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医品国手小说在线全文/医品国手

2020-09-12 16:44 · 新商盟

“美女,你有病!”

飞机上,陆辰看着旁边的女子,神色认真的说。

女子的容貌,让陆辰有些惊艳。

二十多岁的年纪,肌肤白净似雪,薄唇红润美艳,身材更是玲珑曼妙。

她身穿小西装、包臀裙,气质清冷而干练。

女子正出神的望着窗外,紧皱着黛眉,神情间透露出焦虑和担忧。

她转过头来瞥了陆辰一眼。

眼前的人是一个同龄青年,穿着一件旧得快要破洞的T恤,牛仔裤也旧得发白,又穷又土。

这个青年说什么?

她有病?

她身体健康得很,怎么可能有病,他这是在故意找茬吗?

突然听到爷爷病危的消息,所以夏安雅暂停出差,坐飞机赶回天海市。

本来就非常担心爷爷,心情很不好,现在更是火大。

她那一双桃花美眸,眼神变得清冷起来。

“骂谁呢?你才有病!”

“呃……”陆辰有点哭笑不得。

自己精通医术,通过诊病四法‘望闻问切’之中的‘望’,诊断出她有病。

结果好心好意的提醒对方,却被误解了。

“我没骂你啊,你是真的有病。”陆辰解释了一句。

夏安雅更是皓齿紧咬,竟然还骂她有病,没完了是吧?

她有点不耐烦了。

“这位先生,我身体很健康,而且就算有病也与你无关,请你保持安静!”

“哦,好吧。”

见她好像是遭遇了什么变故,心情糟糕,确实是需要一个人静静。

陆辰也就没有再去计较。

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之后。

夏安雅神情骤变,因为她的肚子,突然剧痛了起来。

她在座位上痛得弯下了腰,捂着肚子,眉头紧锁,精致的脸蛋上一片苍白。

夏安雅不禁讶异。

难道自己被说中了,真的得病了?

不,只是巧合吧!

这时候,陆辰在旁边轻笑了一声。

“说了你有病,你还不信。”

“你体虚胃寒,现在这是胃病发作、胃部痉挛,导致剧烈疼痛。”

夏安雅听得有些不耐烦。

“这位先生,你不会是想跟我说,你懂医术吧?”

陆辰神色淡然的点了点头。

“我不止是懂医术,而是精通医术,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神医。”

“嘁!吹牛不打草稿,还神医呢!”夏安雅根本不相信。

她抬起头来,准备叫乘务员寻求帮助。

陆辰微微一笑,也不着急,而是老神在在的问道。

“你早餐是不是吃了一碗蟹肉粥?”

夏安雅顿时愣住了,美眸里写上了一丝惊讶。

“你怎么知道我早餐吃的什么?你瞎猜的吧?!”

陆辰却不慌不忙。

“不,我并不是瞎猜的。”

“蟹肉的寒性很重,而你体虚胃寒,最近又好像忧思过度,这就导致了你的急性胃病。”

夏安雅美眸中的惊讶逐渐浓郁。

本来她是完全不屑于相信的,现在却开始有点儿半信半疑了。

难道这个土里土气的同龄青年,真的懂得一点医术的皮毛?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

陆辰便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木质小罐子,小心翼翼的倒出来一颗黑色的药丸。

接着,他用指甲从黑色药丸上,抠下来一点粉末。

药丸重新放回罐子里,黑色粉末则捻进了水杯里,溶解在水中,转眼就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之后,陆辰把这杯水递给了夏安雅,“呐。”

“什么?”夏安雅愣了愣。

陆辰又往前递了递杯子。

“喝了这杯水,你的胃病就能马上痊愈,而且是完全痊愈。”

夏安雅本来还觉得,眼前的青年可能么骗人。

但是,哪有喝杯水就能立刻把病治好的?

她摇头拒绝。

“这个玩笑不好笑,一杯白开水能起什么作用,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哄吗?”

