的离去,看着云羽离去的背影,这些人的眼中皆是流露出一丝崇拜与羡慕,更甚是不少人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深深的嫉妒。

离开了演武场的云羽来到了云家后山瀑布。得知了云家这一次的族赛将会有着聚气丹出现时,他的心已是再也保持不住平静,显得有些灼热。

聚气丹,属于中品丹药的上层,炼气境的武者服用,能够生生突破一个小境界。这等珍贵的东西,即使是偌大的云家每年也不过能够购置三颗,可是云家内最为珍贵的宝贝之一。

“听说二长老为了让云轩获得第一名,都是大肆为其收购了培元丹,看来,云轩这次对于第一名也是势在必得。”盘坐在瀑布前,云羽的眼中掠过了一丝黯然。相比起云轩的背景,他却是要差上了太多。

云羽自嘲的笑了笑,随即强自甩去了这些杂念,一心一意的屏息静神,开始了新一天的入定修炼。

随着云羽的心神沉寂,顿时,空气间的灵气在霎那间汹涌了起来,纷纷向着云羽包围而来。在云羽的呼吸间,浓郁的灵气顺着他的呼吸流转于体内,不断的壮大着他经脉中的气元。

修武之人,纳天地灵气入体,淬炼体质,强盛胫骨,精粹气元,以成就无上真身之境。而其小成者便能够拥有千万斤巨力,拳碎山石也是轻而易举。更传闻有大能者,掌控日月星辰,手纳宇宙乾坤,独步天下,遨游太虚。

每个修武者自修炼开始,便都会憧憬着自己修炼有成,成为一代强者,坐拥百万里之地,威震一方。

而云羽,也同样胸怀着如此宏愿!

日落山西,最后一缕夕阳自天际隐没,云羽也是从入定中醒来。呼出一口浊气,从地上一跃而起,感受着体内稍有增长的气元,云羽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暗暗叹息。

以他的天赋,或许在帝国之中算不上天才,但是在这云家可说是天资卓越。

十六岁的炼气境六重,云羽自问整个枫雪城也不会超过一手之数。因为他明白,修武之人的每个境界的突破之难,若没有大毅力和绝好的资质,恐怕不少人一辈子也很难达到他如今的高度。

修武之人,从最开始的修炼纳气,再以气元锻体,淬炼胫骨血肉以增强体质,以提升自身气力。炼气境九重之下每突破一重便能增强百斤之力,而突破炼气境,双臂使出更是足可力达千斤,开碑裂石也是不在话下。

而在云羽的认知中,炼气境一至九重却也不过是修炼者的基础。真正的登堂入室却是炼气境之后的淬元境,突破淬元境之后方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修炼者。

而云羽修炼十年,以他的上等天资却也不过是炼气境六重,由此便可看出这修炼之难,绝非想象中轻易。但若是有着足够的资源,却可以靠着丹药生生堆砌出来高深的修为。

便如云羽的劲敌,二长老之子云轩一般!资质较之他少有差异,但却因为有着足够的培灵丹,生生将修为提高到了炼气境六重,与他持平。仅凭这点,便可看出资源对于修炼也同样重要。

“靠着药物提升的修为,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又能厉害到哪儿去?与我云羽相争,又岂是那般轻易!”

回想着云轩那令人厌恶的嘴脸,云羽的心中暗自冷笑。云轩能有此成就,不过是受其父亲蒙荫罢了。

“若是父亲一身实力还在,我也不会被云轩逼得这样惨淡。呵呵,真是有颗大树好乘凉啊。”

2

第二章 神秘珠子

对于云轩,云羽的心中颇为不忿,但却也是无可奈何。观望着天际的斜阳隐落,他只得叹息一声,起身向着家中走去。

不论云轩如何强势,必争之事便绝不能轻易放弃!

放弃,不是我的性格,更不会是爹所愿见到的……

兰香园,是云羽在云家中的住处,位于云家内外园相接之地,论地位却是并不算太好。若非是云羽的天赋不错,恐怕他们爷俩早已经被撵出了内园,居于外园之中了。

“爹,孩儿回来了!”

推开院门入内,看着院中背向大门坐在石桌旁的中年身影时,云羽轻唤了一声。

“回来了?过来!”

