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因为刚好遇见你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2020-09-12 16:43 · 新商盟

帝城的凌晨时分,依然光影迷离。

裴七月躺在大床上,热度一点点退却,极致的欢愉抽离后,身体里有种无法填满的空虚感。

她忍着腰间酸痛懒懒坐起身,屋子里只留一盏小灯,暗沉,但对面墙上的镜子里清晰的映出她身上斑驳的吻痕。

她脸颊还在发烫,整个人好似发烧,勉强下地从一堆凌乱的衣物中挑出自己的。

浴室的水流声戛然而止,男人的脚步由远及近。

她的心脏也随着这脚步声一跳一跳。

男人只围一根浴巾,慵懒的往床头一靠。

几乎赤裸的身躯,健壮的像头蛮牛,那张脸棱角分明,阳刚俊朗,不羁和高贵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竟在这个男人身上和谐统一。

裴七月微微别过脸去。

男人顿了顿,似笑非笑看着她:“现在好了吗?”

她知道他说的,是她被下药这回事。

她低下头,脸上依然没有笑容。

该说什么?托你霍先生的福,药已经全解了?

还是什么都不说最好。

霍成骁眯起眼睛,靠近她一些:“呵,一脸欲求不满!”

裴七月不语。

“刚才没够?”他粗粝的手指滑过她脸庞,“还是觉得遗憾……刚才怎么是我?”

裴七月看他一眼。

这有什么遗憾?跟自己老公上床总比被别人睡了好。

不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还这么及时?他难不成知道她被人暗算了。

裴七月其实有很多话想问他,可一看他那招牌式的痞笑,就再也没兴趣往下问。

然后就偏偏说了一句:“你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在这?”

霍成骁的脸刷一下子沉下来。

裴七月意识到这话很容易造成误解,好像她真想趁着自己老公出国跟别人鬼混似的。

她深吸一口气,脑子里一帧一帧回忆着来到这个房间之前的画面……今晚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酒店,可她婆婆郝丽珍非要她来谈一个合同,是替霍成骁来的。

裴七月也是第一次代替丈夫谈合同,饭桌上酒过三巡,喝了小助理递来的鱼汤,整个人就开始意识模糊了。

她浑身燥热的被带到这,女助理的话声声刺耳,在脑海里盘旋。

“少奶奶,不关我的事啊,少爷说了,这一单非得你陪周总睡一晚,不然签不下来的……”

简直笑话!

他霍成骁在帝城称王称霸,跺跺脚都要让帝城抖三抖的人物,一个八位数的破合同,需要他把老婆送出去?

尽管跟霍成骁夫妻感情不算太好,但对他的操守她还是深信不疑。

就在那个周总一边奸笑一边撕扯她衣服时,她卯足最后的力气,不知抓了个什么东西就往他头顶上砸。那一下很准,男人一声哀嚎松开她,裴七月扶着墙晃晃悠悠站着,朦胧的视线里出现周总那血淋淋的脑袋。

她夺门而出,拼命奔跑,一头撞在霍成骁的身上。

然后就……

霍成骁帮她解决问题一直解决到快天亮。

裴七月歪头看他。

结婚这些年来,两人各有心结,不过每次在床上却是如鱼得水。而昨晚上男人打桩的力度和速度更是超出以往任何一次,她所能承受的极限。

霍成骁对上她灵动的双眼,粉面含春的模样,带着微微的羞怯和倔强,每次都让他欲罢不能。

此刻他又觉得身体某个部分发生了变化。

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小下巴,笑道,“我老婆确实挺会勾引人的。”

裴七月飘过去一个有点嫌弃的眼神。

“是不是还想我再……”

“不用了。”她冷冷推开他,“但能不能麻烦你再去洗一下?”