陆辰也不多劝,挑眉笑了笑,“好吧,那你就继续痛着。”

“嘶……”夏安雅的胃痛愈发加剧,让她倒吸了一口气。

这种胃部撕裂的剧痛,实在不是人能忍受的。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她哀叹了一声。

随后伸出手,一把接过了陆辰手里的那杯水,仰头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本来完全不抱希望的。

不过,当夏安雅喝下第一口水之后。

一股温暖的热流,便灌入了她的胃里面。

这一瞬间,她胃部的剧痛,竟然悉数消失了。

接下来,那股神奇的暖流,更是开始流遍她的全身上下。

整杯水喝完,不仅仅是胃痛消失,还驱除了夏安雅所有的疲乏感。

体力充沛、精神抖擞!

这种舒畅的感觉,让她忍不住闭起眼来,回味享受。

夏安雅再次睁开眼睛时,桃花美眸中,充满了十足的惊奇。

“刚才你放的那个粉末,到底是什么药啊?简直是太神奇了!”

陆辰神色淡然。

“当然神奇,那可是我的独门奇药,上清培元丸。”

“而且刚才就说了我是神医,你还不信。”

现在,夏安雅不得不相信了。

原来这个同龄年轻人,真的是精通医术。

不仅看一眼就诊断出了她的病,而且还药到病除。

胃痛消失、精神抖擞,都是她切身体会到的状态,这不会有假。

随后她那精致的脸颊上,升起了一抹歉意。

“对不起,看来确实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另外谢谢你的药,我叫夏安雅,能交个朋友吗?”

陆辰微微一笑。

“没事,不知者不罪嘛,我叫陆辰。另外,五千块钱,不讲价不赊账。”

“什么五千块?”夏安雅一愣。

陆辰神色认真道:

“刚才的药呀,那可是独门奇药,一分钱一分货!”

他最后的钱买了机票。

目前身无分文,连饭都吃不起,怎么能有钱不赚呢?

夏安雅的嫣红唇瓣,却不禁抽了一下。

一位大美女跟你说,想交个朋友的时候,你竟然首先是跟她要钱?

不应该先加微信的吗?活该你单身!

夏安雅只好无奈点头。

“好吧,治病收钱也是天经地义,下飞机就给你转账,你用微信还是支付宝?”

“那个,我没有手机,你能给我现金吗?”陆辰讪笑道。

夏安雅再次无奈。

“不是吧?你怎么连手机都没有,不会是刚从山里爬出来的吧?”

“还真让你给猜对了。”陆辰笑了笑。

夏安雅没有猜错。

三年前,陆辰在祖籍所在的山村走丢,迷路进了深山老林,误入了一个山洞。

他不小心触发了禁制,导致山洞封闭。

之后,他就被困在那个山洞里面,关了整整三年的时间。

那个神奇的山洞,应该是古时候某位世外高人,专门用来隐居的地方。

洞里能照进阳光,储存的食物和水,也都几百年没有变质。

在洞中三年,陆辰继承了那位古代高人的全部传承,包括绝世的医术,以及武道修行之法。

直到昨天,陆辰武力精进,这才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打破禁制。

山洞毁灭的同时,他也成功的走出来。

从深山归来,重新看到城市的繁华,陆辰不禁心情激荡,心中暗暗发誓:

他要成为人上人,让那些瞧不起他、侮辱他的人,统统低下头颅!

不过,这样一番离奇的经历,说出去傻子都不会相信。

所以陆辰没有多做解释。

夏安雅也因为和他刚认识不久,所以没有再多问。

“那就现金吧,等下了飞机就去给你取钱,放心,我不会赖账的。”

“嗯。”陆辰表示满意。

一会儿后,夏安雅再次开口问道,“对了,陆辰,你很缺钱吗?”

陆辰不禁苦笑。

“不是缺钱,而是根本没钱。怎么,你有赚钱的路子介绍给我吗?”

在社会上想要不受辱,财富和地位是必须的。

如果能凭借现在本事赚到大钱,何乐而不为?

夏安雅思索了一番,便神情凝重的说道:

“有件事情,如果你做到了,就算你要我全部的财产,我都可以给你!”