听着云羽的声音传来,云涛头也未回的招呼道。

“爹,您又在刻塑雕吗?”走近云涛身前,看见云涛正飞快的舞着刻刀,不停的雕刻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塑石。自从云羽记事以来,至今已是十年,云涛从未断绝过刻塑雕的事情。风雨不变,十年如一日。

而其所雕刻的塑像,都是一个美得像仙女的女子,风韵绝尘,好似天穹明珠。看着女子的绝世容颜,云羽曾问过云涛,他所刻画的女子是不是娘,云涛却总是不答。有时问得烦了,他更是会对着云羽怒吼呵斥。

“爹,您这刻得到底是不是娘?娘真的有这么漂亮吗?”静静的观看了好一会儿,云羽仍然没能忍住好奇,不由得低声问道。自小到大他便是从未见过娘亲,只是偶尔在梦里会梦见一个模糊的身影,所以,对于那神秘的娘亲云羽的心中是尤为好奇的。

“嗯!你娘是这个世上最漂亮的女人!”听得云羽的询问,这一次云涛竟是奇异的点头承认了下来,让得云羽不由得一怔,微微有些傻眼。

“真的吗?那娘亲呢?为什么我从小就没见过?娘她去了哪儿?”云羽心中暗喜,有些激动的急忙追问。从没有享受过母爱的他迫切的想要得知到娘亲的消息,更甚至是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在娘亲的怀中撒撒娇。

“她走了!”云涛顿了顿,手中的刻刀微微一缓,原本雕刻得圆润光滑的塑雕便在霎那间裂开了缝隙,咔嚓一声碎裂成渣。

云涛的神情有些低落,叹息一声从石凳上站起,随手扔掉了刻刀转身走进了内屋。看着父亲离去的落寞背影,云羽的心中不由泛酸,眼圈微微泛红,忽然间很想痛哭一场。

他不知道父亲到底经历过什么,和娘亲又是怎样会分离。但是他却是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自强不息的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因为,很多人都有说,父亲曾经是个英雄,闻名于世的强者!

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却是自断经脉,从此泯然于众。

“羽儿,进屋来!”

正在云羽心思神往之时,内屋里传来父亲轻唤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

快步走进内屋,云羽便是看见云涛正安坐在床榻上,正襟危坐的看着他。

“爹,您有事吩咐吗?”云羽诧异的看着云涛,静静的站在内屋里。

“过来,坐!”云涛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语,淡淡的招了招手道。

顺着父亲的话,云羽在云涛的身旁坐下,有些忐忑的看着云涛,心下却又是充满了好奇。多少年来云涛对他是极为严格,很少有像今天这样亲切的一面,所以当见得这格外期盼的一幕,云羽的心中总是有些敬畏。

对于云羽的心情云涛并未太过在意,他伸手入怀从中掏出了一个布包,递交在了云羽的手中。轻轻的扶着云羽的手指合拢,淡笑道:“如今你已是成年,有些事情爹也不应该再瞒着你了。这件东西是你娘曾经离开时叮嘱爹的,在你成年之时交还给你。你好好把握,别给你娘丢脸,更别让爹失望!”

“去吧!”淡淡说完,便是挥了挥手,转身钻进了被窝,蒙头而卧。

看着爹明显的躲避,云羽暗暗叹息,心中却是对手中的东西愈发好奇。深深的看了云涛一眼,他便是转身离开了内屋,向着外屋间自己的卧房而去。

随手掩上了房门,并点了一盏油灯,云羽便是迫不及待的坐上了床铺,翻开了手中的布包。

布包一打开,一颗黑幽幽的珠子静静的躺在掌中,泛发着一丝淡淡幽黑的光芒。

珠子通体幽黑,仅有龙眼大小,圆润光滑的表面逸散着幽黑的光芒,玲珑剔透的样子好似珍珠一般。

“这是什么珠子?我怎么感觉到一股浩瀚的力量?”

3

第三章 幽冥之气

云羽两指掐紧,将珠子自掌中捏了起来,顿时一丝凌厉霸道的力量顺着他的指尖涌进了体内。感觉到这一变化,他的心中一阵忐忑。本想要顺手丢开,但一想到是娘亲留给自己的东西,他却又是安然握进了掌中。

“既然是娘亲留下来的,想来也不会有害于我!”心下暗暗镇定,云羽展颜笑笑,便是再次观察起了珠子来。

微微举起,齐眉观望。

霎时,忽然间油灯一阵闪烁,云羽只觉眼前画面恍惚。紧接着他只觉识海一颤,一道幽黑色的光芒犹如丝线般窜进了他的识海深处,一丝尖锐的撕裂般疼痛自识海中传来,让得他的面皮不由得一阵痉挛。

“嗡!”

一声颤鸣,云羽的身躯一松,尖锐的疼痛只是霎那,紧接着他的视线便是清明了过来。凝目而视,顿时他便发现掌中的珠子已是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块紫蓝色的布包挂在指尖。

“怎么回事?珠子呢?”

顿时,云羽吓得脸色一白,急忙跳下了床四处翻找。这可是娘亲留给他的东西,若是就这样遗失了,他怎么对得起娘亲的一片心意。

“坏了!这下真不见了,为什么找不着了?”

