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无删减】奇门相师全文章节/奇门相师

2020-09-12 16:46 · 新商盟

陈风从昏迷之中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

泥像被撞破了一角,陈风抬头看去,只见得被撞之处被染成了暗红之色,那是血液的痕迹。

“头好重......”,陈风使劲的揉了揉太阳穴,希望能恢复一些清醒。

“给我砸!不还钱就给我使劲的砸!”,一道怒骂之声传入陈风耳中,显得极为刺耳。

“别砸了!我们陈家村现在真的没钱啊!”,一位花白胡子,年纪八九十岁的老翁大叫到,眼中几乎要流出了泪水。

这可是陈家的祖祠啊,去年才刚刚修葺一新,今年清明整个陈家进行一年一度的祭祖仪式,没想到却迎来了一场灾难!

时间回到两年前,因陈家祖祠有些破旧,陈家村人自发组织翻新祖祠,也希望陈家先祖能够住得好一些,但还未开始,问题便来了,陈家村村民几乎都是务农,一年也就那么点收入,修葺祖祠需要花费数万元。

整村凑集下来,总算是凑了两万来块钱,但还是差了些,于是,有威望的陈家村人带头,联名到就近的县城去贷款。

但出乎陈家村意料的是,因为陈家村地处偏远,大银行并放不了多少贷款,根本不够,后来,在有意之人的提点之下,陈家村人找到了县城的某一家信贷公司,顺利的贷出了两万块钱,总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

两万块钱并不多,但对于务农的陈家村民来说也要花些时间才能还上,这笔款,为期五年!

但这两年的时间还没到,那信贷公司便派人来陈家村收款,两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此时又值开春之际,正是投资种庄稼之时,陈家村人哪里有那么多钱来还?

收款之人有十好几个,个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大汉,陈家村人还不上贷款,收款之人便开始打砸陈家祖祠。

祖祠,乃是一族一姓的象征,不可侮辱,陈家村年轻一代也是年轻气盛之人,哪管得了什么三七二十一,便与收款之人大打出手!

奈何收款之人似乎是有备而来,陈家村的一干年轻人都一一被放倒在地,其中,便有陈风。

陈风年纪二十五岁,正值年轻力壮之时,但收款之人却更加强壮,身高一米八要多,肌肉分明,看样子似乎也是初入门径的练家子,双手提着陈风往祖祠中的那尊泥像狠狠一扔,便将陈风扔了数米之远,狠狠的撞在了泥像之上。

大力的撞击让得陈风昏迷了过去,血花洒溅!

祖堂之中,桌椅早被砸得稀烂,整个祖堂几乎都被砸得乱七八糟,祖牌也是四处散落,让得陈家村人心痛不已,这些祖牌放置之后乱动,即使要动,也有一个完整的仪式。

陈家村人一个都不能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活吞了那一帮收款之人,但奈何那十余人身强力壮,陈家村人只有死死守住最后的领地!

“我好像在县城见过那带头的人,好像是县城有名的混混。”,陈家村人群之中,一个年轻男子眼光闪烁,看着那带头的精壮男子说到。

这年轻人名为陈二狗,乃是家中老二,得名陈二狗,如今好像被打折了一条手臂,脸上也有些挂彩。

“哼!你们这些刁民,欠了别人的钱还不想还?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你们今天若是不还那两万块钱,我把你们这什么祖祠都给你们拆咯!”,一个精壮男子凶神恶煞的说到,表情极为凶恶,看得陈家村不少孩子瑟瑟发抖。

孩子天真纯洁,哪里见过这等场面?

“住手!!!”,一道吼声从陈家村民后面传来,一道身影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从昏迷到醒来,陈风不过经历了十来分钟而已。

现在陈家村年轻男人都被打得挂彩,倒是一帮年纪颇大的陈家村老人站前最前面,做最后的抵抗。

“嗯?此人血腥之气竟然这么浓!?”,陈风透过人群,看到了那带头之人,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此人,恐怕有命案在身!

“不对!我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我在大学时学了些风水相术,但应该看不到这些才对!”,陈风眉头大皱,随即又向着那带头男子看去,确实见得男子面堂之上血光笼罩,这不是有血光之灾的征兆,而是染了鲜血的征兆!