霍成骁皱眉。

“刚才抽烟了吧?”裴七月轻笑,“嘴里有烟味,我不喜欢。”

霍成骁深吸一口气,眸光深邃,咬咬下唇。

沉默片刻他抡起浴巾,重新进了浴室。

裴七月静静在外面坐着。

突然响起持续不断的敲门声,像是要把房子拆了。接着门被硬生生砸开,带人闯进来的正是她婆婆,郝丽珍。

裴七月没有丝毫慌张,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衣服。刚才没来得及穿好,只有一件吊带遮住身体,现在她又从地上不慌不忙捡起一件罩衫。

刚要往身上套,郝丽珍一把扯过来,先对身后那个女助理吼道:“愣着干什么?快拍!”

女助理拿起手机对着裴七月一通咔嚓咔嚓。

郝丽珍双手环抱胸前,一脸傲慢的讥笑:“我儿子出国谈生意,你就在外面勾引野男人?呵,现在人赃俱获,证据也在手机里了!等成骁一回来我就拿给他看,到时候我看你有几根舌头狡辩!”

“妈,”裴七月一脸平静,“想让我跟霍成骁离婚,不必用这么低劣的手段,费尽心机把我送别人床上!只要霍成骁同意,我立马签字,而且净身出户。”

“你少说这些好听的!你这个狐狸精,离婚的时候你不光拿不到一分钱,我还要把你这狐媚样子昭告天下!到时候你……”

话音未落,浴室门传来动静。

“野男人”身穿浴袍,锋利幽深的视线像一把利刃,直接砍在郝丽珍脸上。

“妈,”霍成骁勾勾唇角,“你怎么来了?”

在场的不光郝丽珍,连那个助理小白,还有身后几个小报记者,都像见了鬼似的目瞪口呆,盯着霍成骁。

只有裴七月嘴角轻扬,一丝微笑不易觉察。

助理小白果然没白瞎了这个名字,张口就问:“少爷,你不是出国了吗?”

霍成骁瞥她一眼:“我去哪需要跟你报备?”

小白顿时无话,缩在郝丽珍身后。

郝丽珍憋的脸发红涨紫,抬高声调道:“那我可以问吧?你不是出国谈一笔生意吗,怎么跑到这里了!你和裴七月这死丫头联合起来耍我是吧!”

“妈您说什么呢?”霍成骁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我和七月在外面睡一夜,就是耍您?”

“我明明是来捉奸的!奸夫变成你了,这不是耍我?”

连裴七月都给气笑了。

哦,原来是没按剧本走!

霍成骁也在笑,声线里却带着寒意。“说到奸夫这事……我还想问您,昨晚上我老婆出去谈合同,怎么就给人下药了?”

郝丽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像被人逼进了死胡同。

小白偏又在这时候抢白道:“是和周总谈的!不过这不关我的事,少爷说,少奶奶必须要陪周总一晚,不然这单子签不下来……”

当着霍成骁的面,竟然是昨晚一模一样的台词。

裴七月又好气又好笑,冷眼看着,不发一言,就想知道这出戏该怎么收场。

郝丽珍老脸挂不住,一巴掌挥过去,低声怒吼:“要你来多嘴!”

说完看了面前这俩人一眼,带着人又浩浩荡荡跑出酒店。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霍成骁有点烟瘾,烟已经夹在手指头上了,刚想掏打火机,突然想起裴七月说过不喜欢烟味。

他又把那根烟扔进垃圾桶。

裴七月心头一动,这微微涟漪也只持续了短暂的一秒。她弯下腰捡衣服,猛地被一只大手给抓住。

她浑身一僵,接着就被拽进霍成骁怀里。

男人低沉冷冽的声音充满魅惑:“跟你这女人在一起真是麻烦,连根烟都不让抽!”

她想把手挣脱出来,可他力气太大,她领教过。

于是她换张笑脸,轻轻盈盈劝他:“烟抽多了,对那方面能力有影响!”

“这么多年,你觉得我影响到你了?”

