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繁花似锦》全文免费阅读丨无删减(完本)

2020-09-12 16:41 · 新商盟

第19章

影点头:“去洗吧,戚小姐。”

不容她拒绝,她就被请入了浴室内。

豪华的按摩浴缸内,放满了玫瑰花瓣,乳白色的液体,潺潺流动着,玫瑰牛奶浴,看着确实十分的诱人。

“戚小姐,请。”女孩恭敬的说着。

戚锦年咬牙,说:“你先出去。”

女孩却摇头:“我是来伺候小姐的,如果我出去的话,他们会责罚我的,让我帮你更衣吧。”女孩伸手,解开了锦年的衬衣扣子,锦年哎了一声,立刻捂住自己的胸,红着脸摇头:“你不出去也行,转过身去,我自己来就可以。”

“那好吧。”女孩转过身,戚锦年快速的脱了自己伸手的衣服,然后滑入浴缸内,温热的水洗涤着她全身,令她舒服的直叹气。

女孩转过身来,微笑着捡起地上的衣服,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

戚锦年也没在意,闻着淡淡的玫瑰香,牛奶滋润着她的身体,她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豪华双人浴缸中,像条美人鱼似得,优哉游哉的泡澡,味道是很棒的。

直到有些头晕了,她才起了身,但是找遍整个洗手间,也不见自己的衣服,只在盥洗台上,发现了一套轻如蝉翼的黑色薄纱睡衣,她拿起来一看,这分明就是——为了取悦男人而设计的连遮羞布都算不上。

穿了跟没穿压根没什么区别,而且这里面除了两小块洗脸的毛巾之外,连个浴巾都没有。

戚锦年于是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他们设计好的,咬牙,还是披上了那件睡衣,虽然没什么作用,但也算是个心理安慰,然后快速的打开门,外面,悄无声息的,影和那个女孩早已不知去向,只有客厅中央的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餐,旁边还留了张字条,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戚锦年哭笑不得,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那些抓痕,更是懊恼,这个混蛋江盛北,居然在她身上留下了这种东西,她越擦,那些印记就越红,她只能随它去了。

然后肚子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她也是真的饿了,犯不着跟自己肚子过不去,所以她坐下来便慢慢的吃起来。

食物相当的精致可口,不知不觉,就吃的有些多了,摸着滚圆的肚子,戚锦年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苦思冥想,待会儿等那男人来了,到底该怎么说。

一直到八点多,她突然打了个喷嚏,才感觉到身上的凉意,这房间里的空调开的太低了,她身上的衣服又没有任何的御寒作用,于是她急忙钻入了被子里,躺下来继续想。

没多久,脑子就昏昏沉沉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她感到身上一凉,沉沉的力量压到了她的身上,她胸前被咬的一重,但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丢到了地板上,戚锦年的瞌睡,顿时被吓没了,而且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她冻得发抖。

可是黑暗中,她只看到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从床上站起,下地,半蹲在她的面前,捏起她的下颌,冷声:“做我的女人,竟然还跟别的男人苟合?”

房间内的窗帘拉着,一丝光线也透不进来,他的轮廓,那么模糊,可是燃烧着盛怒的那双眼睛,却可以穿透黑暗,盯的戚锦年的心脏,噗通噗通的,像是要跃出嗓子眼,被这样危险而强大的气息笼罩,戚锦年瘦弱的身体都在颤抖:“我……不是这样的,我没有……不是我愿意的……”

她惊慌的摇着头,下巴被捏的那么紧,仿佛随时会捏碎,她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害怕,这个男人,实在太危险,她所想好的那些说辞和条件,如今看来,是那么可笑,不自量力。

顾天擎幽幽的嗓音透着森冷:“你找了别的男人?”

“不,没……没有……”戚锦年慌乱的回答。

像是在斟酌她的话语,顾天擎手上的力道,慢慢放松,戚锦年噤若寒蝉,一声也不敢吭,任由他冰凉的掌心,抚上自己温热柔嫩的身子。

跟这个男人做,就像跟一条毒蛇共舞,戚锦年提心吊胆,深怕他一个不高兴,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我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再有下次,后果自负。”

他们明明做着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事情,可是其中的刀光剑影,却叫人不寒而栗。

果然,这个世界上,有可以把性和爱完全分开的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而她,为什么要忍受这样非人的对待呢。

所以在顾天擎倾身而上的时候,戚锦年一个落地滚,往旁边翻过去了,顾天擎深邃的琥珀曈昽在黑暗中危险的眯起。

戚锦年吞咽着口水,感谢此刻一片漆黑,她看不清楚男人的表情,才能骨气勇气反抗:“你别过来了,我跟你说,我不欠你的,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你说清楚,以你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不要再找我了,我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只想等毕业之后安安分分的找个动作,安安稳稳的生活,没有成为别人暖床的习惯,你……好自为之吧,要不然我会去警察局告你的!”

