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三生:首席医少赖上门》苏念小说,苏念全本在线试读

2020-09-12 16:54 · 新商盟

第五章 军人?

第五章 军人?

所有人都吓蒙了,莫非这个男人想去砸了手术室?

这医院虽然小,但是也有过医闹,只是,这大半夜的,并没有男医生,谁也招架不住这个发疯失常的男人。

本以为眼前来了一个帅哥,谁知却是一个吃人的狼。

几个胆小的护士,抱成团,躲在了后面,看着眼前这个发疯的病人家属。

唯独苏念镇定的站在了他的眼前。

几秒钟之后,她毅然转身。

“跟我来!”

她知道,他肯定也是医生。

他的身手不凡,就看他上次处理胸腔缝合手术,看他处理大腿的动脉止血的动作的时候,那娴熟的技术不是一般人做到的。

甚至可以说,比县医院的任何医生处理的都好。

她知道,他要手术室,是要亲自给这个女人做手术。

.......

“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

被放到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女人忽然抓住了男人的胳膊,痛苦的沉吟。

男人反手紧握着她的手,声线冷硬而坚定。

“听着!简宁!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我......是孩子的父亲!”

听到这话,站在身后的苏念微怔。

紧接着,耳边又传来了他低沉的声音。

“抽血,化验血型,准备好麻醉药......血浆......婴儿保温箱......婴儿呼吸器.......”

“嗯!”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苏念已经轻车熟路的顺势给他穿上了手术服。

男人那锐亮的目光轻轻扫过眼前动作麻利的女孩。

恬淡红润的鹅蛋脸,细长的柳叶眉,挺翘的鼻翼,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被那红艳艳的樱润红唇衬托的越发显得瓷白。

她的睫毛很长,浓密的像是扇子一样,上下忽闪着时不时遮挡着那潋滟的眸子下的清澈。

她胸前挂着的医牌上写着“10882-苏念”。

苏念也不看他,转身开始忙碌。

他的动作很快,随着麻药的推进,手术刀很快的划开了女人的肚皮。

几分钟之后,只听到哇的一声,孩子的啼哭声,打破了这手术室的冷寂。

“输血......血浆......快!”

站在身后的苏念,看着大片的鲜血从那女人的身下涌出,眼眸骤然一缩。

但是,比眼前这一幕更可怕的是,血库仅存的两袋O型血,都被这个女人用光了。

“对不起,血浆不够了,她的血型是O型阴性血,我刚才已经打电话给市医院的血库,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

男人猛的转头,额上的青筋暴露:“为什么不早说,另找血源!现在!快点!”

“来不及了,我也是O型阴性血,用我的......”

苏念说完,很快的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撩起了衣袖,熟练地绑上了皮筋,拿出了针管,精准的一下扎进了她的胳膊里。

此时一直站在对面的男人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的波澜。

刚要开口,却被苏念打断:“放心,我两天前刚做的体检,我身体健康,没有受伤,血压和心率正常,没有传染病,不曾接触过任何污染源!”

时间紧迫,根本来不及对新的血源,采集和分析,只能拿来就用。

片刻之后,男人毫不犹豫的将她的血直接和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的血浆包连在了一起。

而苏念一直安静的盯着眼前的的采血仪上显示的数字。

200c,c......

400c,c......

600c,c......

小小的手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身影。

男人一直专心致志的给病人在止血,大块的纱布塞进她的肚子里,大量的止血药物一管一管的推进女人的身体里。

作为医生,他早就习惯与全身心致力于病人,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身后采血仪上的数字。

他并不知道,身后的女孩因为采血过度,已经出现了视力模糊,心跳加速,呼吸窘迫的现象。

直到他将病人做了最后的清创,缝合;直到将保温箱里的孩子,全程处理好,他才回头。

却见一直坐在采血仪旁的女孩,脸色煞白,轻飘飘的身体,忽然像一只要折断的芦苇一般,在空中折了折。

紧接着,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该死!”

黑沉的眸子急骤,男人疾步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来人,快点来人.......”

......

......

“苏念,苏念?”

