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原创】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全文免费版)

2020-09-12 16:51 · 新商盟

第5章 人生的新目标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宛若手指落在钢琴上发出来的优美旋律,好听的叫人沉醉!

“是。”她起身,回眸一瞧,来人被门口的花架挡住了脸庞,穿着古姿西服,搭配爱马仕纪念款真丝领带,铂金的领夹,低调奢华。

只是一秒男人便从花架后方走出来,他眸澈如水,用璀璨星辰来形容也不为过,面容如琢如磨,惊为天人!

陈悠自认为杜默青已经是人中龙凤,然而杜默青比起眼前的男人明显要逊色几分。

男人在她视线下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优雅的翘起二郎腿,低头翻阅她的简历,其中有她大学毕业作,以及这些年来偶尔灵感一现的作品。

“你好,我是你的面试官,易北寒。”他礼貌生疏的打招呼。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你好。”陈悠不卑不亢的颔首。

“C大毕业,这么多年一直没工作,所学的都还给老师了吧?”他口吻清风云淡,却严厉霸道。

陈悠知道,自己若是回答错一个字,今天的面试将会泡汤。

之所以没有填写工作经验,以前在杜默青公司,那是她心头的痛,她不愿在自己的简历上留下杜默青的名字。

“我毕业后一直在家做家庭主妇,但一直努力的专研建筑设,我原本是准备出国读博的,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没去。”所为的身体问题,就是杜默青那个时候想要孩子,而她不能生。

如今想来,或许杜默青那时候的意图只是为了阻止自己出国的脚步。

易北寒说:“说一个你不放弃建筑设计的理由。”

陈悠骤然回神,刚刚一心想着杜默青居然没听清面试官说什么?她尴尬的愣在了原地。

“很抱歉,我没听清。”她惭愧窘迫的低下了头。

易北寒面无表情重复了一句。

陈悠急忙回答:“我八岁那年,在电视上无意中看见巴黎塔,我脑海里就浮现了一些我自己也不太懂的画面图纸,我甚至想我也能画出那样漂亮雄伟的设计图,后来渐渐地,我开始喜欢观察周围的建筑,长大了我才知道那是一种兴趣爱好,我喜欢建筑设计,我愿意将它当做一份事业来做,不管多久,只要我活着,就不会放弃。”

一番话,发至肺腑,没有编造一个感动的人痛哭流涕的故事,甚至语言组织都算不上多好,但至诚,铿锵有力。

“如果你老公不许你参加工作呢?”他面无表情盯着她个人资料已婚那一栏。

陈悠一愣,她很忌讳别人在她面前说杜默青,本能的反驳:“如果您的妻子要去工作,您会不同意吗?”

下一秒,她便感受到一股寒气从他身上涌出,他的眼神仿佛蒙了一层霜,冷森森的,望而生畏。

糟糕!看这样子,他比自己还要忌讳别人说他另一半的事情,而自己一时冲动说错了话!

“那个……很抱歉,我只是……我很抱歉。”她紧张的语无伦次。

她用眼神偷偷睨他,发觉他还在看自己,吓得立马低下了头。

她懊悔的在心头大骂:“陈悠你都二十好几了,居然还这么冲动,难怪杜默青讨厌你,你活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前面的身影突然动了,“回去吧,等电话通知。”

陈悠知道电话通知就等于没戏,认为自己真没用,别人求都求不来的面试机会被自己搞砸了!

离开公司后,她立马给好友群里发了几个大哭的表情包。

“我面试失败……”

姐妹们于是都对她表达了深情的慰问,一人发了几毛钱红包给她……

田文文发来信息:“悠悠别难过,去试试别家,璀璨面试本来就很严格,很变态!”

陈悠被同学们安慰,心情不但美没好,反而越发的低落。

她第N次看手机,杜默青好几天没有只字片语,通话记录全是她拨打过去的记录,一下拉不到头,原来男人无情起来比女人还要狠……

她站在一座桥上,看着滚滚河水,心头想起了一个词,死亡!或许自己跳下去就能解脱了,就不会想杜默青了!

