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小说《再嫁蜜宠:我家上司很高冷》在线阅读TXT

2020-09-12 16:42 · 新商盟

第1章 保姆是小三

凌晨一点,陈悠哄睡了感冒的孩子,疲惫不堪地下楼找水喝。

她在厨房倒了一杯水,准备上楼,突然,家里的门被人用钥匙打开了,多半是老公回来了。

她正准备迎上去,便听见一道发嗲的女性嗓音,“别这么心急,陈悠在家里,被发现了看你怎么办?”

陈悠瞬间分辨出说话的女人是她家的保姆黄梅。

“怕什么?这个点她早睡着了,不会发现的。”男性渴求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极为性感,昨晚也在陈悠耳畔这样温柔的耳鬓厮磨过!

“说来你真够坏的,把我们的孩子抱回来给她养,孩子病了她还彻夜不眠的照顾,真是一个贤惠的好女人呢!”黄梅急促的喘着气,嗤笑着陈悠。

陈悠石化般屹立在客厅中间,大脑呈现短暂的空白……

她细心照料了一年的养子居然是老公和保姆的孩子!晴天霹雳五雷封顶也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境!

她和杜默青结婚五年,一直没能有孩子,她本欲去做人工授精,他怕她受罪,提议领养一个孩子回来,而她当时傻傻的以为他是心疼自己就答应了。

孩子回家当天,他请来了一个年轻保姆,保姆的确很会照顾孩子,烧饭打扫卫生都有一手,因此她每个月还多给保姆几百元钱的奖金!

如今想来,保姆照顾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当然是加倍的用心,而自己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怨恨和愤怒在她心田肆虐的燃烧,心脏快要裂开般痛的承受不住,“呵!”怒极之下反笑了一声。

正在玄关亲热的两人戛然而止,寂静维持了那么一两秒,黑暗中传来有人整理衣服的响声,“啪。”的一声,客厅的灯亮了。

强烈的灯光刺眼,陈悠闭眼几秒,才看清眼前的事物。

她老公慌乱的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地看着他,黄梅站在他身旁,生怕自己扑上去咬死她一般瑟瑟发抖。

杜默青吞吞吐吐道:“悠悠我……”

“住嘴。”他虚假的面容让陈悠感到恶心,没等他说完,她将手中的杯子砸在他脸上,热水洒了出来,打湿了他昂贵的西服,水杯落地摔成碎片,犹如他们十年的感情一般破灭!

杜默青痛的捂住脸,含泪委屈的看着陈悠:“悠悠,你怎么这么狠心对我,我是你最爱的老公啊!”

陈悠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些一头栽倒,“杜默青,别装了,你那张嘴脸我见了想吐。”她再也压印不住愤怒对他吼。

杜默青有些不知所措,慌乱的抓住她的手,“悠悠你听我解释,我和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是怎样?刚刚你们在玄关做的那些龌龊的事情叫什么?你告诉我?”陈悠深呼吸控制情绪,怕自己失控冲进厨房拿刀砍死这对狗男女。

“是她勾引我的。”杜默青指控,“悠悠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他比陈悠小两岁,每一次两人有矛盾,他都会用撒娇的方式求到她心软。

然而,此刻他的那些任性和惯用的伎俩在陈悠眼中不过是欺骗的存在,“你和这个女人联合起来骗我,让我给你们养孽种,你还叫我不生气?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那么没脸没皮不知廉耻吗?”

她甩开他的手,感觉被他握过的地方脏的不能忍受,“立马带着这个女人和楼上的野种给我滚。”

黄梅从杜默青身后钻出来,跪在陈悠面前:“悠姐,求你别赶我走,我只是想要照顾我的孩子,只要你别干我走,我什么都可以做,我不介意做小。”

黄梅开始哭,哭的那么真,仿佛被欺压的小媳妇。

“不知廉耻。”陈悠怒骂,她看向杜默青,“给你十分钟时间收拾东西,净身出户,否则,我就告你重婚罪。”她一字一顿的说完,转身上楼。

杜默青追着她,“悠悠,你听我解释,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吗?我的亲生骨肉总比没有血缘关系的领养要好,我是爱你的,不管我和别人怎样,我的老婆永远只有你一个。”

陈悠回眸对着他冷笑,“杜太太这个身份谁喜欢让谁来,我不稀罕。”她回到房间,将还在熟睡中的孩子抱起来,转身塞进杜默青的怀里,“给我滚。”