陆辰也严肃了起来。

“什么事?”

“我爷爷病重住院,能不能请你救救他!”

本来夏安雅行事作风很稳重,爷爷病危却让失去了所有的方寸,根本没法冷静。

所以此时,夏安雅的语气也是近乎哀求。

“你爷爷得的是什么病?”陆辰问道。

夏安雅仓惶的摇着头。

“不知道!医院说病情很危急,没有脱离危险期,而且现在还不能确诊!”

陆辰的眉头不禁微凝。

“不能确诊吗?那我也要等看了具体情况之后,才可以确定。”

闻言,夏安雅的眼底泛起泪光,急得抓住了陆辰的手臂。

“你不是说你是神医吗?你用一杯水就能治好我的胃病,求你…求你救救我爷爷!”

“我没见过我的父母,是我爷爷收养的我,抚养我,供我读书留学,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啊!”

说着,晶莹的泪珠,就从她的美眸中流淌而出。

虽然她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别有一种精致的美感。

但与此同时,夏安雅的话语,和她哭泣哽咽的声音,让陆辰的心揪了一下。

自己的经历和她有些相似。

在陆辰上初中的时候,父母发生车祸双双离世。

从此以后,他就孤苦无依、寄人篱下,甚至曾经被人辱骂成‘流浪狗’。

这也是他想成为人上人的根本原因。

看着眼前的落泪美人,陆辰语气郑重的说道:

“你爷爷的病,我保证会尽最大的努力,这样可以吧?”

对自己的医术能力,陆辰自然是自信。

无论是内科、外科,还是针灸、药理,他全部都精通。

但在具体诊断之前,他不习惯把话说得太满。

没得到肯定的回答,夏安雅叹了一口气。

那双桃花美眸里,也再次升起了担忧的神色。

见此,陆辰笑了笑道:

“你放心吧,对自己的医术,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过先提前说好,治好了你爷爷的病,虽然我不需要你全部的财产,但诊金肯定是不便宜。”

听到这番话。

夏安雅却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焦虑、忐忑,看起来是不抱太大的希望。

两人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直到飞机降落。

走出了机场之后。

夏安雅找到附近的自动取款机,取出五千块钱,从行李箱里找了个黑色袋子装好。

随后,她把黑色袋子递给了陆辰。

“这里是五千块钱,之前说好的,一分钱不少,作为你治好我胃病的报酬。”

陆辰微笑着接过袋子。

对于夏安雅干脆利落的作风,他还是很满意的。

“接下来就带我去看看你爷爷吧。”

“嗯。”

夏安雅神色有些沉重,心情低落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天海市第一医院。

走进医院大门,在住院部大楼的顶层,一间条件豪华的单人病房里。

陆辰见到了夏安雅的爷爷。

此时,这位容貌清瘦的老爷子,正处于重度昏迷状态。

他脸色一片青灰,鼻中插着氧气管,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就连心电图的跳动,都显得有气无力。

“爷爷!”

见到老爷子的那一刻,夏安雅就红了眼眶,脸上的神色也忍不住的悲恸起来。

陆辰没有多耽搁。

挥了挥手,让病房里的看护人员先出去,然后开始了诊断。

他先是捏住患者的手腕,进行把脉。

之后,又翻起患者的眼皮仔细观察。

最后陆辰则是将食指的指尖,放在了患者的太阳穴上。

他闭目沉神,放缓了自己的呼吸,仔细探查着患者脑内血管的细微脉搏。

脑内血管众多,分布复杂,又隔着脑组织和颅骨。

除非是医术极其高深,感知力超凡,否则根本探查不到脑内脉搏。

不过这对陆辰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陆辰的眼中,最终升起了明悟的神色。

“你爷爷的病,我已经诊断清楚了。”

夏安雅急切的转过头来,“我爷爷得的是什么病?”