人群闪开一条路,陈风缓缓走了出来,双眼一直盯着带头男子。

“孩子......”,身后,一只满是皱着的手拉了拉陈风,陈风回头说到:“二爷爷,没事。”

陈风走出人群,看着带头男子。

“陈家村欠信贷公司的钱,是该还。”,陈风说到。

“哼!既然知道,那还不赶紧还钱?!”,带头男子大声说到,怕别人听不到他的声音一般。

“慢着,我还没说完!”,陈风说到。

带头男子面色微微一皱,似有不好的预感升起。

“据我所知,两万块钱的贷款为期五年,如今仅仅才过了两年,远远没有达到还贷之期,再者,每一季度陈家村都按时还了利息,再怎么说,现在都不可能强行收款,即使要收款,也是由信贷牵头,然后通过法院对陈家村进行资产清算,不可能由你们来收,不知,我说得可对?”,陈风挑眉看着带头男子。

“哼!不跟你说什么大道理,今日你们陈家村是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不然,我们只有将你们这祖祠砸了!”,带头男子凶狠的说到。

两天以前,一位西装打扮的人找到带头男子,让男子带人到陈家村收款,贷款合同男子也是看了一眼,确实是两万块钱,贷还期并没有细看,带头男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还,不过若是收到钱了,会有三千块钱的辛苦费,倒也是值得跑这么一趟,于是男子带着十余个兄弟来到了陈家村!

“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镇静了?”,陈大年看着自家儿子,疑惑不已,所谓知子莫若父,陈老汉自然知道自家儿子的性格,完全没有现在这般样子。

陈风也不知道,至被撞了那么一下,自己的心性都发生了变化!

“多的不说了,你们可以回去问问信贷公司是不是这么回事。”,陈风看着带头男子说到。

带头男子脸色变化,一股怒气从心头升起,一来,是那西装男子没有说明这其中细节,二来,是被这么个山村年轻人这般质问,在兄弟面前脸面有些挂不住!

“管他什么!兄弟们给我砸!”,带头男子看了看祖堂和那座泥像,顿时怒不可遏,一切都是因为这陈家村,因为这祖祠而起,不砸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慢着!!!”,陈风朝着带头男子怒吼一声,张开一双大手,眼中目光摄人!

带头男子看向陈风,看到了陈风的双眼,刹那之间感觉陈风身上有一股莫大的气势!

带头男子常年在县城混迹,眼光自然毒辣,陈风的这等气势,显然只有在那等相当厉害的角色身上才能见到!

“莫非他有什么来历?!”,带头男子眉头微微皱起,心中念叨,其手下的兄弟全都看向带头男子,等待着下文。

陈风看了看十余位来人,眼中目光闪烁!

“请问兄弟大名?”,陈风突然问到。

“李原!”,带头男子回到。

“李原.....”,陈风念了一下名字,随即说到:“李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若是自首的话,法官或许会给你减刑,可以提前开始新的生活!”

陈风这句话毫无头绪,说得也是极为突然。

但落在带头男子的耳中,却是让得带头男子脸色大变!

“你!你......”,带头男子指着陈风,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自己所做之事只有自己知晓,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说的话意思极为明显,不是智障都能领悟其中的意思!

陈风迈步走出,也不管带头男子是何表情,来到另外一个男子身前,看了几眼说到:“家有凶妻,在外逞凶,再内软弱!”

男子面色变了变,盯着陈风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面相富贵,家财百万,却来做这等不耻之事,若再不成器,家财败光,延祸后代!”,陈风来到另外一个男子面前,冷声说到,此人面带富贵之相,但面相隐隐有损,乃是正在散财之兆!

“家祖葬于状元地,有后代成才,同流合污,浪费!浪费!”,陈风来到另外一个男子身前,摇头说到,此人十五六岁的样子,正是读书的大好年华,却是做这等黑道之事,让得陈风极为叹息!

陈家村人一个个看着陈风,没有一人能听懂陈风说的是什么,但从那些凶悍男子的表情看来,或许有效!

陈风每到一个男子身前,都要点论一番,但不得不说,几句话而已,却是刺到了每一位来人心头!

如那家祖葬于状元地的男子,家中个个都是成绩优异,堂兄弟堂姐妹都读上了名牌大学,家中光芒照耀,只有自己,跟随了几个‘兄弟’混迹之后,成绩一落千丈!