然后打开窗户,将婴儿用品衣服玩具,一股脑扔了出去。

孩子被砸东西的响声惊醒哇哇大哭,杜默青急忙哄着孩子,“宝贝儿子,别哭,爸爸在,没有人敢伤害你。”

陈悠手上一顿,他口中那个要伤害他儿子的人就是指的自己!她气急拿着婴儿枕头对着杜默青砸,“滚出去,别恶心我。”

黄梅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上楼,瞧见孩子被砸中,梨花带雨地哭,“我的宝贝,悠姐你怎么这么没人性对一个婴儿下手,青,孩子不能给她带了,她要杀了我们的孩子,她嫉妒我能生孩子。”她哭着指控。

陈悠心头一滞,脑海里只剩下自己不能生孩子几个字!伤口被人血淋淋的撕开,那种痛钻心刺骨!

她就像一缕孤魂戚戚然站在那里看着杜默青哄孩子。

杜默青一直想要孩子求而不得,如今好不容易一举得男,宝贝得跟什么似的!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伤害,孩子被陈悠砸中,比要他的命还要严重。

他将孩子交给黄梅,面目狰狞对陈悠吼:“叫谁滚?你再发脾气试试看。”他像一头疯狂的野兽,瞪着猩红的眼睛,随时要扑上来将陈悠给撕碎!

杜默青嗜血的怒吼宛若刀刃一般刺在陈悠的心上,原来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抵不上对他儿子扔一个枕头!

“怎么?你想对我动手?”陈悠悲凉的问。

“是。”他掷地有声的回答,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暴力的拖着她往外走。

陈悠胳膊几乎快要被他捏断了,痛苦的喊:“你干什么?”

他不置一词拖她下楼,打开大门,对着她后背狠狠的一搡。

陈悠她面朝下摔了个大马趴,浑身无一处不在疼,耳边传来家门被暴力关上的巨响。

她忍痛爬起来拍门,“杜默青你给我开门,这个家我也有一半,你凭什么赶我出门。”

然而,无论她怎么拍门,里面的人都不为所动。

陈悠靠在门上,泪水落了下来……

她和杜默青相爱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刚上大的农村小伙,一无所有。

两人一起创业买了房,有了公司,他说想要孩子,她就离开公司回家安心备孕,他们明明那么相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第2章 昨晚的男人是谁

她不相信他会对自己那么无情,她想,不用十分钟他就会开门让自己进去。

然而,一个小时后,两个小时后……门始终紧闭……

寒冬腊月在外面呆一夜非得冻死不可,幸好她带着手机,可以移动支付不至于在外面挨冻。

陈悠失魂落魄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游走,看着满天的星辰,突然感觉自己仿佛就是那天边的云朵,孤影只身,没有归宿。

突然,天空中下起了小雨,打湿了脸颊边的黑发。

她瞧见了一个叫夜舞的夜总会,便进门避雨,开了一瓶威士忌。

几杯酒下肚,她的视线开始模糊,头晕目眩,是醉酒的前兆。

她扶着吧台起身想要离开,哪知道双腿一软,身体不受控制往地面倒去。

千钧一发,一只手臂搂住了她的细腰,稳住了她下滑的身体。

她认为自己站的很稳,实际依旧靠在男人怀中,抬眸看着上方的男人,俊极雅极,贵气逼人。

只感觉眼前的人有几分面熟!在哪里见过呢?

“是你?”她醉了,大脑反应迟钝,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醉酒的陈悠浑然不知,她酒醉后美目盼兮,红唇微启,含春的风情从粉色的眼角溢出来,媚态尽显,对目击者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男人眼神深沉:“你醉了,要我送你回去吗?”

夜总会太吵闹,陈悠勉强听见了回去两个字,“不要,不回家。”她挣扎着,从他怀里逃开,哪知道早已醉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双腿一软再一次栽倒。

只觉得腰上一紧,身体一轻,好像被人抱起来了。

她怕摔倒,本能的抱住对方的脖子,嗅着对方身上干净的薄荷香味,昏昏沉沉的,她隐隐约约记得,杜默青以前身上也是这个味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杜默青身上有的只是让她作呕的女人香水味。

这个味道终于回来了,她喜欢的青回来了。

“抱紧我,把我弄碎了也别松开。”她收紧了抱住他脖子的臂膀,吐气如兰,“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你怎么不说话?”她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视线朦胧,看不清他的相貌,急了,“你到是说句话。”

杜默青依旧没有回答她,她很伤心,很伤心……

想必这是梦,因为只有在梦中,她的青才会对她这样温柔,才不会有别的女人和孩子!