陆辰解释道:

“脑内血管形成了血栓堵塞,压迫到重要神经,这才导致昏迷不醒,病情危急。”

“由于堵塞的血管比较细小,而且附近的颅内组织结构也很复杂,所以医院才暂时检查不出来。”

夏安雅听得俏脸上神情惊讶。

居然能把病情分析得这么细致,看来陆辰应该是真的懂得医术。

但是,病情危急,情况复杂……

这样的词语,却让她的心情越发焦灼,“没办法治吗?!”

陆辰摇了摇头。

“医院应该是没办法的,这种情况,开颅手术的成功率是零。”

说到这里,陆辰却话语一转,神色自信。

“不过,这种病对于我来说,就是小事一桩,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闻言,夏安雅却反而是陷入了迟疑。

现在她确实相信陆辰精通医术了,但是爷爷的病,无疑非常严重。

天海市第一医院作为三甲医院,医疗水准排在国内前列。

然而,这里的众多医学专家,却始终都对爷爷的病情束手无策,就连诊断病因,都是做不到。

陆辰却说他有百分一百的把握,对于这话,她到底该不该给予信任呢?

万一陆辰夸大了,到时候爷爷遭遇不幸,那就后悔莫及了。

所以,她必须无比的谨慎,好好的考虑,才能做这个决定。

正当夏安雅左右为难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随后一个西装革履、气势凌人的中年男人,走进了病房中。

这个中年男人,是夏老爷子的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夏天盛。

夏天盛扫了一眼,当即眼露不悦。

他指着陆辰,冲夏安雅训斥道:

“这是谁?这里可是高级病房,是随便什么闲杂人等,都能进来的地方吗?!”

夏安雅急忙想解释。

“大伯……”

话还没说完,却被夏天盛冷声打断了。

“说多少遍了,你只是我夏家看你可怜,收养的一个野孩子而已,所以别叫我大伯!”

夏安雅俏脸白了又红。

想不到,夏天盛当着别人的面,竟然也和私底下一样,对她冷言恶语、百般折辱。

这让她的心情越发沉重、低落,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一旁,陆辰眉头微皱。

野孩子,这样的词语,让他想起了自身那些屈辱的回忆。

他横跨一步,挡在了夏安雅的身前。

“我是夏安雅请来的神医,给夏老爷子治病的,并不是什么闲杂人等。”

“另外,夏安雅应该有爷爷疼爱着她,所以并不是野孩子,你说话放尊重点。”

夏天盛打量着陆辰,双眼微眯,透露出一抹蔑笑。

就这样一个衣服破烂、土里土气的小年轻,还说是什么神医?

还敢说让他夏天盛放尊重点?

夏天盛收起了蔑笑,神情骤冷,不屑于多说一句话,而是直接斥道:

“滚出去!夏安雅,你也一起滚出去!”

受到这样的对待,夏安雅的眼泪,不禁在眼眶里面打转。

她低着头,跑出了病房。

陆辰冷冷的瞥了夏天盛一眼。

这个人十分讨嫌,若不是场合不太合适,大嘴巴子早就扇过去了。

陆辰转身走出病房。

就看到,夏安雅坐在走廊休息区的沙发上,已经收住眼泪,冷静了下来。

看上去仍是职场女精英的模样,稳重干练、美丽精致。

只不过,那神色之间的低落与忧愁,却始终被隐隐的透露了出来。

对于她的境遇,陆辰曾经感同身受过,所以颇为同情。

另外这笔高额的诊金,他也想赚到手,毕竟夏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

但是,夏安雅跟自己刚认识没多久,对自己还没有完全的信任。

这事急也没用。

陆辰走过去,拿出一颗上清培元丸,递给了她。

“拿着吧,我的独门奇药,关键时刻能救你爷爷一命。”

“如果你决定相信我的话,今天可以去东城区,金苑豪庭别墅小区找我。”

说完,陆辰便离开了。

夏安雅心乱如麻,没有下定决心让陆辰出手,所以也没有开口挽留陆辰。

坐了一阵之后,她神态木然的站起身来,回到了病房。

然而半个小时不到,夏安雅又猛的冲出了病房,她满脸恐慌,惶急的大喊:

“医生,快叫医生,我爷爷…我爷爷他失去心跳了!”