当她有这个想法后,她突然觉得轻松了不少,浑浑噩噩地她居然在河面上看见了妈妈的影子。

“悠悠……”她妈对着她招手,“妈妈的宝贝,快来妈妈这里。”

“妈。”她哭着喊了一声,向前一步,正欲跳下去,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叫醒了梦中人,她骤然醒来,发觉自己一脚快要踏空了,惊骇的往后倒去,后怕出一身冷汗。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她扇了自己一耳光,打醒自己。

为了一个男人就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好成全那个男人和保姆,绝不!她陈悠从来都不是认命的人。

“嘟嘟……”手机铃声锲而不舍地又响了起来。

她擦干了眼泪一瞧,是一个陌生号码,呼了一口气接听电话:“喂,我是陈悠,请问哪位?”

“陈悠小姐,我是璀璨人事部的工作人员,打电通知你,你被我们公司应聘上了,明天八点来我公司上班。”对方非常官方的说完。

面试上了!

陈悠欣喜若狂,抓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激动的吞吞吐吐道:“谢谢你……我明天会准时到。”

挂了电话,她抬头看着天,发现天色已经黑了,自己不知道在桥上站了多久!

她对着漫天星辰笑了,“妈妈,是您在天上保佑我吗?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

她爬起来,把喜悦分享给好友,“文文我面试上了。”

田文文惊讶的说:“你早上不是说没戏吗?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是啊!快恭喜我。”陈悠认为人活着不开心的事情十有八九,何必纠结,痛苦的只有自己,也太不发算了。

“恭喜你,我就知道你行,好好加油工作,等你发薪水了,请我们吃饭。”田文文真是替好友开心。

“一言为定。”她又和好友聊了杜默青的事情。

田文文听闻气的怒骂:“我早就知道的杜默青不是个东西,太过分了,丫的,我们约几个姐妹去他公司闹一闹,看他要不要脸。”

“算了,我不想闹得满城皆知,家丑不可外扬。”老公出轨的这种事情,闹开了,自己也没面子。

“可是那个可恶的女人要霸占你的家啊!那房子可是你们夫妻共同财产,你可别轻易离婚便宜了那个贱人,改天姐妹几个去扒光她的衣服,让她不要脸。”田文文发狠的骂。

陈悠很窝心,自己遇人不淑,感情错付,至少有几个知心好友。

挂了电话,她没那么悲观了,工作有着落了,人生又有了新的目标了!

第6章 易总对你太好了



翌日,陈悠起了一个大早,刻意化了淡妆,穿上崭新的职业装,拎着包开车出门上班。

昨夜杜默青还是没有回来,想必,在离婚前,他是不会回来了。

他就那么喜欢黄梅么!

陈悠怀着忧伤的心里踏入了璀璨,第一天来上班人生地不熟,只好找前台,“前台小姐你好,我是陈悠,今天第一天来上班,请问我要在什么地方报道?”

前台客气到:“二楼左转,A组。”前台一边打电话一边回答。

陈悠不敢耽误前台的事情,自己乘电梯上二楼,按照前台的指示穿过了长廊,在长廊尽头看见了璀璨A组的标识。

A组的门没关,里面静悄悄的,想必人都还没来上班,她还是礼貌的敲门,“有人吗?”

“有。”突然一只手从电脑后方伸出来,紧接着,一个穿着白衬衫,头发乱糟糟的女生从电脑后方站起来,对方瓜子脸,大眼睛,黑眼圈严重到黑框眼镜都无法遮挡,还非常不雅的打了一个呵欠。

陈悠对着对方点头:“你好,我陈悠,今天第一天来上班报道。”

对方眼前一亮,露出一口白牙:“原来你就是那个易总精挑细选进来的人才呀!嘻嘻,我叫白雪,你叫我小雪就成。”

对方态度亲切,为人和善,陈悠紧张感缓和了许多,“我初来乍到请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我们易总看中的人都是厉害角色,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白雪客气道。

陈悠说:“我要去哪里报道?”

“里面,易总办公室。”白雪用手上的笔对着最后方的单间办公室一指。

陈悠道谢后走到易总办公室前,紧张的吞口水,整理了一下仪表,这才敲门。

“进来。”门内传来的男性嗓音低沉富有磁性,熟悉又有些陌生。

陈悠推门而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正前方挂着一块宁静致远的匾。

易北寒就坐在下方,他在看电脑,葱白的指头时不时的敲打几下键盘,“请坐。”他头也不抬的说。

陈悠感觉自己被忽视了,但她不敢有怨言,以前在杜默青那里上班,自己是老板娘的身份,自然是没人敢甩脸色给自己看。

幸好易北寒没有让她等太久,“我们组在赶一个项目,即将结束,你刚来插不上手,就做新项目,你画核心简,算一下面积,等会我会把具体方案等发给你,你出去找白雪给你安排座位。”

他谈工作的时候很严肃,淡色的眼珠宛若琥珀清澈深邃,陈悠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只是一个眼神便能叫人诚服,她呆呆的起身,“是。”

陈悠找到白雪,“小雪,易总叫我来找你给我安排座位。”

小雪指着唯一空着的位子,“就是那里了。”

陈悠一瞧,那个位子恰好面对易北寒的办公室窗户,他窗户没有装窗帘,全天二十四小时他只要抬头就能看见自己!