只是这个梦太真实了,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被放在了床上,床很柔软,被单有阳光的味道。

头刚刚枕在枕头上,便瞧见他要走,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拉住,“别走,今晚对我好一点,答应我不要和那个小妖精在一起,孩子我也能生的……”她滔滔不绝的示爱。

喝醉了的人力气大,她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倒下压在她的身上。

但他依旧在拒绝她,她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以自己身体的重量吊着他,两张脸便贴到了一处。

她娇艳欲滴的唇瓣贴了上去,柔软细腻,宛若戏游在花间的蝴蝶,调皮的啄了一下花蜜便退开了,然而,待静的花朵却经不住诱惑,将她狠狠的压在床上,含住了她戏谑的唇瓣,发狂的吞没了她的一切……

他抓着她臂膀的手劲很大,几乎要将她的胳膊折断,痛的她难以忍受,却舍不得将他推开。

他的吻和他的动作一般生猛,夺人呼吸……

她一张脸涨的通红,呼吸不畅,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而死了!

死就死吧!至少这一刻是幸福的……这是陈悠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思想。

陈悠再一次有感官的时候是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给吵醒的。

“陈悠你给我开门。”门外传来杜默青的怒吼。

陈悠头痛欲裂,揉着太阳穴坐起来,便被眼前陌生的房间给惊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她努力的回想,记忆停留在昨晚去夜总会喝酒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是她的坏毛病,一喝酒就断片!

她慌忙检查了自己的衣服,完好如初,身体没什么症状,手机也在,昨晚自己没有遇见坏人!

门外锲而不舍的砸门将她拉回神,杜默青的咆哮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急忙下床找了一圈,没发觉有其他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门外杜默青怒吼:“陈悠,我知道你在里面,再不开门我就要砸门了。”

陈悠开门还没看清门外的人,肩膀被狠狠的撞击,身体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杜默青的身影在眼前一晃,冲进了屋,她回目一瞧,他拿着手机对着床上咔嚓咔嚓的拍照。

“你干什么?”陈悠木然的看着他的举动。

杜默青不置一词冲进浴室,“你的奸夫呢?躲哪里去了?”他出来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床底下,窗帘背后,窗台外都不放过。

陈悠这才明白,敢情他是来捉奸的!“找到了吗?找不到就给我滚出去。”

杜默青回眸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摁在墙面,瞧着她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衣服虽然有些褶皱,但完好无损,应该没做出背叛他的事情。

“陈悠,你给我安分守己一点,否则,我别怪我不客气。”他咬牙切齿的说。

陈悠想要掰开他的手,奈何力气不如他,“我还要告你重婚罪呢!你要对我怎么不客气?”她毫无畏惧问。

他目露凶光:“陈悠你还敢嚣张,虽然没抓到你那姘头,但我找酒店要了监控录像,你昨晚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在电梯接吻的画面全都在我这里,你不是要告我重婚罪吗?你有证据吗?而我掌握了你出轨的证据,你除了净身出户别无选择。”

“含血喷人。”陈悠压根就不相信有什么接吻的录像,“你说了一大推,编造了一个男人出来就是要我净身出户,杜默青你长进了,你无下限的不要脸。”

杜默青将手机拿出来,找出一张照片,“你自己看你做的肮脏的事情,我看你怎么抵赖。”

陈悠一瞧,的确是电梯里面的照片,自己被一个男人抱着,男人背对着镜头,而她的脸恰好被镜头拍到,媚眼如丝,脸颊绯红的模样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还有几张,的确看上去实在接吻,但是这个唬不住她:“这个只是角度问题,你哪只眼睛瞧见了我和别人接吻了?”

陈悠表面淡定,心头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个男人是谁?

自己怎么遇上的?

相关文章:

不行要撑坏了好痛&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

【言情精选】暖风眷眷羡流年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好了宝贝别叫了不疼的^啊好涨啊快点里面痒

啊别舔了又痒又胀 女主她浪到飞起[穿书]【无敌医圣】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追梦

文章标签