夏老爷子失去了心跳,医生得知后,立刻赶到了病房。

第一时间,医生和护士进行了一番紧急抢救。

输氧,心肺复苏,心脏除颤仪……

夏安雅俏脸上满是焦虑,紧紧捂着嘴,美眸眨也不眨的看着这一切。

直到一系列的手段都用过了之后。

生命监测仪上的心电图,却最终还是一条直线,仪器一直发出警鸣声。

主治医生走过来,拿下口罩,遗憾的说道: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轰!

听到这句话,夏安雅脑子里一阵嗡鸣,瞬间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瘫坐在了地上。

她面若死灰,眼神失去了焦点,泪珠断了线般的滚滚流出。

医生只是叹了一口气,默默转头回到了病床边上,完成记录死亡时间的工作。

而一旁的夏天盛,嘴角却掠起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

就在前段时间,他发现了一份父亲的遗嘱。

遗嘱没来得及完成全部手续,还没有产生法律效力。

但是遗嘱上的内容,却让他触目惊心。

父亲竟然要在死后,把财产和公司股份,交给夏安雅一半!

‘很好,现在这个愚蠢的老不死终于死了,遗嘱永远都不可能完成法律手续了。’

‘老不死所有的一切,都会由我夏天盛继承,哈哈哈!’

纵然是以夏天盛的阅历和稳重,此时此刻都激动得在心中狂喜、大笑。

不多时。

夏安雅那木然的眼神,却猛的燃起了光芒。

她突然想起,陆辰在离开这儿之前,给了她一颗黑色药丸。

“在飞机上时,那一点点药丸粉末,就能治好我的胃病,现在说不定真的能救回爷爷的命!”

想到这里,夏安雅不再犹豫。

她拿出药丸,紧紧握在手上,然后三两步跑到了病床边,一把将医生和护士通通拉开。

“让开,我不会让爷爷死的!”

医生有些无奈的劝道:

“夏小姐,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

夏安雅却充耳不闻,把药丸递到了老爷子的嘴边。

同时,为了给自己信心,她嘴中不断呢喃着:

“爷爷不会死的,有陆辰给我的独门奇药,爷爷一定能活过来的,一定!”

医生和护士还想继续阻止。

夏天盛却摆了摆手。

“随她去吧,你们不用管她。”

他的嘴角升起了一阵讥笑。

“那颗黑不溜秋的药丸,是刚才那个自称神医的穷酸小子给你的吧?”

“你不会真的相信那个小子,觉得这是什么灵丹妙药吧?”

“就算真是灵丹妙药,呵呵,一个死人动都不会动,他吞得下去吗?”

听到这番话。

夏安雅的神色,先是一阵愕然,然后就是一片绝望。

听这语气,似乎夏天盛是巴不得爷爷去死。

不过,夏天盛也确实没有说错,先不说药丸有没有效,吃不下去怎样都是白搭。

但是等夏安雅转过头来定睛一看,她顿时就愣住了。

她的眼神里,溢出了十足的惊喜之色。

药丸在放进了爷爷嘴里之后,竟然不用吞咽,直接就化开了,化成了一股液流。

这股液流,直接流入夏老爷子的体内,随即扩散至身体的五脏六腑,特别是停止跳动的心脏。

两秒钟之后。

嘀!嘀!嘀!

生命监测仪的心律声音骤然响起,心电图也再次恢复正常,不再是一根直线。

旁边的医生愣神一阵,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检查状况。

检查完毕,医生震惊得几乎叫喊了出来。

“患者明明已经被宣告死亡。”

“现在心跳和呼吸竟然都恢复了,这…这简直就是奇迹,医学奇迹啊!”

夏天盛也是瞠目结舌,嘴张大得能塞下一只蛤蟆,惊叫连连。

“这怎么可能?”

“老不死已经死了啊,怎么吃颗药就能活过来?那个穷酸小子,难道真的是神医不成?!”