那家用凶妻之人同样如此,别看在外呈凶呈恶,但在家中,却被自家老婆收拾得服服帖帖,这不是爱,这是真的怕老婆!

数年前此人与其老婆吵架,将其老婆打得心生恨意,在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其老婆用菜刀砍了一刀后背,从此服服帖帖!

来收款的恶人面色相觑,这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些,三言两语,竟然能点到人心深处的秘密!

不过陈风也是大为好奇,以前自己虽学了一些风水相术之道,可没有这样的效果,难道?

陈风回头看了看祖祠中的那尊泥像,除了先前自己撞击的地方有些血迹,并没有什么异常!

“玛德,这小子有些古怪!不管了,兄弟们,先弄残他们!让他们知道不还钱的代价!”,带头之人怒喝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这款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毕竟有三千块钱,可以在县城里面逍遥快活几天了!

带头之人出手,准备推开陈风,在带头之人眼中,陈风有些神秘,也有些神棍的味道,等到后面再来收拾。

不过,带头之人刚刚碰到陈风,便觉得犹如被一把钳子钳住了一般,瞪眼看去,只见得一只不太粗壮的手竟然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手腕!任凭怎么挣竟然都挣不开!

“你?!”,带头之人瞪着陈风,先前陈风可是被他轻而易举的就提飞了,看起来完全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怎么突然之间有这么大的力气?!

陈风心中也是疑惑万分,这个动作犹如下意识做出的一样,但却收到了奇效!心中疑惑不解,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和力气?

陈家村的年轻人更是目光奇怪的看着陈风,陈风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那带头之人可是很有两下子,一人就打趴了陈家好几位年轻力壮的年轻人,但现在却被陈风的一只手给震住了!

陈老汉看着陈风,心中嘀咕:这小子身体虽然不弱,但好像没有这样的力量吧?

带头之人脸上青筋暴起,粗壮的手臂之上一条条经脉犹如蚯蚓一般浮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却发现陈风的手掌犹如钳子一般,根本就挣不脱!

“二娃子,还不动手?!”,带头之人朝着身旁的一个男子吼了一声,二狗子看了带头男子一眼,随即向着陈家村人走去。

嘭!!!

二娃子刚刚经过陈风身旁,众人便闻得嘭的一声,二娃子倒退而回,将身后的数位壮汉撞得跌倒在地!

来人一个个面色惊讶,陈风的一脚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二娃子虽然没有带头之人壮硕,但也不弱,竟然被陈风一脚踢得几乎飞起!

“还来吗?”,陈风看着眼前的带头之人,眼光有些摄人!

带头之人身体发抖,没想到陈风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带头之人常年混迹县城,自然会听到一些‘子虚乌有’之事,传闻有些练家子可以一打十都不在话下,只是这样的人非常稀少而且轻易不会出手,遇到这样的人,尽量不要动手,即使要动,起码也要二三十人方可!

带头之人心中嘀咕,只怕今天是遇到了狠茬!

“晦气!不来了不来了!”,带头之人连连说到,看了看陈风几眼,心中默默的记住了陈风的样子!

陈风笑了笑,松开了手掌,带头之人甩了甩手臂,看去之时,只见得手腕之处早已变得铁青,一股剧痛突然传来,手腕似乎被捏断了一般!

“滚吧!”,陈风挥了挥手,显得极不耐烦。

“陈风!不能放过他们啊!”,人群之中,陈二狗显得怒气满满,吃了这么个大亏,怎么就这么算了?

只是那十余人跑得也是飞快,一溜烟就跑出了陈家村,开着一辆破旧的小面包,激情满路的灰尘飞奔而走。

“他们只是受人驱使而已。”,陈风微微叹到,即使解决了这帮人又如何?后面肯定还会有其他人来陈家村收钱大闹,治标不治本!

“爸,那借款合同可还在?”,陈风来到陈老汉面前问到,要看一看那借款合同,这些人敢来陈家村暴力收款,只怕借款合同有些问题!

“在!在村长手中保存着呢!”,陈老汉说完,来到一位年纪颇大的陈家老者面前,老者点了点头,派一个年轻人去了自家院里,不一会儿拿着一份合同来到了祖祠。

陈风接过合同之后打开,见得合同之上确实写明陈家村借了两万块钱,还期为五年!