“……”

晨光照进来,把霍成骁的眼睛照的清澈无比。那里面全是她的影子,可她知道,这男人心里不会有她。

她皱了皱眉头,表现出厌恶和不屑。

霍成骁立即沉下脸来,扔小鸡似的把她往床上一扔,狠狠欺身而上。

“又要干什么你!”裴七月捶他。

男人皮糙肉厚,这点花拳绣腿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

“做个早操!”

这一折腾就到了中午。

裴七月跟在霍成骁后面离开酒店,离开时悄悄让前台去买了避孕药。

到了酒店停车场,看见他已经把车开出来了。

他坐在车里,扶着方向盘,手指夹根烟但是没有点燃,另一只手举着电话,小声跟那头说着什么。

见她来便挂了电话,很绅士的下车给她开门,系安全带的时候冲她笑笑。

裴七月有一瞬间的恍惚。

两人一路无言,她看出来这是往家开的方向。

“你也回家?”她不解的问他。

霍成骁漫不经心的回答:“昨晚上消耗的太厉害,要回去补个觉。”

她低头不语。

“裴七月,”等红灯的时候他故意把头凑过来,直勾勾盯着她的眼,“你不会真趁我出国,在家里窝藏野男人吧?”

“滚。”

她这一声是带着厌恶的,但旁人听起来更像打情骂俏。

霍成骁痞痞的笑起来。

路上并不平稳,车子转弯时有个东西滚到裴七月脚下。她好奇的捡起来,看了看。

是一支香水。

瓶身小巧玲珑,方便随身携带,透明瓶子里装的液体散发着魅惑而张扬的猩红色。

她凑近闻闻,对这种异香敏感至极,不停的打喷嚏。

是DIOR家的毒药,香氛浓烈。

裴七月表面平淡,内心却波澜起伏。

她从来不用化妆品,偶尔抹点口红对她来说已经算浓妆了,更不会用香水。

而且她没有习惯把自己的东西放霍成骁的车上。

她知道整个帝城觊觎霍太太这个位子的女人不在少数,一个个都虎视眈眈的找机会往霍成骁身上扑。但她男人毕竟不是个随便的人,能入他眼的,她至今没见过。

除了那一个……

“是乔非的。”霍成骁的声音突然响起。

裴七月一怔,睫毛微微颤动。

“乔非回来了。”他淡淡的说,“那天是我去机场接的她。”

乔非是他的高中同学,后来两人又一起上了大学,感情甚笃。

乔家在帝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望族,跟霍家算是门当户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段姻缘没成。

说起来,裴七月跟霍成骁才是青梅竹马,乔非是他学生时代的初恋情人。不过裴七月有自知之明,对霍成骁从没痴心妄想过。

那场变故发生之后,她离开过霍成骁好多年,最后却还是被他抓回来,成了霍太太,乔非也远走高飞了。

裴七月把头靠在车座上,轻轻揉着太阳穴。

“你不必跟我解释,呵。”她轻嗤,“我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你谈合同送出去的礼物,哪有资格管你霍大少的私生活!”

霍成骁把车停在路边。“这车里好像有点醋味儿。”

她低声咕哝:“我吃醋?神经病!”

他看着她:“你也觉得是我把你送给那姓周的?”

裴七月抿抿唇,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霍成骁冷笑一声,“裴七月,你傻了?我霍成骁谈生意,从来都是人家把女人往我床上送!我有病吗把自己老婆送出去!”

“你本来就病的不轻。”

裴七月撂下这句话,本想下车自己回家,却被某人的铁掌一把攥住。

“你……”

还没来得及发脾气,就感觉到那男人视线下滑,落在她胸口处。

霍成骁轻蔑道,“就你这没发育成熟的身段,也就我愿意笑纳。”

裴七月咬咬牙,“是啊!你连我都能看上,你真是畜生!”

忽然下巴一疼,骨头好像都要碎了一般。

霍成骁紧紧捏着她下颌骨,她的嘴都被捏成一个O型。

“真没看出来,平时伺候我的时候小嘴没这么厉害,现在倒是伶牙俐齿!”