“小雪,我可以移动办公桌吗?”陈悠看着空着的一大块面积。

白雪指着空着的地方说:“你要搬去那边?我们全部都在这边,你一个人不是显得很突兀?”

陈悠认为也是,但是总比被上司盯着好要啊!

白雪看出了她的心思,在她耳边悄悄的说:“想要换位置,那就努力,等以后有新人来了,就可以换位置了。”

陈悠算是明白了,这个位置是新人专属啊!

她打开电脑问:“你们都是用什么软件画图啊?”

“天正,当然你想要用别的也行。”白雪一边画图一边回答。

陈悠有几年没接触这方面了,熟悉了一下软件,登录微信,便发现有人加自己好友,头像是一只猫,她正准备拒绝被路过的白雪推了一下,“你不要命啦!终极boss你也敢拒绝。”

白雪口中的终极boss必然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易北寒,她急忙接受了,紧接着,便传来好几份文件,是那个项目的具体方案等。

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的上班,陈悠和每个人打招呼。

他们组一共六个人,除了她和小雪,还有两个男同事,分别是于书荣、赵一舟,还有一个女同事叫郑月兰。

大家人都不错,泡咖啡都会想到陈悠。

计算面积按照陈悠以前的工作效率一两小时轻松搞定,哪知道中午下班,全体都走了,她还在奋斗。

“叩叩叩!”突然,她办公桌被人敲了几下。

陈悠闻声看去,便瞧见西装笔挺的易北寒近在咫尺,“易总。”她紧张的站起来。

“吃饭。”他冷淡的命令。

“我面积还没算出来……”她惭愧的低下头,刚来熟悉环境,好久没用天正软件,熟悉了好一会,于是时间就这么被耽误了,当然,她不会给自己找理由。

“如果你今天一天算不出来,是准备一天不吃饭么?”他面无表情的问。

陈悠:“……”

他转身不置一词的走了。

陈悠关了电脑急忙追上,两人一前一后去了餐厅。

璀璨的员工餐厅被装潢成高级餐厅,墙上挂着的壁画很有情调,每一个细节都充满艺术感,她想,餐厅的设计应该是出自自己公司的人之手。

等她回神,易北寒已经点好餐,桌上摆放着两副碗筷,分明就是给她也点了。

“谢谢。”她坐下礼貌的道谢。

“不客气。”易北寒低头吃饭。

陈悠发现,他吃饭很讲究,鱼刺要挑出来,喝汤很优雅,吃完了,筷子都必须摆放整齐,整个过程甚至没有发生碗筷碰撞的响声,可见他从小的家庭教育是很严格的。

在这么完美的一个人面前,陈悠突然不会吃饭了!

好不容易挨过去,叫来餐厅服务员结账,她瞧见易北寒要拿钱包,她说:“我来吧。”然后用手机付账。

陈悠付账结束回头,易北寒已经不知所踪了。

她咬着下唇暗想,吃了自己的饭走的时候都不打招呼,真是的!太没礼貌了!

白雪神经兮兮的跑过来,一手搭在陈悠肩上:“悠悠刚刚是怎么回事?你请易总吃饭了!”

陈悠点了点头,“嗯。”

“天啦,悠悠易总对你太好了,居然让你请他吃饭,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司的交际花为了和我们易总吃一餐饭,费尽心思都没得逞,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少双嫉妒的眼睛盯着你?”白雪说的天花乱坠

相关文章:

男人痴情还是女人痴情/他疯狂的揉着我的双奶

38周如何让宝宝发动|分手后的放纵全文阅读

为什么爸爸的包皮是翻过来的&好大不要再来了

公车系列乱欲小说 车上不要了太深了小依

抱着在楼梯上边走边章:里面塞着道具去上班了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