落款之处,有陈家村村长的签名手印,还有信贷公司的落款盖章。

“信腾信贷?”,陈风眉头微皱,信贷公司这些年来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不少这类公司也是因此赚的满盆衣钵,但这类公司也有不少不走正规渠道,名是信贷公司,其实是在放高利贷!

高利贷是国家所不允许的,其利息更是超出了国家规定的几倍甚至是几十倍!如那吸血不眨眼的恶魔一般,不知坑害了多少人!

“陈家村,怕是借到了高利贷!”,陈风喃喃说到。

陈家村不少人脸色微变,这些年来高利贷之事可是听过不少,凡是染上了高利贷的可是没有几个有好结果!也怪不得这家信贷公司敢来暴力收钱!

“那怎么办?”,陈家村村长知道高利贷的厉害之处,连忙问到。

陈风摇了摇头,长叹一声,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该怎么解决。

倒是陈老汉沉吟半晌,说到:“我倒是有个朋友在县城,因他生意的关系可能接触到一些这类人,风儿,陈家村就属你读书最多,见识也是最多,你跑一趟县城,我与那人倒是还有些联系,你找到聚宝居的老板,说出我的名字,然后说明陈家村的情况,他或许会有办法。”

陈风眼中一亮,若县城真有这样的关系人物,或许能解决陈家村的事情!

“也好!今天下午就有一班车经过陈家村去县城,陈风啊,你收拾收拾。”,老村长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朝着陈风说到。

陈风点了点头,跟着老爹回到家中,收拾了一些行礼之后,来到陈家村前的泥巴路上等班车到来。

“爹,你确定你那朋友会帮我们?”,陈风有些怀疑的问到。

“呵呵,你太小看你爹了,我年轻之时也在县城打过几年工,聚宝居的老板当年也跟我在工地上干过活,对他有些恩情,想来应该没忘吧?”,陈老汉喃喃说到。

陈风点了点头,不管有没有用,要去做了才知道,若是自家老爹的那位朋友不帮的话,再想办法吧!

不一会儿,一辆有些破旧的班车到来,一路碾起满路的灰尘。

陈风上了班车,和陈老汉告别之后,踏上了去往县城的道路。

在班车离开陈家村范围之时,一股淡淡的青烟从陈家村祖祠后方的山头顶上升起,细细看去,这道青烟竟然犹如一条青龙般扶摇直上,插入云端!

“青龙?潜龙出山?此人来自西南,蕴养千年的青龙选择今日出现,莫非......”,GZ风水协会之中,一个山羊胡的老者眉头紧皱!

“会长,怎么了?”,老者身旁,一个西装整齐,头发光鲜的中年男子见得老者的表情,连忙问到。

“潜龙出山,有大事将要发生,你去一趟西南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此人,若能找到的话,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将此人拉入咱们协会之中!”,老者双眼炯炯有神的说到。

中年男子心中一惊,潜龙出山?这来头可是有些太大了!历史上倒有几个对潜龙出山的描述,其主人,个个都成为了历史级的人物,甚至影响到了如今!

车上,陈风昏昏欲睡,此时才觉得头沉重无比。

“小兄弟,到站了!”,一个中年女子摇了摇陈风,陈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这一觉睡得太过漫长,陈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见到陈家尊祖祠中的那尊泥像!

陈风揉了揉眼,站起身来,朝着中年女子说了声谢谢之后下到车来。

“小伙子住宿吗?”,一个大妈级的人物来到陈风身旁,眼光之中似有深意!

陈风摇了摇头,没有理会。

“小伙子,可是有小姑娘服务哟。”,大妈还不死心,继续问到。

陈风无奈的摇了摇头,每次来到车站,都会有年纪颇大的妇人拿着一张小牌子,总要问下车之人要不要住宿之类的,若是不愿意的话,更会抛出小姑娘服务的诱惑,期望能够拉些生意。

陈风刚开始还不知道那所谓的小姑娘服务是什么,后来听一个朋友说起才知道,倒是弄得陈风有些脸红。

“唉,现在的人啊,年纪轻轻身体就不行了。”,大妈见得陈风不愿住宿,带着些许嘲讽的意思说到。

陈风也不理会,走出车站。

聚宝居,陈风只知在县城的大十字一带,具体位置却不太清楚。

大十字距离车站倒也没有多远的距离,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大十字。

陈风抬头看去,只见得门店之上挂着一块赤红色的牌匾,牌匾之上更是龙飞凤舞的写着聚宝居三个烫金大字!门店装修虽不豪华,但这一块门匾却是极有气势!