云羽急得满头大汗,一脸颓然的瘫坐在地。

“该怎么办?这可是娘特意留给我的!如果被爹知道我弄丢了娘亲的东西,爹一定不会轻饶了我。”

心中惊惶,云羽从地上撑坐起来,翻身躺在了床上,彷徨的想着该如何向爹解释。神思恍惚,不自觉的回想起了先前那短暂失神的一幕,云羽的识海忽然间再次一颤,一缕幽黑色的光芒自他识海中绽放,猛然自其眼中爆射出一束幽黑的光芒。

这束幽黑的光芒一出,四周的空间在霎时间陷入了黑暗,好似天地寂灭一般,即使是点亮的油灯在此时也是毫无半点光芒耀散。

“怎么回事?”

感觉到周围的变化,云羽猛然自床上坐起,目光骇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幕。

而就在周围的空间陷入黑暗之时,云羽的心神一颤,顿时感觉到空寂的房间中忽然间涌出了一缕细若游丝的氤氲之气。这丝氤氲之气极为精纯,拥有着诡异的无尽黑色,幽黑的好似深邃的眼眸。

“这是……幽冥之气!”

微微感应,云羽从这一缕氤氲之气中感觉到了一股浩瀚如烟海的力量,顿时不由得目口大瞪,陡然间骇然惊呼。

看着空间中逸散的幽冥之气,浩瀚如烟的狂暴气息尽数旋绕在他的身周久久不散,云羽的眼中便是爆发出了一阵阵强烈夺目的精光。

激动!惊讶!欣喜!

无数的情绪在同一时间涌进了他的心头,让得他的心脏都是忍不住的‘嘭嘭’迅速跳动。

幽冥之气,这可是世间最为强大精纯的灵气,哪怕只是简单的一丝一缕,都拥有着绝对的浩瀚力量,一般的情况下可是根本不会留存于世。因此,至今万年来,可从未听说过哪儿有这般浓郁的幽冥之气出现。

看着眼前流窜着的幽冥之气,云羽清楚的从中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凌厉、霸道气息。

“若是我将这一缕幽冥之气炼化,那在族赛之上即使是云轩服用再多的培灵丹也是无用!第一名,铁定属于我!”

云羽双拳紧握,激动的感受着眼前流窜的幽冥之气。

“只是不知道老爹所传的‘万化诀’能否炼化幽冥之气?”

幽冥之气是世间最为高级精纯的灵气之一,充满了凌厉、霸道,一般的功法很难引动这等灵力入体,甚至是难以使其产生悸动。因此,看着周围浓郁的幽冥之力,云羽的心中也是颇为忐忑。

万化诀是云涛传授给云羽的,自幼便是让其修炼,是一部尤为不错的功法。至少,在云羽的眼中,比之家族的‘四相云。雨功’却是高级了不少。但是,云羽却是并不知道万化诀的等级如何,所以,此时也并没有百分百的信心。

平复下内心的情绪,云羽盘腿而坐在床上,屏息静神,悄然间开始运转起万化诀。法诀运转,顿时,云羽便是感觉到一股吸力自其体内传来,好似张开巨嘴的凶兽,大肆的吞纳着空气中逸散的幽冥之气。

霎时,云羽便是清晰的感受到,他浑身的毛气孔都好似尽数张开,不停的吞吸着眼前的幽冥之气。浩瀚浓郁的幽冥之气入体,迅速的融入了经脉之中,在万化诀的运转下汇聚于气海之内。

在万化诀的吞吸着,流窜在云羽眼前的那一缕幽冥之气渐渐被稀释,扩散,化作漫天的气雾汹涌在云羽的四周。

而随着幽冥之气被迅速炼化,云羽也是感受到他的识海一阵通灵,舒爽的感觉传遍全身,好似受过了洗髓伐经般的安逸,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深邃神秘的感觉。

感觉到周围的幽冥之气被万化诀点点炼化,云羽的心中也是一片骇然。显然,父亲传授给他的万化诀绝非他想象中那般简单。

“果然如此!”

心下激动,云羽也是不由得暗自咧嘴笑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羽的体内传来了一阵胀痛的感觉,万化诀顿时停止了运转。忽然间,一丝突破的气息自心间明悟,让得云羽心神一震,不由得一阵狂喜。

4

第四章 云雪

心神退出,云羽急忙屏息静神,全力运转起了万化诀,调动体内所有气元冲向了那片堵塞的境界桎梏。随着万化诀运转,霎那间,云羽体内的气元犹如潮水汹涌,化作了一卷卷浪涛轰击而出。

“轰!”

骤然只听见一声轰响,咔嚓一声碎裂,一丝看不见的桎梏被瞬间打破。霎时,无尽浩瀚的气元汹涌而去,流转于周身四肢百骸。

“炼气境七重!”

