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有令,妈咪不准带娃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0-09-12 16:55 · 新商盟

第001章 她就是疯了

B市,炎炎夏日的傍晚。

楚乔守在许家的大门外已经整整一天了,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她突然感觉到头顶有闪电划过,抬头一看,天边狂风卷着乌云,滚滚而来,将整夜城市吞噬。

暴雨瞬间顷盆而致,连老天爷都像发了疯般,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地砸在她的身上,仿佛想将她淹没在泥土尘埃里。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缓缓开向了许家的大门。

当看到车里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里,楚乔毫不犹豫地就扑了上去,挡在路的中央,车在距她五公分的地方猛然刹车。

“楚乔,你疯了吗?”江北辰下车对她地大吼,样子不屑而愤怒至极。

楚乔挡在车前,心中没有一丝恐惧,只有满脸哀求。

“北辰,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眼泪混杂着雨水流下,滑进楚乔的嘴里,她分辨不出味道,“把孩子还给我,我会永远消失,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楚乔,你难道还没有搞清楚嘛,你的孩子早就死了,在出生的那一天就死了。”

楚乔摇头,浑身已经湿的不成样子,“不,我的孩子没有死,他没有死,你为什么要把我的孩子给别的女人,你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孩子给别人。”

“跟她废话什么。”暴雨声中,许佳欣的声音却格外尖锐刺耳,“还不快把她拉走。”

保镖下车想去拉开楚乔,可却在保镖动手之前楚乔已经冲到了江北辰的面前,她紧拽着他的衣角,眼里全是绝望的哀伤,”江北辰,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告诉我你没有结婚,你告诉我你爱的人只有我,你告诉我只要我生下孩子你就会娶我,你告诉我…我们一家三口会很幸福…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孩子给别人?”

江北辰低头睨着楚乔,眉头紧蹙,薄唇紧抿成一条线,不语。

“贱人就是贱人,还真是异想天开。”车里的许佳欣冷冷一“哼”,冰冷的视线投向楚乔,语气轻蔑至极,“我告诉你吧,是我让江北辰去的,也是我让江北辰让你怀孕生下孩子的,而且,你的孩子确实没有死,他现在就是我的儿子,是许家的小少爷,你有本事,就把孩子抢回去,又或者…”

许佳欣瞟了雨中的江北辰一眼,继续冷笑,“继续迷惑我的丈夫,让他把孩子还给你呀!”

楚乔转头看着车内明艳动人的许佳欣,这个许氏集团的大小姐,视线冷冽如刀锋。

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拥有一切高高在上的女人会指使自己的丈夫做这些龌龊的事情,要抢走属于她的孩子。

江北辰听了许佳欣的话,脸色立刻就青白交错,抬脚毫不犹豫地就朝楚乔的腹部狠狠地踢了过去,“滚开!滚出B市,在我眼前永远消失,否则,我会让你身边的人一个个全都不好受。”

楚乔被踢出两米开外,当她抬起头来时,黑色的轿车正好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她努力想要扑过去,只是还没等她站起来,双目突然一阵眩晕,黑暗袭来,她失了意识。

第002章 婚姻契约书

六年后,B市一个静谧的会馆包厢里。

楚乔翻着手里的婚姻契约书,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看着,不过,越往后看,她就越心跳如鼓,心律越不正常。

这份不正常倒不是来自于书面上的文字,而是来自于对面坐着的这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尚方彦。

“怎么,有问题?!”

低沉而带着磁性的男声如大提琴奏出的音符般从尚方彦的喉骨中缓缓溢出,楚乔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尚方彦,只是在视线不经意间撞进尚方彦那深邃墨眸里的时候,她便仓促地低下了头来,让自己的视线继续落在文件上。

楚乔第一次也是在这之前唯一一次见尚方彦是在是在美国的休斯医学研究所,那时的尚方彦穿着一件白大褂,带着一副黑色金属边框眼镜,样子严谨又不失文雅。

在楚乔看来,尚方彦的长相并不算上乘,却也好在他的五官清晰,面部轮廓棱角分明,而最让人难忘的,是他的眉目很是深邃,墨色的眸子仿佛最上等的黑曜石般,汇聚天地精华,眉眼间的气势更是慑人,多看一眼,便会让人心生敬畏。

就像现在,明明楚乔只是看着手中的契约书,而尚方彦看着她,所以她便心跳如鼓,微微乱了呼吸。

当手中的文件看到最后右下角那个苍劲有力而不失大气工整的签名时,楚乔不得不鼓足勇气抬起头来,视线再次撞进那深邃如浩瀚宇宙般的墨眸里。

今天的尚方彦并没有戴眼镜,他就坐在她正对面的沙发里,表情淡然,长腿交叠,一只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另一只手有规律的敲击着自己的膝关节,衬衫袖口被挽到手肘的部位,看起来随性又慵懒。

但即使是这样的尚方彦,也莫名给了楚乔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抿了抿唇角,楚乔终于开口,“文件上所说的我在接下来的一年之内必须尽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履行一个妻子所有的义务,尽一个妻子该尽的所有职责。”

楚乔顿了顿,强迫自己继续与尚方彦对视,却在不知不觉中红了面颊,“那请问尚先生,这个义务和职责也包括夫妻间的房事吗?”