裴七月想扳开他的手,可他猛力吻下来,她的嘴唇被他深深吸进唇齿之间。

等他放开她的时候,她嘴里一股血腥味。

“你是狗吗!”裴七月一边厌恶的擦着嘴,一边瞪他。

“我是狗,那你呢?”霍成骁冷笑,“狗太太你好!”

“我求你了霍成骁,跟我离婚吧!干嘛死缠着我不放?我到底哪里好,我改还不行!”

提到离婚两个字,霍成骁眼神一窒。

那双眼像极了无底洞,锐利冷漠。

“裴七月。”他咬牙,“你再敢说一句离婚,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车前盖上,让大马路上所有人都看我怎么弄你!”

裴七月愤愤看他,拼命咽下那口气。

她知道他的威胁最终都会付诸于行动。

霍成骁继续发动车子,裴七月干脆把头扭到一边闭上眼睛。

眼不见为净!

不过最后她还是受气小媳妇似的跟着他回到霍家大宅。

……

几天过去相安无事,好像她被下药的风波已经平息。

裴七月上班的时候不禁分神……乔非回来了,那可是乔非啊!她难道改了本性,不再作妖了?

果然,霍成骁一个电话来了:“不管你有多重要的工作,下午必须请假,中午回家吃饭。十一点,我的车等在你单位门口。”

裴七月不想从,却不敢不从。

十一点霍成骁接上她,两人直奔大宅。佣人开门呵呵笑道:“少爷,少奶奶!客人已经久等了。”

裴七月深吸一口气,她当然知道客人就是乔非,所以决不能输了阵势!

她几步上前勾住霍成骁手臂,又抛出一个媚笑。

男人看的一愣一愣。

“干什么,勾引我?”

“快走吧。”裴七月故意拖长声音娇滴滴的一声,“老公~”

觉得全身快酥了的,不止霍成骁一个人。

坐在客厅的乔非循声往这边看,黑白分明的眼眸透着淡淡忧伤,似乎要把这份忧伤钳进眼前这男人的心口里。

郝丽珍拉长了脸,低声骂一句:“真是个狐狸精。”

霍成骁带着裴七月走到她们跟前,颔首致意。

“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郝丽珍不满,“今天是咱们‘一家人’,吃个便饭!”

裴七月听到那着重强调的“一家人”,那意思摆明就是,她是个外人呗。

郝丽珍这是多希望跟乔非能当成一家人啊!

她不禁哑然失笑。

霍成骁的手慢慢滑过来,忽然与她十指紧扣。

掌底的温暖让裴七月措手不及,呆呆看着他,眼眶不由得发热。

“七月是我老婆,当然得来。”霍成骁眯眼一笑,“是咱们一家人,请乔非吃个饭,给她接风!”

郝丽珍跟乔非同时怔了怔,各人把话藏在肚子里。

“七月,你好!”乔非伸出手跟她握了握,“这么多年了,还认识我吗?呵,记得我跟成骁大学毕业的时候,你也就十八岁吧?”

裴七月勉强笑笑。

当年那个懵懂小女孩,如今站在她面前成了霍太太。如果易地而处,她恐怕也不能不恨。

她打量乔非,她确实是那种让人惊艳的美女,身材匀称高挑,扔在人堆里一眼就能看到的那种。

尤其她那欧洲超模一样的立体五官,从眼角、眉梢到轻扬的嘴角,无一不写着完美。

无一不透着他对霍成骁的喜欢。

裴七月心里有些别扭。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她面前喜欢她老公的女人,乔非是第一个。

相关文章: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师生乱合集2第一部分|诱爱

戴焊死型镣铐的女人|张开腿进紧硬湿白嫩

一个男人心理想着别的女人@穿裙子和男朋友在天台做

撞击着成熟美妇的肉/老师娇声用丝袜脚夹我好爽

最大纸尿裤 已打破世界记录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