“有人吗?”,陈风朝着店里叫到。

“有事请进,无事请离。”,一道女子的声音从内传出,陈风向着里面看去,只见得一张茶桌后面坐着一个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子,长得那是眉清目秀,身材更是凹凸有致,皮肤白净,也算是这聚宝居的一道风景!

陈风嘿嘿一笑,踏进了聚宝居!

一股清香传入陈风的鼻子之中,面对着大门处的墙壁之上,供奉着一物,为财神之像,下方,有一块不大的方形供坛,坛上摆放着两盘水果,在两盘水果的中间,有一个黑色的小香炉,香炉之中,三柱香徐徐燃烧,清香之味,正是来自这三柱香。

“财神像两边竟然摆着两个貔貅?”,陈风低语说到,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貔貅,吸财之兽,陈风在大学学习风水专业的时候就听说过此兽的来历,此兽,一般只进不出,正常来说,即使生意人,家中也最多也只有一尊貔貅,而这里竟然有两尊!

财神,再加上两尊貔貅,更是让得陈风大为疑惑!两者有其一便可,但这里竟然全都有!陈风所知的招财布局之中从来没有这么个摆法!

“请问老板在家吗?”,陈风朝着茶桌后的旗袍女子问到。

此时女子正端详着前面茶桌上的一尊古朴佛像,在茶桌前面,还坐着一个穿着简单的中年男子,额头上皱纹满布,看样子应该是常年下地干活所致。

“老板去省城了,要晚些才回来。”,女子抬头看了一眼陈风,说完之后继续盯着茶桌上的佛像。

在女子抬头之时,陈风也下意识的看了看女子的面庞,女子皮肤虽然白皙,但看起来却无血色,肤色并不正常。

风水并不是迷信,祖宗数千年的总结必然是有其一番道理,比如家居一类,若是家里杂乱无章,家具等放置不合理,很可能会影响到房屋的通风等等,进而影响居住人的心情、心境。

自古以来,凡是建房建庙等等都要讲究朝向问题,这在南方极为平常,房子采光好,向阳,光照充足,那么房屋内的湿气也要少一些,减少了居住之人的得病概率,这也是最早的风水之说,发展到后来,有人从风水布局之中总结出了风水的要领,以气为重!

陈风踏入这间店门,便感觉店中似乎气不畅通,进而影响到了整个店面的风水之势。

既这聚宝居的老板是自家老爹的老友,陈风自然是升起了提醒之意,不过目光却是看向了那尊福相。

在平常人眼中,这尊玉像并没有什么异常,但落在陈风眼中,却发现此物被一团黑色之气笼罩!黑气浓郁无比!在那脸上皱纹满布的男人额头之上,陈风也看到了一团黑气聚而不散!

“死气?!”,陈风大皱眉头,心中突然出现了死气二字!换做以前,陈风自然看不出来,但自从撞到祖祠泥像,磕破头醒来之后,一切都似乎发生了改变!

就连陈风看这个世界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尊玉佛像为何会有黑气,陈风不得而知,但却知道此物一般人碰不得,不然很有可能会有大麻烦!

“这位小姐,此物来历不明,恐怕不能乱收吧?”,陈风有意提醒到,若收了这尊玉佛像,不仅收的人会死气缠身,或许会连累这整个门面!

陈风此话一出,茶桌前的男子面色一变,回头等着陈风:“小孩子家懂什么?这可是上千年的古董,如何收不得?不懂就别乱说!”

陈风笑了笑没有说话。

“就是!你这乡下来的穷小子,别在这里瞎掺和,这尊玉佛像本身就是真品,这我能看出,只要是真的,又有何收不得?”,女子没好气的说到,这尊玉佛像极为难得,可遇而不可求,若真能谈妥了,必然是聚宝居的镇门之宝!

“小姐,不是什么古董都能乱收的,有的东西科学都证明不了,你怎么就知道没有?”,陈风笑着说到,这句话没有直接说明玉佛像的厉害之处,但却也隐藏着提醒之意,有的东西不可轻易染指,不然会有大麻烦!