尚方彦端起手边的茶抿了一口,像是思忖,放下茶杯的时候亦回答道,“我是一个身心健康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男人,你觉得呢?”

楚乔咬唇,面颊上的绯色有向耳根蔓延的趋势,她真的越来越佩服自己了,居然能跟一个第二次见面的男人谈夫妻间的房事。

“那尚先生对房事有要求吗?”

“比方说?”尚方彦徐徐善诱。

楚乔咬牙,厚着脸皮道,“比方说尚先生…有没有特殊的癖好?”

“你希望我有哪方面的性|癖?”尚方彦的眸光愈发的深邃,眉捎意味深长地轻挑了一下。

楚乔觉得,尚方彦一定是故意的。

不过,一个她才第二次见的男人,却将她从出生到现在的事情了解的分毫不差,在她的面前,他确实有足够的资本故作一切。

在尚方彦狡黠而清亮的目光下,楚乔败下阵来,垂眸,沉默是金。

“你的沉默是代表无论我有什么癖好你都愿意配合吗?”隐隐地,尚方彦的眼里浮动起一丝愉悦。

楚乔咬牙蹙眉嚅嗫道,“当然不是。”

看到耳根都发红的楚乔,尚方彦嘴角轻轻扬了一下,收起了眼底的狡黠不再跟楚乔讨论房事的问题。

“文件里也说的很清楚,除了在一年之后我会让你的儿子回到你身边之外,在这一年之内,我同样会尽一个丈夫的义务和责任。”

话题终于绕开了妻子开始谈论丈夫了,楚乔不由的就松了口气,再次抬眸看向尚方彦,试探性地问,“那你是不是可以给我一张没有上限的信用卡随便我刷?”

尚方彦的唇角微不可见地一扬,在他看过的楚乔从小到现在的那几百页的资料里,他很清楚的知道楚乔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可以,前提是你能做一个让我满意的妻子。”

当今社会,金钱就代表了权势,楚乔只是想知道,尚方彦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在一年之后实现契约里的承诺。

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之后,楚乔继续问,“为什么选择我?”

尚方彦也端起茶杯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垂眸云淡风轻地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相信以你的专业知识,应该能判断这份契约对你而言很公平,现在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签了它。”

楚乔眉目轻蹙起,要想夺回儿子的监护权和抚养权,她就必须有一个合法的丈夫,更确切地说,她需要找一个能斗过许家的强大的丈夫。

而且,楚乔很清楚,现在的自己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完全没有可以被尚方彦利用的地方,如今,就算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也只需要一年而已,六年的时间她都熬过来了,为了夺回儿子,她又有什么好顾虑的。

……

尚方彦送楚乔去酒店休息,房间门口,正当楚乔伸手去关门的时候,尚方彦却蓦然伸手握住了楚乔的手腕。

楚乔错愕地抬头透过半掩着的门与尚方彦的视线相撞,手往回缩,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挣脱了尚方彦的手掌。

尚方彦清亮的眸子瞟了眼楚乔快速缩回的手,唇角轻动,继而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红本本递到楚乔的面前。

楚乔一愣,大红的本本上赫然印着三个字——结婚证。

“你的,好好保管。”尚方彦的语气淡然,让人完全听不出他的情绪。

“哦…”楚乔木然接过,愈发觉得尚方彦不简单。

“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回家。”

“尚先生,我…”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不是吗?”尚方彦提醒楚乔,是夫妻就得有一个家。

楚乔看着尚方彦,为什么她跟他不在同一个步调的世界里,他那么理所当然,她却恍如隔世。

“好。”

尚方彦清亮的眸光里露出满意之色,抬手想要去替楚乔关门,可是他的手才抬起楚乔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看到楚乔的反应,尚方彦的手在半空中顿了一秒,然后落下,转身,长腿迈开,只是才走了一步,他又回头看着楚乔,语气悠扬地道,“对了,我姓尚方,不姓尚。”

楚乔瞪着尚方彦欣长的背影,瞬间石化。

相关文章:

男人55岁多少天同房一次,刮弄顶端旋转磨啊舒爽

丝袜故事 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_两女互相摸呻呤

男主霸道有肉——放鸭嘴器的感受

”西江月”十五韵,回龙教主原创空间,QQ红尘醉逍遥,微信半诗半酒半仙(早些年学填词的作品)

用黄瓜胡萝卜还是茄子/将她抵趴在洗手台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