夏安雅则是俏脸上布满了狂喜。

见爷爷只是暂时的恢复心跳,却还处在病危昏迷状态。

她便立刻转过身,朝着病房外走去。

“陆辰的药丸竟然能够起死回生,之前我不该迟疑,不该不信任他。”

“现在看来,他确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爷爷,我这就去把他找回来!”

与此同时。

天海市东城区,金苑豪庭小区,13号别墅的小院铁门前。

陆辰微微抬起头,望着眼前的这栋别墅,心头百感交集。

大学一年级的那个暑假,他离开这儿,外出散心,然后被困深山整整三年的时间。

现在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尽管在这儿的日子,充满了寄人篱下的屈辱和苦闷。

不过,这里终究是生活了整整八年的地方。

“不知道袁姨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因为我失踪而担心呢?”

袁姨是陆辰母亲生前的挚友,并不是他的亲生姨妈。

双亲离世后,袁姨努力说服了丈夫和家人,同意收养他。

虽然迫于家人的压力,袁姨并没有对他表现出多少关心,有时候反而会故意冷落。

但陆辰理解袁姨的想法。

如果当初她对自己太过关心的话,肯定会让她的家人不悦。

一旦矛盾激化,自己极有可能会被她的家人赶出去,或者遭到更多的侮辱。

袁姨的这份恩情,陆辰始终铭记在心。

前来看望袁姨,这也是他回到这里的主要原因。

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破旧的衣服,陆辰按响了别墅小院铁门外的门铃。

叮咚!叮咚!

不多时,门铃传声盒里面,响起了一道中年妇人的话音。

“请问是谁?”

陆辰清了清嗓子,答道,“袁姨,我是陆辰。”

“谁?!”那边愣了一阵。

“我是陆辰,袁姨,我回来了。”陆辰重复了一遍。

接着,传声盒里面,便传出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妇人就从别墅大门口冲了出来,跑过小院,来到铁栅栏门前。

这人正是袁姨。

她打开铁栅栏门,盯着陆辰看了又看,仿佛不敢确信。

一阵之后,她的眼底终于泛起泪光,嘴角咧起弧度,又想哭又想笑。

“真的是你,陆辰你回来了!”

即使没有血缘,即使往常都表现出一副冷淡的态度。

但终究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

陆辰失踪三年,再次相见,袁姨连以前那份故意为之的冷淡,都收起来了。

她不禁满脸急切的问道:

“这三年你都跑哪儿去了?”

“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的?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陆辰?!”

陆辰露出阳光的笑容,劝慰道:

“三年前我迷路了,手机和钱都丢了,所以这么久才回来。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闻言,袁姨又心疼了起来。

“你这孩子,三年时间都流落在外,肯定吃了不少苦。”

“对了,你还没吃晚饭吧?”

“快别站外面了,进来一起吃晚饭吧,今天有你最爱吃的香辣排骨。”

说着话,她就要拉着陆辰一起走进院门。

陆辰本来想要拒绝的。

毕竟,袁姨的丈夫和女儿都不欢迎他,进去的话只会给袁姨添麻烦。

奈何袁姨太高兴了。

不由分说的就把他拉进了别墅大门,经过大客厅,走向了餐厅。

一进餐厅,袁姨就激动的喊道:

“老张,你别吃了,快看看是谁回来了!”

坐在餐桌旁吃饭的中年男人,是袁姨的丈夫,张永辉。

闻言,他满脸笑容的回过头来。

“是我家宝贝女儿回来了吗?”

“大学双休放假,女儿每个星期都会回家,你不用高兴成这样吧?”

然而等回过头来时,张永辉的笑脸,却顿时陷入了僵硬。

他打量了两眼,眼神一动,明显是认出了陆辰。

却装作没认出来,谑笑着讥讽道:

“老婆,一个要饭的小流浪汉,你给点儿钱打发了就行,怎么还领进家里来了呢?”