“去去去!你懂什么!不买东西就早点出去,等我爸回来了你再来吧!”,女子有些生气,却是下了逐客之意。

“唉,罢了,好心提点,算是我错了,临走之前我说一句,等你爸回来之后告诉他,陈家村陈大年来找过他,另外小姐,你们店里的布局有些问题,我观你气色不足,很可能是受到这里风水布局的影响。”

陈风还没说完,女子站起身极为不耐烦的说到:“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陈风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这女子的脾气竟然这么大,径直走出了聚宝居,刚刚出来,便听得几声咕噜咕噜之声,陈风摇了摇头,这一路赶车,肚子却是空了,不远之处倒是有些小吃店,可以去填填肚子。

在陈风离开聚宝居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银白色的宝马五系车停到了聚宝居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白色唐装,脸庞圆润的中年男子。

男子胳肢处夹着一个黑色皮包,在夕阳的照耀之下,皮包之上好似有几个钻石类的东西熠熠生光,极为耀眼!

男子进入聚宝居,此时那尊玉佛像的价格已经谈了下来,整整三十万!

“爸,您终于回来了,看看这尊玉佛像怎么样?我已经鉴别过了,是真的。”,女子见得自家老爹回来,急忙上前迎到。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位卖佛像之人,又看了看茶桌上的佛像,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了爸?”,女子见得自家老爹的表情,心中暗呼一声,这尊玉佛像,难道真有问题?

“没什么。”,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坐在茶桌旁。

“这位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经手的好东西也有不少,但你这玉佛像上却有一股生气,只怕没见光多久吧?”,中年男子看着玉佛像说到。

卖佛像之人面色一震,随即脸上带笑:“老板说笑了,此物乃是我家祖传之物,怎么可能没见光多久?这样,一口价二十万!你要你就拿走!”

“二十万,你这东西可不太明朗,这样,我出八万,你愿意卖的话就卖,不愿意的话,就当交个朋友了,如何?”,中年男子面露为难之色,随后如此说到。

“老板,生意不是这样做的吧?我看您也是有眼光之人,我最多再让三万!”,卖佛像之人有些愤怒,此物确实是两年前才得见天日,本想藏些日子之后再出手,没想到遇到了识货之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此物的来处,更以此来将佛像的价格压得如此之低!

“这我就可不敢收了,即使受了,这东西很可能就烂在我的手中了,罢了,佳丽啊,送客!”,中年男子说到,此物,有些不太敢接手!

女子轻叹一声,这么好的东西,自家老爹就这么放走了?无奈之下,还是将那卖佛像之人送出了聚宝居。

“爸,刚才有个小子来这里说要找您,还说是什么陈家村陈大年。”,女子回到店里说到,突然想到了还有这么一事。

“人呢?”,中年男子问到,脸上却像是露出了隐隐的激动之色!

女子见得自家老爹的表情,心中暗呼不妙!那个进来指指点点的‘小子’,恐怕与自家老爹有些关系!而且看这样子,只怕关系还不浅!

“我问你人呢?”,中年男子语气稍重,再度问到。

“被......被我赶出去了......”,女子露出无辜的表情,小声说到。

“唉!你......算了,我自己出去找!”,中年男子有些气愤,这一日不在店里,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呵呵,李叔叔不用找了,我自己又回来了。”,一道笑声从店外传来,中年男子向外看去,在来人的面相之中,似乎看到了三分熟悉!

“李叔叔,那尊佛像,您可没买吧?”,陈风还未踏入店里,就笑着说到。

“嘿,那东西谁敢买?被查出来了可是要坐牢的啊!”,中年男子嘿笑一声说到。

“你......可是老陈他儿子?”,中年男子看着陈风,语气有些不敢肯定。

“是我,李叔叔。”,陈风笑着说到。

“来来来,里面坐!”,中年男子脸露激动之色,像是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佳丽,倒茶,这小子,可是你老爹我的老朋友的儿子,算起来,你们也算是两兄妹了,都别当外人!”,坐下之后,中年男子朝着自家女儿说到。

陈风笑而不语。

相关文章:

浅笑光阴,关于岁月静好浅笑安然的介绍

史上最荡婚礼全文阅读&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

卫生间征服美妇,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我的极品女教师

他的炙热抵着她深处研磨*她的紧致咬着他的顶端

塞红酒冰块无法走路h&40分钟高湖喷水小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