感受到体内充沛的气元,云羽不由得展颜轻笑,他没想到只是吸收了一点点的幽冥气丝竟是能够让他在一夜间做出突破。

紧紧握拳,一种充实的力量感汹涌而来,让得他的心中暗暗欣喜。

‘如今想来我不会比云轩差了吧?’

少顷,云羽从入定中退出了心神。他张开了眼帘,便是看见了周围的空间已是恢复如常,幽冥之气早已经消散一空。

而在窗外,一丝鱼肚白的光芒渐渐升起,微微照亮了整个房间。

“没想到这都已经过去一夜了!”

感受到充实的力量感,云羽舒展了下胫骨,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浊气。随即心神一动,万化诀运转,一缕气元自气海中流传而出,缓缓的自其掌心冉冉浮现。

“嘶!幽冥之气!”

霎时,云羽震撼的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掌心中浮现而出的幽黑色气元。他可是清晰的记得,他以往所修炼而出的气元都是纯白色的,不含丝毫的瑕疵。

而如今不想只是炼化了一缕幽冥之气,让得他原本所有的气元都是被彻底融合,被如今的幽冥之气完全替代。

“难道……”

忽然间,云羽的脑海中浮现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让得他的身躯不觉的颤抖了一下。

“嗡!”

就在这时,震撼的云羽猛然感觉到识海内一阵颤鸣,使得他的心神霎时间有些恍惚。而在这时他便是清晰的感受到一颗幽黑色的珠子正静静的悬浮在他的识海深处,吞吐着一缕缕浓郁的幽冥之气,充斥在他的整个识海。

随着这些幽冥之气的吞吐充斥,云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心神一阵通明,好似那些幽冥之气正在洗涤着他的灵魂一般,令得只觉是浑身上下舒爽不已。

“果然!”

感受到那颗珠子的存在,云羽暗道果然,心中也是缓缓的松了口气。看来,娘亲的身份一定不简单,竟是能够给自己留下这等宝贝。

稍稍沉寂,待得外边的天色明朗之后,云羽方才退出心神走出了房间。一如既往的做好了早餐,吃了些许并给父亲留下后便是离开了兰香园,一路疾奔赶往了演武场。

云家之人,炼气境的武者每日清晨都将去演武场集合。经过一番晨训之后,才是每个人的自由修炼时间。

清晨,宽敞的演武场早已经聚满了不少人,正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各自议论着。云羽来到演武场,便是感受到了周围的热闹。一如既往的在演武场外寻了个位置歇息,静等着集训的开始。

“羽哥哥,你来啦!”

云羽刚刚坐下,忽然间身后便是传来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尚未回头他便是闻到了一股茉莉花味道的清香扑来,紧接着一道娇俏的阴影笼罩下来。

不用回头,云羽便是知道了来人是谁,除却他的小表妹云雪就没人能对他这般亲密了。

果然!

转过头去,他正好看见一名年约十六岁的少女穿着雪白色的长裙向他跑来。少女扎着两个小辫子,粉扑扑的脸蛋儿挂着两朵殷红,已是逐渐发育的身材初具玲珑,奔跑起来逸散着一股清香的茉莉花味道。

来人正是云雪,云羽六叔的小女儿,年方十六,却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嫩白的肌肤尤为光亮,好似无瑕的冰雪。渐渐发育的身材愈发饱满,盈盈可握的纤腰悄无声息间透露着诱惑。那奔跑着的卓越风姿引得不少年轻子弟的眼神渐渐炙热,毫不掩饰的倾慕愈发深邃。

“慢点慢点,别摔着啦!”见着云雪奔来,云羽急忙站起身来扶住了丫头的手臂。

“嘻嘻,雪儿都好几天没看见羽哥哥了呢,想死雪儿啦!”不顾周围传递而来的愤愤之色,云雪蹦跳的扑进了云羽的怀中,抱着云羽的脖子不撒手,整个身子都是挂在了云羽的身上。

“好了丫头,快下来!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黏人,大庭广众的你也不害臊呢!”在无数艳羡的目光中,云羽怜爱的揉了揉云雪的脑袋,笑着道。

“才不怕呢!雪儿就喜欢羽哥哥抱着嘛!小时候羽哥哥就是这样抱着雪儿的呢,我不管,我就是不管,雪儿就是要羽哥哥抱!”雪儿的四肢死死的缠着云羽,耍赖皮似的吊着不撒手,不依的狡辩道。

“好啦好啦!羽哥哥怕你啦!”见得云雪调皮,云羽只得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苦笑着搂住了云雪的纤腰。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宝贝屁股翘起来浪一点_煤矿矿工赵大刚

被强迫用震动内裤视频 男模内裤全透明视频

和男朋友车震过程描述|口述我被同桌揉胸吸奶

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_一女被两男吸奶的小说

《天价宠儿总裁宠妻如命》(完结)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