还没等袁姨开口说话,张永辉又是摇头叹气道:

“唉,老婆,你这个人啊,总是同情心泛滥,以前捡了条野狗,白白养了八年。”

“三年前那条野狗终于走丢了,家里好不容易清静了三年,你怎么又捡回来一条呢?”张永辉的讥讽话语,就像是一根根刺,扎向了陆辰心头。

虽然在这个家生活多年,这样的冷嘲热讽,他早已听了无数遍。

但每次听到,都会让他感觉十分烦闷。

只不过,现在已经和三年前不同了。

陆辰不再是那个孤苦无依的可怜虫,离开了袁姨的庇护,就会生活不下去。

现在的他,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人上人。

他会让所有那些像张永辉这般,贬低他、侮辱他的人,在他面前低下高傲的头颅!

然而,还没等陆辰回应。

袁姨却一步走上前,有些恼愤的说道:

“老张,陆辰他在外面流落几年,吃了不少苦,你别一见面就这样的态度。”

张永辉唰的站了起来。

“我什么态度?他流落在外关我什么事?要我说,他最好死在外面,永远别再出现!”

袁姨顿时火气爆发。

“陆辰这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他又不欠你什么,你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对他?!”

听到这话,张永辉不禁冷笑出声。

“他没欠我什么?真是笑话!养了他八年,用的是谁赚到的钱?”

“对,我张永辉生意是做得不算小,不缺那一点闲钱。”

“但是凭什么养一条流浪野狗?有那闲钱,我张永辉干嘛不养条漂亮点儿的宠物狗?”

袁姨还想再说话反驳,陆辰却拉住了她。

“够了,袁姨,您别再吵了。”

然后,陆辰转过头来,眼神冷然,直视着张永辉。

“抚养费确实是我欠了你的,我会尽快偿还给你,也请你把态度放尊重点。”

“否则惹怒了我,后果会很严重,就算是看在袁姨的份上,我也不敢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说话的同时,陆辰的视线,瞥向了张永辉的脖颈某处。

那里有三个极为隐秘的穴位。

只需要三根银针。

陆辰就能让张永辉得到报复,在疾病和痛苦之中,度过余生。

“嘶!”

张永辉不禁一个抖颤,倒吸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被陆辰的视线盯着,他就觉得恐惧,脊背发凉,心里发虚。

气势如此恐怖,这还是三年前的那个懦弱小少年吗?

但张永辉终究是生意场上的成功人士,见惯了风浪。

只是稍微愣神片刻,张永辉就回过了神来。

就陆辰这样的可怜虫,竟然还有胆子威胁自己?

还说什么会尽快偿还抚养费?

张永辉的脸上布满了鄙夷和蔑笑。

“看你穿得破破烂烂的,估计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吧?呵呵,抚养费你还得起吗?”

陆辰的神色,却自信而淡然。

他路上打车花了几十块,现在身上只有四千九百多。

虽然如此,但是……

“凭借我现在的能力,想要多少钱随时都能赚到,等还了钱,我们就恩怨两清。”

这话反而让张永辉,越发觉得可笑。

这么多年的抚养费加在一起,少说也有十几万块钱。

对他张永辉来说,这当然是一点小钱。

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却说随时都能赚到这么多钱。

吹什么牛呢?

一旁的袁姨也是不信,同时心中不免担忧。

因为陆辰举目无亲,也没有文凭。

若真的跟他们决裂了,那陆辰要靠什么生活下去啊,就更别说偿还抚养费了。

袁姨想要继续劝劝陆辰。

突然,从别墅大门外面,传来了刹车的声音。

不一会儿,又是紧随着一道女子的悦耳喊话声。

“请问陆辰在这里吗?”

陆辰听着声音好像有些熟悉,朝着大门外问道,“是你吗,夏安雅?”

“是我,我终于找到你了,陆辰!”

不多时,夏安雅激动的跑了进来,还拖着一个大行李箱。

来到面前,她就气喘吁吁的急忙道:

“你也不说一下具体是几号别墅,我挨家挨户问过来的,可急死我了!”

陆辰笑着安抚,“淡定淡定,你先把气喘匀了再说。”

夏安雅的俏脸上,却仍然是一片焦急。

“怎么可能淡定得下来?”