不管不顾的一口气吼完,总算觉得心里舒坦些了,可她明显的感觉到,房内的气压,走低了,心肝剧烈的颤抖了两下,她这才感觉到了害怕:“我……”她边走边退,直到身体抵住后面冰冷的墙壁,而对面的男人,就像一头危险优雅的豹子,慢慢的,慢慢的欺近她,看着她不停的颤抖,心里恐惧到达爆发的顶峰之后,再一口咬断她脖颈的大动脉——

“啊——你别过来了,你别过来了——”戚锦年害怕的双手在空中挥舞,但是很快就被人强势扣住,她倒抽了一口气,感受到掌心转来的炙热如烙铁般的钳制,呼吸都凝滞了,幽沉的嗓音随之响起,“敢告我的人,你还是第一个,想告,就去告,想走,就走,但是走出这个门,一切后果,你自行承担。”

血压骤降,手脚冰凉,戚锦年知道,自己刚才大逆不道的一番话已经惹怒了他,可是她也不想自己继续做着像外围女一样的活儿,人家好歹一夜几十上百万,她有什么,哼,后果自负就自负,她迅速跑到房门口,手摸上门把的时候,蓦然停顿,她这样的身体状况,要怎么走出去。

“怎么不走了?”凉凉的讽刺声从背后传来。

戚锦年咬牙:“你的人把我的衣服拿走了,把衣服还给我,我就走。”

“呵,刚刚嘴巴不是还挺强的吗,有本事就这么走出去。”

“你……”戚锦年气的差点跳脚,这人,怎么就那么不讲道理呢。

顾天擎很少动怒,这会儿,已经冷静了下来,动手,解开自己身上的袖扣,身上的衬衣随即脱落在地,雄性荷尔蒙的气息立刻钻入戚锦年的鼻息,她握着门把的手指,森森泛白。

顾天擎朝洗手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记得,你还有个朋友,叫叶佳倾,也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

戚锦年一听,美眸立刻瞪得如铜铃大,冲他喊道:“混蛋,我警告你,不许你打佳倾的主意!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可以不管戚家的死活,却不能把叶佳倾拖下水,叶佳倾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她决不允许自己的事情牵连到她,顾天擎只是淡淡嗤笑一声:“赶紧滚。”

戚锦年背靠着门板,双腿打颤,身体发虚,果然,跟这样的男人谈条件,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顾天擎在洗手间内冲了个澡,他视力极佳,哪怕是一片黑暗,出来时,还是能看到床沿坐着的那个瘦弱身影。

他完全不担心她会走,心软,仁慈,就是一个人最大的弱点。

听到身后传来的沉沉脚步声,戚锦年就知道,他出来了,她觉得很丢脸,他都已经叫她滚了,她却还是不得不留了下来。

“刚才说的不是挺义愤填膺的吗。”凉薄的嘲讽,带着一丝奚落。

戚锦年握紧了垂在身侧的嫩白小手,扬起一声笑:“顾先生,我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您别当真,也别生气,是我不懂事,惹您不高兴了。”

轻轻挑了挑眉,顾天擎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在一边掀开被子,躺下。

黑暗中,两人的呼吸显得格外明显,就连戚锦年的心跳,都跟打鼓似得,一清二楚。

见他这样的态度,戚锦年委实也有些心虚,想说什么,可喉咙就像被一团棉絮堵住了似得,完全不知从何说起。

眼看着顾天擎拿起旁边的座机,拨通了电话,叫了一声影,戚锦年便整个人横跨过大床,按下了结束键,着急的喘着气说:“你别找影,别去找佳倾的麻烦,我……我……我……我做……我做还不行嘛。”

说到最后,戚锦年觉得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眼皮跟着无力的耷拉在一边,多少女方排着队想要爬上顾天擎的床,顾天擎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这么心不甘情不愿,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相关文章:

老板和美女边摸腿边亲,女友灌肠拉珠调教小说

穆少情动傲娇妻免费阅读/穆少情动傲娇妻小说无删节全文

哥哥们我走不动了是什么小说:不想男友从身体里拔出去

口述作爱过程故事细节 和她在做爰|高手闯花都

小黄文洗手间做/啊,我要被你弄死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