昏昏沉沉的苏念一直迷迷蒙蒙的睡着,直到听到耳边有人叫她的名字,她才睁开了沉沉的双眼。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文静。

“苏念,你吓死我了,你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苏念狠狠地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

又做噩梦了?

这次居然梦见那个妖孽男人跑到这里跟她一起给一个产妇做手术?

她真的是中了邪了怎么着,这个男人怎么就像是瘟神一样,总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他是长得很好看,但是,她也不用这么花痴啊!

“我怎么了?怎么觉得头这么晕?”苏念坐直了身体,靠在了床头。

林文静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你忘了?你居然忘了?昨晚来了一个极品大帅哥,但是,人品差了点,他居然逼着你给一个孕妇做手术!

你说,是不是他逼着你给那个女人输血的?他居然抽了你800c,c的血,他是想杀了你吗?

你知道吗,他抱着你出来的时候,你的脸色煞白,都休克了!

把我们都吓坏了!后来,那个男人,给你做了两次人工呼吸,你才苏醒过来.....”

等等!

她不是在做梦!

那个妖孽的男人真的来过!

等等!

做了两次人工呼吸!

“你说谁?谁给我做人工呼吸?”苏念瞪大了眼睛望着林文静。

“那个男人啊,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他,你怎么知道他是医生?他全程指挥我们给你拿药,他亲自配置药物给你输液。

虽然,他脾气极其的凶戾,但是,他长得真是好看,你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极品帅哥的?

苏念,他到底是谁啊?”

“他人呢,他在哪?”苏念说完,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林文静将她恩在了床上.

“你别动,昨天晚上,来了好几辆军车,将那个女人和孩子接走了,他临走的时候,还说,你必须卧床休息三天!让我照顾你!”

苏念觉得不可思议,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好。

“奥对了,那个男人还给你留了一封信。不会是情书吧?你快看看!”

情书?

苏念惊讶的接过信封,快速的拆开。

可是,等她展开这折的四平八稳的一张纸,却看见了只有一行字:

带着匕首,去岚城海军军区司令部。

这哪是什么情书?

明明只是个字条而已!

称呼没有,署名也没有,让她去找谁?找了干什么?

去海军司令部,难道是军人?

第六章 我不后悔

第六章 我不后悔

不可能,要是军人,也是个逃兵!

不对,他不是毒枭吗?

莫不是为了报答我,让我去海军司令部举报他?

那也不对啊,不是应该去警察局举报吗?

苏念皱了皱眉头,想起匕首,她从包里掏了出来,仔细端详。

这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唯独不一样的是刀背上,刻着几个字。

海蓝之魂——睿。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的是医院的吴院长。

“苏念,你怎么样了?”

苏念立马收起了信和匕首:“院长,......我没事了。对不起,我知道我只是个护士。

我知道,在医院领导都不在的情况下,我私自做决定,并使用了很多的药品,和血浆。

可是院长能不能看在我实在是热爱这份工作的份上,能不能别......”

“苏念,昨晚动手术的人你认识吗?”院长打断了苏念的话。

昨天半夜,他睡得正香的时候,县委书记突然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去医院。

一到医院,就来了三辆车,一辆是县委书记的座驾,另外两辆是海军的军车。

经过一番了解,他才得知,有人在他的医院里,做了一个生产手术,只不过,医生不在,而医院的护士苏念帮忙,并且因为输血过度,昏迷。

县委书记对输血的那个护士做了肯定和表扬,但是,值班医生不在这件事,是个很严重的责任事故,一定要追查责任,甚至要吊销那个值班医生的执照。

对医院也要进行行政处罚,甚至因为这件事,之前医院申请改扩建的事情,也被县委书记一口回绝了。

想到这,院长就觉得心痛,一边是自己的女婿受罚,一边又是医院的改扩建建设就这么黄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苏念自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眼前,院长一脸的凝重,她就知道,跟这个妖孽男人扯上关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她赶紧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怎么了院长?”

院长点了点头:“苏念啊,虽然你这次救了人,但是毕竟让我们医院也陷入了尴尬,你就在医院住两天,补充点铁剂,恢复恢复元气,就算医院对你的奖励。

三天之后你就去人事科领一下工资,以后就别来了!”