“我带了两百万,算是定金。求你出手救救我爷爷,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陆辰神色微愣,看向她手边的行李箱。

“两百万吗?这么说,现在你愿意信任我了?”

夏安雅连忙点头,满眼央求,“嗯,当然,现在我完全信任!”

旁边的张永辉,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却是满腹狐疑。

他瞥了夏安雅一眼,又重新打量陆辰。

之前他还在讥讽陆辰没钱,这就刚好有一个年轻女子过来送钱。

这也太巧合了吧?

难道这个年轻女子是演员,是陆辰专门请来演戏,以此挽回面子和尊严的?

不过,这种把戏一戳就破,实在是幼稚。

明白过来的张永辉,忍不住轻蔑的谑笑了一声。

“陆辰,你请个蹩脚演员,来玩这种把戏,有意思吗?”

夏安雅转头看过去,脸露疑惑。

“什么演员?这位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永辉脸上的戏谑,却再次扩大了几分。

“我什么风浪没见过,你们以为随随便便就能骗过我?有本事打开行李箱看看!”

“怎么,不敢打开吧?呵呵,我就知道你们不敢,因为这里面根本就没钱!”

夏安雅算是看明白眼前的状况了。

原来这人根本不是陆辰的父亲,而是想要羞辱陆辰。

于是,她不耐烦的哼了一声,随后伸出纤手,一把扯开了行李箱的拉链。

紧接着。

哗啦!

一叠叠崭新的红色纸张,从行李箱里面滑落了出来。

那些红色纸张,竟然全部都是百元钞票,一叠就是一万块,满满一箱子足足有两百叠!

张永辉瞬间瞪大了双眼。

嘲讽的话语,全部卡在了喉咙里,戏谑的表情,也陡然僵硬在了脸上。

看着他这滑稽的神态,夏安雅也回应了一句呵呵。

“呵呵,这位先生,你睁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

“我有求于陆辰,这些钱一共有两百万,都是给陆辰的,不算多,只是定金而已。”

张永辉说不出话来了,脸色也很是难看。

一时之间,安静的气氛中,充满了尴尬。

堵住了张永辉那聒噪的讥讽话语,陆辰心情也是有些畅快,扬眉吐气。

他蹲下身来,从行李箱里拿出了整整二十叠钞票,堆放在了张永辉面前的地上。

随后陆辰站直身体,冷淡道:

“这里是二十万块钱,从今往后,我不欠你什么。”

“另外也奉劝你一句,不要再出言侮辱我,否则后果难料!”

张永辉脸上一阵红一阵青。

地上那一叠叠的钞票,以及陆辰的话语,都像是一个个的耳光,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之前陆辰说过的话,言犹在耳。

想要多少钱,就随时都能赚到多少钱……

难道陆辰真的已经变得如此优秀,拥有了这样出众的能力吗?

陆辰却不再理会张永辉,而是移步走向了袁姨。

此时的袁姨,同样是被那满满一箱子的钞票,给惊得神色微微呆滞。

微笑着,陆辰语气真诚的说道:

“虽然我不再欠张永辉任何东西,但是袁姨,您的恩情我会记在心里。”

“我也知道您的苦衷,所以我以后不会打扰您的生活,免得您难做。”

说完这番话,陆辰深深鞠躬。

然后,他就转身拉着行李箱,和夏安雅一起离开了。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袁姨犹疑了一刻,却终究没有挽留。

也许这样的结果对谁都好。

她不用再处于两难境地,陆辰也不用再承受寄人篱下的辛酸。

正当她准备转身去吃饭的时候。

旁边的张永辉,却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瞳孔瞪大,指着陆辰他们离开的方向。

神态震惊、慌张,声音也在结巴、颤抖。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

相关文章:

男朋友过分的要求/被蹂躏出水很污的小说

被老婆戴假阴取不下来|下面塞得下两指算松么

学校体检高辣h文小说np|男医生给我检查好爽

暴力暴力轮强短篇小说-医生别摸啊摁摁-猛吸奶水的老汉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 恩不要好大好硬好爽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