“院长......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院长......”

看着院长这样毫不留情的走了出去,林文静和苏念一时不知所措。

此时,苏念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划过接听,电话那头是温素芬的吼叫声。

“你怎么回事,连着上了三天的连班了也不回家,发工资了没,还不赶快拿回来,你妹妹急着买画笔呢!

还有你奶奶犯病了,到处乱跑,你妹妹最近要考试了,我还要照顾那个老家伙,哪有时间,你赶快给我回来!”

“知道了妈,我这就回去!”苏念扣上电话,就要下床离开。

一直站在身边的林文静,本来就觉得苏念被辞退很冤枉,现在又被你拿起奇葩后妈骂,真是火冒三丈,一把按住苏念。

“你这是要去哪?她真是个恶毒的后妈,你好几天不回家,她也不关心你,反而上来就责难你?

你失血过度,身体很虚弱,院长也说了,让你在这休息三天,你怎么一天就要下床走!别听她的!”

苏念倒是不以为然。

“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奶奶突然发病了,这么多年,她还从来没有犯过病,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我得回去看看!再说了,我都被辞退了,还留在这里,还有什么道理?”

林文静听了很不是滋味。

“他们一家人都是奇葩,你那个后妈整天就知道克扣你的钱,你每个月这么点工资,全都上交。

你看看,你好得毕业一年了,连一件好看的衣服都没舍得买过,钱全部都用来给你那个烧钱的妹妹用来交学费了。

你那个妹妹就会猪鼻子插葱,除了装象,还会干什么,明明没有钱,非要去贵族学校。没什么能耐非要考美院,用最贵的画笔,最贵得画纸!

难道你就是他们家唯一一个能挣钱的人吗?

护士本来工作就累,他们一点也不心疼你!

你成绩那么好,都不让你上大学,让你读职业高中,却让你那个不爱学习的妹妹上高中考大学,她倒是有这个能耐也好啊!

现在你又丢了工作,怎么回家?”

林文静是苏念在护校的同学,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

苏念是个怎样的人,她这么多年,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上学的时候,她从来不去食堂,吃的都是馒头,咸菜,学校是发生活费补贴的,同学们都用来,买化妆品了,而她永远都是全部寄回家,上学的费用都是奖学金,不花家里的一分钱。

她的身上穿的永远是一套磨得没有颜色的蓝色牛仔裤,干净的白体恤。

可是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住那张本就清秀的脸蛋,她是班里穿上护士装最漂亮的女孩。

苏念眉眼弯弯的笑了笑。

“家里的环境不允许两个孩子都上大学啊,她是我妹妹,能上大学,我也很高兴!行了不跟你多说了,奶奶犯病了,我这得赶快回去看看!”

“苏念......你就这么走了?要不我们在向院长求求情?”

林文静舍不得她离开。

苏念仍旧淡淡的笑了笑:“不用了!救了那个孕妇,我不后悔,即使被辞退,我也没有怨言,这里的工作没了,我还会找其他的工作。

总之,我会谨记南丁格尔的誓言,我一直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医护人员!”

“对,成为一名优秀的医护人员是我们永远的梦想!”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心里却是莫名的心酸。

......

苏念离开医院,先去了文具店,给妹妹买了画笔,之后,便急匆匆的往回赶。

还没进屋,就听到温素芬叫嚷的声音.

“滚,滚,你们都给我滚,当年,我觉得你是个老实的男人,不管你是不是带着一个闺女,不管你是不是个瘸子,我都心甘情愿的嫁给你!

可是你看看,这么多年,我和孩子跟着你受了多少的苦?现在就连这个老东西,都跟着来讨命,滚!现在就给我滚!”

苏念一进门,一把接住了,眼前忽然飞过来的几件衣服。

此时,温素芬正在发疯。

相关文章:

受含按摩棒跑步/给女朋友口她就按着你的头

宝贝别忍着喷出来/后座太颠了你坐腿上

白带有血丝是怎么回事:主角忘了他是受 穿书 菊长大人

把女朋友带回家强了_一级做人爱c黑人

男主女配做过的小说/男女飞机上演活春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